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五十多年前的这群欧洲青年,改变了我们对西方的印象!

2021-05-30 15:40:47  来源: 社畜码头   作者:青年马小二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导火索

  1968年3月22日,一支左翼突击队占领了位巴黎的美国捷运公司大楼,抗议帝国主义在越南的野蛮行径。警方镇压并逮捕了6个学生。

  次日,学生们占领楠泰尔学院行政楼以示抗议。一时间,学生们长久以来积压的愤懑全部爆发,形形色色的左翼学生组织成立起来,学生运动以星星之火燎原之势展开。

  2、背景——时代的呼唤

  不只是学生,整个思想界文化界都骚动起来。

  学生们的遭遇引起了教授们的同情。正如福柯所说:“ 1968 年以前,至少在法国,如果要做一个哲学家,你必须是马克思主义者,或存在主义者,或结构主义者”法国长久以来的左倾传统起了很大的作用,促使整个知识界都站到学生一边。”

  用戴锦华老师的话说“法国知识分子要么是共产党,要么是同情左派的人”

  世界汹涌如潮革命运动也煽动着学生们的心。一方面是广大亚非拉国家争取独立与解放;另一方面,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青年们对现行体制也愈发不满。

  法国知识界们在热烈的讨论用社会主义方案来替代令人窒息的资本主义。他们反对资本主义,但又不认同苏联式的社会主义以及赫鲁晓夫的修正路线,寻找“第三条路”成为西欧左翼知识分子们的共同追求。

  而在此时,一场红色运动正席卷着东方大地,青年们与知识分子们从中嗅到了新的希望。

  中苏的一系列论战早已引发了全世界左派的大分裂,而激进左派们坚定地站在中国一边,反对XZ主义。

  此时的他们更是把热情寄托在wg上,而wg也成为了当时世界众多革命运动的外部精神激励(包括日本在内地的许许多多的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

  东方的革命之火向四周辐射燃烧,学生们从毛主义与红宝书中找到了精神武装。

  3、学术界的参与

  与东方不同的是,当时主流学术界大佬几乎全部直接参与到了这场革命运动中,并对运动产生了巨大影响。如利奥塔、福柯、雅克·拉康、勒佛菲尔、布朗肖、西蒙·波娃以及西班牙社会学家卡斯特尔等。

  年逾七旬的著名诗人阿拉贡甚至在“红毛邦迪”陪同下前往孔特广场当众演讲。

  素以“介入政治”的态度闻名的哲学家萨特更是积极参与。他多次发起倡议、参加访谈,以平等的姿态热情鼓励、赞扬学生,希望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创造一个“与父辈不一样的将来”。

  他不但呼吁知识分子支持学生,甚至坦诚地自我反省。声称“尽管我也反抗了一辈子,最后仍难免受到这个社会的某种牵制”。虽然他坦称自己并未完全弄懂学生们的诉求,但当时仍毫无保留地支持、参与这次运动。

  电影界积极响应了学生们的运动,特吕弗等著名的戛纳电影节评委喊出“要电影更要革命”的口号,迫使电影节中止。

  《电影手册》杂志主编杜比亚纳和“真理电影”学派的电影人们也公开声援学生。在索尔邦,电影人、影评人、观众、影院职工等聚集一堂,平等探讨法国电影的种种问题并汇集成册,越来越多的电影人直接投身运动,他们所拍摄的“红五月”胶片据说长达几公里。

  被五月风暴触及的还有艺术家们。著名的“情景主义国际”出于他们批判现实和反资本主义的立场,积极投身于学生运动中,并充分发挥他们的艺术才能和想象力,创造出许多生动形象的、被称为“涂鸦”的街头宣传画和著名的口号。

  如“让想像力夺权”、“拒绝用一个无聊致死的危险去换取免于饥饿的世界”“严禁禁止”等等,他们甚至主张直接建立民主和自治的工人委员会取代现有的政府。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些艺术家们的头脑,甚至走到了“革命学生”的前面。

  4、运动的高潮

  当学生运动成燎原之势时,戴高乐却不以为意,5月14日,他从容地飞往罗马尼亚进行外交访问。

  而在一些“毛派分子”的领导下,学生运动在全国迅速的发展起来,并脱离了戴高乐的想象。

  学生们捧起《毛泽东选集》,希望能从中找理论的武装,并且从不会革命,学会了革命。

  他们进入各个学校串联,他们走进工厂,积极地发动工人们,并努力和群众们积极地结合。当理论和WC阶级相遇的时候,立马爆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力量。

  工人们积极响应,罢工浪潮席卷全国。18日,法国公交系统大罢工,许多工厂和学校陆续被工人和学生占领。

  24日,感到事情不妙的戴高乐匆匆回国,他承诺要积极回应学生诉求,进行政治改革。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却是成千上万的学生们高呼“再见,戴高乐”。

  29日,运动达到高潮。5000万学生罢课,1000万工人罢工,300个工厂,30多所大学以及一些政府机关被学生和工人们占领。

  头戴绿军帽、身穿绿军装、臂戴红袖标的“洋红W兵”成为巴黎街垒上醒目的一群,毛主席的巨幅画像赫然高举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游行行列中,3 M(马克思、毛主席、马尔库赛)成为巴黎学生们的思想旗帜。

  当天,慌张的戴高乐一度以为自己要对法国失去控制,他不得不匆忙飞往在德国的法军驻地。而这一幕让我想起了一百多年前同样发生在巴黎的运动(巴黎公社)。

  在得到军队的背书后,戴高乐胸有成竹的回到法国,他宣布解散议会,重新选举,并对运动进行镇压。

  学生工人虽然声势浩大,但是缺乏组织性,少部分的有组织者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取得运动的领导权,革命自然也就也没有形成统一的思想纲领。

  而密特朗等法共,更是把运动当做政治资本,奉行非暴力原则,企图和政府妥协,进一步分化了学生与工人的力量。

  于是,在许多复杂因素的影响下,这场疾风骤雨的革命,很快在政府的镇压下落下了帷幕。

  5、落幕——红色的幽灵

  虽然政府挫败了运动,但是,这场运动也给法国和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首先,它有力地声援了其他国家的解放斗争。法国的运动是当时青年的时代剪影,在日本,在拉美,众多青年们正效法wg走上街头,构筑堡垒。

  村上春树在很多小说里都描绘过那个年代,在那个年代,读《资本论》是一件时髦的事情,作为经历了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村上不无感慨的写道,“多年以后…资本主义却变得更加复杂…”(出自村上春树小说《太阳以南,国境以西》)

  在法国,大革命被镇压后,一些革命组织转入地下,而萨特一度成为地下组织的领导者。

  法国电影界的艺术家们也无数部影片来致敬这次运动。到今天,反抗资本的传统也使得法国电影界一直以其独立的风格和好莱坞商业大片分庭抗礼。

  而那场革命中的众多学生骨干,教师,在未来的十几年里占据了法国思想教育界的要职,政治斗争虽然失败了,但反抗的传统和思想得到了传承甚至加强。

  直至今日,法国的政界领袖们还要不断地面对那份来自红色五月的革命遗产的质询。

  “红五月”的幽灵依然游荡在巴黎街头。五月风暴这场革命所掀起的巨澜和回声,已经、正在并仍然改变着法国和西方世界的面貌。

  6、结语

  每当我穿越时空,回想起那个时代的各个国家的青年时,总是热泪盈眶。那个时代里,对乌托邦的向往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人们对新世界满怀希望,并深信新世界不久就会到来。

  五十多年过去了,曲折的历史并没能向青年们想象的方向发展,乌托邦也遭人质疑,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然而在低潮中依然有蛰伏的人。在未来,新世界也一定会以一种前人意想不到的方式逼近。

  一时的疾风骤雨的革命暴动不能战胜资本主义,只有在蛰伏中积蓄力量并持续不断的斗争才能看到希望。热烈地生活,不停地斗争。

  或许这也是那个五月留给我们今天所有青年的思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