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岳青山:毛主席为甚么说“谁惹怒了‘上帝’,‘上帝’是不留情面的”

2020-03-16 14:23:39  来源:察网  作者:岳青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岳青山:毛主席为甚么说“谁惹怒了‘上帝’,‘上帝’是不留情面的”

  去年岁末以来,我国遭受了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突如其来的新冠瘟神肆虐。全国在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展开抗击新冠疫情的“人民战争”。这对我国的广大党员、干部来说,诚如习近平指出的,是一场真正的“大考”。这时,学习、对照毛主席“相信上帝,谁惹怒了上帝,上帝是不留情面的”论述,是很有益的。

  舒世俊是中央新闻电影摄影师。从1949年到1976年为毛泽东摄过多部新闻记录片。《真实的毛泽东》一书中收集了他的一篇回忆文章,生动地记述了毛主席说他相信“上帝”的轶事。事情是这样的:【毛主席每年有两三次离京到全国各地视察工作,因此,我有机会拍摄了在列车上办公、开会、会见外宾的镜头,以及主席下车到农村、工厂、军队视察活动的电影资料。 60年代初,他乘专列去河北、河南、山东、湖南、湖北等地巡回视察,了解农村深耕密植情况。毛主席为了少给地方找麻烦,也为了亲身实地了解民情,听到真话,多了解真实情况,费了很多苦心。所以,毛主席在外地视察中,是经常沿途召集干部上车开会,都是临时通知。我想他老人家是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不愿意地方干部把事先布置好的场面和人物给他看吧。毛主席召集县以下的干部在列车上开会,我拍过很多次。其中一次就是主席向他们了解深耕密植情况。因为是临时通知的,有的干部心情很紧张,主席问大家一亩地播多少种子?深耕土地的情况?当时在场的人其说不一。有的干部满头大汗,回答不出来。主席看到这种情况就非常严肃地说了下面一段话,使我至今记在心里。 毛主席说:“县太爷要为民办事,不能做官当老爷,不深入下层,只坐在家里听汇报,象牙塔里的干部是不了解民情的。” 他突然问大家:“你们相不相信上帝?” 人们只是鸦雀无声地呆坐着。这时我的摄影机响声显得更加剌耳,我心里也很紧张,因为毛主席说过,我的摄影机声音太大了,影响开会,我担心把我赶出去,因此更加紧张抡镜头。只听主席对大家说:“你们不相信,我信”。 干部惊呆了,还是没有人吱声。主席看着大家深情地说:“这个‘上帝’是谁?他就是人民。谁惹怒了‘上帝’,‘上帝’是不留情面的,他必定要垮台。” 当时警卫手势提示我拍摄的时间已到。我只好悄悄地离开会场。但是,毛主席教导大家永远不要脱离群众,要依靠群众相信群众的信念,使我永远不会忘记。(《真实的毛泽东》第407页)】

  这里,毛主席说他相信“上帝”,是他一贯的思想,他曾讲过多次。

  此前,1960年5月,毛主席在郑州会见伊拉克朋友时就说: 【“美国不做好事,专做坏事,我相信上帝不会饶恕他们的。什么是上帝呢?人民就是上帝,人民是决不饶恕他们的。团结人民的大多数,才有前途。历史是人民的历史,政党、领袖只能是人民的代表,如果脱离人民群众就要倒台了。”(《毛泽东年谱》第4册,第391页)】

  再前,1945年6月11日,毛主席在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闭幕词中又说: 【“中国古代有个寓言,叫做‘愚公移山’。说的是古代有一位老人,住在华北,名叫北山愚公。他的家门南面有两座大山挡住他家的出路,一座叫做太行山,一座叫做王屋山。愚公下决心率领他的儿子们要用锄头挖去这两座大山。有个老头子名叫智叟的看了发笑,说是你们这样干未免太愚蠢了,你们父子数人要挖掉这样两座大山是完全不可能的。愚公回答说:我死了以后有我的儿子,儿子死了,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这两座山虽然很高,却是不会再增高了,挖一点就会少一点,为什么挖不平呢?愚公批驳了智叟的错误思想,毫不动摇,每天挖山不止。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两座山背走了。”】

  又说: 【“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 ,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102页)】

  可见,毛主席确是相信“上帝”,只不过,这“上帝”就是人民,就是“人民大众”;共产党真心诚意地把全中国人民大众奉为“上帝”;她的根本宗旨就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全心全意为劳苦大众服务。

  毛主席把人民视为“上帝”,不仅无限崇敬,无比信仰,而且时常敬畏!这就是毛泽东思想的灵魂!

  这既是他的世界观,又是他的方法论,也是他一贯观察和处理问题的阶级立场,表现了世界观、方法论和立场的高度统一。

  毛主席把人民当“上帝”是“唯物史观”的逻辑使然。他从建党前夕确定“唯物史观作为吾党的哲学根据”之后,始终坚信,历史的创造者不是个别英雄豪杰,也不是少数“知识精英”,而是广大人民群众。他的名言就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他始终把人民群众视为真正的靠山和力量的源泉: 【“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39页)】

  因之,共产党人不管官当得多大,都在真心诚意相信广大人民群众就是至高无上的“上帝”,不仅要坚信,还要敬畏。“谁惹怒了上帝,上帝是不留情面的,他必定要垮台!”

  这就是毛主席坚定不移的世界观!

  毛主席把世界观化成方法论。既然人民大众就是“上帝”,也就逻辑地、创造性地提出“群众路线”是党的根本路线。他说: 【“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集中起来,又到群众中坚持下去。然后再从群众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如此循环往复,一次比一次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899页)】

  这里的关键,就是要真心实意地相信群众,拜群众为师,深入群众,体察民意,了解实情。毛主席十分厌恶“地方干部把事先布置好的场面和人物给他看”,非常脑火“官僚主义”。因而,尖锐指出:“县太爷要为民办事,不能做官当老爷,不深入下层,只是坐在家里听汇报,象牙塔里的干部是不了解民情的”,只能打出“害死人的主意”!

  这就是毛主席反复倡导的方法论!

  毛主席始终把人民当“上帝”,总是“站在广大群众一边”,

  坚持共产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如果“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对同志对人民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不是纯粹的共产党员”。谁伤害人民,得罪人民,就会“惹怒‘上帝’。”

  这就是毛主席一贯鲜明的阶级立场!

  今年岁末以来,我国遭受了突如其来的新冠瘟疫肆虐。全党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展开抗击新冠疫情的“人民战争。”这对我国的广大党员、干部来说,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是一场真正的“大考”。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

  人在做,天在看。

  这场新冠病毒为害之烈,为建国70年来之最。最大的教训就是武汉疫情发生后的头“20天黄金时段”,未能及时、果断、坚决地做好早防早控。湖北省委、武汉市委以及国家卫健委应当好好总结教训。

  这就不能不想到国家疾病防控中心。它是国务院卫健委的直属事业部位机关,承担着国家疫病防控的重责。其“主要任务”有二条:一是搞好传染等病的调研、分析和评价;二是做好疾病预“防控和控制”。

  但在这场防控新冠瘟神的大仗中,以高福院士为主任的国家防控中心作出的答卷,很难及格。两大“主要任务”,都看似失职失责。

  年前,武汉发生了新冠疫情。国家卫健委12月31日派去以高福担任组长第一个专家组,去武汉调研、分析和评价疫情。而高福领导的这个专家组,只经过短短3天的疫情调查,就于1月4日轻率地公开宣布:没有发现“人传人”。

  这个“人传人”的评估结论,究竟是“没有”,还是“有”,尽管只有一字之差,却是天地之别。它是制定抗疫战争的战略决策的客观依据,关系到广大人民的身体健康,以至生命安危!而高福这个结论实在错得太大、太很。

  首先,这个不会“人传人”的结论,肯定和强化了对武汉市卫健委1月30日发出的错误通报——“两个未发现”(“未发现医护人员被感染,未发现人传人”)。下错上也错,一错再错,错上加错,越来越错。致使武汉市健委也就更有“底气”,先后于1月7日和1月11日,连续通报“两个未发现”。直到1月16日,武市卫健委才稍微改称“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这样一来,也就完全解除了警报,大家放松警惕,到处歌舞升平,唯独疏于防控,令人痛心地坐失了防控新冠20天的“黄金时段”。害惨了武汉 ,害惨湖北,也害惨了全国。

  其次,这个不会“人传人”的结论,完全不合乎疫情的客观 实际,主观臆断到了家。

  问题在于,武汉疫情发生发展,在客观上确已出现了“人传人”,连医护人员也被传染上了。这本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实在。武汉中西结合医院,已收治了7个不明原因新冠肺炎病例。张继先主任医生由于有参与03年防RARS的实战经验,已经敏锐地看到了这种不明原因新冠的“传染性”、危险性。按她的说法,“一般来说,一家人来看病,很少三人同时得一样的病,除非是传染病。”并且,还正确地、及时地对几个病例,按传染病采取的相应了隔离措施,还尽量加强了医护人员的自我保护。张继先医生因此成为“疫情”上报“第一人”,所“报”是什么?就是“传染病”疫情!此其一。李文亮医生更是在同学群里敲响起警钟,所“警”又为何?就是院里收治了新的“SARS”,要同学及家人提高警惕,此其二。更重要的是,高福等1月29日登载在英国《柳叶刀》上题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文章里,白纸黑字写明:“有证据表明,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发生了人传人。人传人率估计为2.2,疫情每7.4天就扩大一倍。”此外,“1月1日-1月11日,共有7位医务人员感染。”

  这已经是严重的“人传人”了!怎能说不会“人传人”!

  这样,高福在国外写的,同国内讲的也就截然相反,风马牛不相及。由此“惹怒了‘上帝’”,乃自然之理。

  其三,高福却不以为然,自民为是。他自圆其说:我又不能到网上去“打架”,文章中写的12月中旬以来发生了“人传人”,那是后来“回顾性的”,当时专家组确实是没有发现“人传人”。

  然而,这正好表明高福的失职。国家疫控中心、专家组派去武汉的任务,原本就是要客观、如实搞清疫情,准确评估疫情,客观公佈疫情。既然在客观实际上,武汉早已出现了“人传人”,传染率已是2.2%,并且,疫情每7.4天就扩大一倍,而高福及专家组“深入调研”的结果,居然没有发现“人传人”,那岂不是天大的“官僚主义”?至少表明,高福在武汉的调查、分析和评估,不深入,不认真,不负责,只听会报,偏听偏信。这就正是毛主席批评的:“县太爷要为民办事,不能做官当老爷,不深入下层,只坐在家里听汇报,象牙塔里的干部是不了解民情的”了。再说,国家疫控中心一次调查没搞清,又为何不多去调查几次?难道对1月4日的错误结论就那么坚信不疑?

  好在,武汉、湖北,乃至全国人民幸运的是,还有钟南山这位84岁高龄的院士,18日到武汉听取汇报,又到金潭医院作了调查,再马不停蹄地进京向卫健委会作了报,就于20日向全国公开宣布:新冠疫情已经出现“人传人”,推翻了高福不会“人传人”的结论,全国大规模抗击新冠疫情的“人民战争”也就全面打响的“人民战争”的。

  面对84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不知高福是否感到有愧于国家防控中心主任之重责,是否也对不起头上“八个院士”的桂冠?

  否则,后果多不堪设想。

  高福及防控中心不仅未能搞清新冠实情,而更有甚者,他作为国家疫控中心主任,明知突如其来的武汉疫情严重危及人民生命安全,明知防控疫情的关键就在“20天的黄金时段,那理所当然地应当把人民当成“上帝”,带领自己团队全心全意、全力以赴去研判、防疫和控制新冠疫情。

  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要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而令人惊讶的是,高福等却全心全意、“全力以赴”去撰写学术论文。2020年1月24日就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以英文形式发表新型冠状病毒研究论文。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领衔,来自北京地坛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湖北疾控中心、中国科学院生物安全科学中心、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等机构科研人员共同完成,论文通讯作者为高福、武桂珍和谭文杰。其后,又相继世界顶尖医学杂志《柳叶刀》连发9篇论文。

  这么短时间在世界顶尖医学杂志发表论文,多达达10篇呀!

  这10篇学术论文,是高福及其团队在武汉疫情前“20天”防控疫情的黄金时段,全心全意、全力以赴赶写出来的呀!,

  这10篇学术论文,高福及其团队该用去多少时间,耗费多大精力、付出多大心血呀!

  这10篇学术论文,却“写在英国大地”,科研成果也没有撤到武汉抗疫之战呀!

  因此,国家科技部于2月31日及时发出《通知》,重申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并提出要“把科研成果应用到抗疫斗争中”,还明确规定,“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

  新冠瘟疫大敌当前,高福院士未免太不相信“上帝”,太不把人民看成“上帝”,对武汉、湖北乃至全国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太不负责,漠不关心。而把自己的学术利益却看得太重,太要紧!

  只是,请不要忘记毛主席说的:“谁惹怒了‘上帝’,‘上帝’是不留情面的,他必定要垮台。”

  (2020-3-7)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