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蒋介石为消灭解放区,十年内第二次让黄河改道!

2021-09-02 14:35:05  来源: 蒋校长公众号   作者:铁血老蒋
点击:    评论: (查看)

  1938年6月9日,国民党军炸开黄河花园口大堤,一时间汹涌的黄河水顺着决口奔涌而出,改道南下,跨越陇海线,一路奔向淮河。

  国民党当局为防止日军提前躲避洪水,因而事前未通知百姓撤离,造成河南、安徽、江苏89万无辜百姓遇难,两千万亩田地被淹,上千万人无家可归。千里黄泛区内饿殍遍野,惨状触目惊心,是抗战三大惨案之一。

  谁知仅仅8年后,日本投降仅半年多,国民政府竟要让改道8年的黄河回归故道,在黄河故道艰难生活多年的百姓再一次面临黄河水的威胁。

  ▲ 花园口决堤后黄河奔涌而出

  01.

  中华文明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治水的历史,从大禹治水,到如今每一年的抗洪抢险,一条条母亲河养育了我们,也考验着我们。

  特别是黄河,这条孕育了无数光辉灿烂文明的大河,在历史上也留下了无数次泛滥后的人间惨剧。尤其在唐以后,随着气候变化,加上西北地区生态崩溃,大量泥沙被黄河裹挟到下游,使得黄河的河床不断升高,一旦降水增加,黄河很容易就会漫过河堤造成泛滥,甚至改变河道。

  从公元前6世纪到1946年,黄河决堤近1600次,改道26次,民间有三年一决堤,百年一改道的俗语。中国历史上的各代王朝都试图治理黄河,但都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暂时驯服黄河,没过多久黄河就会再次泛滥。

  ▲历史上黄河多次改道

  历史上也不乏主动决口,以水为兵阻挡敌军入侵的先例,1128年,为阻挡金军南下,南宋开封守将杜充将河南滑县附近的黄河大堤扒开,黄河从该处改道后并入淮河。此后数百年间黄河无固定河道,直到明朝的水利专家潘季驯以“束水冲沙”等策略治水,才让黄河有了固定的河道。如今的黄河河道形成于清朝咸丰年间,咸丰5年,铜瓦厢决口,黄河北流,汇入大清河后在东营入海。

  ▲陷入黄泛区的日军坦克

  黄河的泛滥和改道对生态影响巨大,因为含沙量巨大,洪水退后,黄泛区往往被泥沙覆盖,造成土地沙化严重,同时还会形成盐碱地,无法种植庄稼。

  但对于生活在黄河两岸的人来说,即便是沙地与盐碱地,他们也只能努力生存,开垦田地。

  1938年花园口掘堤后,大量农田变成沙地与盐碱地,同时导致饥饿与瘟疫横行。此后,八路军与新四军在黄泛区与黄河故道建立解放区,带领民众在600公里长,6公里宽的黄河故道上开垦田地,恢复生态,虽说生活艰苦,但好歹能生存下去。在抗战胜利时,这片土地上已有1000多个村庄,生活着40多万人口。

  ▲大片农田被淹没

  02.

  抗战结束后不久,国民政府就派人勘察黄河下游河床,企图堵住花园口的决口,让黄河改回故道。

  1946年2月,花园口堵口复堤工程局成立,局长由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兼任,专门负责施工。河南省政府负责招工,购买材料。交通部修建一条专用的铁路,并调拨机车用于堵口工程。行政院负责善后医疗,发放救济物资。联合国的救济总署还派出了观察员监督施工,并派出携带工程机械的技术组帮助施工。

  根据之前在四川做的实验,堵口方案将采用架桥抛石平堵方案,简单说就是,在断堤的东西两头对向修筑新堤,大堤上铺设铁轨,方便运输机械,两端大堤靠近后,将在堵口处河底铺设护底的柴排,护底下游打桩,编上柳篱,压上石头。护底上用蒸汽机打木桩,用铁丝固定木桩做成排桩,排桩上铺木板以及轨道,以走斗车,斗车上装满沙石,用于堵口。为加快工程进度,国民党当局计划堵口与百姓搬迁同步进行。

  ▲黄河堵口工程示意图

  表面上这是国民党的生态工程,让黄河回归北方的故道,以挽救黄河与淮河之间的生态环境。可他们的实际目的则是再次“以水为兵”,让黄河回归故道,就能将冀鲁豫解放区一分为二,同时让山东、华东地区的解放区与华北、中原地区的解放区无法连成一片。

  这样一来,在黄河故道上的解放区将被黄河淹没,那里生活的百姓将再一次流离失所,8年前的悲剧即将重演。但从长远考虑,如果黄河不回归故道,会不断加剧下游两侧土地的盐碱化、沙漠化,使得那一带完全无法生存。因而黄河回归故道是必须的,国民党当局自认为此举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中共方面无法拒绝。

  3月1日,花园口堵口工程开工。

  当天,正在重庆谈判的周恩来致电国民党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简称行总)主任蒋廷黻,他表示我党从大局考虑,同意花园口堵口,黄河回归故道,但应坚持“先复堤后堵口”的原则,以保护故道上生活的百姓。

  此后周恩来奔走于各处,与堵口相关部门的国民党官员谈判,并找到联合国救济总署,又向马歇尔递交备忘录,明确要求“先复堤后堵口”,以保护百姓安全。

  我党代表与国民党代表分别在4月7日签署《开封协议》、4月15日达成《菏泽协议》,这些协议均约定,先修复大堤,转移百姓,再择机堵口。由于一部分大堤由解放区军民修复,国民党当局还应提供资金与物资,并救助需搬迁的百姓。

  然而在这之后,国民党当局无视自己签署的协议,不仅没有停止堵口,还拖欠克扣拨给解放区修堤的钱款物资,约定的钱款仅支付一半,面粉则只运了不到1/10。

  ▲周恩来参加会议

  在周恩来四处联络的同时,花园口堵口工作一刻也未停止。

  到6月前,从东西两头断堤对头修筑的新堤与浅水埽已经完成了1000米,打桩架架设完毕,但因为工程款被拖欠,工程进度受到严重影响。施工单位不得已降低施工标准,以求尽快完工。

  6月下旬全面内战爆发后,蒋介石下令加快堵口进度,甚至要求“宁停军运,不停石运”,将堵口置于比作战更加重要的地位。

  眼见黄河汛期即将来临,如果堵口成功,故道附近的百姓将面临灭顶之灾。

  为保护百姓,解放区在5月底即组织20多万百姓上堤修补大堤,对西起河南濮阳、东至山东平阴的大堤加高加厚。另外,为阻止堵口,解放军游击队破坏了采石场,使得堵口工程没有足够的石料。

  6月29日,因汛期来临,黄河水量加大,决口的木桩和已抛下的石料被冲毁,第一次堵口失败。

  ▲堵口工程现场

  03.

  为制止国民党当局一意孤行、无视百姓生死的行为,周恩来三次给马歇尔发去备忘录,并在7月16日飞赴南京面见马歇尔,要求将黄河治理问题与政治、军事脱离开。18日,周恩来又赶到上海参加联席会议,他再次重申了“在堤岸修复,居民迁出以后,方可堵口放水”这一要求。

  19日,周恩来又马不停蹄地前往开封,视察花园口堵口施工现场。随后他找到解放区负责治理黄河的干部,提醒他们不要将希望寄托到谈判上,要抓紧修复大堤,保护人民安全。解放区军民在炎炎烈日下,既要忙于耕作,又要出动大量劳动力去工地上修堤。

  ▲参与堵口的国民党军队

  7月22日,各方在上海签署《上海协议》,国民党当局被迫同意向解放区支付施工款60亿元,以及150亿元的安置费,同时暂停堵口工作。

  实际上,即便他们想继续堵口也不可能了,黄河汛期凶猛的河水根本无法阻拦,不仅堵口的石料被冲走,就连刚刚修好的大堤也有被冲毁的危险,施工人员只能将重心转移到保护现有的大堤平安度过汛期。

  但国民党仍然贼心不死,堵口不成就试图延误解放区的修堤工作。

  8月28日,进攻冀鲁豫解放区的国民党军大肆抢劫修堤施工材料与设备,扫射工人,破坏施工工作。此后时不时就有国民党飞机轰炸工地,或者派出特务搞破坏。解放区军民只能团结一致,严阵以待,死死守住来之不易的劳动成果。

  汛期过后,国民党当局在10月5日重启堵口工程,至11月5日开始打桥桩,12月17日桥上通车开始抛石。但由于上游涨水,引河工程质量不好,水流很小,没有达到分流效果,使得决口处水流湍急,抛石速度跟不上,导致部分桥桩被冲毁。

  施工人员废了很大劲把桥桩修复,又因天气寒冷,河中有大量浮冰,水流加上浮冰的冲击再次破坏了桥桩,军政部长陈诚亲临现场督战也无济于事,堵口再次失败。

  国民党当局重启堵口后,中共方面一直密切关注着工程进度,1月8日,周恩来在延安发表声明斥责“国民党政府置下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违背堵口与复堤同时进行的原则”,同时揭露国民党方面的违约行为,要求全国人民和国际正义人士共同起来呼吁制止国民党政府的反动行径。

  2月7日,董必武与国民党代表、联合国代表在上海会谈,国民党方面被迫同意“花园口合龙日期视下游复堤情况而定”。可是他们似乎从未打算遵守自己签署的协定,依旧在加紧施工堵口。而我党当时也知道敌人不会信守诺言,还是做好了防备黄河水患的准备。

  3月8日,花园口堵口再次启动,至15日凌晨4时大坝合龙,标志着决口改道9年的黄河回到了故道。5月4日,国民党当局召开庆功会,并建立纪念亭,亭内立一座合龙纪念碑。

  见大坝合龙已不可阻止,冀鲁豫解放区号召解放区军民“一手拿枪、一手拿锹,用血汗粉碎蒋、黄的进攻”。从4月份开始,解放区军民就开始加固大堤,30多万军民日夜奋战在300多里长的大堤上,建设出一条坚不可摧的河堤。

  当黄河改道后的第一次汛情来临时,这条大堤还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将损失减少到了最低。

  ▲决口即将合龙

  此时解放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蒋介石于1947年3月15日的国民党三中全会上宣布撕毁和平协议,大打内战。

  双方关于治理黄河的协调机构也相继取消,驻扎在开封的解放区代表撤离。双方围绕黄河堵口复堤的斗争宣告结束,国民党历时一年完成了黄河堵口改道。与此同时,解放区军民也修筑了一条防治水患的大堤,国民党以水为兵、水淹解放区的企图彻底失败。

  ▲黄河回归故道后受灾的灾民

  在解放区的努力下,损失已经降到了最低

  04.

  国民党黄河堵口改道这一招确实很阴毒,首先黄河改道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国民党提出这项工程,我党方面很难反对,一旦反对就会被说成是搞分裂、置民众生计于不顾。

  可一旦同意,那么就意味着解放区将被黄河隔开,在河道上的解放区将被淹没,多年的心血将毁于一旦,国民党“以水为兵”的阴谋也将顺利得逞。

  而且国民党十分狠毒,要在大堤修好前堵口,让黄河淹没更大范围的解放区。在他们眼里,解放区的民众和自己毫无关系,与解放军一样都是需要被消灭的。

  可笑的是,即便我党带领解放区军民识破了他们的轨迹,并靠着自己的勤劳与坚韧,控制住了黄河的泛滥,让国民党“以水为兵”的阴谋诡计再次破产,他们却依旧想着黄河天险可以阻挡解放军。

  黄河堵口三个月后,刘邓大军渡过黄河,千里跃进大别山,一举改变了中原战场的局势,所谓的黄河天险在解放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反倒是国民党军,在淮海战役期间,大量的机械化部队在黄泛区寸步难行,严重影响了机动能力,反而不如靠双脚机动的解放军机动能力强。最终的结果,就是国民党80万大军灰飞烟灭。

  ▲花园口掘堤堵口记事碑

  自古以来,黄河就与各个封建王朝的命运息息相关,凡是能治理好黄河的,国运就能昌盛一段时间,治不好黄河的,往往就要亡国。

  国民党在抗战胜利后,不思用心治河造福百姓,反倒要再次让黄河水帮助他屠杀百姓。

  可惜他们忘记了,中华民族向来是不服输的,中国人民向来是不信邪的!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国民党反动派奔流出海也永远没有机会再回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