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英雄儿女》英雄的故事:志愿军两个连,被韩军当成几千人 

2021-07-05 17:08:12  来源: 腾讯   作者:胜利 根据《看北朝》文整理
点击:    评论: (查看)

  位于朝鲜半岛西海岸中部地区的古都开城在历史上曾经是高丽王朝的古都,其地理位置在汉江口以北、临津江以西,与韩国首都汉城和朝鲜首都平壤并称为朝鲜的三大古都。在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二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了开城,并一直控制着此处。1951年7月朝鲜战争的交战双方开始进行停战谈判,开城被划为中立区,双方还一度将开城作为谈判地点。

  但随后美方代表在谈判中提出了一份的新的军事分界线方案,这份方案无理要求将开城划入美方控制区。这个要求自然遭到了我方代表的拒绝,随后美方代表即宣布无限期休会,并集中兵力向开城发起攻击,企图夺取开城。双方在开城附近进行了反复拉锯战,虽然志愿军挫败了美军占领开城的企图,但美军和韩军的一系列前沿阵地对我军巩固开城周边地区的防御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从1952年下半年开始,为了配合在板门店进行的和谈,我志愿军全线对敌军发起规模不一的攻势,给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极为沉重的打击。1952年10月,为了改善我军在开城地区的防御态势,我65军决心夺取开城附近的67高地(韩军称37号阵地或58高地,下文统一为67高地)。

  67高地位于板门店以南约5公里处,距离我65军的前哨阵地仅大约1200米,整个高地长200米,宽100米左右,其正西、东南和东北的山势坡度较缓,比较方便攀爬,而高地以北是大片的稻田,地形开阔很难接近。敌我双方阵地之间有条砂川河,河面宽约50米,水深只有半米,可以徒涉。整个高地的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海拔高度只有67米,但因其距板门店很近,双方谈判代表坐在谈判的帐篷里都可以用肉眼直接看见这座高地。因此夺下这里对双方代表心理上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由于此处是敌开城前线右翼的前沿阵地,也是沙川河东岸重要支撑点,因此敌军特地将韩国海军陆战队第1战斗群(团)第1大队(营)第1中队(连)2小队(排)的74人部署在此据守。这支部队是由美国海军陆战队亲自训练和装备的,其装备和战斗力都较一般的韩军部队强。

  1952年 10月2日,65军决定由194师582团2营5连夺取67高地。当天傍晚18时30分,我军炮兵开始对67高地的韩军防御工事进行破坏性射击。炮击一直持续到20时许,韩军估计我军发射了5-600发炮弹。趁着炮火的掩护,5连悄悄地接近了敌军阵地前沿。

  韩军陆战队没有发现在自己眼皮子下的我军攻击部队,却对距离阵地西侧2公里外的隆隆的声音搞的心神不宁,在《韩国战争史》中,韩方认为65军出动了30-40辆坦克破坏其设在阵地前的铁丝网和雷区,这实在让人哭笑不得,要知道1953年7月我军发起的金城战役,整个20兵团也不过配属了20辆坦克而已。

  21时05分5连分2路对阵地发起了猛攻,韩军陆战队由于在战前轻视我军的炮兵火力,工事构筑的很不坚固,大部分掩体被我军炮火摧毁,铁丝网和雷区也被彻底破坏。我军炮火延伸射击后,第2小队从坑道中钻出来抵抗5连的攻击,由于没有工事依托,第2小队只得仓促组成战斗队形向5连发起反突击,幻想将5连压下去。但双方在近战中,5连以两翼突击打垮了韩军的队形,2小队的反突击很快被瓦解,被5连歼灭大部,剩下的则逃入坑道中固守。

  21时20分,战斗才刚刚开始15分钟,韩军1中队的中队部就接到了2小队小队长金凡生少尉的紧急求援电话,韩军炮兵随后以105毫米榴弹炮对高地的西侧和南侧进行了密集的弹幕射击,企图挡住5连的攻击,但5连此时已经突入韩军防御纵深,弹幕射击没能挡住我军的攻势。21时25分,2小队的电话线被我军切断,只能通过无线电向中队部求援,1中队中队长金勇谦中尉随后又向上级要求使用空爆榴弹对阵地实施覆盖射击,但第1战斗群指挥官金锡范准将认为此时67高地的争夺战还不能说胜负已分,如果使用空爆榴弹轰击阵地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没准反而便宜了“共军”,因此驳回了1中队的要求。

  此时2小队的残部已经被5连堵在了坑道里,双方隔着坑道口相互对射,我军频频向韩军投掷手榴弹,准确而猛烈的火力打的困守坑道的韩军难以招架,不得不用沙袋堵住坑道口,最后甚至不得不把战死者的尸体也用来堵洞口,一个脑瓜子灵活的二等兵李应七用毛巾捂住自己的口鼻,以免被硝烟和尘土呛到发出咳嗽声导致暴露,这个装死的伎俩最终骗过了5连,第二天凌晨他趁5连正在巩固阵地打扫之机逃回了韩军阵地。

  22时30分,韩军与2小队的无线电联络也中断了,直到此时,金锡范才批准了第1大队大队长咸德昌少校的反击计划,并且从作为预备队的3大队给他抽了2个小队,同时要求1大队务必确保阵地无恙。咸德昌此时心急如焚,他的1大队的好几个阵地都遭到了我军的攻击,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22时40分,咸德昌看见从67高地上连续飞起了11颗红色信号弹,他的心猛地一沉,67高地完了!

  5连在占领67高地后,很快就在23时遭到了韩军炮兵铺天盖地打来的空爆榴弹的攻击。10月3日0时30分,咸德昌见到了从67高地孤身逃回的李应七,从他口中得知了高地失守和2小队全军覆没的情况。随后他命令已经在大队部集结完毕的第2中队的中队长朴天雷中尉在凌晨4时30分对67高地发起反扑。

  第2中队以1、2小队为突击群,3小队为预备队。凌晨4时,韩军的反击部队抵达距离高地约400米处等候冲击命令,同时炮兵和坦克开始对67高地开始轰击,4时30分,韩军第2中队对67高地发起了猛攻,5连以猛烈的火力迎击敌军,20分钟后,韩军进逼到距离我主阵地约30米处,双方展开激战,此时,韩军一线部队兴奋地报告已经突入共军核心阵地!

  就在后方的韩军陆战队的指挥官们以为大局已定时,第2中队吹的牛皮就到此为止了,随后战局急转直下。不久,67高地的东西两侧同时遭到了我军迫击炮的猛烈射击,2中队第2小队小队长受伤,全小队被压的抬不起头,紧接着从阵地北侧又冲出了一批志愿军,向韩军第1小队发起了猛攻,韩军小队长自认无法抵挡我军的攻势,立即将部队撤到中队长所在地方,并且要求中队长朴天雷呼叫炮火支援。

  在稍事休整后,韩军再次发起攻击,虽然又一次冲上了山顶,可在5连的反击的下再次败下阵来,为了遮掩自己的无能,这些败军之将竟然声称自己遭到了“10倍于己”的中国军队的攻击,而此时山头上的部队还是5连,原定接替5连的6连部队尚未抵达67高地。

  从10月3日凌晨4时30分至中午12时30分,韩军陆战队以2个排到4个排的兵力,在美军飞机、坦克和榴弹炮的掩护下连续向67高地发动了3次反扑。战斗异常残酷激烈。朴天雷中尉指挥的第2中队在5连面前被打的一败涂地,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全中队可战之兵只剩下20人。韩军第1大队被迫准备换上了高文甲中尉指挥的第3中队继续反扑。

  由于部队伤亡太大,部队士气低落,虽然第2中队便被迫撤回主阵地休整,但第3中队的集结却进行地异常缓慢,咸德昌亲自赶赴阵地对第3中队进行了打气,要求官兵发挥“大韩民国海军临阵不退勇敢战斗的精神”,随后第3中队74人再次向67高地扑去。

  在美军的炮兵和坦克开始对67高地进行炮火准备30分钟后,韩军第3中队开始发起冲锋,5连顽强抗击,予敌重大杀伤,最后在增援的6连5班协同下,打退了敌人的攻击。由于考虑到5连激战竟日,伤亡已经很大,582团命令6连接替5连的防务,继续防守高地。

  同5连一样,6连在战前就对67高地和附近的地形进行了现场侦察,做到让连排干部和班长都非常熟悉地形、敌情和交通,还做了个沙盘,依据其拟定作战计划。

  在进入阵地后,由于敌军的空炮兵火力太强,6连指导员和副连长先后受伤被抬下阵地,副指导员赵先有同志便继续指挥。

  6连发现由于敌军的空炮兵火力太强,阵地上的工事大部被毁、而且阵地过于狭小,如果将全连全部集中在山头必然会在敌人的火力准备中遭到很大伤亡,最后6连决心只在阵地上放5、2、4班,不足一个排的兵力,在纵深炮兵的支援下控制阵地,而1、3、6班暂时撤下阵地,与连预备队3排隐蔽在砂川河以东的藏兵洞内,视情况增援主阵地。同时积极抢修工事、补充弹药。

  韩军观察到5连部队陆续撤下67高地,误认为是我军不支放弃阵地逃走,欣喜若狂,随后以火炮60门和飞机20余架次向67高地进行了长达1个小时火力准备,而韩军第3中队以1个小队的兵力从正面发起了两次反扑,我军以5班占据主峰阵地正面抗击,2班则转移到阵地左翼,4班则转移到阵地左翼,每次等敌军冲锋时就从侧翼猛烈射击瓦解敌人的攻势,韩军第3中队将5班的兵力夸大为1个连,然后顺理成章地后退到安全地域,并要求炮兵和坦克再次轰击67高地。

  ▲我军战士在工事里射击攻击的敌军

  3日下午,输红了眼的咸德昌把最后1个中队抽了2个小队出来,被重创的2、3中队各抽1个小队,拼凑了4个小队共177人,准备再进行一次反扑,拼了命也要攻下67高地。韩军的第三轮反击又开始了,在坦克的掩护下,韩军先进至距离阵地约600米的地方,等候火力准备,随后在飞机、坦克和大炮的狂轰滥炸后,韩军4个小队以2个小队正面突击,一个小队侧翼辅助突击,以挡住我军的侧翼攻击部队,另外1个小队为预备队。

  18时10分,韩军从3个方向逼向67高地,但在冲到距离我阵地仅50米处时,突然遭到了我迫击炮火力的猛烈射击,甚至连支援韩军的美军坦克也遭到了密集的弹幕射击,由于此时夜幕降临,美军坦克看不清射击的方向,无法还击,失去了火力掩护的韩军陆战队顿时陷入困境。

  第4中队的宋基兆大尉于18时40分向大队长报告,要求榴弹炮火力援助,但韩军炮兵直到21时才开始炮击,在进行了30分钟的炮击后,韩军再次发起攻击。6连打退敌人6次冲锋后,5班伤亡较重,被6班替换下去。6班在主峰阵地上以手榴弹和小炸药包投掷韩军,使其不得前进,同时仍以1个班的兵力对韩军实施侧翼反击,夜暗中韩军将我军兵力再度误认为是1个营,3个小队的韩军在与我军的2个班进行了“尸山血海”般的恶战后,宋基兆见完全没有一点机会冲上高地,反而形势越来越不利,最终不得不在22时45分命令部队撤退。

  夜晚,6连以2、4、6班加强阵地防御,我军正确地判断韩军将在次日发起更大规模的反扑。因此团部将配属支援的15门迫击炮秘密前推至砂川河西岸抵近支援,这批炮兵在次日战斗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当夜,我军的小部队活动不断,搞的韩军一夜数惊,一会报告在67高地及南侧出现共军1个营,10分钟后又报告同一地点又有敌军的1个连,紧接着又发现在己方阵地西侧也发现敌人,无休止的“敌情”搞的1大队大队长咸德昌晕头转向,只得要求炮兵的105榴弹炮对整个地区实施压制性射击,前沿阵地的韩军警戒部队也盲目地向夜幕中想象的敌人胡乱射击,韩军就这么度过一个心惊肉跳的夜晚。

  10月4日凌晨,敌人偷袭一次被我6连打退。5时30分,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以飞机50余架次,韩军和美军陆战队炮兵各型火炮100余门对67高地进行猛烈轰击达3个多小时,工事大部被毁,2、4班伤亡过半。韩军陆战队1大队1中队其实早在6时50分就开始向67高地摸去,并在7时25分匍匐前进到距离我军前沿仅约30米处,但走在最前面的第1、2小队突然报告说在高地的后斜面有增援的志愿军约2个连向他们发起了“猛攻”,这其实只是几个志愿军战士见到敌军炮火延伸,从工事里出来警戒,发现韩军推进于是对其开火。但就这并不密集的火力却压得惊惶失措的韩军士兵立即卧倒不起,再也不肯向前再进一步。

  咸德昌不得已之下只好再次呼叫美机支援,来回的轰炸对韩军本身也造成了一定的误伤,第1中队被迫只得再度后退重整队形。然后继续向我阵地扑来。韩军以1个中队的优势兵力对抗我损失过半的2个班,在反复的拉锯中逐渐地逼近阵地主峰,在13时许占领了除高地主峰外的几乎所有阵地,但就这最后几步路,却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在双方围绕着主峰厮杀时,我6连注意到韩军1中队的预备队3小队在后方蠢蠢欲动,欲增援前进不得的1、2小队,我6连立即呼叫炮兵对其实施弹幕射击,猛烈的炮火炸的韩军鬼哭狼嚎。

  眼见高地主峰屹立不动,预备队又被我军炮火杀伤大半,1中队的2个小队长感觉到不能继续再打下去了,在商量之后决定立即撤退。于是2个小队在美军1个坦克排的掩护下,“排除万难”地退回了己方阵地。

  随后1中队2个小队长向上司报告他们遭到了3倍于己的中国军队的猛攻,才不得不撤退的。不明真相的金锡范对中国军队居然动不动就是投入“整营整连”的兵力争夺这个不值钱的小高地感到吃惊,他有心放弃,但美陆战1师却不断对他施加压力,要他继续组织反扑。考虑到1大队连续4次反扑失利,兵力已经所剩无几,于是他命令出动安昌宽少校指挥的3大队继续反击67高地。67高地上。6连也及时地换下了伤亡很大的2、4、6班伤员,以1、3班在黄昏时分进入阵地。

  19时,第3大队9中队从集结地域出发,在1大队的2个小队和2个坦克排的支援下,推进到距离高地约200米,随后敌军炮兵开始对67高地实施5分钟的火力急袭。9中队随后在弹幕掩护下向67高地实施猛攻,我军严守射击纪律,在敌军前进至距离我军30米处才突然开火,以短促而猛烈的火力大量杀伤韩军,韩军不顾伤亡拼命向山顶猛扑,一度冲到距离山顶仅10米的地方,9中队中队长吴正根中尉见此情景,不禁迫不及待地立即向后方指挥部报告“我已完全占领主峰阵地!”顿时韩军陆战队指挥部一片欢腾。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韩军的一线部队“慌报军情”了,我1、3班仍然在与韩军激战,就那么几米,第9中队也止步于主峰之前。

  这时6连根据9中队的冲击连续被我击退,已然后继无力的情况,于是派出2个战斗小组6人潜伏于敌军攻击路线的翼侧,占领了有利地形,当9中队再次在吴正根的指挥下向主峰冲击时,我侧翼2个小组突然开火,与主峰的2个班一齐夹击韩军,吴正根此时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喜悦,一下子变得惊惶失措,他报告说遭到了多达1个营的共军的攻击,还没等3大队撤退的命令,他就仓皇逃窜,9中队弃尸40余具,我军乘机发起反击,缴获9中队遗弃的4挺重机枪。

  ▲在战斗中我军在重机枪掩护下发起反冲锋

  连续的惨败使得韩军陆战队恼羞成怒,连夜调来的金浦的第5陆战队大队准备继续反扑。此时6连的1、2排仅剩下20人,6连将其合编为1个加强班,由副指导员赵先有指挥,负责坚守阵地,而3排则继续在67高地侧后的藏兵洞内作为预备队。为了继续大量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当天晚上,1班长带1个战斗小组3人夜袭韩军,当前进至67高地以东200米处时,发现吴正根的9中队正在集结,于是该小组立刻先敌开火,并投弹攻击,9中队在遭到突袭后一片大乱,我军毙伤敌军20余人后迅速撤回。丢尽了面子的吴正根只得再次声称他遭到了1个营共军的攻击,被迫退回主阵地。

  10月5日上午7时,美海军陆战队第1航空联队再次出动飞机30多架次对67高地进行猛烈轰炸,同时敌军炮兵也对我阵地进行了轰击。由于韩军吸取了前几天部队出动太早,进攻中多次被我军反突击打的溃不成军的教训,直到上午10时,才由1大队3中队中队长高文甲中尉统一指挥1、3、4中队在2个坦克排和1个喷火坦克排的支援下发起攻击,敌军第1梯队为3个小队,在弹幕的掩护下,快速推进到高地的中下部,对主峰阵地虎视眈眈。我加强班顽强抵抗,但敌人经过几天的失利,已经对我阵地的火力和兵力部署较为熟悉,我军伤亡很大,6连派出预备队3排7班增援,击退敌军两次进攻。

  ▲在这次战斗中美军的喷火坦克对我军威胁极大

  11时,3个小队敌军分3路同时向主峰发起进攻,东南面的美军3辆喷火坦克一直冲到距离我军阵地仅100米处猛烈喷射火焰。另外一路韩军也在4辆坦克的掩护由东北逼近,还有一路由正面进攻,激战中,我军20人伤亡大半,最后仅剩被敌喷火坦克烧伤的通信员刘顺武和双目失明的副指导员赵先有,在敌人冲上阵地时,赵先有命令通讯员刘顺武向团指挥所报告:要求炮兵“向我阵地开炮”!

  11时40分他俩带着电台退守到连指挥所处隐蔽部处,敌人距他俩越来越近,由于2人弹药将尽,赵先有在无线电中直接呼叫团长张振川:“团长,敌人上来啦,开炮打吧!”要求直接对自己所在的高地进行炮火覆盖。

  ▲电影《英雄儿女》的王成高呼“向我开炮”的剧照

  就在张振川犹豫的时候,将近12时,从67高地方向传来了一阵手榴弹爆炸声和冲锋枪射击声,阵地终于沉默了。赵先有用生命履行了自己上阵地前的誓言:“我们坚决守住阵地,人在阵地在,决不后退一步!” 赵先有和刘顺武2人先后牺牲后,67高地阵地失守了。虽然6连立即派出8班进行反冲击,但遭到敌坦克猛烈的机枪火力拦阻,反击失败。

  12时15分,韩军终于得以又一次向上司报告他们夺回了67高地,但刚刚冲上阵地的韩军还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582团团长张振川命令炮兵向67高地猛烈射击,200多发炮弹炸的阵地上的韩军血肉横飞,剩下的人再也不敢庆祝了,而是四处找寻躲藏的地方。

  ▲与敌同归于尽的赵先有烈士

  这时6连战前的120名指战员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建制完整的9班,以及部分尚能一搏的轻伤员,共计15人。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6连仍然坚持向上级要求以自己的力量实施反击以夺回高地。团营首长考虑到6连兵力已经所剩无几,因此给6连派来了增援,4连6班的13人接受6连的指挥,对阵地实施反击。

  在我炮兵的猛烈火力支援下,我反击部队28人分为两路对高地的守敌进行了钳形夹击,4连6班从西北侧,6连从西南同时发起冲锋,他们先后冲过了美军和韩军坦克的拦阻射击,冒着4架美机的猛烈扫射轰炸,但在赵先有烈士的精神鼓舞下,我反击部队以一往无前的精神向韩军发起猛攻,立足未稳的韩军陆战队在短促而激烈的战斗中很快被我军压倒,弃尸50余具仓皇逃窜,我军则紧追不舍,逃敌在逃窜中遭我军炮兵火力覆盖,大部被歼,只是靠着美军坦克和炮兵的猛烈火力掩护,残余韩军才得以逃出生天。67高地又回到了我军手中。

  韩军陆战队在被逐出高地后,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平静。由于第1大队在4天的战斗中死伤13名军官和418名士官和士兵,士气异常低落,第1战斗群不得不将其撤出一线,由第5大队接替其防务,退到后方的第1大队将接受美陆战1师的临时指挥,并且进行部队整编和教育训练。至于要不要继续进行反扑,虽然第1战斗群的军官们个个显得“热血沸腾”,表示不重新夺回67高地决不罢休!但私下里,有关于这些阵地“地形过于突出,不适合防御,也无法压制共军火力,丢掉了这些阵地,反而使共军背上了包袱,联军可以将敌人诱至更近的位置加以歼灭”的说法也开始慢慢地流传开来。在经过反复考虑之后,最终美陆战1师师长波洛克少将在“赞扬”了韩军陆战队的“勇猛”和取得的丰硕“战果”后,取消了韩军的反击计划,这不禁使得韩海军陆战第1战斗群上下松了口气。

  ▲巴金先生在朝鲜前线访问及其名著小说《团圆》

  但67高地争夺战的影响远不止在战场上。著名作家巴金先生在赴朝鲜访问中,亲临开城前线,对我志愿军65军582团进行了驻地采访。582团团长兼政委张振川向巴金介绍了该团在战斗中涌现出的无数战斗英雄和烈士的事迹,他特别提到了2营6连副指导员赵先有和战友们坚守67高地的战斗,以及最后全部壮烈牺牲的英雄事迹。巴金先生被赵先有等英雄不顾个人安危,主动呼唤炮火誓与阵地共存亡的英雄壮举深深打动。回国后他根据赵先有等众多志愿军英雄烈士的事迹,写出了著名的小说《团圆》。

  小说出版后,在国内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并受到了包括茅盾、夏衍和陈荒煤等文艺界人士的高度关注,文化部副部长夏衍立即责成长春电影制片厂将它改编成电影。长影著名导演武兆堤在看完小说后也被书中那充满了家庭亲情和阶级友情的故事深深打动,他感到这若是拍成电影,将是一部传世佳作。在众多文艺工作者的努力下,最终将《团圆》改编成了电影《英雄儿女》,成为了新中国电影史上的佳作,影片的主题曲《英雄赞歌》也随之在部队、厂矿、机关、学校和乡村广泛唱响,至今仍然在激励着一代代的观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