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精日教师当做宝的右翼史观是什么玩意?

2021-12-22 09:46:48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刘梦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震旦大学的“精日”教师在课堂上用日本右翼理论污蔑南京大屠杀这件事,如今正在向更加戏剧性的方向发展。这件事的最终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还有待观察。倒是这位精日教师所持的日本右翼反动理论,几十年来流毒不轻。可以说,国内像这位教师一样从事体面工作却被荒谬史观洗脑的人不在少数。今天,不妨先和大家谈谈这套荒谬透顶的史观,好好剖析下其中的伎俩。

  总的来说,对日本近代的一系列罪恶,日本极右翼发展了一套颠倒黑白,杂糅东西方侵略者诡辩大成的史论。这套论调完全是基于日本人自己那套相互理解的怪异逻辑,试图给自己的行为赋予正当性,一边大搞完美受害者的污蔑手段,一边把自己也打扮成战争受害者乃至悲剧英雄。

  日本右翼对近代侵略的每一个事件都有一套奇谈怪论。比如北伐战争中的济南惨案,这是国民政府与日军的第一次正式接触。日军故意挑衅北伐军,意图干涉北伐战争,为奉军撤退打掩护,国民政府公使被杀,军民被伤害万余人。日本人的解释则是北伐军士兵仇视外国人,先行开火,彼此混战造成伤亡。按照日本人的理论,就是责任双方都有,各打五十大板,甚至是中国人有错在先。可怜国民政府畏日如虎,甚至济南事件后,不顾国内激愤,还绕道而行,充分暴露了无能的本质。但在日本军国分子宣传里,国民政府居然是长期顽固反日,不顾日本释放的善意,打压亲日分子,受通共分子蛊惑,一意孤行破坏中日和平,最终使日军不得不正当反击的存在。

  这类观点几乎充斥着不少日本人的近代史认识中。比如甲午战争的旅顺大屠杀,是日军近代战争的第一次大暴行,被西方报纸报道后震惊世界。而日军解释则是基层士兵看到对清军将日本侦查兵砍头示众的激愤,之后对藏在民众中清军便衣队清缴造成了误杀。总之,先判定中国人是落后的野蛮人,不受文明国家彼此交战规则的保护,至于清国百姓掩护清军,所以也不是无辜的,而日军则情有可原。

  这类话术,其实不完全是日本人发明的,是当时西方殖民者经常对殖民地暴行使用的托词。日后,我们会看到在对南京大屠杀诡辩时,日本人的部分腔调还是一模一样。(在部分日本历史课本中,南京大屠杀已经被当作不存在的事件而删除)这样的奇谈我们今天不一一列举,而是对侵华战争的几个关键节点剖析,其自有一套内部逻辑,这也是日本右翼和精日之流最常用来蛊惑人的几个段子。

  (日本历史教科书,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被当作该书的“特色”进行宣传)

  第一个关键点是炸死张作霖。自上个世纪末,俄国无聊文人(这人是猎奇为主的畅销作家)为卖书编了一套张作霖被苏联炸死的秘闻后,极右翼就格外喜欢把张作霖之死说成是苏联所为。因为他们自有一套苏联为保障远东安全,不断鼓动中日反目,最终把日本拖入战争的阴谋论。国内的精日因为反共,也格外喜欢这个阴谋论。

  实际上,包括九一八事变到伪满洲国的建立,日本人自有一套惊人诡异的逻辑。既认定九一八之前,日本在中国东北的特殊利益不是从中国人手上掠夺来的,而是通过日俄战争从俄国人手上夺来的。日俄战争是日本人作为黄种人代表与俄国白人进行的一场战争,弱小清王朝已经无法保卫满州,先进的日本人是黄种人的代表,理应继承其遗产,中国东北则为其酬谢。

  另外,日本人又通过发展蒙满非中国论,把蒙古,东北等地不认为是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国人的领土,而是满洲人清王朝入关附带的土地。伪满,伪蒙的建立,便是日本受等蒙满弱小民族邀请,为支持其民族独立自决,所进行的正当行为。而在蒙满,日本人的一切所作所为,都与中国人无关。

  甚至不少日本人以有恩中国人的态度大谈日本对东北的开发建设,好像没有日本,就没有中国工业化一样。可笑的是,不少洋奴还努力附和这类观点,压根不知道中国东北重工业基地实际上形成于一五时期,而不是伪满的少量遗产。

  (同前文提到的日本历史课本,将九·一八事变的最终爆发归咎于中国人损害了在华日本人的利益和日本军阀关东军出于“保护国民利益”目的的自行其是)

  东北为日俄战争遗产论,是典型的殖民地争夺逻辑,也就是土著无主权,乃至无人权,反而一切权力是殖民者可以私相授予的。整个侵华战争中,日本都有这种不拿中国人当人的倾向,把中国人的抵抗当做一种以上犯上。至于蒙满非中国论,更是无视了中国人先秦以来就对中国东北地区的长期经营治理。在大和民族诞生的两千多年前的西周初年,肃慎贡矢,箕子封朝鲜就发生在今天中国东北的广阔领土上,左传已经记载肃慎、燕、亳,吾北土也。

  民国本身就是以汉蒙满回藏五族共和为基础的多民族共和国,何来蒙满非中国。然而,一直到当代,日本还花费不少精力在传播蒙满非中国论,并进一步为后来的新清史所继承,流毒至今,诚可谓帝国主义的亡我之心不死。

  下一个重要的时间点是七七事变,这是全面侵华的开端。而日本右翼最津津乐道的,则是争论七七当天第一枪到底是谁开的。最可笑的,国民党当局逃台后,也经常呼应日本人的论调,大谈七七事件是被赤匪收买的马匪蓄意开的第一枪,挑拨国府与日关系,导致共党日后做大。不少精日果粉更把这当做一桩秘闻,好像自己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一样。

  实际上,七七事件谁开的第一枪根本无足轻重,因为七七事变真正爆发战争是在七月二十八日,是日本大增兵后才主动动武的。反而二十九军为息事宁人,不断退让,严重误判形势,大为国人所诟病,才有日后张自忠在枣宜会战,以死明志的举动。真正决定在北平动武,是日军内部自己激烈争吵后的结果,反对者是九一八的策划者石原莞尔,支持者是日后的甲级战犯武藤章。事后连石原莞尔自己都灰心丧气的承认,自己这叫始作俑者,其无后也。

  作为侵华战争的起点,日本自有一套颠倒黑白,我虽然杀你,辱你,占你大屋夺你田,杀你全家灭你门,但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的说辞。第一点,就是武藤章和后来南京大屠杀侩子手松井石根所主张的对华一击论。前半段是说,中国自九一八事变以来,对日本误解太深,长期进行反日军事准备,如果不主动动手,被中国人先动手就吃亏了。这是极为经典的流氓论调,我霸占了别人的家产,他居然还想反抗,一定要坚决镇压。后半段则是说,中国人的力量弱小,但没有真正意识到日本的不可战胜,只有强硬动武,化长痛为短痛,才能实现中日团结。

  实际上,近代革命党人反清,日本基于干涉中国的目的是深度参与的。由此,日本对中国是持一种有恩于中国人的态度,并把日本在华特权当做理所当然的酬劳,视日本为中国的老大哥与指导者而非处心积虑的侵略者。松井石根作为一个老中国通,和国民党一众辛亥元老颇有交情,就是这个论调的坚决拥护者。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他完全是一副中国人不识好人心,痛心疾首,要解决问题舍我其谁的态度,投入到侵华战争中去的。这种态度,直到今天,日本人也时不时的一厢情愿的发作。(这也是为什么日本的文艺作品总喜欢强调“相互理解”的原因,他们总觉得所有争端的起因都是因为自己的“好意”没能让对方理解导致的)

  这里要提一下发生在1937年7月29日通州事件,很多日本人把侵华战争的开端,放在这件事上。这一天,华北殷汝耕伪政权通州保安队,突然发难杀死数百日侨浪人后,抓捕大汉奸殷汝耕,宣布反正,随即率部投入北上支援平津的中国军队。

  不少日本人干脆的把侵华战争当做是中国人在通州事件残杀日本人的报复,当做中国人先动手的证据,以此为自己开脱,才有了那句膺惩暴支的荒唐口号。且不说这个时间已经在日军自己向二十九军开火之后,二十九军已经败退,佟麟阁,赵登禹二位将军都殉国了。殷汝耕伪政权的建立本来就是日本侵华的罪恶行径,如今中日两国全面战争,中国人幡然悔悟,痛打汉奸与侵略者有什么错。实际上,通州保安队恰恰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被日本人驱赶着当做侵华炮灰逼急了,加上得中央军北上的消息,才不得已发难的,还不如说这次事件是日本人自己逼出来的。

  至于日侨,浪人,日本人不妨扪心自问,在日本历次对外侵略中,这些人扮演的都是什么角色,有几个是不该死的?自日本侵华以来,日侨就是半武装人,侵略的第一波先锋。日本人现在经常缅怀的东北开拓团,来中国东北劫掠土地不说,甚至连地都不是自己种的,把抢来的土地再包给中国人居住,来收取地租,这强盗生活可不是值得怀念吗?

  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在泰国发动军事政变,靠的就是日侨带路,充当尖兵。奇袭珍珠港,日侨以为日军登陆,甚至占领了尼毫岛,直接导致罗斯福亲自下令把全美国的日侨与日裔全部关进集中营。

  (在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中,不仅反复强调是中国军队在“挑衅”日军,还将所谓伪军起义捣毁伪政权,消灭日伪军和日本浪人的“通州事件”渲染为针对日本侨民的惨杀,将自己伪装成受害者)

  下一个时间点,就是这次震旦教师宋某说的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罪行昭昭,连日本人都没办法否认。日本极右翼最常见的诡辩,是南京大屠杀人数不准确,中国通过夸大人数来博取同情,而日本作为战败国,没有话语权,受了委屈,只能忍辱负重。说的好像日本才是受害者一样。

  确实,由于国民政府的无能,长期做不到基本的人口管理,对南京及其周边人口没有一个确数。作为屠杀者的日军,更不会留下记录,而抗战胜利,光复南京已经是七年之后,证据大量泯灭了。但南京大屠杀作为一个约数,是发掘的大量尸骸,大量旁证,包括国际友人的证词,报道,幸存者的口述,乃至部分日本军人的证词作为支撑的。东京审判认定屠杀数字超过二十万以上,国民政府的南京审判认为当在三十万以上,分别为集中屠杀与零散屠杀共同构成。

  实际上,不仅仅是在南京,日军自淞沪会战到攻克南京前后,以强烈的报复心态,对整个长江三角洲地区都进行了报复性屠杀,由此造成的人口损失,绝不仅仅是三十万,这是有大量史料可以支持的。日军在整个二战,动辄杀人立威,尤其是在中国,搞出三光政策的日军,难道日本人心里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德行吗?不过是典型的在无理的状态下,试图以细节混淆整体,标准的讼棍无赖手段而已,每一个无赖被抓先行的时候都喜欢先指责下苦主做的不对。

  最近已经很多文章在科普日本对南京大屠杀的扭曲污蔑,我们就不展开说。日本极右翼对南京大屠杀的污蔑,实际上是意在否定以东京审判为代表的战后对日罪行的清算。而否定这种清算,则是试图让日本恢复所谓正常国家,摆脱战败国的地位。这和成功把自己当做原子弹受害者,拼命把太平洋战争说成是为打垮白人统治而进行的解放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是欧美制裁日本在先,日本为了死里求活不得不反击,都是异曲同工的。

  总之,在日本人这套论调里,日本的一切侵略行动,尤其是从侵华战争到太平洋战争,都是被陷害,都是被伤害后进行的自卫反击,错误只是在一时冲动与不得已的失手,失败的根源是力量的不足。本质上说,日本右翼的一整套史观,是日本人在自己哄骗自己,是标准反战败的小动作。尤其是涉及到太平洋战争的部分,因为关系到美国对日本占领正当性,最终使这套论调始终上不了台面。但这不妨碍它,尤其是不涉及西方的部分,在日本和某些反共人群中广泛传播,给不少老鬼子以自欺欺人的安慰,也常常被一些以被日本洗脑为荣的人当做真相秘闻,可笑又可恨。

  最可笑,也最分裂的是,由于美军对日本的事实占领,日本一面无视对亚洲国家的历史上造成的伤害,一面对白人在二战中受害者的赔偿倒是颇为积极,更不敢正面狡辩的。只敢用所谓日本特色的价值观,人死为神之类的借口来为战犯招魂,然后摆出一副大家为什么不能体谅我们特殊国情的面孔。

  而最让人感到荒谬的,则是日本人有一种对亚洲各国有恩的心态。比如刚刚结束的《日本沉没,希望之人》,直到今天,日本人还觉得自己八九十年代贷款中国,是雪中送炭,有大恩于中国,没有日本的帮助,就没有中国的今天。中国应该感激涕零,中日历史上的仇恨早就该忘记了,是中国倒欠日本的,甚至该让日本在中国建立国中之国。怎么不说,亚洲雁形布局,本来就是当时日本的国策,是日本在亚洲意图经济殖民的总体战略。日本的所谓贷款,本质上是指定投资,是为日资开路的。结果日本人自己赶了个大早,没能把握机会,傲慢愚蠢的失去了中国市场,不但不反思,还自以为是。

  中日之间,确实不能一直只有仇恨,但这是建立在日本能平等对待周边友邻的基础上,而不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就走在错误的道路上,自说自话,盲目优越,已经陷入了一种牢不可破的顽固思想之中。这种错的是世界,而不是我的中二逻辑,已经不能指望日本能自我觉醒。说到底,这种迷梦是建立在日本依附于西方,在亚洲占有长期优势地位的基础上的。

  也只有在亚洲,彻底结束西方统治下的扭曲状态,把日本那种西方桥头堡,代理人的状态解除,实现亚洲人民的独立自主,使在日本人民头上长期盘踞的反动势力得到清算。也只有打醒日本的迷梦,实现真正的中日团结,那时日本也才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