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许光伟:我为什么以及如何写《保卫资本论:经济形态社会理论大纲》

2017-11-02 14:29:28  来源:《政治经济学报》第4卷  作者:许光伟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者按语】《保卫<资本论>——经济形态社会理论大纲》(文中简称《保卫》),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初版于2014年。这是作者首次为该著写的介绍文章,弥足珍贵。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无独有偶,《保卫资本论》作者提出:“其以极高的智慧统一人类生产的‘历史’和‘逻辑’,清晰说明了经济学的方法论,大大拓展既有《资本论》研究之领域,使之获得向新时代生长的国学马克思主义视野,并切实获取了‘重读’‘重写’互构意义之理解运动张力。”可以说,这是新时代的“心声”。目的是继承而创新,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时代域内兼容并蓄,继承发展;不断通过将马克思主义与当下中国研究结合起来,通过焕发“中国元素”的方式,使经济学的建构确实获得有机化的中国生长力量,坚定文化自信,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理论自信,文化自信,才能为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最终寻求到宝贵的智力支持。据此看来,整体推进中国经济学的建设行动已经是摆在面前的刻不容缓的时代任务。发掘中华经典,和世界经典互动,在善读、善用中寻求最高智慧,实属必然之举。我们认为,这是文章提出“国学马克思主义”研究主张的目的和价值性所在。文章同时分享了作者自己在《资本论》研究方面的众多不俗的观点,系统介绍了写作和学习经验。

  

  摘 要 《道德经》和《资本论》具有结构的“巧合”,道和德规定的相互推动和彼此间的有机交融,成就了人类文明的辉煌的社会科学理论史。以此观之,在成书结构上,《资本论》分成四个层次:历史发生学(道,历史生产→再生产过程);系统发生学(德,再生产→流通过程);现象发生学(道和德的生活形式,流通→生活过程);认识发生学(道和德的认识形式,生活→认识过程)。这其实是逻辑发展的必然,摹写的是“以历史生产为基础的时间过程”、“以社会再生产为基础的空间过程”、“以流通为基础的现象过程”和“以经济生活批判为基础的认识过程(所谓的抽象上升到具体)”。这种辩证法的“四肢结构”完成了对社会历史有机体的整体刻画,书写了一部商品经济形态的“整史”。历史的理论概念、“批判=发展”的方法论概念得以发掘出来;进而,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根据亦可以从中得到锁定。整体看,这是“保卫”的学术价值、工作意义和建设路径。

  关键词 《资本论》;保卫;历史;中国;理论;方法论;批判;建设

  正文如下。

  【题记】21世纪进入“保卫《资本论》”时代,这个总判断是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相契合的,盖因这是“中国经济学”的整体建构时代。目前,和《资本论》有关的研究不外乎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原典解读,如卫兴华教授2014年推出的《<资本论>简说》和《<资本论>精选讲解》;第二类是“新解”《资本论》,或所谓的“新资本论”;第三类是批判与解读、理论整合与建设相结合,以此寻求中国原创思维和多路向发展的方法论性质论著。毫无疑问,《保卫资本论》属于最后一类。现今有人要说:《资本论》无须保卫,150年了,即使在国外,它也从来没有被废掉过。这是误解了“学术保卫”的工作涵义,或者是过于学术自信了,借用其口气:即使是“革命行动”,它也从来没有停止前进过,也不应当轻易地停下发展的脚步。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同样,我们也能够说,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资本论》研究”,新时代需要“活的《资本论》”,这特别是指它的方法论方面的规定性。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资本论》研究方兴未艾,渐渐迎来“保卫《资本论》”时代。2013年后,伴随着《21世纪资本论》、《跟大卫·哈维读<资本论>》、《重读<资本论>》和《资本论的哲学》等一大批国外译著的涌入,热潮迭起。下面阐说的《保卫<资本论>——经济形态社会理论大纲》(2014年版)的创作宗旨、逻辑路径、理念和所运用的特别“方法”,构成一篇严格意义的跋文。对我个人而言,又可称之为该著迟到的“后记”。

  就创作背景看,该书的出炉取决于以下研究事实:中国人如何恰当地对待与运用好来自“西方”的经典著作,既为我所用,又体用结合,相得益彰;老实说,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亦是高度突出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时代话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一研究填补了同类作品的空白:从批判转向建设,从逻辑转向历史,又通过贯通中国历史,达成对马克思之后的世界历史的新理解。这种统一历史之研究进路创造性地规定了“历史科学”。其以极高的智慧统一人类生产的“历史”和“逻辑”,清晰说明了经济学的方法论,大大拓展既有《资本论》研究之领域,使之获得向新时代生长的国学马克思主义视野,并切实获取了“重读”“重写”互构意义之理解运动张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阿尔都塞对马克思的作品与学说发表有著名的评议,写在《保卫马克思》和《读<资本论>》等主要作品中。从简处入手,本书的工作是从上述两本书中各取出“保卫”和“《资本论》”而得以命名,即取保卫之政治与学术立场,而批判纯文本路径解读的解释学方法论。经济学的源头是《道德经》。《道德经》有言:“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这是讲述“道”“德”两个基本范畴的关系。《道德经》研究的两个基本范畴[i]是经济形态社会理论的总纲,也总览了《资本论》的逻辑和方法。即简明地说,《资本的生产过程》以历史作为大舞台和布景整体把握“资本之道”,《资本的流通过程》以社会作为大舞台和布景整体把握“资本之德”,《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则把两者叠合起来,审查和批判性地观察资本主义生活过程(其是一个时空结合体),亦即揭示历史与现实之“现象发生学”。这是坚持以“事的科学”审查《资本论》逻辑取得的认识成果。

  原所提交之论文,结构包括五个部分,期待一个系统的介绍路径,以尽可能确保读者鸟瞰《保卫<资本论>》的全局思想。即第一部分:从“独钓寒江雪”到“长之育之,亭之毒之”(题记);第二部分:《资本论》的艺术高度是社会主观批判逻辑体系——关于“商品批判”和“资本批判”的历史辩证法;第三部分:发生学四义——辩证法的四肢结构;第四部分:蕴含建设的批判——三种社会要素模型;第五部分:昔景重约忆亚南——中国经济学之题录。囿于篇幅限制,此处重点介绍第三部分内容,余者略去。标题相应重设。

  君不见!2014年的皮凯蒂资本研究在中国引发的浪潮汹涌!这是《保卫<资本论>》剑出鞘的年度环境。君不见!在西方,哈维对《资本论》的讲解,娓娓道来,对资本主义现实鞭辟入里,一时间,“呐喊声”和“欢呼声”起来了!又所谓:仁者乐山,知者乐水;知者动,仁者静。这犹如鲁迅先生之指示: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是为求“评”求“论”之记。[ii]

  

一、引言

 

  《资本论》以“逻辑”求历史,在此基础上,辩证叙述事物发展规定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是为“事的科学”。首篇阐述“价值规律”。第一卷第二至第七篇阐说“资本之道”,对资本主义进行历史鸟瞰;第二卷是说明资本主义工厂“不破产”的条件——它的存活条件和发展条件从而社会运动条件,阐明国民收入的根据和来源,这是经济运行的微观基础和宏观基础,即“资本之德”;第三卷于经济生活层面,全面展开对资本的国民收入即剩余价值转化形式的分配运动的分析,既说明了实体生产及其虚拟经济形式的发展关系——工厂、商店、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不断衍生关系,也深层次地说明了“土地所有者”为资本家集团所“养活”的经济实质(资本主义消灭了地主阶级,却保留了“地主”),是为“资本主义生活过程”解析;第四卷是关于资本的道和德及其结合运动的“历史认识”。从《资本论》的诞生史看,它的体系是社会客观批判与社会主观批判的工作统一,由社会客观批判领衔,而具体由社会主观批判发动。

  研读《资本论》,我们看到马克思的认识起点是对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派的批判。以此察之,“第一,《资本论》辩证法规定乃是起步和酿成于‘商品’中的;第二,马克思文本结构是开放的,就首章而言,所要完成的是‘商品本身’的大写规定剖解,在指向性上,其始终与历史发展同步,即坚持商品精神现象学批判(马克思暂名为‘拜物教批判’)工作进路;第三,商品辩证法是实践化的批判规定,是活的工作逻辑,旨在消除自足,坚持始终在生长运动现象中认识存在规定,把握存在的整体发展;第四,历史唯物主义是实践化的形成历程,它从历史中发掘社会存在(规定),统一历史存在和社会存在;第五,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统一化研究对象和理论范畴用语,如生产方式(历史形成的社会生产)与劳动一般,以及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社会再生产)与价值(形式),使理论分析具有明确的可操作性。”(许光伟,2014)于《保卫》成书前完成和发表的论文中,我设定这样一个总的想法:在逻辑上,《资本论》商品章是成熟的研究范例,其解开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伟大构造,全面系统地探索了商品价值规律的发生奥秘。

  概言之,既然资本主义的客观起点是商品——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那么首要的一个任务即是,应该对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经济认识进行有效的工作揭批。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实际上仅仅把商品视为“物”,内在的质被限定为“使用价值”,以此展开对价值形式的分析。这种纯物规定的分析不可避免地抑制住了对“事”的认识和把事的构造“物的知识化”。物的科学必须立即被制止。所以,讨论应当从“商品的两个因素”开始。商品作为“物”,无疑是第一个事实,但它是物质存在和社会存在的合成体。进一步的追问是,这种特殊的物的存在如何可能?马克思关于《体现在商品中的劳动的二重性》的阐说,即构成“物的科学”向“事的科学”的转换。[iii]劳动二重性主要在于说明“价值之母”规定:一种特殊的历史劳动和实践活动——商品生产劳动。因此和商品不同,劳动是“事”,不是“物”,商品生产劳动则锁定了商品的“物”和“事”的双重规定。

  

二、《资本论》所运用的历史唯物主义发生学的“第一义”:历史发生学

 

  辩证法,中国工作用语即发生学。这是对生长过程的辩证描述。例如前述的“道”,即从发展方面对生长过程进行辩证描述。马克思在《价值形式或交换价值》中,全面阐明了在生长规定方面的母子相互推动的“价值的发生学”,实际上就是阐明价值的生长规定,这是理解资本之道的历史基础。

  为简洁起见,我们在这里直接引用两大段落,以代替繁琐的论述。一段话是,“马克思自己曾经有些惋惜地说‘《资本论》应用的方法,不常为人理解’。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以后不久,人们对于《资本论》的方法,就有种种矛盾的解释。有人说是用形而上学的方法,有人说是用批判的分析法,有人又说叙述的方法是辩证的。当马克思在第2版跋中清算了这样那样的说法,肯定地说他的方法是辩证方法以后,资产阶级经济学者、改良主义者、修正主义者又针对着他的辩证方法来进行曲解和攻击。”以及,“从上面的说明,我们似乎可以毫无疑义地肯定以下两个论点:(1)马克思自己和恩格斯都认定,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和《资本论》中,都是把辩证方法看作研究资本主义现实关系的‘现实方法’,或研究资本主义基本生产关系的基本方法。这无疑是照应着整体或总的对象而提出的总的方法。(2)他们对于一切其他从属于总的方法或辩证方法的方法,则都只认定它们是分别在一定场合、一定范围,处理不同问题起着助手的作用。它们的作用,是有一定的条件限制的。列宁指示我们:‘应用分析的方法还是应用综合的方法,这决不是(如常常所说的)我们随心所欲的事,——这取决于那些必须认识的对象本身’。我想这个原则,适用于前面讲到的抽象分析的方法,也同样适用于由抽象上升到具体的辩证认识方法。”(王亚南,1962a)

  这是王亚南先生对于《资本论》“方法”的作答。这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