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粟裕军事神话出现的背景

2020-06-10 11:58:15  来源: 军政人物研究论坛   作者:风卷战旗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主席去世后的这些年来,舆论过分强调军事将领对战争胜负的作用,而很少宣传广大基层战士和人民群众,而是书店里摆的都是我军将帅的传记、回忆录和中外将帅的评传,而几乎见不到歌颂解放军战斗英雄的书籍。这与毛泽东时代的宣传形成了鲜明对比。在毛泽东时代,舆论主要歌颂广大基层战士和人民群众,这反映了毛主席的历史观“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真正动力”。毛泽东能够战胜国内外强大的反革命势力,依靠的主要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包括军队基层战士),而不是林彪、粟裕等一两个所谓“盖世名将”。

  事实上,林彪和粟裕在解放战争中所向披靡,主要就是依靠广大战士的英勇作战,千百万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当然还有以毛泽东为首的统帅部正确指导。例如,在东北战场上扭转战局的“三下四保”战役中,双方统帅部的战略都是非常正确的。国民党军队要“先南后北”,我军的对策则是“南打北拉”。这时决定胜负的是士兵而不是统帅。在当时零下几十度的酷寒中,东北民主联军的士兵能爬冰卧雪作战,而国民党的军队哪里受得了这个苦:“这屌天气还打什么仗?冻也冻死了!”又如:淮海战役如果没有五百万民工的支前参战,解放军能打败拥有优势交通工具的敌人吗?在三大战役中,如果让林彪、粟裕与卫立煌、傅作义、杜聿明调换指挥位置,他俩还会是胜利者吗?

  后来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林彪和粟裕并没有到朝鲜战场上指挥,但我军照样打败了强大的十六国联军,使美国敬畏地称中共军队为“世界第一陆军”。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曾告诫西方各国说:“在军事上应该有一条禁忌,就是不要与中国军队在陆地上交手。”就连傲慢自大的麦克阿瑟也说:“谁想跟中国的陆军打仗,他一定是发疯!”直到前些年,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布莱尔海军上将还说:“美军承认人民解放军在大陆上的权威,但是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海洋和天空是我们的!”

  在改革开放年代,以刘亚洲写的《恶魔导演的战争》为发端,中国许多人(包括军人)都崇拜以色列军队,为以军在中东战场上的“赫赫战绩”所折服。事实上,以色列人的对手是素质低劣的阿拉伯军队,而志愿军的对手是世界头号强国的军队。就连以色列人也非常清楚这一差别,当有人称以军为“世界第一陆军”时,他们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们不是世界第一陆军,中共军队才是世界第一陆军!”

  与毛泽东时代的宣传相反,国民党的宣传只强调军事将领的作用,蒋介石将青天白日勋章主要发给将领,结果国民党在战场上根本打不过共产党。“兵民是胜利之本”,这是毛泽东对中国革命战争胜利经验的总结。但这些年来的宣传误导了广大军迷,使许多人错误地认为“将领是胜利之本”。今天众多的网络军坛成为将领论坛,整天都在争论“林彪和粟裕谁的指挥才能高”,或者“朱可夫和曼施坦因谁更牛”之类。而“国粉”们更是跟他们的“蒋公”一样,整天都在评论国军的“十大抗日名将”。但历史事实是:拥有“十大抗日名将”的国军不堪一击,在战场上每每被日军打得落花流水!跟国民党相反,当年日军也很少宣传将领的“神机妙算”,而是重在颂扬中下级官兵的“武士道”。可见日本人比国民党那帮废柴也要明白得多。可以这样讲,大陆近些年来的宣传与国民党走同一个套路,都是强调“精英创造历史”的英雄史观。

  经过这些年来的舆论宣传,“将军决定战争胜负”的观点深入人心。今天许多军迷(尤其是第三、第四野战军的某些后代),都把解放战争中东北、华东的胜利归功于林彪或粟裕,而认为与毛泽东、共产党和人民群众没有多大关系。某些第四野战军将领和战斗英雄的后代认为,他们父亲(或祖父)的荣耀是林彪带来的,而不是毛泽东、共产党和人民大众带来的。因此,他们对林彪日后的结局深为不平,经常在网上咒骂毛泽东和共产党,甚至主张中国改旗易帜走西方道路。而某些第三野战军将领和战斗英雄的后代同样认为,他们父亲(或祖父)的荣耀是粟裕带来的,而不是毛泽东、共产党和人民大众带来的。他们为了抬高粟裕而不惜贬低毛泽东,说粟裕是五百年甚至五千年第一军事奇才,没有他就没有解放战争的胜利,等等。这种过分吹嘘是粟裕将军在天之灵绝不愿看到的。粟裕粉丝中还夹杂了许多别有用心的人,宣传共产党能够夺取天下是因为有粟裕,而不是因为毛泽东的英明领导和人民群众的支持。这些观点在网上遭到许多有识之士的驳斥。有的网友这样说:“人民军队有的是战功卓著的将帅,离了粟裕,照样打胜仗,照样解放全中国!”

  网上军坛长期以来存在的一个现象是:林彪和粟裕都有大批的崇拜者。他们竞相夸耀自己的偶像英雄了得,认为他俩比彭德怀、刘伯承、聂荣臻都强。从解放战争的进程来看,决定性的胜利发生在东北和华东,即三野和四野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但这后面的背景是:当时唯独它们有东北生产的大量炮弹,能对敌人展开大规模的野战和攻坚战。也就是说:第三、第四野战军的战绩最辉煌,是因为它们拥有更优越的物质基础。曾经有一位四野炮兵后代说:是炮兵造就了四野的神话,如果没有这支强大的炮兵,林彪就不比其他元帅强多少。这句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在解放战争中,东北我军利用日本关东军遗留下来的火炮,建立了一支金戈铁马、冠甲全军的强大炮队,又有东北兵工厂生产的大量日式炮弹,所以能够攻锦州、克天津所向披靡。如果彭、刘、聂也有那么多的大炮和炮弹,他仨的战绩肯定要更辉煌得多。

  1947年8月29日毛泽东曾致电林彪:“希望你们能于明年四月底五月初,以二至四个有力纵队开始平绥线上之作战,首先在张家口、北平间打开—个缺口,将大量山野炮弹及黄色炸药向南线各军输送。他们对此如大旱之望云霓。”从这份电报可以看出,林彪部队的物质条件是关内无法相比的。陈粟大军可以从海路获得东北的接济。粟裕后来曾经说过,淮海战役能够取得胜利,离不开山东的小推车和大连生产的炮弹。而彭德怀、聂荣臻、刘伯承的部队则无此条件(直到辽沈战役开始之后,我军才重新打通关内外的陆路联系)。这就是三野和四野战绩最显赫的原因。

  笔者刚刚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习近平主席高度赞赏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他指出我军素以有强大的战斗精神闻名于世,我军能够在朝鲜战场上打败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军队,靠的就是强大的战斗精神。”看来,习近平主席确实是一位睿智的领导人。他能够不受媒体的影响而正确认识到:我军以往的胜利归功于士兵的战斗精神,而不是靠林彪、粟裕等一两个“盖世名将”。这也许是习总读毛主席的著作比较多的缘故。但仅有最高领导人的正确认识还不够,我们媒体的宣传侧重点也应该改变。如果强调将领的功劳而忽略士兵的作用,在未来战争中还有几个士兵愿意英勇作战呢?如果我军的战斗精神沦落到“国军”那样的水平,即使指挥员全是刘伯承、林彪、粟裕,又能打几场胜仗呢!

  由于近些年来的宣传重将领轻士兵,目前网络上神化将领作用的表现很多。在这方面,粟裕的粉丝是一个比较突出的群体。目前很多关于粟裕的说法都是野史,却被他们当成正史来大加宣传。例如“粟裕让帅”、“毛泽东对蒙哥马利说粟裕最会打仗”、“蒙哥马利最敬佩粟裕”、“毛泽东说只有粟裕才能解放台湾”等等。这些除了个别人的回忆外,并没有权威的资料能加以佐证。从1955年我军授军衔的情况看,元帅必须是中央委员和中央军委委员,而粟裕并不符合这两顶条件。蒙哥马利日后回忆毛泽东同他的谈话,也没有“粟裕最会打仗”这句话。至于蒙哥马利是不是最敬佩粟裕呢?他生前曾有一位记者询问他:“你认为世界三大名将是哪三位?”蒙哥马利傲然地回答说:“另外两位是亚历山大和拿破仑!”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三大名将的第一位是他蒙哥马利!

  在这些偏激的粟裕粉丝们看来,华东战场打胜仗都是粟裕的功劳,打败仗都是其他人如陈毅的责任。凡粟裕说过的话都被他们当成真理。既然粟裕说了“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他们就想方设法论证粟裕的观点是正确的。殊不知,这种做法只会严重损害粟裕将军的形象,让人们误以为他象朱可夫那样喜欢夸矜己功。据网传,张鼎丞之女九九曾讲过这样的话,对石征先的观点和做法表示反对:

  “前几天有人发一篇《淮海战役是谁指挥的》,其中竟有这样一句“后半生一直忍辱负重的粟裕到了晚年,终于忍不住说出了一句埋藏在心底的话:‘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假如粟裕晚年真说过这样的话,有过这样的念头,那只能证明1958年对粟裕的批判是完全正确的。你参加过《大决战》,解放这些片子的摄制。应该知道淮海战役有没有可能是粟裕指挥的。粟裕即算就是前委书记(别说还只是委员之一),稍有常识的人都可知道,淮海战役仅动员的人力物力,就不可能是粟裕个人的能力(权力)范围。哪一天,哪一时辰开战,哪一个纵队开始动作,哪一天停火,……都是中央军委(毛泽东)确定的,电报都在。老百姓是不会看,也不必要看的。今天混说一起。最后的结果必是害了粟裕,载入史册之前,就把粟裕搞臭了。更加严重地是损害了我们的党。因此对这类文章的出现必须有足够的警惕!要宣扬党的光荣传统!要更多的表现集体的力量!更多的表现宣传那些不为大家所知,不为大家所知的无名英雄和牺牲的烈士!”

  如果粟裕战友张鼎丞之女九九真这样讲过,那她不愧是在毛泽东时代经受过教育的,懂得人民群众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力量。当年曾与石征先共同采访粟裕的傅继俊,在“谁指挥淮海战役”的问题上也头脑清醒。他在回忆中对这次采访做了不同的解说,并严厉批评抓住粟裕某句话大做文章的人:

  “1978年7月27日,我们淮海战役编写组何晓环、傅继俊、石征先及随同我们一起进京的原淮海战役纪念馆馆长于世景和江苏省邳县人武部科长王光明(淮海战役期间粟裕的警卫员)一行五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在北京粟裕将军的家里,采访了这位共和国第一大将。此次采访的目的是为了应上海人民出版社之约,编写《淮海战役史》一书。将军和蔼可亲、平宜近人,热情地和我们一一握手,并请我们抽烟、吃糖,说:“欢迎你们,不要客气,会抽烟的抽烟,不会抽烟的吃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会抽烟的也可以吃糖…”热情风趣的话语一扫拘谨的气氛,拉近了我们和他的距离,使我们深受鼓舞、感动,倍感亲切。采访很快切入正题,将军侃侃而谈,思路清晰、深入而浅出,睿智而深遂,使我们得到了巨大收获。

  这次采访让我终身难忘。多年以来,和粟裕将军的这一面之缘,成为心中的巨大情节。每每翻检淮海战役史料,查阅粟裕将军在战役中的卓越贡献和历史功绩,脑海中便油然浮现将军的音容笑貌、经久绵长、激动不已…

  在那次会见开始时,当我们说明来意后,粟裕将军非常高兴,脱口说了‘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哦’这句话。由于淮海战役是中央军委和总前委集体指挥为众所周知,而粟裕将军又是这指挥集体中的一员,所以我们都把将军这句话理解为‘淮海战役是我参与指挥的’。没有人理解为淮海战役就是粟裕将军一人指挥的,没有别人指挥的。由于当时将军非常高兴,参与指挥这一伟大战役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我们从将军这句话里感受到的是胜利者的喜悦、参与者的豪情、共和国第一大将回忆当年金戈铁马、浴血奋战的伟大胸襟和情怀!

  这句话只看字面,充其量也只是不十分严谨,不够完善,这在国人语言交谈中是正常的、允许的。何况将军是在自己家里与来访者漫谈。难道我们能够苛求一位70多岁的老将军字字句句都那么准确严谨吗?有鉴于此,多年以来,我们从未在有关淮海战役的著作和文章中引用过原话。只是在谈到采访情景时如实地介绍了将军的原话,其目的是实事求是的介绍采访情景,更主要的是想让我们当时感受到的将军豪迈之情去感染更多的人。为怕引起误解,每次都特别强调我们当时的感受和理解。

  这本来是大家都能理解的正常现象,不能、也不应构成什么问题。可是,近来却看到有人拿这句话大作文章,并任意的揣测和发挥。看了着实让人不解和不快。抓住这句话不放、且上纲上线的人,不顾当时的背景和氛围,也不顾粟裕将军曾多次在谈到淮海战役时强调中央军委领导和总前委常委正确指挥的事实,不由分说地硬把这句话当作将军的正式宣言,企图让人们相信:粟裕将军自己说的‘淮海战役是他一个人指挥的’。这种人无论是打着‘挺粟’的旗号,还是另有企图,都是对粟裕将军伟大人格的极大侮辱和亵渎!将军征战一生,出生入死、功勋卓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何时何地与何人争过功来?

  认识一个人或一个事物,不能只靠只言片语,而应全面的、完整的、准确的去了解和把握其全部历史和实质,这样才能得到真知灼见。淮海战役的指挥系统和粟裕将军的历史功绩自有历史资料作为客观见证。我们应将功力下在对这些历史资料的挖掘、研究、鉴别上。只拿只言片语去说事者,实为研究者之大忌,历来为方家所不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