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定位、编撰意义和特色

2017-11-10 11:04:19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作者:梅荣政
点击:   评论: (查看)

  由中央马工程咨询委员会徐光春主任任主编、笔者为常务副主编编撰的《马克思主义大辞典》,在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和指导帮助下,历时5个年头,通过全国40多家单位的90多位专家教授的辛勤劳作,现已完成编撰工作,并报请国家主管部门审定。《马克思主义大辞典》分为四编,其中马克思主义(狭义)分编606条,列宁主义分编360条,毛泽东思想分编548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包括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分编469条。条目类别包括历史背景41条,基本概念、原理978条,代表性著作520条,代表性人物137条,重大历史事件130条,重要会议、机构126条、思想流派51条等。总共载入条目1983条,总字数达230万。这是国内首部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确立的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的要求,编撰出的一部《马克思主义大辞典》。在一定意义上说,是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在辞书领域取得的一项学术成果。

  一、编撰《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意义

  徐光春主编在有关文章中指出,编撰《马克思主义大辞典》意在以辞典工具书这种形式,为促进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特别是更好地学习、掌握、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思想理论尽绵薄之力。以此深切表达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向党的十九大献礼之情。

  这项工作的必要性主要有四点。第一,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指导思想,是中国共产党成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决定性因素,学习、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重大任务,我们理当为此做出努力。第二,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提出了这方面的要求。党的思想理论建设内涵丰富,最根本的是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但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为一门科学,学习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需要多方面的知识,需要提供各方面的条件,其中包括相关工具书。很多学习、宣传、研究、运用马克思主义和哲学社会科学的同志,也希望能有一部以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国共产党基本文献、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重要论述、客观真实的史实为根据,具有准确性、科学性、系统性、可靠性的马克思主义大辞典,来讲清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基本范畴及其形成发展,讲清马克思主义理论创始人、后继者、发展者及其代表性著作的基本内容、思想观点、经典话语,与此紧密相关的历史背景、重大历史事件、知名人物、重要会议、相关的思想流派;来介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历程、杰出成果、指导作用,尤其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最新成果。这对于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加强意识形态建设,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对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教师、科研人员和青年学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毛泽东思想,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的思想理论,增强“四个意识”,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对于在错综复杂的意识形态斗争中,帮助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宣传、研究、运用者提高对错误思潮、错误观点的识别能力,坚持正确方向,掌握真才实学,都很有意义。第三,适应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设置、发展的要求。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设置是中共中央组织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的重大举措,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三个体系”(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具有领航意义的重要部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设置已经过去了12年,然而,至今还没有一部体现这一学科特点的辞书。此前分别出过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辞典,由于都是从马克思主义某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出发的,特别是出版的时间比较早,不包括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创新理论。这些辞书虽然至今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有重要学术影响,但不能很好地适应新的情况,满足上述新的要求,所以迫切需要编撰出版一部适应新形势、新要求的《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第四,当下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复杂。其突出表现之一,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17”讲话中指出的,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情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领悟一下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三化”了,在一些学科中、教材中、论坛上马克思主义“三失”了。那么现在究竟是些什么主义占据了这些领域呢?是一些什么主义在学科中、论坛上发声、在教材中有“踪”或留“踪”呢?显然,是中央办公厅文件中指出的七大错误思潮,还有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而其中一种最恶劣、最阴暗的手法就是以假乱真、鱼目混珠,制造出五花八门的“马克思主义”,企图扰乱我们立党立国的指导思想。在这种背景下,按照中国共产党人的马克思主义理念,即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要求,编撰出一部《马克思主义大辞典》意义就很大了。正是基于这些考虑,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组织力量编撰了这部《马克思主义大辞典》。

  二、《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定位

  编委会非常重视《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定位问题。编撰工作一开始,徐光春主编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大辞典》应是一部跨领域、跨时代的,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精髓、集马克思主义研究创新成果、集马克思主义理论界的知识和智慧于一体,全方位地、系统地介绍、解释、传播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基本知识以及发展历程的工具书、教科书、历史书。所谓“跨领域”是指包含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大主要组成部分。“跨时代”是指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个时代,从马克思主义诞生到现在的漫长历史;所谓“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精髓”,是说马克思主义博大精深,大辞典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体现其思想理论精髓,讲清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基本立场、基本观点、基本常识;所谓“集马克思主义研究创新成果”是说大辞典要反映中国共产党长期学习马克思主义、研究马克思主义、创新马克思主义的成果;所谓“集马克思主义理论界的知识和智慧于一体”,不是说要把思想理论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成果、意见都包容进来,而是说要把我们编撰《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作者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最大能力和最高水平发挥出来,使大辞典成为规范性的教科书、权威性的工具书和经典性的历史书;所谓“工具书、教科书、历史书”,是说《马克思主义大辞典》是帮助高校教师、青年学生、党政干部和广大群众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正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基本知识及其在中国发展运用的工具书、教科书、历史书。应该说,近5年来全体作者都坚持贯彻徐光春主编提出的要求并力争实现这一要求。

  三、《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特色

  编委会认为,任何一部科学著作都有自己的特色,否则就没有写作出版的价值。《马克思主义大辞典》也是一样,有自己的一定特色,主要表现为七个方面。

  第一,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人的马克思主义观,严格界定马克思主义科学概念,坚决抵制对马克思主义概念的滥用。《马克思主义大辞典》中的马克思主义,就是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以此来规范条目的选入、条目释文的撰写,也以此来鉴别种种争鸣的观点。

  第二,注重体现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列宁曾指出:“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精神,它的整个体系,要求人们对每一个原理都要(α)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γ)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1](P785)为体现这一精神,全书条目所呈现的,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某一个部分的内容,而是联系贯通马克思主义三个主要部分的内容。在时段上,不是反映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某一个阶段,而是马克思主义从诞生至今的整个发展。在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上,不是局限于理论或实践某一方,而是理论与实践的辩证统一。编委会认为,贯彻这种思路的意义,从辞书内在的理论逻辑说,有助于较好地反映列宁所说的马克思主义作为“马克思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极其彻底而严整”。[1](P418)从辞书内在的历史逻辑说,有助于贯通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起,直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创新理论,即马克思主义(狭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全部成果,历史地反映马克思主义在170年里是如何产生发展的。

  《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编撰不同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解读,也不同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叙述,它是通过辞书的条目及其释文来实现编撰意图的。但是我们认为,这些条目及其释文不应该是彼此孤立的碎片、独立存在的知识点,而应该有一条贯通其条目体系的理论导索,以此为主导编出一部体现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辞书。这方面如果处理得好,在学术上具有前沿意义。现在学界对马克思主义整体性的话讲得很多,但究竟通过哪些范畴、科学规律将马克思主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加以贯通,从逻辑和历史的统一上真正呈现出马克思主义整体性,有说服力的论文还见得不多。我们这部大辞典,力图在这方面进行一次探索。即着眼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力求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三大主要组成部分中筛选出具有根本性、基础性、最高性、普遍性、原创性的基本概念、范畴、规律,使之成为贯通于各主要组成部分之中的基本范畴和科学规律。将这些基本范畴和科学规律按照马克思主义作为一个完整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要求,依据一定的逻辑规则(如按照从抽象到具体、从简单到复杂、逻辑与历史一致的原则),形成逻辑体系。做到概念之间的联系严谨有序,转化符合内在逻辑。力争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的范畴、科学规律的构建上有所起步。但主观设计是一回事,实际效果又是一回事。具体到词条选择上究竟应该从三个主要组成部分中各选出哪些词条才是基本的、基础性的、有贯通性的,在范畴和科学规律系列上作出怎样的安排才能实现编撰的目的,只能说是一次尝试。

  第三,突出了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的创新成果。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出发,勇于实践、善于创新,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并形成了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从思想上、理论上、战略上破解了国际复杂形势、发展趋势提出的时代性课题;科学回答了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开拓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理论成果,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科学的理论指导和实践指南。本辞典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厚植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的基础上,特别注意突出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成果,选入的条目占全书条目的24%,比重很大。而且整个编撰过程,是以十八大以来党的理论创新成果内涵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为活的灵魂的。

  第四,始终把握大辞典作为规范性工具书的特点。准确、简要、明白、易懂、实用是工具书的最大特点。本辞典对于条目的选定和释文,力求准确地反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观点、中国共产党基本文献的观点、党中央主要领导人公开发表的重要文章和讲话的观点;条目释文的撰写,既不以条目作者的个人见解为据,也不写成学术争鸣的总汇。对基本概念、原理、经典话语的解释忠实于原著、原论,对于代表性著作、代表性人物和事件,均以确凿的史实做出反映,不做多的主观评价。对于有关史实,以权威史书、史料为准,不添“油”,不加“醋”,原汁原味讲事实。条目释文,力求做到科学可靠、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精当明了、通俗易懂。

  第五,结构编排突显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严整性。这包括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严整性和每一个相对独立发展阶段的严整性。四个部分的条目按照逻辑和历史相统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相统一的原则进行编排,不按音序排列。全书的框架构成是: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及其形成和发展,列宁主义及其形成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及其形成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及其形成和发展。同时为了查找的方便,书后安排了检索。

  第六,在编撰力量的组织上,是协同创新的产物。本辞典的编撰力量由40多个党政军学单位,包括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首席专家在内的90多位高层专家学者组成。其成果应是集体创新的产物。

  第七,在学术的传承上,具有抢留老一代马克思主义学者学术积累和理论成果的性质。徐光春主编在有关文章中指出,担负《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副主编和应邀参与审改条目释文的专家,均为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共党史党建学科方面的著名专家,是我们党在20世纪40—60年代直接培养成长起来的专家学者。他们中不少学者年过八十,其中我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卫兴华教授已是92岁高龄。为编好这部大辞典,他们出主意、授良策、写条目、审文稿,在各个环节上把关定向,尽心竭力,一丝不苟,表现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忠心,对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恒心,对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热心,对编撰好大辞典的决心,其精神可敬可佩。完全应该说,这部《马克思主义大辞典》得以按期出版,与这些专家的无私奉献精神是分不开的。在这个意义上说,这部《马克思主义大辞典》的编撰出版,具有抢留老一代马克思主义学者学术积累和理论成果的性质。

  参考文献:

  [1] 列宁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