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湘下背影:党史上,一些个让人一团雾水的人和事

2021-05-14 11:04:2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湘 下背影
点击:    评论: (查看)

——讲历史,也得讲良心

  为尊者避,好理解,人情化,也说得过去,但也易让人一团雾水产生误会,久而久之还会发生不良影响。波澜壮阔的中共百年史,一些个重要人物和重大事儿,长期讲不清,似乎也不打算讲。事过境迁,历史已成过往云烟,可是对不起历史和后人喔。

  既然有人死鸭子嘴硬,撬不开嘴,且让孤陋寡闻的湘下先生俺,替他们先讲一讲吧。

  【一】

  比如说,自赣南会议后,1932年10月3日—8日的宁都会议上,对毛教员“老账新账一起算”,撤了教员担任的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和红一方面军总政委职务,分了“前方”(周恩来、朱德、毛 泽东、王稼祥)和“后方”(项英、任弼时、顾作霖、邓发),又是谁,在赶走了毛教员,硬打赣州路上,撂下了“等打下了赣州后,再来找他(毛泽东)算账”这句狠话?这一情节,在一些党史文章和央视电视剧中都表现了,只是打死你也不说出尊姓大名来,其实,最大的嫌疑人——应该就是他。

  为什么这样说呢,时历史的惯性和所任的职位,让得这位武汉籍的政治 局常委,号“工人运动领袖”的老资格,才有可能在赣南会议和宁都会议上硬怼毛教员,才有可能在抗战中,东南局一把手和新四军政委任上,硬抗延安的中央和毛教员,终在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中,酿成大祸。

  这是一位火力颇强的革命者,与饶漱石一道号“党内苦行僧”,一枚连叶挺军长也不放在眼里的猛人。

  不是么?抗战前,他的老婆张亮出狱后千里迢迢,好不容易从敌占区赴苏区找到他,他能不由分说一枪给崩了已阔别三年的她,仅是因怀疑他的老婆出卖了瞿秋白。

  后来已清楚了,出卖瞿秋白的人,是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不久牺牲)的妻子徐氏,和曾在瞿秋白身边工作过的叛徒郑大鹏。是他们指认了被捕的瞿秋白。

  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说过这样一句话:“他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铁人。”

  当然,嫌疑人中,自然还有从上海赴苏区的“后方苏区中央局”之一任胡子、顾作霖、邓发,甚至于攻城前敌总指挥彭德怀,但“作案动机”和可能性,远没有“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那位高,因为任胡子历来党性强,不太可能这样横蛮,顾青年呢,少共中央局书记,毛头小伙,那年才24岁,资历太浅,说不出口。老彭呢,历来最大的夙愿,只是想打胜仗,露它一手罢。当时他既非中央委员,更非政治局成员,只是个积极的“攻坚”执行者。

  不久,顾青年身患肺结核不治,竟倒在了广昌决战前线上,咽气前幡然醒悟,直唤:“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的话,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回毛泽东的路线!我们真的需要他!”任胡子呢,历经党内斗争,认识到了教员的卓尔不凡,后来成了教员的政治铁杆。

  故,这位注定在生前要与毛教员死磕的人,大名唤——项英,才是最大的“非毛”嫌疑人。近年来,似乎他的女儿老是在替其父喊冤。

  同样喊冤的还有秦邦宪(博古)的子女,其实,这期间的“赣南会议”、“宁都会议”期间,背后就有蛰伏在上海临时中央局负总责的秦邦宪,按照远在莫斯科王明指示,兴风作浪的影子。

  喊什么喊?有什么冤?不出两年后,红军湘江惨败,八万红军被打成三万!闹得博古这位“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欲拔枪自杀,多亏被人拉住才没立马去见马克思。

  不出几年后,抗战间发生的“皖南事变”,就是号“工人运动领袖”的项英与“农民运动大王”毛教员的重大区别。

  近日,闽西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张鼎丞的女儿张九九写了文章,对这些“为爹叫屈”的虚无主义倾向怒而斥之,说是“要讲良心”、

  【二】

  长征路上,有军团级的人物政治觉悟不高,受张国焘错误路线影响,左右摇摆,甚至于靠拢张国焘,就是红六军团萧军团长、红九军团罗军团长和红九军团何政委,不坚定的可能还有红五军团政委李卓然,不是么?1935年10月5日,何政委受了蛊惑,在张大军阀召开的卓木碉大会上喊出了“打倒毛XX”的口号。

  这几位仁兄瞅清楚了么?时台上就坐着被张大军阀裹胁,但一直不为所动的朱德和刘伯承喔!

  不是么,时敦厚的朱德被逼急了,面对张国焘,吼出了“人家都叫朱毛,朱毛,我朱德怎么能反毛泽东?毛泽东同志我信得过,你可以把我劈成两半,但是你绝对割不断我和毛泽东同志的关系”。

  常说榜样的力量,这就是榜样的力量喔!也说明,党的高级干部不能等同于普通百姓,要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前瞻性。

  怪不得后来萧、何这几人在政治上,混得不甚得志……怪谁?

  【三】

  长征中,三大红军第一次大会合后,为啥由任弼时,关向应和贺龙领导的红二方面军没有上张国焘的当,特别是总指挥贺龙,是怎样笑指张政局:“国焘,悠着点儿,小心俺打你的黑枪!”

  张听了,为之一惊。

  其实之前,红二、四方面军会合时,红二方面军先是一团雾水,搞不清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此前发生的激烈争执。按主流说,是任弼时、贺龙执行了正确路线,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反对张国焘的分裂活动。其实历史很复杂的,有不少的具体细节可谈。时张国焘在党内是个有一定魄力的领袖,也有很大的迷惑性,资历和号召力不亚于毛泽东。但任很警觉,他也是老资格的政治局委员,先是静观,后听了张国焘讲话,就觉得不对,直到见到了朱德,一夜深谈,乃知张国焘有野心,是分裂中央的路线错误。于是,任便找到张,劈头盖脸地对张说,红二方面军不可能反对中央和毛 主席。意思是说:你看着办吧!

  张顿时心里哇凉哇凉的!

  其中还有关向应。要知,任和关皆政治局成员,而贺是二方面军的旗帜、总指挥,却不是政治局委员,甚至不是中央委员。

  关向应,一个早逝的人物,一位满族无产阶级革命家,他早在1928年党的六大时就是政治局候补委员、政治局委员,1929年的中央军事部副部长,是湘鄂西军事委员会主席,红三军政委,湘鄂西根据地创始人之一。与贺龙共事久之,双方信任有加,关的资历、威信和位置都摆在那儿。

  他虽出身工农,却在上海大学、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属早期中共领导人不多的知识分子型,正是时任红二方面军副政委的他,替贺龙分析了形势,指出了张国焘的个人野心和分裂路线的危害性,一下让得贺龙茅塞顿开。

  关向应是党内高层一位很有远见之人,军政皆优。说来,生前的他才是红二方面军和八路军120师的主心骨,因肺结核病过早地损伤了他的健康,后一病不起,临终前淌下热泪对看望他的人说:“你们千万不要反对毛泽东,不可闹分裂。”

  湘下先生记得,原先全国中学课文教材中,其中有一篇是描写毛教员看望病中关政委的课文,似乎是《毛主席看望关向应同志》,不知为何,后来被删了。

  只是关向应这人去得早,各方面研究十分有限。

  有了朱德、刘伯承、任弼时、关向应,加贺龙等几位党内、军中大佬一起,对张国焘的分裂活动进行了斗争,如此而已,张内心涌起的那小九九,不被泡了汤才怪哩!

  这才有了关政委于1946年7月在延安去世时,毛悲痛地题了“忠心耿耿,为党为国,向应同志不死”,这样的题词,战争年代,任职时间殉职的中共高层领导人中,仅有刘志丹、张浩和关向应寥寥数人。

  须知,红军时期三大方面军,红四,那可是张国焘说一不二的势力范围,若是红二也跟了张国焘,那可是不得了的事儿唷!所以说,1935年的9月9日,一、四方面军分裂,教员后来回忆说,“这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有比较就有认识,联想一下中央红军初到陕北时的情景吧,时是1935年11月,鉴于中央红军经千辛万苦,衣衫褴褛,一贫如洗,日子是没法过下去了。教员对先行进入陕北的红25军的徐海东部(原属红四方面军辖),一时拿捏不了,试探着借一千大洋,不想,徐海东立马从仅有的七千大洋中,拿出五千给中央红军,同时复信说,红25军完全服从中央红军的领导。一下,让得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拿到五千大洋和徐海东的信后,一块儿落泪……。

  这就不难了解教员后为什么老感叹其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

  ……

  【四】

  另有一些看似是透露的历史情节,您,就别当一回事了,只可当作笑死个人的傻话罢。比如说,一著名影片,反映1927年“八七会议”,有人大大咧咧拍着即将回湘领导秋收暴动,政治局候补委员,一大创始人毛教员的肩膀,“老毛,好好干,甭管白猫黑猫,上了山就是好猫”,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时他真没这个资格、说这般话。连说这般蠢话的机会都没有半点!

  秘书长,秘书长,那时的秘书长,可不是后来的中央秘书长,怕就是一小秘书啰!之前,“秘书长”这职,邓颖超、刘英也当过,王首道也当过,其它人也做过。此一时彼一时,您说与1945年后,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兼任的中央秘书长有可比性么?

  再告诉您吧,1928年夏,那敢拍毛委员肩膀的人走了,接替这“秘书长”的叫黄玠然(原名黄文容),浙江浦江人,1926年入党,2004年4月才去世,活了103岁,人虽活了很长,可1949年只是华东纺织工业部一小秘书,一生最高职务是工商行政管理局副局长。真还不高。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