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论核潜艇精神——《深海铸剑》序

2017-11-21 11:27:57  来源:察网  作者:张嘉国
点击:   评论: (查看)

论核潜艇精神——《深海铸剑》序

  我本没有资格为《深海铸剑》作序。第一、我不是官;第二、我不是名人。但德骑同志说,第一、你是军人出身的造船人,对军队和军工都有特殊的感情;第二、你和我都一样,虽无文凭,但同是喜欢舞文弄墨的人;第三、你我认识数十年,相知甚深,正合适。盛情之下,勉为其难,写了下面一些话。

  

 

  2012年11日28日,中船重工集团公司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两弹一星”研究会,在北京共同举办了“0九精神”(中国首艘核潜艇设计建造)高层研讨会。200多位当年参加首批核潜艇研制的老领导、老专家数十年后欢聚一堂,情绪激动。忆当年,依然是壮怀激烈,豪情满怀;可如今,首批核潜艇研制者不少已经故去,健在者已是耄耄之年,是以,又平添了一股壮烈之气。青年作曲家张然专门为论坛创作的歌曲《无声的远航》,更勾起老人们不尽的记忆,是以,会场中既有慷慨激昂,也有失声痛哭。

  28日晚,刚刚履新的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上将到会看望与会代表,听取老专家们的意见,指示要传承和宣传“0九精神”,全面提升武器装备质量,加快军队现代化建设。29日,当年核潜艇艇长、现任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孙建国上将专程到会看望了老战友、老朋友,欢声笑语一片。我作为论坛的主持者之一,被震撼着、感动着、激动着、升华着。论坛给中央有关部门建议:要像宣传“两弹一星”一样,宣传核潜艇的设计建造精神,同时要搞出首艘核潜艇从决策到设计建造的记录片、电视剧。

  

 

  巧得很,舒德骑同志在此时写出了《深海铸剑》一书,真实地记录了首艘核潜艇从决策到设计建造的艰难历程,记录了那一代核潜艇人男儿壮志,女儿豪情,展现了长期处于保密状态下的核潜艇研制过程的画卷,向后人揭示了新中国逐步强盛的历史根由。

  中国首艘核潜艇研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中精彩的一笔;中国核潜艇的研制成功,是中国人民在深海铸就的一座历史丰碑。它使中国拥有了“第二次战略打击力量”,是中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中,最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与“两弹一星”有异曲同工之妙,构成了中国国防现代化建设的历史轮廓。

  《深海铸剑》告诉我们:历史,既是物质的产品,也是精神的成果。首艘核潜艇的设计建造,既拿出了先进的核潜艇,有了抵御核威胁的利器,壮了国威与军威,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又形成了可歌可泣的“0九精神”。

  “勇担国任”。核潜艇设计建造,与搞原子弹、氢弹、卫星一样,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党中央、毛主席根据当时国际形势,为打破帝国主义的核威胁、核讹诈,维护国家安全而做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是新中国开国以来一个历史性壮举。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搞核潜艇,是一个重大无比的任务。此时,我国的工业与国防科技工业正在建设的起步之中,知识与人才奇缺,工业基础还是一片空白,帝国主义的封锁与控制十分严密。而且,随着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撤走了所有专家,带走了所有图纸。毛主席气壮山河,发出了:“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的伟大誓言。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党、政府、军队和国防科技工业部门上下同心,全力以赴,以彭士禄、黄旭华同志为代表的一大批老中青科技人员、管理人员、生产工人,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研究、设计、建造的大任。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他们啃窝窝头,吃高粱米,躺冰卧雪,靠着一个玩具模型,一把计算尺,几个破算盘,硬是在几年之内,搞出了中国的核潜艇,为国人争气,为军队增光,为国家添彩,使中国拥有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硬家伙!

  回顾那段峥嵘岁月,我们更深切地体会到,上下同心,其利断金。党中央、毛主席、周总理,既是决策者,又是指挥者,毛主席为核潜艇研制作了8次重要批示,为研制工作顺利进行提供了强大的保障。周总理、聂荣臻副总理等更是亲历亲为,为核潜艇研制扫清道路,创造条件。“士为知己者死”,国家的大事,点亮了前进的航向,凝聚了广大研制人员的心,激发了蓬勃向上的斗志,是核潜艇设计建造最强大的精神力量!今天,我们把“勇担国任”,放在“0九精神”的首位,是因为,它既是核潜艇设计建造的真实写照,同时应是我们国防科技工业的灵魂。任何一个时候,无论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国家的安全、领土与主权完整,总是第一位的,而且我们国家的周边形势,依然很严峻,国家用我,勇于担当,这种精神,是不朽的力量!

  “科学求真”。核潜艇的设计建造,白手起家。研读核潜艇研制的史实,我们真切地看到,在核潜艇研制过程中,充满了科学求真的精神。核潜艇是集船舶、核动力、导弹、鱼雷为一体的现代化作战平台,结构之复杂,零部组件之众多,远非单一武器可比。老一辈科学家靠着一个核潜艇玩具模型,搭建了原尺寸的潜艇,开展了艰苦卓绝的科学研究。为求得一个数据的准确,为了一个材料,为了一项试验,都历经千辛万苦,甚至用土办法成功解决现代科技问题,创造了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史上的许多个“第一”,荣获国家科学技术特等奖,13人被评为两院院士。

  核潜艇研制是一个系统工程,据船总王荣生总经理讲,核潜艇建造,涉及全国各大行业,几千个企事业单位,是全国大协作的结果,也是科学管理的结果。靠着手工绘制,编制了全国配套网络图,每个零件、部件试制进度表,在通讯极不发达的情况下,靠电话、电报了解和催促进度,以确保核潜艇的研制进度。在核动力试堆阶段,周总理千叮咛万嘱咐,要确保万无一失。守在红机边,等待试验的结果。正是由于从国家领导人到每一个科研人员、试制工人这种科学求真的精神,才用5年时间,首制艇于1970年12月26日下水,1984年交付海军使用。

  “舍身拼博”。当年参加核潜艇研制人员,大都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真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核潜艇研制,无论是核动力或是各种试验,都充满了巨大风险。广大科研人员,不惜以身犯险,以身试险,也要确保核潜艇的安全。一些试验,要挑战生命的极限,不少科研人员争先恐后地报名,写血书、遗书,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最艰难的事情留给自己。特别是一些女同志,更是冲锋在前,多次参加深水试验。海军首长、工厂的领导,总设计师带头参加下水试验,呈现出一派为了国家利益,越是艰险越向前,我不上谁上的英雄气概!

  当年的壮举,在今天一些人看来,似乎是犯傻,不值得,因为那时,既没有奖金,也没有物质刺激,有的,只是一腔报国心。但新中国一路走来,正是有千千万万这样犯傻的人,才有了今日的繁荣强大!

  “壮我国威”。核潜艇,国之利器,军之尖刀,在现代化武器装备系列中,核潜艇占举足轻重的地位,是核威慑中令人惧怕的战略武器,是一个国家强大的象征。中国有“自古知兵非好战”的传统,但第一位的是知兵,立足和,准备打,有备而无患,才能确保国家安全。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没有原子弹、氢弹这些东西,人家说你说话不算数。只有有了这些东西,才能真正算一个大国。我国核潜艇研制成功,特别是海上发射“巨浪”导弹的成功,壮了国威、军威,标志着我国真正具有了“第二次核打击的威慑力量”,是一切对我别有用心国家不得不正视的事情!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来,几十年没打大仗,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和平的国际环境。“两弹一艇”,功不可没。每当想到这些,就不能不对参加核潜艇研制的前辈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参加核潜艇研制的前辈们,凭着智慧毅力和不怕牺牲的精神,在创造了中国的核潜艇的同时,也创造了“0九精神”。它与“两弹一星”精神一起,构成了我国先进军工文化的内核,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一艘核潜艇下水已经40余年了,中国也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也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但国防军工人依然传承前辈们创造的精神,十一大军工集团公司都把“祖国利益高于一切”作为自己的核心理念,是军工人不变的信条,是流淌在我们鲜血中永久的记痕。

  

 

  舒德骑者,实在是一个小人物,官不过企业的一个宣传部长,职称也就是一个高级政工师。他出生贫寒,没读过几年书,下乡当了知青后,又当了几年兵,再到工厂当工人,继而提拔为干部。大概我们出身和经历差不多,加上都喜欢喝二两,所以很谈得来。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末,我们才30出头,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酒后摆龙门阵,他喜欢文学,说:我这辈子能整出几本书来,就是最大的畅快!现在,我们都过了花甲之年,德骑果然发表了几百万文字,出版了好多本书。比如《惊涛拍岸——中国船舶工业进军国际市场纪实》、《鹰击长空——歼10总设计师宋文聪的传奇人生》、《联圣钟云舫》、《沧海横流》等等。2012年8月,我在北京主持召开首艘核潜艇诞生纪录片、电视剧筹备研讨会,邀请德骑到会贡献才智。他老兄慷慨激昂说了一番话:历史不能被忘却,特别是像首艘核潜艇从决策到研制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壮举,在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能有几次?为那些平凡而又坚韧的英雄们立传,是我辈义不容辞之责!

  于是,才过了几个月,德骑就写出了这本《深海铸剑》的书来。夜阑人寂,冷雨淅沥。一杯茶,一支烟,我静静地研读着《深海铸剑》书稿。一部近30万字的纪实文学,让人一读便不忍释手欲罢不能。本书通过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全方位地展现了中国核潜艇从决策到研制的全过程。那饱含深情的叙述、那跌宕起伏的情节、那险象环生的描写、那冷峻深邃的思辨、那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以及那字里行间透出的悲壮之情与浩然之气,时时叫人心灵震颤,荡气回肠,同时更人叫人心智启迪,掩卷沉思。

  作家不愧是写纪实文学的高手,本书既忠实于历史史实,但又是用文学的手段进行演绎。所以它具有理论上的说服力,文化上的渗透力,艺术上的感染力,让读者自觉不自觉地走进他用文字创造的氛围中,去追寻中国核潜艇诞生这个重大历史事件中那些光荣与梦想、平凡与神奇、痛苦与悲壮的进程,随着读者对整个事件的了解,进而产生出强烈的心灵共鸣来。

  可以告诉读者另一个好消息是:“0九精神”高层论坛的文章,那些亲自参加首艘核潜艇研制专家们的回忆录,正在编辑,准备出版。读者可将这两本书交叉阅读,从中感受那一时代人们的精神风貌。

  一个没有历史知识的人,不能算一个聪明的人;一个只会对历史评头论足,教导历史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的人,只能是无知狂妄的人;一个对历史没有充分尊重感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处在一定的历史时间和历史进程之中,如果只是今天去否定这个,明天去否定那个,而不是在总结历史经验中前行,我们恐怕只能永远活在过去的历史中。当后人在评价我们时,最多只能是两个字:“蠢蛋”!

  新中国60多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弹指挥间。但把新中国60多年放在人类几千年历史中来考察,放在世界资本主义几百年历史中来考察,我们做了人家几百年才做成的事情,确实是中国几千年社会的“大变局”,彰显了社会主义社会强大的凝聚力、创造力和无穷的生命力。尽管当前经济社会中还存在着不少重大的矛盾和问题,但社会主义就是在矛盾和问题中前进的,而且只有坚持社会主义,才能解决当前经济社会中出现的各种矛盾和问题。舍此,别无出路。就像《深海铸剑》告诉我们的那样:当初搞核潜艇,国内国际多少尖锐矛盾聚集?上马下马折腾,但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社会主义制度能集中办大事的优势,核潜艇这个奇迹终于创造出来了!真是:滚滚长江东逝水,巨浪搏出真英雄。

  舒德骑同志做了一件大好事,把核潜艇研制的群英谱呈现在读者的面前,必将为全面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注入强大的精神活力。

  是为序。

  2013年6月于北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