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精品巨献 毛泽东大传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3章

2020-12-25 17:41:2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3章

  “中国共产党对争取和平怀着真诚的愿望,对局势也有清醒的认识。

  中共中央认为,无论如何,现在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是完全必要

  的。不管困难多大,尽量争取和谈成功,苟能求全,不惜委屈。”

  话说1945年8月30日晚,毛泽东出席张治中的招待宴会,作陪的有于右任、孙科、邹鲁、叶楚伧、张澜等人。本传前边说过,毛泽东在大革命时期曾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与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邹鲁、叶楚伧等人共事多时。时隔多年,毛泽东与他们又见面了,谈笑甚欢。

  晚饭后,于右任辞去,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吴铁城来见毛泽东,众人又晤谈多时方罢。

  8月30日夜,毛泽东一行到了红岩嘴,尽管这里的房舍比林园差得多,可这里是被称为共产党驻重庆的“大使馆”,是重庆的“红区”。毛泽东在这里如鱼得水,好像回到了老家一样。

  此时,柳亚子应毛泽东上午之邀,来到了红岩嘴。重庆文化界的郭沫若、沈雁冰、马寅初等一大批知名人士也已经在会客室等候多时了。不一会儿,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的陪同下来到会客室。周恩来一一介绍着来宾。毛泽东走到柳亚子面前,握着柳亚子的双手,说:

  “不用介绍了,不用介绍了。亚子先生,您还好么?我们好像有19年未见面了。”

  柳亚子连忙说:

  “是的,是的!还好,还好!”

  “19年的变化真大哟,我们都好不容易走过来了,特别是您。今晚是和大家初次见面,结识新朋友,探望老朋友。亚子先生,我如果有暇一定要到府上去探访您,咱们要好好聊聊。”毛泽东说罢又问道:“你老先生最近有大作可供拜读么?”

  柳亚子闻言,立即兴奋起来,随口吟道:

  “阔别羊城十九秋,重逢握手喜渝州。弥天大勇诚能格,遍地劳民战尚休。霖雨苍生新建国,云雷青史旧同舟。中山卡尔双源合,一笑昆仑顶上头。”

  吟罢,他提笔抄写工整,递给毛泽东,说:

  “匆匆作了一首,请润之先生雅正。”

  毛泽东接了,凝神朗诵一遍,赞道:

  “嗨,好诗,好诗!只是把我夸得太过了。”

  接着,毛泽东和柳亚子、郭沫若、沈雁冰、马寅初等人促膝谈心。说起国内外时局,沈雁冰问毛泽东:

  “你高瞻远瞩,对形势的看法如何?”

  毛泽东说:

  “蒋介石是要打仗的。但是,他不得人心,和平的旗帜在我们手里。他要打,我们也不怕,我们有准备。”

  柳亚子回到家,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又赋诗两首,其中几句是:

  “最难鲍叔能知管,倘用夷吾定霸齐。心上温馨生感激,归来絮语告山妻。”

  周恩来在送走客人后,安排毛泽东住在最凉快的2楼右手第一间。他对南方局秘书处处长兼机要科科长童小鹏等人说:

  “所有的工作人员不要再穿皮鞋。楼道、过道全是木板铺成的,穿皮鞋会发出‘噔噔’的响声,影响毛主席工作和休息。”

  童小鹏和在3楼工作的电台人员,为了不影响毛泽东工作,上下楼干脆都打赤脚。

  午夜时分,毛泽东将他和周恩来、王若飞等人拟出的、准备于下月初向国民党提交的11条意见,电告刘少奇并转中共中央。这11条意见是:

  1、在和平、民主、团结基础上实现全国的统一,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彻底实现三民主义。2、拥护蒋先生,承认蒋先生在全国的领导地位。3、承认国共两党及抗日党派的平等合法地位,确立长期合作、和平建国方针。4、承认解放区部队及地方政权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与合法地位。5、严惩汉奸,解散伪军。6、重划受降地区,解放区抗日军队参加受降工作。7、停止一切武装冲突,各部暂留原地待命。8、实现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党派平等合法。9、政治民主化的必要办法:由国民政府召集各党派及无党派人士代表人物的政治会议,各党派参加政府,重选国民大会,由中共推荐陕甘宁边区及热河、察哈尔、河北、山东、山西5省省府主席,绥远、河南、江苏、安徽、湖北、浙江、广东及东北10省副主席,北平、天津、开封、上海4个特别市副市长,推行地方自治,实行普选。10、军队国家化的必要办法:公平合理地整编全国军队,确定分期实施计划,解放区部队编成16个军48个师,驻地集中于淮河流域及陇海路以北地区,中共及地方军事人员,参加军委会及其各部的工作,设立北平行营及地方政治委员会,任中共人员为主任。11、党派平等的必须办法:释放政治犯,取消一切不合理禁令,取消特务等。

  8月31日上午,毛泽东同周恩来、王若飞前往国民参政会,出席邵力子的宴请。

  8月31日下午,毛泽东约见中国民主革命同盟屈武等负责人。

  原来在这天上午,王炳南就通知屈武说,近日不要离开重庆,周恩来已请示了毛泽东,将要会见你们。

  下午3时,屈武和王昆仑、许宝驹、侯外庐、曹孟君、谭惕吾、于振瀛、倪斐君8人,相继到达红岩嘴八路军办事处。大家在客厅里等候毛泽东会见,陪同的有王若飞、王炳南、徐冰。不一会儿,毛泽东随着周恩来进了客厅,他笑容满面,向客人们挥手致意,连声说:

  “欢迎!欢迎!”

  王炳南把屈武等人一一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以手示意说:

  “请坐!请坐!”

  众人围着毛泽东成半圆形坐下。屈武和王昆仑坐在毛泽东左边,周恩来坐在毛泽东右边。毛泽东说:

  “今天和大家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也可以说是老朋友相聚。虽然南北相隔几千里,我知道你们这个组织。你们提供的材料和意见,供延安分析时局动向,帮助很大,首先要感谢你们。我这次来重庆谈判,很希望听到你们的意见。重庆各界人士特别是国民党上层人士,对这次谈判有何反应,对谈判的前景如何估计,对我们中共,对我本人有什么希望,请大家随便谈谈。”

  周恩来要王昆仑先发言,王昆仑便说道:

  “毛主席来到重庆,举国欢腾。人民遭受了8年苦难,希望和平,毛主席来进行和平谈判,全国人民无不拥护。重庆市拥到新华书店瞻仰毛主席照片的人群,就表现了他们的心愿。我们祝毛主席身体健康。雾都重庆的气候不知主席适应否?山城气候变化无常,尚请主席保重。”

  毛泽东环视着大家说:

  “谢谢你们。我这个人在哪里都能生活得好。”

  王昆仑谈到了5月5日至21日召开的国民党六大的情况,他说:

  “蒋介石对一部分中央委员说,今天的中心工作,在于消灭共产党!日本是我们国外的敌人,中共是我们国内的敌人!只有消灭中共,才能达到我们的任务。”

  大家提起蒋介石在六大上骂王昆仑的事,纷纷发言说:

  “5月10日下午,蒋介石大发其怒,指着昆仑兄骂道:‘你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公然在国民党大会上替共产党说话,你还像国民党的代表吗?你王昆仑吃着国民党的饭,在家里却暗通共产党。’蒋介石所说的共产党,指的是昆仑兄的夫人曹孟君。当时会场上一片哗然。昆仑兄从容退出会场,以示抗议。事后,蒋介石自知失态,在中央纪念周上承认语言不当,他说:‘请同志们不要在意。’他还派黄少谷向昆仑兄解释误会。于右任先生很幽默地说:‘王昆仑10年中委无人问,一骂成名天下知。’”

  毛泽东莞尔一笑,说道:

  “很妙!这也是一个战场嘛!”

  王昆仑说:

  “这次我虽然未遭杀身之祸,候补中委已被一笔勾销。从我的切身体会来看,蒋介石之为人极不可信,他3次电邀您来重庆谈判,是不得已而为之,并非出自诚意。这个人只有独裁之念,而绝无为人民谋幸福之心。贯弄权术,好话说尽,坏事做尽,食言而肥,是他的习性。目前这样做,为了掩盖他的内战阴谋,欺骗全国人民,以应付中共和平建国、制止内战的倡议。如您不来,他就将破坏和平之责推到中共身上。他蒋介石没有想到您敢于冒险犯难、大义凛然来到重庆。打破了他的阴谋,已经取得一次胜利。您到重庆,使举世皆知中共谋求和平诚意,气势上就压倒了反动派。毛主席今天和我们谈话,对我们是莫大的鼓舞。”

  大家见毛泽东态度随和,也就无拘无束了,纷纷劝毛泽东说:

  “蒋介石心狠手辣,还要请主席注意安全。”

  王昆仑说:

  “此次谈判,前途堪忧,恐怕收效甚微。”

  毛泽东诙谐幽默地说:

  “国共和谈,宛似两个人谈恋爱,总要论及婚娶。现在我党有诚意,事情先成功一半,大家再推一把,拉一把,国共两党准会结婚。”

  侯外庐担忧地说:

  “只怕剃头挑子一头热。国民党犹如病入膏肓风烛残年的老人,共产党又好比是一位青春正茂的妙龄女郎,这样两人结婚自然是希望渺茫。”

  毛泽东用右手把下巴一抹,笑道:

  “老头子刮刮胡子净净面,不就行了吗?”

  众人哄堂大笑。王昆仑明白,毛泽东这话是比喻国民党内部的自身改造问题,沉吟道:

  “即使结了婚也是悲剧哟!”

  毛泽东说:

  “当前蒋介石正玩弄着发动内战与和平谈判的两面手法,牛魔王、白骨精忽而变作正人君子。我们也要变的。要学孙悟空闹龙宫,闯地府,七十二变,外加十万八千里筋斗云。”

  侯外庐说:

  “《红楼梦》有副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不正好说明事情在向相反方面转化嘛!”

  毛泽东说:

  “我们的目标是4个字‘和平民主’,这与蒋介石打算正相反。不过,他愿意谈,我就谈;他愿意打,我就打;他愿意边谈边打,我就边打边谈,反正我是延安来的客人,客随主便嘛!”

  王昆仑恍然大悟地说:

  “真是醍醐灌顶,顿开茅塞啊!”

  毛泽东接着说:

  “中国共产党对争取和平怀着真诚的愿望,对局势也有清醒的认识。中共中央认为,无论如何,现在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是完全必要的。不管困难多大,尽量争取和谈成功,苟能求全,不惜委屈。第一,由于和平、民主、团结是战后全国人民强烈的愿望。只要有可能,我们就应当通过和平的途径求得中国的进步和发展。第二,通过谈判,可以使全国人民看清楚国民党反动派究竟是真要和平民主,还是以和谈为幌子实际仍旧是搞独裁内战。这可以用事实教育人民,提高人民觉悟。我们坚决反对内战,不赞成内战,要尽力阻止内战。内战不仅会使中国人民遭受灾难,而且又危及世界和平。”

  他一边抽烟,一边继续说:

  “中国今天只有一条振兴之路,就是和为贵,其它打算都是错误的!至于说到我个人的安危,昨天下午我在‘特园’看望张澜、鲜特生二位先生时,作了长谈。二位老先生都不相信蒋有和平诚意。张先生指出蒋在表演‘鸿门宴’,是假戏。我说,我们就来一个假戏真做,让全国人民当观众,看出真假,分辨是非。这场戏就大有教育意义了。我谢谢大家关心。不过也请大家放心,对于蒋先生要贸然违反人民意志可能加害于我,我料想他还不敢,有国内国际的舆论压力,有强大的革命力量,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我既来了,他不会那么做。”

  毛泽东掏出怀表看看,已是下午5点30分,望了一下王若飞说:

  “看来,我同民主革命同盟的朋友们有缘分。我们谈得很投机嘛!”

  王若飞征询了毛泽东的意见后宣布说:

  “毛主席请大家共进晚餐。”

  这是一顿很简单的晚餐,毛泽东举杯向大家敬酒。不久,他因有别的事情要应付,说声“失陪”先行退席。

  饭后,王炳南告诉王昆仑、屈武和许宝驹,要他们3人留下,说是毛泽东还要和他们谈话。

  晚上8点,王昆仑、屈武和许宝驹被召到另一个房间里,周恩来、王若飞、王炳南也在座。毛泽东说:

  “对不起,劳你们久等了,请坐。”

  待客人坐定后,毛泽东说:

  “我很想再听听你们的谈话。你们可以畅所欲言。讲讲国民党元老的看法及其它方面的反应。”

  屈武说:

  “主席这次来重庆谈判,各方面反应都非常强烈,称赞主席大智大勇,很得人心。国际反应也很强烈。昨天下午,苏联驻华大使彼德罗夫对我说:‘毛泽东与蒋介石谈判,是中国和平的曙光,将会轰动世界。在对日作战期间,国共两党的分歧,阻碍了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中国共产党在动员中国人民武装抗日和创造新的民主生活方面,有了很大成就,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中共的力量有很大增长。毛主席来重庆谈判,有关中国前途。如果和平谈判成功,对于中国实现人民民主制度将起推动作用。对亚洲和平、世界和平也将起重大作用。’因此,他们也希望和谈成功。”

  毛泽东说:

  “屈武同志是于右任先生女婿,又是蒋经国好友,请谈谈他们的看法。”

  屈武说:

  “主席这次谈判,出于国民党元老的意料之外,很多人都以为主席不会亲自来,而是派人来谈。于右任先生对我说:‘蒋介石很可能是单相思,毛泽东未必亲临重庆。’主席抵达重庆后,于先生说:‘真没想到,毛先生如此顾全大局,可以舌战群儒,笔扫千军。’张治中也说:‘毛泽东这一行动是中国历史上一件大事。’于右任对张治中说:‘你陪毛先生来重庆,将来史书上要记上:秋八月,张治中陪毛公飞渝。’孙科和邵力子等人也都表示,毛先生能来,中国前途就大有希望。至于蒋经国,他说:‘谈得好是好事。’但他这句话含义是怕难得谈好,这中间就有文章。总之,举国上下、国民党的有识之士,都极望和平。但一些掌实权的人,他们怕中共得势于他们不利,妄图消灭共产党,才能保持其既得利益,扩大他们的权势,使中国仍像抗战前一样,由他们统治。蒋介石是这些人的总代表。他们认为可以消灭共产党,因为他们保持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反共方针受到美国的支持;已取得全国胜利果实和美国军援。照他们自己的话说,外战外行,内战内行。这一股反动势力是蒋介石的中坚力量。他们不想和平,对于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和平、民主、团结,他们不愿听。他们想的是内战独裁。”

  毛泽东说:

  “他们想在内战中捞得好处,但中国共产党也不是无还手之力,中国人民也不会答应。要是那样好摆布,他也不会请我来谈判了。敢入虎穴,就不是畏虎之人。中国共产党力图避免内战,争取经过和平道路来建设一个新中国,逐步实现中国的社会政治改革,发展中国的民族经济,这是战后人民的普遍愿望。即使前进道路会迂回曲折,斗争会十分复杂,有时要委曲求全,但仍然有利于人民,这是中国共产党所要力争的。”

  王昆仑说:

  “在民主人士中,大家企望和平,总希望共产党尽量让步。牺牲人民利益来求得和平。他们没想到,今天中国就是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大政治势力,如果没有共产党所领导的军事力量,做为人民的后盾,蒋介石不会让民主人士说半句话的。这种想乞讨民主的想法,我看很天真。所以在民主队伍中,也还要进行宣传,使大家明白不能牺牲人民的根本利益,任凭中国回到抗战前的老样子。所以,共产党的让步也应是有限度的。”

  王昆仑3人又谈到了国民党内部矛盾方面和国民党口蜜腹剑的一些情况。毛泽东说:

  “蒋介石内战之心不死,但他内战的部署一时难以完成。我们和全国人民有可能争取实现和平的局面。即使是暂时的和平,也应该积极争取。蒋介石假和平真备战,想利用时间做内战部署。我们革命力量尽力争取和平,能争取和平是福。蒋介石发动内战,革命力量也有一个应变准备的时间。要尽力团结争取国民党的上层人士,使他们看清形势,为和平团结出力。”

  他看了看表,对屈武说:

  “请问候于右任老先生。于先生书法、诗词功底都很深,他为新华日报写刊头,听说写了十几张,可见他认真的态度。”

  屈武说:

  “于右任先生几乎天天写字。”

  毛泽东说:

  “可惜我没他那么多时间。快天亮了,谢谢你们。”

  于是,王昆仑、屈武、许宝驹3人与毛泽东握手告别。

  1945年9月1日下午7时,中苏文化协会会长孙科、副会长邵力子、陈立夫举行酒会,庆祝中苏友好条约签订并生效。

  此时天上下着细雨,过往的行人都被文协大门前的热闹情形吸引住了,不约而同地冒雨伫立,引颈围观。众人都在谈论着毛泽东,猜想他会不会来出席酒会。周谷城在中苏文化协会秘书长张西曼带领下,也早早赶来了,站在离会场入口处几十步远的地方等候着。不一会儿,毛泽东在周恩来、王若飞陪同下经观音岩向文化协会稳步走来。只见他身着蓝布衣服,头戴一顶灰白色礼帽,手里握着一根手杖,神态非常自然。大门外立刻欢声四起,人们怀着崇敬而好奇的心情簇拥在他的周围,诗人臧克家也一直追随在后边。

  周谷城一见毛泽东,急忙快步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激动得半晌说不上话来。多年不见,音容邈渺,但毛泽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老朋友,他用带有陕西口音的湖南话大声问道:

  “你是周谷城先生吗?”

  周谷城赶紧回答:

  “是的。”

  毛泽东打了一个手势,说:

  “18年了!”

  说着眼里禁不住涌出了泪花。毛泽东念旧情深,使周谷城非常感动,也忍不住流了泪。他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关切地问:

  “您从前胃出血的病好了吗?”

  毛泽东爽朗地说:

  “我这个人啊,生得很贱,在家有饭吃,要生病;拿起枪来当‘土匪’,病就没有了。”

  说罢,他仰面大笑起来。周围的人都被他这句风趣话逗笑了。大家紧随着毛泽东,一齐拥到楼上来了。

  出席酒会的来宾多达500余人,有宋庆龄、沈钧儒、覃理鸣、董必武、郭沫若、史良、谭平山、马寅初、王昆仑、李德全、沈雁冰、侯外庐等,还有国民党的其他军政要员冯玉祥、陈诚、王世杰、张治中等,中苏文化协会大大小小的会议室里都挤得满满的。毛泽东进入会场,各界名人争先恐后围上去和他握手,所到之处无不洋溢着真情的问候。

  冯玉祥在宴会上首先讲话,他说:

  “今天这个大会,正是实现了孙总理所提出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同时又显示了全国人民团结一致抗日的决心和信心。”“我们在这激动人心欢欣鼓舞的时刻,一定要加强团结,提高警惕,严防有人要从中破坏!”

  冯玉祥的话引起与会人员的极大共鸣,大家报以经久不息的热烈的掌声。

  毛泽东在会场上自始至终成为与会者注目的中心。冯玉祥激动地拉着他的手说:

  “你来了,中国就有希望了。来来,为总理的三大政策的实践干杯!”

  干杯之后,冯玉祥背过身去,用手帕拭泪。覃理鸣也握着毛泽东的手,激动得只是流泪,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很多人都流下了热泪。

  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依次到各个会议室看望与会者,很多人都向毛泽东举起了祝福的酒杯。告辞时,又是一连串的热烈握手,许多人还恋恋不舍地一直把毛泽东送到门口。在他上车时,聚集在大门外的千百名群众热烈鼓掌,高呼:“毛先生!”“欢迎,欢迎!”

  晚上8点,毛泽东同周恩来应张群、王世杰、吴铁城的邀请,赴吴铁城府邸出席宴会,冯玉祥、邵力子、甘乃光作陪。

  席间,大家畅谈大革命时期的国共合作,谈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在谈到抗战胜利后对汉奸的处理时,毛泽东说:

  “溥仪已经被苏联拿住了,将来送回来归谁审判?”

  大家都说,请冯先生审判。冯玉祥笑着点头,说:

  “那好极了,这34年(从1911年的辛亥革命到1945年——笔者注)的文章就算定了。民六为他,民十三也是为他。若真能这样办,也是一件痛快事。”

  冯玉祥所说的“民六为他”指1917年讨伐张勋复辟,“民十三也是为他”是指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期间发动的“北京政变”。

  散席后,冯玉祥送毛泽东回桂园。由于天黑路滑,毛泽东、周恩来乘坐的车子掉在道沟里卡住了。冯玉祥及其随行人员帮着推车,却怎么也推不出来。冯玉祥笑着说:

  “好了,既然推不出来,你们就坐我的车一起走吧。”

  说罢,不由分说拉着毛泽东和周恩来到自己的车上,一直送到桂园门口。此时,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

  9月2日,日本外相重光葵和日军参谋总长梅津梅治郎分别代表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和日本帝国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

  9月2日上午10时,毛泽东约国民党代表王世杰到桂园商谈,对国共两党谈判提出了8项原则性意见:

  1、在国共两党谈判有结果时,应召开有各党各派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参加的政治会议。2、在国民大会问题上,如国民党坚持旧代表有效,中共将不能与国民党成立协议。3、应给人民以一般民主国家人民在平时所享受之自由,现行法令当依此原则予以废止或修正。4、应给予各党派以合法地位。5、应释放一切政治犯,并列入共同声明中。6、应承认解放区及一切收复区内的民选政权。7、中共军队须改编为48个师,并在北平成立行营和政治委员会。8、中共应参加分区受降。

  欲知国民党能否接受毛泽东提出的8项原则性意见,请看下一章。

  东方翁曰:毛泽东在9月2日对国共两党谈判提出的8项原则性意见,只是抛出的一个试探性气球,如果真按照他在8月30日所拟出的中共中央关于谈判的11条意见达成协议的话,那么国共两党之间几乎可以说是南北分治,平分秋色了。这的确是一着妙棋!毛泽东非常明白,你姓蒋的要后发制人么?要我提条件,那么好吧,我就来个漫天要价,看你如何就地还钱?斗勇尚需斗智,智者无形,智者不逞匹夫之勇而能屈人之兵也。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全10卷共6册成本价包邮,购书请联系微信号: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