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毛泽东思想万岁》重要版本评介 (一 )

2017-12-07 11:28:52  来源:天下韶山网  作者:陈标
点击:   评论: (查看)

u=2195958950,1987560020&fm=27&gp=0.jpg

  《毛泽东思想万岁》原是《人民日报》1966年“七一”社论的标题,同年底开始,中国大陆各地群众组织编印的毛泽东综合性著作集等非正式出版物就以此作为书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研究员在《〈毛泽东文集〉和毛泽东思想》一文中写道:“说到《毛泽东文集》,不能不想到`文化大革命'初期抢读`毛泽东思想万岁'本的情景。`文革'开始后,北京一些大专院校的红卫兵采取非法的手段,通过非法的途径,把收集到的大量内部文件编辑成`万岁本'。”[1]此后,“万岁本”就成了“文革”时期各地群众组织(不只是红卫兵)编印的毛泽东综合性著作集的简称。“万岁本”的书名,除了《毛泽东思想万岁》外,还有《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毛主席文选》、《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文选》、《毛主席万岁》、《东方红》、《东方红文选》、《红太阳文献》、《资料选编》、《学习资料选编》、《学习资料》、《学习文选》、《学习材料》、《重要文献》、《重要文选》、《文献》、《伟大的文献》、《重要讲话》、《最伟大的思想,最光辉的榜样》、《跟着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前进》等等,而题为《毛泽东思想万岁》的书,也有一些并非毛泽东综合性著作集。因此,笔者认为,不如将“万岁本”根据其绝大多数封面是白色这一事实而改称“白宝书”,并且可与“红宝书”(各种毛主席语录,包括北京等地编印的《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南宁编印的《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等,封面绝大多数是红塑皮)相对应。

  海外对“万岁本”开发利用较早[2],因此在当代中国史、毛泽东的思想研究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大陆学者也越来越重视对“万岁本”的利用[3]。但是,由于“万岁本”在“文革”期间曾被多次查禁,现在一般图书馆均不收藏,大陆学者对“万岁本”知之甚少,《毛泽东著作版本导论》也只零零星星地介绍了11本[4]303-307(《毛泽东百科全书》[5]693-698的有关部分几乎一字不动地抄录该书),大陆学者对万岁本的开发利用还十分有限。有鉴于此,笔者拟对“万岁本”的重要版本作系统的评介,并按照国标列出版本数据,供读者参考。

  一 16开46页本———编印时间较早且版本最多的万岁本

  外文局红色造反团编,封二“说明”的落款是“编者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目录中的时间用中文数字,收文范围从1934年《苏维埃区域的文化教育》至1966年《在汇报会议上的讲话》。

  此本为编印时间较早的万岁本之一,其版本最多,有八种翻印本、三种增订本、四种合订本和三种英译本。

  1.《壮志》版外文局红色造反团.毛泽东思想万岁[16开46页].北京:外文局《壮志》战斗队.1966-12-26.

  封面的书名“毛泽东思想万岁”为红色宋体,其中“岁”字为繁体;书名左上印“内部材料请勿外传”,右上印“编号”,下印“外文局红色造反团编”、“外文局《壮志》战斗队翻印”和“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三行字。另有一张大32开的《勘误表》,订正了六处错误,如第4页的“评剧院”的“评”订正为“平”,第26页的“诗、书”订正为“书、数”,第38页的《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的时间“一九六六年”订正为“一九六二年”,等等。根据网上销售者的地址,可知翻印地为北京市。

  2.人委版

  外文局红色造反团.毛泽东思想万岁[16开46页].

  哈尔滨:毛泽东思想红色造反团省人委直属总部.1967-02-01.

  这是《壮志》翻印本的再印本,其封面有两点改动:一是把“岁”字繁体改为“泽”字繁体;二是把“外文局红色造反团编”和“外文局《壮志》战斗队翻印”改为“毛泽东思想红色造反团省人委直属总部翻印”和“一九六七年二月一日”二行字。根据此书网上销售书者的地址,可知翻印地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以下六种天津各群众组织的翻印本都具有三大“天津特色”:一是把封面的书名由宋体改为隶书,二是书名下加印了红五星,三是封面的所有字都用红色。

  3.津电版   外文局红色造反团.毛泽东思想万岁[16开46页].

  天津:津劳二半前卫战斗队,津电子仪器厂造反大军.1967-03-05.

  封面蓝色,红五星之下印“外文局红色造反团编”、“津劳二半前卫战斗队”、“津电子仪器厂造反大军”、“联合翻印”和“一九六七年三月五日”五行字。

  4.津技版           毛泽东思想万岁.天津:天津市劳动局第二半工半读

  中等技术学校八•一八红卫兵[16开46页].1967-03.

  封面五星之下印“天津市劳动局第二半工半读”、“中等技术学校”、“八•一八红卫兵翻印”和“一九六七年三月”四行字。

  5.津东版毛泽东思想万岁.天津:东风针织厂工会委员会,四清队员联络员毛泽东思想革命造反联合总部,抗大培红一中等.1967-03.   粉红色封面,五星之下标明由“天津市”的以下四个单位“联合翻印”:“东风针织厂工会委员会”、“四清队员联络员毛泽东思想革命造反联合总部”、“抗大培红一中”和“长征中学”。

  6.津机版

  毛泽东思想万岁[16开46页].天津:天津市机床电器厂红旗战斗队,天津市劳二半延安公社,天津市一中高三一班部分同学.1967-03.

  封面在东风版印的四个翻印单位上加印了三个单位:“天津市机床电器厂红旗战斗队”、“天津市劳二半延安公社”、“天津市一中高三一班部分同学”,单位右边印“翻印”和“六七.三”两行字。

  7.津拖版

  毛泽东思想万岁[16开46页].天津:天津拖拉机制造厂惊雷动革命造反兵团,韶山革命造反队,追穷寇革命造反队.1967-04.封面的五星之下印“天津拖拉机制造厂”、“惊雷动革命造反兵团”、“韶山革命造反队”、“追穷寇革命造反队”和“1967年4月”五行字。

  8.津探版

  毛泽东思想万岁[16开46页].天津:地质部天津探矿机械厂,天津市煤建公司,技术标准出版社,等等.1967.蓝色封面,无翻印单位,藏家在五星下添加了“地质部天津探矿机械厂翻印”、“天津市煤建公司翻印”、“技术标准出版社翻印”、“天津市汽车运输三厂星火燎原造反团翻印”和“天津市机械工业学校红卫兵翻印”五行字。46页本除了以上八种翻印本外,还有以下三种增订本:

  9.16开,95页本,天津业教系统革命造反总部.毛泽东思想万岁[16开95页].1967-04.封面隶书书名的“东”字为繁体字。书名之上折花框内印“内部材料”和“请勿外传”二行字,五星下印“(内部学习材料)”和“一九六七年四月”二行字。这是46页本的增补本,封二《说明》全文是“我们从外文局红色造反团编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和哈建工`送瘟神'战斗队编的`最高指示选编'一些关于毛主席的没有发表的文章,汇编成册。由于相传转抄,很可能有丢漏增减的地方。本资料虽系铅印,但均为非正式材料,仅供参阅请勿正式引用和外传。天津业教系统革命造反总部1967年4月”。插毛泽东标准像和林彪语录各一页。首篇是“《湘江评论》发刊词”,末篇为《虚心•戒骄》。

  10.186页本毛泽东思想万岁[186页].北京.1967-01    封面的宋体书名之上有毛泽东红色木刻头像,封二《说明》的落款为“一九六七年一月”。这是16开46页本的增补本,前面部分74页的文字完全录自46页本(由于删除了其中节录自《工作方法六十条》的《关于“红专”问题的指示》和《关于半工半读的指示》,改成了32开,页码有变化),后面部分增补了《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的全文、《论十大关系》等文献,包括当时尚未公开发表的《毛主席诗词两首》(《八连颂》和《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由于目录不按时间顺序排列,为便于检索而另外编了一个《目录索引(按时间顺序排列)》,最后一页索引下面还有一个《更正》,内容是“第四十九页第十二行后,应加标题:在杭州召集陈伯达、艾思奇、关锋等同志的谈话(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根据网上销售者的地址,编印地点当在北京。

  11.182页本毛泽东思想万岁[182页].郑州:1967   这是186页本的增删本,删除了封面的毛泽东木刻头像、封二《说明》的落款时间、《目录索引》和《毛主席诗词两首》。目录的前4页和正文的前157页半的文字甚至连页码都与186页本完全相同。从158页中间开始,增加了毛主席对全国文联和各协会的批评》、《毛主席对毛远新的一次谈话》、《毛主席的讲话》(一九五八年)、《毛主席接见张春桥、姚文元同志的谈话》四篇,目录第5页作了相应的改动。根据网上销售者的地址判定编印地点为郑州。

  二、 46页+38页本———流传海外的“双胞胎”万岁本。46页本除了以上翻印本和增补本共11种外,还有4

  种合订本。

  1.北京原版   毛泽东思想万岁[38页].北京.1967-04.毛泽东思想万岁[46页+38页].北京.1967-04.38页本的单行本在大陆非常罕见(笔者收藏有一本)。

  封面隶书书名,上印毛泽东黑色木刻头像,下印黑色的“一九六七年四月”。全书的页码和目录是手刻的,正文却是铅印的。收录了《论十大关系》和《工作方法六十条》等18篇著作。根据销售者的地址,出版地为北京。

  某群众组织抛弃46页本的封面和封二的“说明”,将其目录和正文嫁接到38页本之前,并采用38页本的封面,这样就产生了“双胞胎”万岁本――46页+38页的合订本。根据网上销售者的地址,编印者当在北京。

  这个合订本流传到海外后,得到很好的开发利用。

  一是引用。海外学者引用时,给46页和38页本起了一些五花八门的名称:“甲本”和“乙本”。这是日本学者给46页和38页本起的名[6]365。

  《毛泽东思想万岁!》。这是英国的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给46页本起的名[7]526,实际上原书并没有感叹号。加感叹号是为了使此本与书名相同的280页本和716页本有所区别。“未名文集”[7]526或“无题选集”[7]84。这是麦克法夸尔给46页+38页本中的38页本起的名,对38页本来说实在是太冤了,因为这个合订本的封面本来就是38页本的,怎么能说它“未名”、“无题”呢?Wan-sui(Supplemem)[8]1095。这个尾巴Supplemem是施拉姆安上去的,他误把38页本当做46页本的Supple-mem(中译“附录”或“增补本”[9]187)了。

  二是英译。有三种英译本:第一种是《当代背景》891号和892号分别刊登的46页本和38页本的英译本[7]526。

  《当代背景》也译《时事背景》。其中46页本第34页的1966年毛泽东给林彪的信(即五七指示)的“英译文见《时事背景》第891期,第56页”[10]418。第二种是陈志让主编的《毛:伟大的生平评介》(新译西州,普林梯斯•霍尔公司,1969年)上的译文。第三种是陈志让《毛的文献:文选和篇目提要》(牛津大学出版社,1970年)上的译文[7]526。

  三是翻印。台北、日本和香港都翻印了46页+38页本:

  2.台北版毛泽东思想万岁[46页+38页].台北

  [美]莫里斯•梅斯纳引用毛泽东1964年6月27日

  《对全国文联和所属各协会整风的批示》,注明“见《毛泽东思想万岁》(台北:1967)”[10]339。注中的“1967”年其实是46页+38页北京版的编印时间1967年4月之误,台北翻印的时间当在20世纪70年代。所引之文是46页本第26页《关于文艺工作的指示》中的第三个批示。

  3.日本版

  毛主席文选[120页],毛泽东思想万岁[46页+38页].东京:小仓编集企画.1974.

  这是日本影印的“三胞胎”万岁本,即《毛主席文选》120页本和46页+38页本的合订本。封面印“原文复刻”、“毛主席文选”、“1967年(?)[120页]”、“毛泽东思想万岁”、“1967年4月[46页+38页]”、“复刻版发行”和“小仓编集企画”七行字;书脊印“毛主席文选毛沢东思想万岁一九六七年四月小仓编集企画”;封底即版权页所印书名与封面相同,并印有“发行日1974年10月5日”、“发行人小仓新一”、“发行所小仓编集企画毛沢东著作资料室”等字样。

  这个影印本把原来《毛主席文选》和《毛泽东思想万岁》[46页+38页]的封面作为书名页,其中《毛主席文选》的书名页把原本封面上有红帽徽和红领章的毛泽东木刻头像换成了只描了轮廓的头像(见影印本的书名页),失去了原有的艺术性,特别难看。

  这个影印本把页数附在书名后面,这个办法很好,十分便于版本识别,不象前述那些五花八门的名称那样让人莫名其妙,需要多方考证才知道是哪个版本。因此,本文采用页数作为各种版本的名称。

  4.香港翻印本

  毛泽东思想万岁:第三辑[46页+59页].香港:一山书屋.

  这是由“三胞胎”变回“双胞胎”的万岁本,但比北京版“双胞胎”多了条尾巴。《毛泽东著作版本述录与考订》一书著录为:“《毛泽东思想万岁》(第3辑)香港一山书屋59页16开”[11]120,有三点不妥:

  第一,此本没有印“香港一山书屋”,这个书屋系发行者,因此著录时应加“一山书屋”;

  第二,“59页”有误,当改为46页+59页;

  第三,1967年4月是大陆编印46+38页本的时间,而香港影印的时间应当在1974年日本影印“三胞胎”合订本之后,因为它是根据日本影印本翻印的。翻印时作了以下改动:

  一是正文没有印《毛主席文选》全书,而只是抽取其中《辩证法唯物论提纲》一篇改为铅印,加到38页本之后作为“双胞胎”的尾巴,把原来的页码改编为“39”至“59”,使38页本变成59页本;

  二是把38页本手刻的目录、正文的页码都改为铅印,并在目录中增加了《辩证法唯物论提纲》条;

  三是封面改印“原文复刻”、“毛泽东思想万岁”和“第三辑”三行字;书脊改印“毛泽东思想万岁 第三辑”。

  在封面乱加印原本没有的“第三辑”而删除日本版加上的页数,是个倒退,也是个误会。其原因是误把流传海外的三本《毛泽东思想万岁》当作一套书的三辑,即把海外影印的280页本(1967年北大编印,详下)、716页本(1969年昆明编印,原书726页,详下)和46页+38页本(1967年4月北京编印)分别错误地当作一套书的第一、二、三辑。

  美国的约翰•布莱恩•斯塔尔称利用了“四辑《毛泽东思想万岁》,1967年出了前三辑,1969年出了第四辑”[12]246,也是误把流传海外的三本《毛泽东思想万岁》当作一套书了。1967年出的“前三辑”指46页本、38页本和280页本,1969年出的“第四辑”指716页本。

  美国的罗斯•特里尔也误把这三本书当作一套书的三辑(3Vols),但没有用序数词称之为第几辑,而是加上编印时间作标识。其书末“注释中的缩略语”写道:

  WanSuiMaoZedongsixiangwansui(3Vols.,whicharedesignatedrespectively:“1967”;“April1967”;“1969”.TheitemisthereafteridentifiedbythedateofMaosremarks,unlessthedateisnotpreciselygiveninthebook, inwhichcaseapagereferenceisadded).[13 ]517

  中文大意是:“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3辑,各辑分别用`1967'、`1967年4月'和`1969'作标识。篇名可根据标识后的毛讲话日期来确定。如原书中无精确日期,则加上参考页码[而不注时间])。”

  加上编印时间作标识,是海外作者常用的办法,但不是个好办法,因为编印时间相同的万岁本多的是,并且大多数万岁本都是1967年编印的,根据“1967”来找作者引用的版本,就像大海捞针一样,“1967”起不到标识的作用。

  三 《毛主席文选》16开120页本———被日本换头的万岁本:毛主席文选[16开120页本].1967-09

  这是手刻油印本,蝴蝶装。封面印有红帽徽和红领章的毛泽东木刻头像。所收毛著中时间最早的是第4至28页的《辩证法唯物论提纲》(目录中误写1959年,实际是1937年),最晚的是《关于语录》中的“鲁迅也要搞语录”等语录,这些语录根据其他“万岁本”的记载时间为1967年8月27日,据此判断,此本的编印时间应当是1967年9月或其后。此本有的谈话比较罕见,例如第56页的《毛主席接见几内亚、利比亚外宾时的谈话》(不署时间,摘自陈毅1966年11月29日接见军事院校革命师生大会上的讲话)。此本的缺陷是:第一,从第86页开始至书末全是林彪的语录和讲话,但没有标明是附录。因此有人误以为此书中林彪的讲话和文章只有从119页开始的“4篇”[14]157。第二,一些著作未标明时间。例如前3页是语录,其中绝大部分未标明时间;还有第35页《对冶金系统的指示》、第56页《张春桥同志传达主席指示》和《接见越南外宾时的讲话》、第59页《毛主席谈关于官僚主义二十种表现》、第61页《毛主席于李纳毕业时送给她自己喜爱的四句话》、第61页《关于共产国际解散问题的报告》(摘录一段)、第64页《民主集中制》(即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第84页《毛主席在延安各界庆祝斯大林六十寿辰大会上的讲话》等等均未标明时间。第三,一些著作标明的时间不具体。例如第44页的《对中央首长的讲话》只标1966年,缺月份和日期;第49页的《在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一中全会闭幕式上的讲话》只标1966年8月,缺日期12日;第57页的《关于解放军应支持真正的革命左派的指示》只标1967年1月,缺日期21日。第四,一些著作标明的时间有误。例如《辩证法唯物论提纲》,目录中误写1959年,实际是1937年;《辩证法(二)》误标1959年,实际上其中“对立的统一和互相转化”摘自1958年3月20日在成都会议上的讲话;第36页的《对文艺工作的批示》误作1965年12月,实际是1963年12月12日;第40页的《毛主席和陈伯达、康生同志的谈话》误作1965年,实际是1964年8月18日;第36页的《接见李宗仁时的谈话》误作1965年7月29日,实际是27日;第45页的《在会见大区书记和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的讲话》误作1966年7月21日,实际上是25日[15]1423-2144;第47页的《接见钱信忠、张凯时的讲话》误作1966年8月2日,实际是1965年;《对陈伯达同志报告的批示》在目录中误作1966年8月13日,实际是正文标明的15日;第57页的《对中央文革小组的讲话》误作1967年1月9日,实际是8日。

  《毛主席文选》120页本在海外有影印本和英译本。影印本即前述日本版“三胞胎”万岁本,英译本刊登在《出版物联合研究中心》49826号(1970年2月12日)和50792号(1970年6月23日)上。”[7]625,[10]304.49826号,有的书误作49829号[10]362。

  日本版《毛泽东集》第6卷《辩证法唯物论(讲授提纲)》一文的前面部分即第1章至第2章第6节是根据《抗战大学》(手抄本)1938年第6~8期编印的,但同时参考了《毛主席文选》120页本的《辩证法唯物论提纲》,而后面部分即第2章第7节至第3章则完全是根据《毛主席文选》120页本中的《辩证法唯物论提纲》编印的[16]303。

  四 北大版4卷(410,355,280,388页本)———兄弟失散的万岁本

  这四卷都没有印编者,也没有印第几卷,因此兄弟失散,很难团聚。但从形式和内容判断,它们是一套书。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龚育之回忆道:“我的妻子孙小礼是北京大学的教员,……也利用一切机会,帮我购买的搜集红卫兵小报和红卫兵印刷品,特别是红卫兵印的毛泽东著作。……记得我见到的红卫兵印的毛泽东著作,有叫《资料汇编》的,有叫《学习资料》的,有叫《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有叫《毛泽东文选》的,有一大本的,有几大本的,北大编印的是四卷本,北京师范大学编印的有七卷本。”[17]据此,笔者将此套四卷本暂定为北大版。

  北大版专收毛泽东建国后著作,并且以《毛泽东选集》四卷(建国前著作)续编的形式编印,因此具有与《毛泽东选集》四卷相同的以下特点:(1)有页眉:双数页页眉印页码和书名,单数页页眉印页码和篇名;(2)目录中的页码为起止页码(一般万岁本都只印开始页码);(3)书名页长方框内下边印有出版年代(四卷均印“一九六七年”);(4)各卷陆续编印,不是一次编成,因而像《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的第一版的第一篇即是对第一卷的补遗(后来编入第一卷)那样,有后卷对前卷的补遗。

  但也有几个与毛选不同的特点:(1)没有扉页;(2)书名页长方框为绿色(后两本颜色浅些);(3)书名页和目录间的照片不是毛标准像:410页本为毛泽东与林彪合照(前面也像毛选一样有一张透明纸),355页本为毛泽东拍手照(头上有一个大灯笼),280页本在拍手照前还有毛泽东面朝右的半身照(背景为天安门城楼下的一片人头),388页本为毛泽东戴红卫兵袖章挥手照;(4)书名下不印第几卷;(5)前两卷书名页印有“(仅供内部参考)”,后两卷则没有。

  由于这四卷不印卷次,因此不能称第几卷,为了查找方便,我们用正文的页数代替卷次,称之为“XX页本”。

  1.北大版410页本

  毛泽东思想万岁[410页].北京:北京大学.1967.收文时间为1950-1957,第400-410页的最后一篇即

  1957年2月16日《在颐年堂的讲话》是“补遗”。书中第46页插入了本来应当编入355页本的1958年《关于一批按语》。此本即《毛泽东著作版本导论》(以下简称《导论》)介绍的“(5)其他版本”之一“书名页印有`仅供内部参考'和`一九六七年'的版本”[4]313,此不赘述。

  2.北大版355页本   毛泽东思想万岁[355页].[北京]:[北京大学].1967

  此本为毛泽东1958年文集,但从第331页开始至书末是对410页本的“补遗”三篇:1953年3月9日《最伟大的友谊》、1955年《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序言和按语。此本有的文献时间有误,如第285页《对冶金系统的指示》作1958年11月,而据编者自注“此文是视察湖北钢铁生产时所作的指示摘录”,其时间应当是同年9月13日,因为其他万岁本有署此时间的,《纪念毛泽东》画册毛视察武汉钢铁公司的照片也署此日[18]458。

  3.北大版280页本(1)北大版280页原本

  毛泽东思想万岁[280页].北京:北京大学.1967.

  此本收文时间为1959年1月17日至1961年10月7日。书名页与北大版其他三本一样印有“一九六七年”,据此,《导论》称之为“书名页印有书名和`一九六七年'的版本”[4]314,海外学者引用时则称之为“《毛泽东思想万岁》(1967)”。此本最后一页(印有页码“280”)为“编后”,可惜其落款为“编者”而不署具体单位,因此这个编者只能根据旁证推断为北大了。

  280页本有如下不足之处:

  1)编排没有严格按时间顺序。如把1959年3、4月的

  《党内通信》排在第104页,而同年9月14日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建议》却排在前面的第102页。1959年10月11日的《党内通信》排在同年4月29日的《党内通信》之前,同年8月16日的《机关枪迫击炮的来历及其他》排在全书的最后。

  2)重复收录。编者自己也知道此点,编者自注:第2页的1959年2月《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此文是二月二十七日下午的讲话中的一段,位于17页上边第六行至二十行。”

  3)有的著作不署时间。如第268页《给郭沫若的一封信》,查其来源于1964年5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的郭沫若

  《“玉宇澄清万里埃”———读毛主席有关<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一首七律》,郭文说,毛信是看过郭1962年1月6日和诗之后的回信,据此,其时间应当在当年1月,因此不应排在第269页的1961年10月7日《在接见日本朋友时的谈话》之前。又如《辩证法例举(摘编)》实际上是语录,各条语录的均不署时间。再如《向高干推荐的经典著作》和《教育青年的原则》也无时间。

  4)有的著作时间不具体。如第51页《在八届七中全会上的讲话》只标明1959年4月,没有标明日期27日。

  5)有的著作时间错误。如《关于工作方法十六条》误为1959年5月,实际上是同年4月5日,内容也不完整。再如第90页“对《王国藩社的生产情况一直很好》和《目前农村中“闲话”较多的是那些人》二文的批语”误作1959年8月16日,实际上是6日[19]418。

  尽管有以上许多缺陷,但由于流传海外,被开发利用,此本成了海外学者经常利用的万岁本通行本之一,是海外当代中国史和人物特别是毛泽东生平和思想研究者的必备案头书之一。其海外影印本有日本版、香港版和台北版。

  (2)北大版280页台北影印本

  毛泽东思想万岁[280页].北京:北京大学.1967.台北:国际关系学院.1973.

  1973年夏季,台北国际关系学院制成照片透印版发行[7]526。

  (3)北大版280页日本影印本毛泽东思想万岁[280页].东京:小苍编集企画.1974.

  封面印“原文复刻毛泽东思想万岁1967[280页]”,书脊印“毛沢东思想万岁一九六七年”,小苍编集企画1974年[6]365影印。

  (4)北大版280页香港影印本毛泽东思想万岁[280页].香港:一山书屋   封面印“原文复刻毛泽东思想万岁1967[280页]”,书脊印“毛沢东思想万岁一九六七年”,封面之后加的扉页下边印“据日本小仓编集企画版重印”,因此印刷时间当在日本版之后。没印出版社,由香港一山书屋发行。

  4.北大版388页本毛泽东思想万岁[388页].北京:北京大学.1967.

  此本前12页的四篇是对280页本的补遗。从形式看,他们在目录中与其后的篇名空一行隔开以标明他们是补遗;从内容看,第一篇1959年9月11日《在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和外事会议上的讲话》是对230页本同题开头省略部分的补充;第二篇、第三篇即《在上海会议上的讲话(摘录)》和1960年3月23日《关于山东六级干部大会情况的批示》是280页本漏编的;第四篇1960年6月18日《十年总结》在280页本中只是节录,在388页本中却是全文。

  因此,此本的收文时段应当是从第13页1962年1月《关于科学研究十四条的指示》至第377页1967年《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些重要指示》(1967年1月至10月语录)。根据最晚的语录摘自1967年10月8日《北京日报》社论的情况判断,其编印时间当在1967年10月之后。此本的文献价值较高。因为第一,有的文献为各本所书所作的批改”(无时间,有“世界上无论什么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一语)。第二,此本对一些人名不打X:如第184页《对王鹤寿的多次严厉批评》(摘录1958年3月9日———1964年12月20日的五次谈话)即河大版“对王XX的批评”。又如第274页的1966年8月18日《和彭小蒙的谈话》(谈到“陆平只能扫地”),其他版本或作《与彭XX的谈话纪要》,或作《在天安门城楼上与北大附中×××谈话纪要》。此外,此本第179页的1964年12月28日《关于农村社教运动的一次谈话》与武大版《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的内容不尽相同。

  当然,此本也有不足之处:一是有的文献无时间,如第303页《和周总理谈夺权斗争》(摘录),武大版和河大版作1967年1月;二是收入了不是毛泽东的文献而不当作附录处理,如第352页的1967年10月16日《林彪同志对毛主席在视察华北、中南和华东地区时所作的一系列极为重要的指示的评价》。

  参考文献:

  [1]石仲泉.《毛泽东文集》和毛泽东思想[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01,(1):82-85.

  [2]陈 标.《毛泽东思想万岁》在海外的利用[J].当代中

  国史研究,2009,(4):114-119.

  [3]陈 标.《毛泽东思想万岁》:当代中国史和化合物研究的重要史料[J].国史研究参阅资料,2008,(9):19-64.

  [4]刘跃进.毛泽东著作版本导论[M].北京:燕山出版社,1999.

  [5]廖盖隆.毛泽东百科全书[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3.

  [6](日)近藤邦康.毛泽东革命者与建设者[M].宋志勇等,译.北京:中国青年出版,2004.

  [7](美)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一卷)[M].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

  [8](美)斯图尔特•施拉姆.1949至1976年的毛泽东思想[C]//(英)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国革命内部的革命(1966-1982).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9] (美)斯图尔特•施拉姆.毛泽东的思想[M].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国外研究毛泽东思想资料选辑》编辑组.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

  [10](美)莫里斯•梅斯纳.毛泽东的中国及其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史[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

  [11]施金炎.毛泽东著作版本述录与考订[M].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5.

  [12](美)约翰•布莱恩•斯塔尔(JohnBryanStarr).毛泽东的政治哲学[M] .曹志为,王晴波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13](美)罗斯•特里尔.毛泽东传最新版全译本[M].胡

  为雄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14](日)竹内实.竹内实文集:第一卷[M].程 麻译.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2.

  [15]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传(1949-1976)(下)[M].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

  [16](日)竹内实.毛泽东集(第6卷)[M].东京:北望社,1970.

  [17]龚育之.序《毛泽东著作版本编年纪事》[C]//蒋建农.毛泽东著作版本编年纪事(上)[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

  [18]中国革命博物馆.纪念毛泽东[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9.

  [19]毛泽东.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8册)[M].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

  CommentsontheImportantEditionsofLongLiveMaoZedongThought(I)

  CHENBiao

  (Library, GuilinUniversityofTechnology,Guilin541004,China)

  Abstract:The16mo46pageseditionofLongLiveMaoZedongThoughtwastheversionwithearliertimeofpublicationandmoreeditions,whileits46pagesplus38pageseditionwasthe“twinlonglive”versionspreadoverseas.The16mo120pageseditionofSelectedReadingsofChairmanMaowasthedisguisedlongliveeditionofJapan,andtheLongLiveMaoZedongThoughtprintedbyPekingUniversityhadfourvolumes,whichseemedtobebrotherslonglostanddificulttobereunited.

  Keywords:LongLiveMaoZedongThought;“longlive”edition;SelectedReadingsofChairmanMao;contemporaryChinesehistory;MaoZedong

  (责任编校 王小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