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毛泽东建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历史考证

2020-11-27 11:55:05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胡冬初 等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14).jpg

  【摘 要】1927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复湖南省委函》指示:“在指定暴动的区域,未发难之先即应正式成立若干农军,暴动成功之后,须无限制的扩充数量,施以真正的军事政治训练,所有的工农自卫军可改为工农革命军。” 8月30日的湖南省委决定“泽东到浏、平农军中去当师长,组织前敌委员会。”9月初,毛泽东来到安源,在张家湾召开军事会议,在暴动前将各不统属的武装力量统一整编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制订了秋收暴动计划,高举起“镰刀斧头”的战斗旗号,走上了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

1.webp (15).jpg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

  修铜一带不停留,便向平浏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一九五六年八月,《中学生》杂志发表了毛泽东的老朋友谢觉哉【1】的文章《关于红军的几首词和歌》,引录的第一首诗词就是毛泽东的这首词,当时词名为《秋收暴动[西江月] 》。

  本词体现了秋收暴动的的部分计划,揭示了农民暴动的根本原因和正义性,抒发了对工农革命武装的赞扬之情。

  2019年8月1日建军节,《人民政协报》登载了何仁美撰写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成立前后》一文,称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的领导层(主要指后来成为叛徒的余洒度营长兼代理团长),在修水、铜鼓两个山区小县交界处的山口村建立了工农革命军。

  工农革命军的建立,在中国近代史和中共党史、军史上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如果语焉不详或前后矛盾,不仅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也不利于后来者的研究,明确工农革命军最早建立的时间和缔造者,意义重大且极有必要。

  事实证明,工农革命军是毛泽东1927年9月初在安源亲手缔造的第一支有番号、有旗帜的正式的人民军队。

1.webp (16).jpg

  一、中共中央决定在两湖暴动成功后组建工农革命军

  1927年周恩来、朱德、贺龙等人在南昌举行了“八一起义”,开始了建立人民军队的伟大实践。但当时部队的番号是国民革命军,军旗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的旗帜。

  1927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复湖南省委函》指示:“在指定暴动的区域,未发难之先即应正式成立若干农军,暴动成功之后,须无限制的扩充数量,施以真正的军事政治训练,所有的工农自卫军可改为工农革命军。【2】”这是中共中央文件中第一次出现成立“工农革命军”的提法,明确指出先正式成立若干农军,在暴动成功之后可改为工农革命军。

  1927年9月12日发表于《中央通讯》的《中共中央关于两湖暴动计划决议案》指示:“暴动组织在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分会、湖北分会之下。军事方面:乡村用农民革命军,城市用工人革命军名义,简称农军、工军,合称工农革命军。某农民暴动区域军事的指导用某区农民革命军总司令名义,工农军的数量在暴动成功之后,须无限制的扩充成为正式的革命军队,同时仍保存地方军队性质的工军与农军,执行各境当地警卫,以之为革命的新警察的基础。在暴动尚未发动之前,应将工人纠察队改称工人革命军,农民自卫军即应改称农民革命军。”【3】中央文件强调在暴动成功后才组成正式的革命军队,保持地方军队性质,作为革命的新警察的基础。

  《何文》称:警卫团进驻修水后,领导层根据中共中央“军事方面,乡村用农民革命军,城市用工人革命军,简称农军、工军,合称工农革命军”的决定,经与驻铜鼓的浏阳工农义勇队会商,于9月初在修水的山口镇(距修水、铜鼓县城各60里))召开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建军编师大会。

  9月12日中央才发布的决议案,修水的警卫团领导层如何在9月初执行的?中央明令暴动成功后“组成正式的军队”,“保持地方军队性质,作为革命的新警察的基础。”在这里被《何文》选择性地删除了。

  二、湖南、湖北没有在暴动前建立工农革命军的计划

  中央的决议案在湖北、湖南省委得到了认真的执行。

  湖北省委根据中央的决议,在鄂南、鄂东、鄂西、鄂中很多地方都举行了武装暴动 “决定以后公安农民领袖为鄂西农民革命军总司令。”“沙市工运,也指定了李焕青为工人革命军总司令,陈绪桂为总指挥。”【4】没有过建立工农革命军。

  湖南省委执行中央的决议案,制定了湖南暴动计划和口号:“省委认为在暴动开始之前及暴动发展之后,我们必须鼓动农民一致下决心,做下列的各事件及诸工作:1、平分土地;2、恢复农民协会,乡村政权归农协;3、杀土豪劣绅、反动派;4、没收土豪劣绅、反动派及大地主的财产;5、烧毁土豪劣绅、大地主的村庄;6、抗租及不缴租,已缴者收回来公分之;7、抗税捣毁政府的各种征收机关;8、组织革命委员会;9、毁坏交通机关。暴动的口号:1、暴动打倒唐生智、汪精卫!2、暴动打倒省政府!3、暴动打倒国民政府!4、暴动杀尽土豪劣绅!5、暴动农民夺取土地!6、暴动没收土豪劣绅的财产!7、暴动实行农协专权!8、暴动组织革命委员会!9、农民革命才是真正的革命!10、暴动胜利万岁!等等口号。” 【5】

  在湖南省委所列的九项“暴动中必须做的各事件”和十条“暴动的口号”中,没有建立工农革命军的内容。8月30日的决定也是“泽东到浏、平农军中去当师长,组织前敌委员会。”【6】

  中共中央和湖北省委、湖南省委都没有在暴动前组建工农革命军的想法、计划,也没有确定部队的番号和旗帜。

  三、在山口成立的是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

  驻修水部队原番号是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余洒度任一营营长代理团长。苏先俊的国民革命军二十军独立团“八月二十日抵铜鼓休养”。【7】

  据张启龙回忆,浏阳工农义勇军“八月八日到达奉新”,“不久,部队从高安到铜鼓去的途中”,“江西省委又派余仁同志来传达指示。为了保存这支部队要我们暂时接受朱培德的改编,条件是受编不受调。经过谈判。朱培德同意了,部队被编为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的一个团。我们就开到铜鼓驻扎下来,使部队有了落脚的地方。后来,武昌革命政府警卫团和平江工农义勇军也受编到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驻修水境内。” 【8】

  据陈士榘上将回忆,部队进驻修水县城之前,卢德铭团长、辛焕文指导员、韩浚参谋长“找组织汇报情况去了,部队由一营营长余洒度负责指挥。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警卫团决定用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的名义作掩护,造了全师花名册,派人到南昌请朱培德收编,同时刻了关防印信及征税收据。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师部,余洒度为师长。余贲民率领的的平江农民自卫军此时也到了修水,编为卫队营,余贲民为副师长。” 【9】

  余洒度“到修水即召集两部负责同志会议,商统一事,诸同志均以军事统一不可缓,乃决议将警卫团改为第一团,浏阳苏先俊(原驻铜鼓)部改为第三团,余贲民即分补两团,为灰色态度起见,改用江西省防军第一师名义,度即被指为师长,贲民为副师长。内部负责为师委会,当即派吴会治来鄂报告一切,并请求示知。” 【10】

  苏先俊1927年9月17日向中央的报告称:第一期“中国国民党湖南工农义勇军第四团队”;第二期“国民革命第二十军独立团”;“平江部队在修水与警卫团合编为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第一团,先俊部则改名为第三团。”【11】

  《何文》说:“两支革命队伍的主要领导和营以上干部均参加了山口会议。”与史实不符。据师部参谋何长工回忆,当时警卫团“由武汉出发时,拖出的张发奎第二方面军司令部的几大处”包括参谋、副官、军要、军需、军械、医务、被服、经理、兽医等八大处。《何文》称,在山口“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师的领导,还有一、三团营以上的干部都参加了。”【12】实际上三团仅仅去了三个人,何长工也没有参加这次会议。吴开瑞《工农革命军第三团在秋收起义中》【13】写道:“秋收起义工农革命军第三团前身是浏阳县工农义勇队”。“1927年7月,根据中共湖南省委的指示,离开浏阳,到达平、修、铜交界的长寿街驻扎。在此,接到中央指示,部队番号改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独立团”。8月20日开抵铜鼓,“驻铜鼓不久,得知武昌警卫团到了铜、修2县之间的山口。苏先俊骑着马,挂着手枪,带两个人前往山口,与警卫团联系上了。他回来没有作传达,只说那里土布多,只得等潘心源(县委书记)回。”参加山口会议的仅仅是几个人。

  《何文》说,山口会议“为充实第三团力量,随时准备暴动,师委会决定从第一团(原警卫团)调伍中豪营部分武装和平江工农义勇队一部由伍中豪率领补充第三团。”也与事实不符。据张启龙回忆:“伍中豪率警卫团一个营来三团是中秋节的前一天。他们来后,编为第三营。我们原来的三个营合并为两个营,其中一营营长是汤采之,二营营长是张子清;团党代表是徐麒。” 【14】三团的整编,是毛泽东到铜鼓以后才完成的。

  山口会议是警卫团代理团长余洒度和独立团团长苏先俊为主,落实江西省委指示,编成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的小型会议。《何文》将其说成是工农革命军的建军会议,证据不足信。

  四、毛泽东在安源建立工农革命军是实事求是的决策

  《中共中央关于两湖暴动的决议案》指示:“两湖的农民暴动必须开始于九月十号。” 【15】当时湖南省委还没有掌握可靠的武装力量。

  8月下旬,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在安源向湖南省委报告了安源、修水、铜鼓等地我党掌握的武装力量现状。“八月三十日,常委委员决定公达到中央报告计划,泽东到浏、平农军中去当师长,并组织前敌委员会。”【16】

  “毛同志随即到了安源。”“毛同志到安后,即召集同志报告八七会议的经过,新政策之变更,如湖南省委之改组、他自己之回湘及秋收暴动之决定。” 【17】

  “阴历八月初(日子不记得了),毛泽东同志召集安源会议,到会者毛泽东、潘心源、蔡以忱、宁迪卿、王新亚、杨骏等。讨论的问题是军事及农民暴动的布置。” “阴历十日晚上,下令暴动,由王新亚指挥工人、农军分头捕敌反动长官,改编军队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三团,于是安源市便归我们了。”【18】

  毛泽东1936年在陕北接受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采访时谈到:“(1927年)九月间,我们通过湖南的农会成功地组织了一次广泛的起义。工农红军的最早的部队建立起来了。新战士有三个主要来源:农民本身,汉冶萍矿工,起义的国民党部队。这支早期的革命军事力量被称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来自反叛了汪精卫的一部分武汉警备部队。第二团由汉冶萍矿工等组成。第三团由浏阳等县的农民武装组成。”【19】

  建立工农革命军是毛泽东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在安源作出的举措。能够在这样一系列重大政策问题上,如此旗帜鲜明地执行中央决议,不违背原则而又切合实际地提出与中共中央不同的决策,充分显示出毛泽东的原则性、过人胆识和求实精神高度统一。中共中央负责人瞿秋白在一个多月后(9月28日)的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要说:“我党有独立意见的要算泽东。”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最早提出要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他于1927年8月20日在《中共湖南省委给中共中央的信》中提出:“我们应该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以与蒋、唐、冯、阎等军阀所打的国民党旗子相对。国民党旗子已成军阀的旗子,再打则必会失败。” 【20】

  孙子兵法云:“言不相闻,故为金鼓;视不相见,故为旌旗。”20年代,指挥部队的主要方式是军旗和军号。在确定了工农革命军的名称、番号后,毛泽东确定:“旗号镰刀斧头。”

  王耀南将军回忆:“一九二七年九月八日,王兴亚团长宣布: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爆破队正式成立,由杨明同志任队长,王耀南同志任副队长。接着他把一面鲜艳的红旗授予了杨明同志,红旗用有白铜枪尖的竹竿挑着,旗面上有镰刀、铁锤的图案,并缀有一颗金黄色的五角星,旗边上竖向排列着一行字: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爆破队。” 【21】

  建立工农革命军的决定得到了湖南省委的批准,随后中央也认可了毛泽东在安源作出的决议。

  9月8日晚,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和省行委书记易礼容联名签署发布《中共湖南省委的命令(第21号送中央)》:“本月16日会师长沙,夺取省城” 【22】。命令发布给湖南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毛泽东、第四团团长朱少连及直辖各团团长、各区委、行委、县委。值得推敲的是命令没有下达给第一、二、三团。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湖南省委认可了毛泽东在安源编成的湖南工农革命军第一、二、三团,让毛泽东以第一师师长名义直接指挥第一、二、三团的作战。

  工农革命军的组建,不是一次会议完成的,它经历了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毛泽东召开安源会议,确定作战计划和起义部队的名称、建制,将驻修水、铜鼓、安源的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在安源组建第三团。由此可以推论,毛泽东、潘心源和安源会议的与会者当时都不知道平江、浏阳的革命武装已经改编为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下辖一、三、四团;如果知道这个情况,安源的起义部队当时就不会改编为第三团,而应该编为第二团(因为一个师不可能同时设立两个第三团而没有第二团,而且江西省防军刚好空缺了一个第二团的番号)。会后,毛泽东和安源行动委员会写信向中央、湖南省委作了报告。

  第二阶段:9月5日中共湖南省委收到毛泽东和安源行动委员会的报告信以后,开会进行了研究,批准了毛泽东在安源军事会议上作出的部署,发布暴动命令,并发布命令任命毛泽东为湖南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全权指挥下属三个团的行动。

  第三阶段:中央收到毛泽东安源来信后,根据卢德铭等人在武汉的汇报、余洒度派吴会治前来的报告,得知修水、铜鼓的部队已经改编为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余洒度任师长,遂决定结合安源会议决议加以调整:毛泽东不再担任师长职务,以前委书记身份领导暴动,卢德铭任总指挥,余洒度为师长;正、副师长,各团团长为前委委员;修水、铜鼓的部队分别为第一团和第三团,两个团的番号和领导成员照旧;将安源的工农革命军第三团改为第二团。据何长工回忆,中央这一决定由卢德铭派参谋送到了修水师部。

  从安源部队由第三团到正式起义时改为第二团建制上推论,中央决定也9月8日前送到了安源。安源部队9月8日授旗和正式起义时的番号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不是9月4日的第三团番号。至此,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组建工作全部完成,并成了中共中央的决定。

  安源军事会议确定了工农革命军名称、番号和军旗,改变了过去工农武装名称、番号、旗帜不统一的现象,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武装从此有了自己统一的名称和旗号,是人民军队建军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是中国工人运动同农民运动、武装斗争三者开始紧密结合的重要标志。

1.webp (17).jpg

  五、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

  1927年9月初,毛泽东在安源建立了工农革命军,高高地举起了镰刀斧头的军旗。随后,各地武装起义部队都定名为“工农革命军”,打出了与秋收起义部队相似的军旗。

  1928年5月25日,中共中央通告规定:在割据区域所建立之军队,可正式定名为红军,取消以前工农革命军的名义。工农革命军改称红军后,各部军旗的样式,除旗帜上所写的部队标识文字略有改变外,其他的变动不大。1930年4月,中共中央军委发出的《关于红军各级军旗的规定的通知》规定:“各级军旗一律用五(角)星红旗,星内排列镰刀斧头之国际徽,旗用大红色旗;中央为五(角)星,五(角)星为白色;中为镰刀、斧头交叉排列,镰刀斧头用黑色;旗之右边镶白布长条书写番号,旗须用大红色。”至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前,中国工农红军一直在使用这样的军旗。

  黄克诚大将说:“井冈山的红旗不倒,代表了中国革命的方向和希望,关系重大。大家看到还有一支武装力量能够站住脚,这就使许多共产党员在大革命失败后极端险恶的情况下,受到了很大鼓舞,增强了革命的信心。那些把武器埋起来的地方又把武器取出来再干。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同志领导的八一南昌起义,是我们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的开始,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参加南昌暴动的有三万多人,后来在汤坑、三河坝等地打了败仗,队伍几乎打光了。朱德同志和陈毅同志收集了余下的官兵八、九百人,改编为一个团,以后又搞了湘南暴动,扩大了武装,比毛主席领导的兵力多。但是如果没有毛主席的这面红旗在井冈山,没有毛主席正确的政治路线、军事路线,朱德、陈毅同志所领导的队伍要坚持下来也是很困难的。彭德怀、滕代远、黄公略等同志英勇地领导了平江暴动,暴动以后奉命留下黄公略和几个同志带着少数武装坚持平江、浏阳斗争,彭德怀和滕代远同志带着主要的部队也上了井冈山。他们把毛主席建立革命政权、建立根据地、建党、建军等等一套东西学到后,又回到平江、浏阳一带,发展了湘鄂赣根据地。” 【23】

  1948年2月21日,周恩来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一份指示电,征求对设计军旗、军徽和臂章的意见,请各地研拟具体样式报送中央审议。

  经过3个多月,征集到500多个样式,都摆在一块儿,让大家讨论鉴别。设计小组预选出30多种方案制成“样旗”,送交中央领导审选。

  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领导同志看了“样旗”后,都认可了军旗用红底、旗上有五角星,象征人民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

  毛泽东在血雨腥风的1927年8月20提出:“应当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在安源发出了“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的战斗号角,但他念念不忘的是自南昌起义以来为建立人民军队浴血奋战的战友们的不朽功勋。毛泽东说:“军旗上要有‘八一’两字,表示南昌起义是建军的日子。”并且亲自起草了《关于军旗的决议》。

  1949年3月5日召开了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3月13日,会议通过了《决议》,明确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应为红底,加五角星,“八一”二字。

  文化大革命时,有人提议将建军节改为9月9日,毛泽东坚决反对!

  镰刀斧头军旗是毛泽东亲自制定的,“八一”军旗是毛泽东建议确定的。

  人民军队的旗帜是毛泽东的旗帜!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毛泽东同志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这是党和人民对毛泽东名副其实的崇高赞誉!

  注 释:

  【1】谢觉哉 (1884年4月27日-1971年6月15日), 1884年出生湖南宁乡人。谢觉哉1921年参加新民学会。曾主编《通俗日报》和《湖南民报》。1933年到中央革命根据地,任毛泽东秘书、中央工农民主政府秘书长、内务部长。1934年参加长征。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内务部部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等职。1965年担任政协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2】中央档案馆编秋收起义资料选辑第23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3】中央档案馆编秋收起义资料选辑第35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4】湖北省委关于秋收暴动给中央的报告

  https://www.51vv.com/military/files/92659.shtml

  【5】中央档案馆编彭公达同志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秋收起义资料选辑 第118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6】中央档案馆编彭公达同志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秋收起义资料选辑 第117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7】中央档案馆编苏先俊报告秋收起义资料选辑 第50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8】张启龙秋收起义中的第三团《秋收起义在江西》第196页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

  【9】陈士榘随“警卫团”参加秋收起义秋收起义在江西 第173页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

  【10】中央档案馆编余洒度报告秋收起义资料选辑 第131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11】苏先俊关于浏阳、平江、岳阳作战经过报告书(一九二七年九月十七日)

  【12】何长工秋收起义和工农革命军的建立《秋收起义在江西》第182页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

  【13】吴开瑞工农革命军第三团在秋收起义中亲历秋收起义 第46页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14】张启龙秋收起义中的第三团《秋收起义在江西》第199页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

  【15】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关于两湖暴动的决议案秋收起义资料选辑 第34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16】中央档案馆编彭公达同志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秋收起义资料选辑第117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17】中央档案馆编潘心源一九二九年七月二日向中共中央的报告秋收起义资料选辑 第156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18】潘心源1929年7月2日向中共中央的报告 《秋收起义在江西》第115页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

  【19】(美)埃德加·斯诺《红星照耀中国》第65、140、141页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79年第1版

  【20】中央档案馆编秋收起义资料选辑第16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21】王耀南坎坷的路(节录)秋收起义在江西 第138页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

  【22】彭公达易礼容中共湖南省委命令《秋收起义在江西》第9页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

  【23】黄克诚关于对毛主席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 人民日报1981.04.11第2版

  【作者简介】

  胡冬初,江西省萍乡市森林资源监测中心书记、高工、研究员,长期从事森林资源调查与中共党史研究,2017年9月9日在江西省纪念秋收起义九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论文《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与曾绍文合著的《安源会议与〈西江月•秋收起义〉》一文收入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红色安源家书》中。

  曾绍文,上栗中学高级教师。

  朱婷,安源中学政治教师。

  贺焕明,萍乡市作协理事、安源区作协主席、《安源作家》杂志主编。

  彭永辉,安源区社联主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