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精品巨献 毛泽东大传 第三卷 战地黄花 第59章

2020-07-06 17:45:2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59章

  “今天胜利会师了,我们1、4方面军是一家人,要在党中央领导

  下,为彻底消灭蒋介石反动派、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而共同奋斗!”

  话说中央红军过了泸定桥后主力又掉头南下,阻击薛岳部北渡大渡河,在汉源地区与其进行了激战。

  毛泽东认为不能在此与国民党军纠缠,立即改变原计划,尽快占领天全、芦山,北上向红4方面军靠拢。于是,中央红军又折而向北前进。

  1935年6月4日,毛泽东率领军委纵队翻越二郎山附近的甘竹山。因为山高路窄,部队行进缓慢。走到半山腰一段开阔地段,毛泽东的警卫班长胡昌保突然摆手示意大家停下。他的耳朵灵,已经听到了飞机的嗡嗡声。毛泽东见他指指上空,急忙抬头仰望,只见国民党军的飞机即将飞临头顶了,急忙喊道:

  “大家隐蔽!”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飞机“呜”地一声尖叫,便俯冲下来,机关炮咕咕咕地扫向地面,树木被一排排的拦腰击断,呼啸的炸弹落地开花,顿时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颗炸弹落在离毛泽东很近的地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眼疾手快的胡昌保大喊一声:

  “主席——”

  猛扑上前,用力将毛泽东推向一边。“轰”地一声巨响,炸弹掀起了数丈高的尘土。警卫员陈昌奉被气浪推倒了,警卫员吴洁清惊惧地喊着“主席——”,不顾一切地冲进了烟柱。此时的胡昌保双手紧紧地捂着肚子,一声不响倒在地上。毛泽东满身尘土,正蹲在不省人事的胡昌保身边,一手抚摸着他的头,一边急切地呼唤着:

  “昌保,胡昌保……”

  胡昌保在毛泽东的呼唤声中,缓缓苏醒过来,微微睁开双眼,看到毛泽东就在自己身边,问道:

  “主席好吗?受伤没有?”

  “没有,没有,小胡,我很好!”毛泽东说罢,急切地喊卫生员钟光:“快给小胡包扎!”

  钟光跑过来急忙打开药箱。胡昌保却说:

  “主席,我不行了,把药留下给同志们用。你们继续前进吧。”

  “没关系,你会好的!”毛泽东一边安慰胡昌保,一边与钟光一起为他包扎伤口。毛泽东坐下来,用双手把胡昌保抱在怀中,鼓励他说:“胡昌保同志,你不要紧,你要挺住,我们把你抬到水子地,找医生治疗一下就会好的。”

  胡昌保的头在毛泽东的怀里转动了一下,不无遗憾地说:

  “主席,我知道,血全流到肚子里了。我没有什么牵挂的,只可惜不能再跟你向前走了……我不行了。主席……您要多保重!”

  停了好一会儿,胡昌保又转过脸望着围在身边的警卫班战士们,缓慢地吃力地说:

  “同志们,不要难过……我不能继续保护主席了。我们的任务很重要,很光荣。你们一定要好好保护主席,祝——革——命——成——功……”

  胡昌保在毛泽东怀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毛泽东和战士们急切地喊着:“昌保!昌保!”“班长!班长!”但是无论怎么喊,他也不会醒过来了。毛泽东再也抑制不住悲伤,伤心地哭了,警卫班的战士们也全都哭了。

  毛泽东缓缓地把手从胡昌保的脖子下抽出来,将他轻轻地放在地上,叫人取来一条毛毯,盖在他的遗体上。毛泽东又缓缓地站起身,摘下自己头上的红星八角帽,默默地站在胡昌保的身边,向胡昌保致哀,泪水从他那宽阔的脸颊上不停地流下来。良久,他沉痛地说:

  “胡昌保同志,你是个好同志。安息吧!”

  毛泽东又吩咐警卫员们:

  “把他好好掩埋起来,在坟前立个牌子。为革命牺牲的同志,我们将永远怀念他们!”

  大家含着眼泪,掩埋了胡昌保。毛泽东慢慢地举手摘下红星帽,默默地站在胡昌保的坟前,不说一句话,站了很久很久。

  大家又继续前进。毛泽东突然从一名战士手中拿过一把小小的工兵铁锹,又返了回去,再一次为胡昌保的坟头培土。他一锹一锹地把土培在高高的坟堆上,又用铁锹拍打拍打,然后迈着沉重的步子,缓缓离开。

  胡昌保牺牲以后,毛泽东在几天里很少讲话,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他在行军中,还不时地回头望望,总以为胡昌保还在身边。

  6月7日,毛泽东在水子地指挥中央红军突破国民党军在天全、芦山、宝兴防线,占领了天全。

  红1军团在天全、芦山接到中革军委发布的命令,命令中说:全军迅速北上,与4方面军会合。这是战略总任务,而全局的关键是要翻越夹金山去夺取懋功。

  此时,毛泽东和中革军委只知道红4方面军在岷江边的茂县一带活动,还不知道红4方面军由李先念率领的一部为迎接中央红军,正在向懋功前进,前锋已经到达夹金山北麓。

  中革军委把先锋任务交给林彪、聂荣臻率领的红1军团,红1军团命令红4团充当全军前卫团,由师长陈光亲自率领,必须在12日赶到懋功。

  6月11日,红4团进抵宝兴县的跷碛镇,来到了夹金山下。夹金山是中央红军在长征中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

  红4团组织了几个工作组,深入居民访问夹金山的情况。年长的老乡告诉他们:早晨、晚上切勿过山,因为山上大雪纷飞,寒气逼人,山风四起,遮天蔽日。要过此山,必须在上午9时以后上山,下午3时以前下山;而且还要多穿衣服,带上烈酒、辣椒,好御寒壮身;还得拿根拐棍,借力爬山。

  6月12日9时许,师长陈光、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率领红4团沿着河旁的小路,向夹金山进发。4团2营为前卫营,6连为前卫连。战士们手执木棍,在雪中探路,利用刺刀、铁铲在雪上挖着脚踏孔,为后面的部队开路。越往上走,空气越稀薄,雪也越来越深,气温也越来越低。队伍刚到山顶,突然下起一阵冰雹,核桃般大的雹子劈头盖脸打下来,战士们无处藏身,只好用手捂着脑袋继续朝前走。冰雹过后即是万里晴空,举目一望,只见银峰环立,到处都是一片冰的世界。团长王开湘在山顶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没有一个掉队的。

  红4团下得山来,山脚下突然响起一阵枪声。王开湘和杨成武派出3个侦察员前去探查。王开湘又让司号员用军号和对方联络,但光听军号声也分不清对方是敌是友。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仿佛听见对方在喊:“我们是红军!”陈光、王开湘、杨成武都有点纳闷,对方是红军?4团是前卫团,怎么前面还会有红军?难道他们是红4方面军的?正在此时,一个侦察员飞奔而来,边跑边喊:

  “是红4方面军的同志!”

  同时,对方也传来了清晰的喊声:

  “我们是4方面军的!”

  顿时,整个山谷里响起了一片欢呼声。红4团指战员们蜂拥而下,与红4方面军红25师一部的指战员们紧紧握手,长时间沉浸在欢乐之中。

  原来在前不久,红4方面军总部曾派红30军政委李先念、副军长程世才率领红30军88师和红9军25师、27师各一部,西进小金川地区,迎接中央红军。李先念等率部到了懋功地区,韩东山率领的红25师在抢占懋功后又奔赴达维镇,并派出一部寻找中央红军,结果还真的与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相逢了。

  6月14日,红2师师长陈光率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红4团进抵达维镇,与4方面军红9军韩东山师长的红25师胜利会师。

  关于红4方面军的历史,说起来话长。这支英雄的部队是在1927年崛起于鄂豫皖地区的。1931年春,张国焘、陈昌浩奉中央之命来到鄂豫皖根据地,张国焘出任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兼军委主席,徐向前任红军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王树声任副总指挥。

  前边已经说过,张国焘是参加过筹备党的一大,在党内一直担任着重要领导职务,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始终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党的“六大”后,他做为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留驻莫斯科。1931年,张国焘回国后被派往鄂豫皖苏区中央分局,在鄂豫皖苏区推行王明“左”倾政策,开展“大肃反”,极力打击与他意见不同和反对过他的人,先后杀掉了2500多人。

  徐向前、倪志亮在《鄂豫皖苏区红军史》一书中这样写道:“红军中有战斗经验的老干部几乎被杀完了,鄂豫皖苏区与红军的创造者几乎被杀完了,外来的党的军政干部被杀得差不多了,六安兵暴的领导者也被杀了。这一肃反的危害,不仅捕杀了大批大批的党政军群众的领袖,而且在党内苏维埃政权内,军队内与地方群众中,造成了极端严重的赤色恐怖,未被肃反的同志终日惴惴不安,不知死亡何时将至。由于大肃反,红军的战斗力大大削弱了,部队中知识分子有军事知识,有战斗经验勇敢而机智的大批干部被肃掉后,使红4军在军事理论上与作战指挥上大大削弱了,部队中的文化程度也一落千丈,使部队中造成极端反知识分子反对戴眼镜的恶劣倾向,几乎使红军成为一支愚蠢的军队了。”

  徐向前,1901年11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五台县,其曾祖父时代徐家是村上的大户人家,有人做过官,盖了一座瓦房,被称作楼院徐家。徐家虽然是书香门第,可后来因为家道衰落,徐向前一直没有上学的机会,长到八九岁时,父亲才教他背几首唐诗。10岁那年,徐向前进入永安村私塾。后来他又读了两年高小,终因家庭贫困失学。几十年后,年迈的徐向前得知女儿考上了大学,就对女儿说:“很多年以前,我想进学堂,总不能如愿。你就要进大学堂了,要珍惜呀!”徐向前的第一位妻子叫朱香婵,是父母包办的婚姻。朱香婵是一位温雅、勤快、会体贴人的姑娘。1924年,徐向前去投考黄埔军校,她忧急交加,患了重病,怀着一腔忧思离开了人世。1925年,徐向前考入了黄埔军校,成为第1期1队的一名学生兵。在第二次直奉战争期间,第1队军校生作为孙中山的贴身卫队保护孙中山、宋庆龄及苏联顾问鲍罗廷,徐向前由此成了孙中山的护卫队队员。在黄埔军校期间,校长蒋介石每月要找10多个学生当面测试和谈话,从学生中发现了不少人才。一天,轮到徐向前了,他被叫进去谈话。徐向前生性少言寡笑,不善辞令,蒋介石只简单问了他几句,就认定他是个没出息的学生。1929年,徐向前和第二个妻子程训宣结婚,程训宣比徐向前小10岁,两人结婚不到一年,程训宣就在张国焘搞的肃反运动中被当作AB团分子关押和审查。她被杀害时年仅21岁。在那恐怖的肃反岁月里,徐向前力所能及地挽救了一些战友,却最终未能保住自己妻子的性命。后来,徐向前终生都在怀念着那位大别山的女子。

  再说在1932年10月间,红4方面军反第4次“围剿”失败,主力被迫撤离鄂豫皖根据地,西征川陕,建立了川陕根据地。1935年3月底,4方面军发起强渡嘉陵江战役,控制了嘉陵江以西纵横二三百里的广大新区,部队发展到8万多人。在这种极为有利的形势下,张国焘既不请示中央,也未经任何会议讨论,在4月下旬擅自决定放弃川陕根据地,带领8万大军和原定留守根据地的部队、地方武装和一切后方机关渡过嘉陵江、涪江,于5月间进驻岷江地区,5月18日在茂县成立了西北特委;5月31日,又成立了以他为主席的“西北联邦政府”。

  张国焘采取这一错误行动,是由于对川陕根据地和整个革命形势的悲观估计。他看不到坚持川陕根据地的有利条件和对于策应中央红军的重大作用。他把中央红军退出江西看成是红军战争的彻底失败,因而对革命前途丧失信心;他还认为尾追中央红军的蒋介石嫡系部队会很快进入四川,红军将招架不住,不如主动向西撤退。

  此时的红4方面军有主力部队5个军10个师30个团,加上党政机关人员共10万余人。中央红军和红4方面军先头部队在达维镇会师后,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致电中共中央说:请速决“今后两军行动大计”。

  6月16日凌晨2时,毛泽东与张闻天、周恩来、朱德联名向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发出《为建立川陕甘三省苏维埃政权给4方面军电》,电文中说:

  (甲)为着把苏维埃运动之发展放在更巩固更有力的基础之上,今后,我1、4两方面军总的方针应是占领川陕甘3省,建立3省苏维埃政权,并于适当时期以一部组织远征军占领新疆。

  (乙)目前计划,则兄方全部及我野战军主力均宜在岷江以东,对于即将到来的敌人新的大举进攻,给以坚决的打破,向着岷、嘉两江之间发展。至发展受限制时,则以陕、甘各一部为战略机动地区。因此,坚决地巩固茂县、北川、威州在我手中,并击破胡宗南之南进,是这一计划的枢纽。

  (丙)以懋功为中心之地区纵横千余里,均深山穷谷,人口稀少,给养困难。大渡河两岸直至峨眉山附近情形略同。至于西康情形更差。敌如封锁岷江上游(敌正进行此计划),则北出机动极感困难。因此,邛崃山脉区域,只能使用小部队活动,主力出此似非长策。

  (丁)我野战军12号已全部通过天全、芦山之线,18号主力及中央机关可集中懋功、两河口之线,因粮食极少,不能休息,约月底全军可集中理番地区,并准备渡岷江。

  电文中明确强调说:

  “赤化以四川为中心的川陕甘3省广大地区,是此后野战军与4方面军的共同行动的基本任务。”

  6月16日,张国焘派秘书长黄超到彭德怀处,送了几斤牛肉和几升大米,还有几百块银元。黄超按照张国焘的意思,利用会理会议上毛泽东批评彭德怀一事,挑拨彭德怀和毛泽东的关系,反对红军北上。黄超还说,中央实际主事人是毛泽东而不是张闻天。彭德怀十分警惕,认为这话决不是一个不到30岁的黄超自己说的,肯定是从老奸巨滑的张国焘嘴里吐出来的,这一套完全是旧军阀的手法。

  6月17日,毛泽东就要翻越夹金山了,一大早就喝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辣椒汤,未穿棉袄,只穿着夹衣夹裤,脚上穿着黑色布鞋,手持木棍就上路了。不久,他的棉布裤子和布鞋便湿透了。他把自己的马让给一位体弱有病的女战士骑,那位女战士说啥也不骑,他便说:

  “多一个同志爬过雪山,就为革命多保存了一份力量。”

  该上山了,机要秘书黄有凤突然得了疟疾,发高烧。毛泽东知道了,亲自找卫生员给他服药治疗。毛泽东还让黄有凤骑上他的大白马,他自己蓬着头,拄着棍子,沿着前面部队踏出来的又滑又陡的雪路,向山顶攀登。他看到有的战士陷入过膝没腰的雪窝里,就伸出大手将其拉上来。警卫员吴吉清脚下一滑,掉进了齐腰深的雪坑里,戴天福把他拉了起来。吴吉清发牢骚说:

  “这叫什么鬼山?我宁愿翻10座山岭,也不愿走这么一座雪山!”

  毛泽东听他这么说,就笑着问:

  “吴吉清,你没见过雪山吧?”

  吴吉清说:

  “没有。”

  毛泽东说:

  “那你应该走走。这艰苦对于年轻人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很有乐趣嘛!”

  队伍刚走到半山腰,气候突然变化了,狂风骤起,乌云密布,在震耳欲聋的雷声中,鸡蛋大小的冰雹呼啸而来。毛泽东拉着前后两个战士的手继续前进,他还一再嘱咐大家:

  “低着头走。低着头走,莫要往上看,也莫要往山下看,眼睛要向前看。千万不要撒开手呀!”

  不一会儿,狂风冰雹骤然停止。毛泽东问:

  “这一仗怎么样?有负伤的没有?”

  饲养员老余诉苦说:

  “雹子把我的手打肿了。”

  毛泽东叫卫生员钟光给老余上药,老余说“不上不上”,拉着马就走了。众人越往山顶走,空气越是稀薄,呼吸越是困难,这时候千万不能坐下休息,否则,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戴天福实在走不动了,他说:

  “我想坐一会儿。”

  说着,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毛泽东到了戴天福身边,喘着气说:

  “戴天福同志,你坐在这里是非常危险的。来,我背着你走。”

  吴吉清见毛泽东要背戴天福,顿时急了,心想,说啥也不能让毛主席背啊,于是他抢先一步背起了戴天福。毛泽东只好在一边搀扶着他们向山顶走去。

  登上山顶,毛泽东极目四望,容光焕发。他自然会想到,这夹金山只不过是岷山的一个山脉,就是岷山又算得了什么,真正的大山应该说是昆仑山。那昆仑山分为北支、中支、南支。它西起帕米尔高原的葱岭,向东沿着新疆、西藏延伸到内地,其中包括着青海、甘肃、四川的许多山脉,全长约2500公里,多是雪峰和冰川。而岷山也不过是它的一个中支而已,眼前这小小的夹金山又算得了什么呢!

  毛泽东置身于冰天雪峰,遥望着西边天际,蕴藏于胸中的那股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雄心顿时勃起,情不自禁地吟出了“横空出世,莽昆仑……”的诗句。后来,他在10月间最终整理出了那一首气势磅礴的《念奴娇·昆仑》,其词曰: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且说此时战士们实在太累了,这个说想坐在雪地上休息休息,那个说想躺在雪地上闭着眼睛养养神。毛泽东对大家说:

  “不能在这里休息呀!这里空气稀薄,有危险。再加一把劲儿,下山去我们就和4方面军会师啦!”

  战士们一听毛泽东如此说,就坚持着向山下走去。许多人坐在雪地上,顺着山坡往下滑,大家叫做“坐汽车”。毛泽东见战士们如此可爱,便也加入了“坐汽车”的行列。

  修养连在过雪山时,像贺子珍那些女红军以及像徐特立一些老人,都是拉着马尾巴才爬上了山头,又“坐汽车”下了山。

  6月17日下午,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刘伯承等人到达懋功县达维镇,受到红4方面军先头部队红25师指战员们夹道欢迎,战士们高呼:“欢迎1方面军老大哥!”“向中央首长致敬!”。

  红25师为中央红军准备了丰盛的晚餐,送了很多的慰问品。

  是日晚,周恩来主持双方召开的联欢会并致辞,韩东山代表红4方面军讲了话。毛泽东和朱德也讲了话。毛泽东说:

  “这次会师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是红军战斗史上的重要一页,是中华苏维埃有足够战胜国民党反动政府和完成北上抗日任务力量的表现。我们在中央苏区就知道4方面军的同志在党的领导下,作战英勇,创造了川陕苏区,消灭了很多敌人,各方面都有很大成绩。”

  “我们红军是打不垮、拖不烂的队伍,是劳动人民求解放的队伍。我们从离开中央苏区那天起,每天都是同超过我们几倍的敌人作战。但是,敌人的围追堵截不仅没能消灭我们,而我们却大量消灭了敌人。战斗中虽然有一些伤亡,但我们却锻炼得更加坚强,扩大了革命影响,沿途撤下了革命种子。”“会师的胜利证明我们红军是不可战胜的!”

  “今天胜利会师了,我们1、4方面军是一家人,要在党中央领导下,为彻底消灭蒋介石反动派、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而共同奋斗!”

  6月17日这一天,张国焘与徐向前、陈昌浩复电中共中央,表示不同意毛泽东等人发给他们的《为建立川陕甘三省苏维埃政权给4方面军电》中提出的战略,反对向东、向北发展的方针,认为川北地区地形、给养条件不利,红军没有粮食吃,国民党军已有准备,不宜过岷江东打。而应向川西北,北攻阿坝,组织远征军,经阿坝集中主力向青海、新疆打,占领青海、新疆。如有困难,暂时向南进攻。

  张国焘提出这样的方针,其原因正如徐向前后来所说的:“作为第4方面军主要领导人的张国焘,站在右倾机会主义的立场,故意夸大向东向北发展的困难,反对中央的北上方针。他看不到民族革命运动的高涨和中央红军长征的胜利,对当时的形势做出极端悲观的估计,认为革命处于‘总退却’阶段。因此,他主张‘卷起苏维埃旗帜’,向我国荒僻的西部地区青海、新疆或川康等地实行无限制的退却,苟安一隅,逃避斗争。”

  毛泽东看了张国焘等人的复电,已经预料到张国焘的这种右倾思想和行动不可避免地要引起红1、红4方面军会师后的一系列问题,因此说什么也高兴不起来了。当他郁闷地想到即将与张国焘汇合,焦虑再一次成为他生病的前兆。无法排解的焦虑,加上艰苦的生活,使他感到浑身软弱无力,又一次生病了。医生傅连璋、姬鹏飞诊断的结果是,他患上了疟疾。

  毛泽东的健康观是:精神的作用更重要。他和两位医生谈起了因为心理因素的原因而可能引起身体出现疾病的问题。他还相信,有时人们不需要任何药物,单靠极大的希望也能生存下去。

  6月18日,毛泽东等人到达懋功县城,会见了在这里迎候的红4方面军先头部队第30军政委李先念。毛泽东问李先念:

  “你今年多大?”

  李先念说26岁了。毛泽东说:

  “你是前途无量啊!”

  他又仔细询问了红4方面军的情况,并征求李先念的意见:能不能打回川陕苏区?他考虑着两大红军主力会师后的下一步行动,把一幅军用地图铺在地上,向李先念等人详尽分析了目前形势,他说:

  “全国抗日高潮正在到来,整个形势对我们很有利,1、4方面军要在党中央的统一领导下,相互学习,亲密团结,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今后1、4方面军的行动方针,就是北上抗日,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促进全国抗日高潮的发展。”

  6月18日这一天,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联名致电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重申北上方针是正确的,不同意张国焘提出的向大西北或向南发展的错误方针。电文中说:

  “目前,形势须集中火力首先突破平武,以为向北转移枢纽。其已过理番的部队,速经马塘绕攻松潘,力求得手。”“如此大部队经阿坝与草原游牧区域入甘、青,特感绝大困难,甚至不可能。向雅安、名山、邛崃、大邑南出,即一时得手,亦少继进前途。因此,力攻平武、松潘,是此时主要一着,望即下决心为要。”

  6月20日,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致电中共中央,重提向西发展的理由,他们说:“目前给养困难,除此似无良策。”

  6月24日晨,毛泽东以张闻天、朱德、毛泽东、周恩来的名义给张国焘个人发了一封电报。他在电报中写道:

  国焘同志:

  从整个战略形势着想,如从胡宗南或田颂尧防线突破任何一点,均较西移作战有利。请你再仔细考虑!……兄亦宜立即赶来懋功,以便商决一切。

  张、朱、毛、周

  1935年6月24日4时

  张国焘看看电报上的4个人,都是他认识的,沉思了一会儿,决定前往懋功一行,便对政委陈昌浩说:

  “我打算明天到懋功去。”

  这才叫: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聚头风雨稠。

  欲知毛泽东会见张国焘结果如何,请看下一章。

  东方翁曰:毛泽东看了张国焘等人17日的复电,便焦虑起来,以致生病,何以至斯呢?本传已经说过,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之时,那个高傲的学生领袖张国焘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中共“一大”上,作为北方代表的张国焘出尽风头成为党的领导核心之一,与他看不起的毛泽东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此后张国焘在党内一直占据着重要领导岗位,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毛泽东又多次与他共事。应该说,张国焘那傲慢、专断、爱出风头、领袖欲极强的禀性及作风,毛泽东是非常熟悉的。如今张国焘是兵强马壮,哪里会将中央几个“败军之将”放在眼里?两军会师后,中央机关及领导人近在咫尺,他就不肯来看一下。毛泽东正是从他的来电和派秘书长黄超拉拢彭德怀以及给中央的复电中,看出此人必将拥兵自重,多生事端了。此后双方往来电文又印证了毛泽东的焦虑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才在6月24日与众人联名敦促张国焘到懋功“商决一切”,拉开了同张国焘斗争的序幕。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全10卷共6册成本价包邮,购书请联系微信号: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