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淮海战役总前委唯一一次开会研究了啥 “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完全是杜撰

2020-12-11 14:47:2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红四军创立的前委,到长征是的中央红军前委,一直到辽沈战役总前委、平津战役总前委等,在中国革命史的众多前委中,被媒体宣传的最著名的是“淮海战役总前委”。“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中决定中国命运的三大战役之一,而要客观地研究评价“淮海战役”,就应实事求是地评价总前委的地位和作用。

  1.“淮海战役”的指挥属于谁?邓小平生前曾多次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他还“自认为‘你有辽沈战役,我有淮海战役’。在《毛主席选集》里面,他特别注了一条,“邓小平是淮海战役总前委书记”。1989年11月,85岁高龄的邓小平接见第二野战军战史编写者时,回忆淮海战役说:“淮海战役成立了总前委,由五个人组成,其中三个人为常委,我当书记。毛主席对我说:‘我把指挥交给你。’这是毛主席亲口交代给我的。淮海战役的部署决策,是我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主持决定的。”

  根据这一基调,《党史文苑》发表文章《从大转折到大决战——邓小平逐鹿中原的辉煌岁月(下篇)》强调:“邓小平作为总前委书记,负责淮海战役全局的决策、谋划、部署,协调华野、中野两大野战军的作战;作为中原局书记,他要亲自督促部署中原解放区的支前、战勤和供应工作;作为中原野战军的政委,他不仅要处理大量的日常事务,还要做好全军的政治思想工作,保证部队和前方将士的旺盛的战斗力。”中央电视台“军事新闻发文《淮海战役:邓小平统筹前线一切事宜》。《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一书:“总前委的成立,淮海战場上有了一个坚強的核心。”

  后来的电影《淮海战役》,事实上抬高了偏师中原野战军,抹杀了主力华东野战军的作用。粟裕有个说法:“我觉得这不仅是个人问题,它关系到正确理解毛泽东军事思想和正确总结华东解放战争的历史。”

  2.“淮海战役总前委”是“五无单位”。淮海战役计划基本由华野进行,中野则负责战略掩护和配合,由于淮海战役规模越打越大,战役第二阶段需要中原野战军直接参战,就演化成华野、中野联合作战。而二野、三野这两大野战军协同作战,作为中国军队的军情,需要把两大野战军“主要领导弄在一起,弄一个班子互相协商一些事情”,粟裕提出成立“淮海战役总前委”,交由陈毅、邓小平统一指挥两军作战。

  1948 年11月15日,就在宿县解放的第二天,毛泽东速拟4A级加急电报,发往华东和中原两大指挥部,就在这封电报的末尾:统筹的领导,由刘、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可能时开五人会议讨论重要问题,经常由刘、陈、邓三人为常委,临机处置一切,小平同志为总前委书记。纵观三大战役期间,中央军委发出的数百封电报,这般临机处置一切的信任和托付,还是极为少见的。可“淮海战役总前委”虽电令成立了,但毛泽东却收到一封陈邓充满玄机的回电:因通讯工具太弱,还是由军委直接指挥。

  由此,“淮海战役总前委”虽然成立了,却是个有名无实的“五无无单位”。《淮海战役史》的作者明确表示:淮海战役总前委是不是机构的机构,它没有办公地点,没有办事人员,也没以总前委名义下达过任何命令。并且没有以总前委的名义,向上请示过任何事情,还没以总前委的名义召开任何会议研究淮海战役。这“五个没有”决定了,“淮海战役总前委”怪异地“是不是机构的机构”。

  另外,毛主席、中央军委也从未给“淮海战役总前委”发报,“中央军委下发的电报。收入《毛泽东军事文集》的有74封,其中给中野的25封(没有一封是给邓小平本人的),给华野的29封(其中有4封是给粟裕本人的),同时给两大野战军的20封,无一封以“总前委”为收报人。”

  3.“淮海战役总前委”唯一开过一次会。能表明“淮海战役总前委”有存在感的,就是淮海战役总前委”曾开过一次会。这是根据毛泽东1948年12月12日(当天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发起总攻,就全歼黄维兵团)电报指示:“黄维歼灭后,请刘、陈、邓、粟、谭五同志开一次总前委会议”的指示,考虑到当时粟裕、谭震林正忙于淮海战役最后阶段围歼杜聿明集团的组织指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决定前往粟裕的华东野战军指挥部蔡洼举行总前委会议。12月16日当晚9时,刘、陈、邓3人抵达蔡洼;12月17日天刚亮,谭震林也从前线赶到蔡洼。早饭后,淮海战役总前委会议就在这里的一间堂屋里召开,整整开了一天会。

  因“淮海战役”第三阶段已完成合围,为配合平津战役对傅作义集团之分割包围,避免其迅速决策经海路南逃,华野对合围的杜聿明部暂缓攻击,第三阶段完全由华野完成围歼。为此,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则不是淮海战役本身,而是根据毛泽东主席、中央军委的指示,研究关于两大野战军渡江作战的问题。毛主席全面分析了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利用长江防线,拒我于长江以北,以便等待时机、卷土重来的战略图谋和主要部署。当时,蒋介石有个计划,如江防被我军突破,反击不奏效,南京东西地段之兵力即撤守上海,皖南地区之兵力撤守浙赣线,以组织新的防御。

  这次会议根据中央军委的意图和敌人的江防部署,对我军实施渡江作战的有利条件和各种困难进行了全面分析,研究讨论了两大野战军渡江作战的兵力编成和部署,以及渡江作战的时机和协同等问题。

  4.唯一一张照片凸显的存在感。“淮海战役总前委”作为“五无”的机构,什么物化的东西都没留下来,集中体现“淮海战役总前委”存在感的,就是在淮海战役即将结束时,总前委在蔡洼召开唯一的一次会议,也是总前委唯一一次的集体见面,还是总前委唯一留下了一张合影。这张照片是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等5位总前委成员,走出小屋休息一会。在屋前石榴树旁,他们让随军记者陆仁生拍下了一张合影。

  没有想到,这张合影竟成了淮海战役总前委五位领导人唯一的一张合影,尤显弥足珍贵。如今,这一经典照片在党史、军史和教科书上被广泛采用,被许多纪念场馆作为雕塑作品的基本素材。甚至,只要涉及淮海战役的影视作品、文史资料,这张合影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标志性元素。这张合影也成佐证、诠释、夸大总前委在淮海战役作用的一张“王牌”。

  5.华野指挥部绝非“总前委旧址”。当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前往粟裕的华东野战军指挥部蔡洼,举行了唯一的一次总前委会议,或者说,这是借设在蔡洼的华东野战军指挥部,总前委在这开了一天会。会议结束当晚,刘伯承、陈毅就带着总前委5位领导人研究的渡江作战建议和部队整编方案,驱车北上西柏坡向党中央汇报,并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刘伯承、陈毅专题汇报了蔡洼总前委会议形成的《关于今后作战准备和军队建设的意见》。蔡洼会后,邓小平回到时属安徽省宿县有三四十户人家的小李家村的二野指挥部,刘伯承、陈毅随后也回到了小李家村的二野指挥部。1948年12月30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率离开小李家,1949年1月1日,来到河南商丘。

  结束语:综上所述,有两点应该明确:一是总前委是个“五无”单位,作为“是不是机构的机构”,作为有名无实的机构,对淮海战役没起到任何指挥作用;二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总前委旧址。今天,在蔡洼村的五间土屋门楣上虽然挂着“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的牌匾,准确的说,这是华东野战军的指挥部,里面陈设的两把椅子,一张桌子,一部电话机,东西两个厢房里各有些简单的生活用具,都是当年粟裕将军用过的物品。现在的安徽省宿县小李家村,也挂上“淮海战争总前委旧址”,准确的说,这是中原野战军的指挥部。而将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和中原野战军的指挥部均冠以总前委旧址,这与历史事实相去甚远。

  (文中配图,选自网络,特此鸣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