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晋朝鼎盛之巩固中央

2019-12-26 10:40: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4sjs4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四节:巩固中央

  司马睿继位后的中国民族关系仍然是复杂的,但是晋朝华夏中央政府的地位没有动摇。异族的分裂割据没有得到各民族多数支持,晋朝的反分裂战争仍是保持优势。北方虽然异族人口比例占优势,因为黄河长江等干涸,大量中原华夏人民南迁,黄河以北和关中已经是很少有华夏民族,即使这种情况下,晋朝中央仍然控制了北方大部分领土,仅匈奴、羯族、氐族占据少量领土闹分裂,而且其分裂趋势也减弱。匈奴在集中十多万攻打洛阳和荥阳的李矩、赵固时,晋军在著名的洛汭战役打垮匈奴,李矩派郭诵、耿稚、张皮等打垮匈奴十多万军队,加上此前范胜帅五百人吓退数万匈奴军,晋军对匈奴的战场上取得优势,赵固和郭默甚至能打到绛县匈奴都城附近,匈奴政权内部瓦解,靳准帅屠各起义,推翻匈奴政权,建立拥护晋朝的天王政权,北方的屠各族转向拥护晋朝,屠各路松多等拥护司马保,匈奴和羯族的矛盾公开化,双方正式决裂。羯族石勒公开宣称自己要自立帝王,拒绝归还占领的匈奴都城等大片领土,因为他长期名义效忠晋朝,而且部下晋人很多,所以虽然说要称帝,最终接受忠晋的裴宪给他制定的王位制度,继续名义上尊晋当晋藩,没有称帝,和幽州段氏结为兄弟,但对刘琨从过去送人质降服变成对立攻打并州北部。匈奴退到关中东部,这里的羌氐和屠各都拥护司马保,向司马保的秦州集结,匈奴要应对多民族,汉旗号没法再欺骗而弃用,竭力缓和同华夏关系,甚至立司马衷的寡妻羊氏,利用司马衷在各民族中的声望,羊氏的女儿临海公主在江南地位和影响不低,匈奴要和羯族、羌氐作战,不得不缓和与华夏中央的关系。西南氐族分裂割据的分裂势头也被遏制,晋军收复巴郡,李钊和王载又攻占汉嘉和朱提,又遭氐族杨难敌攻击,分裂政权控制区减半。晋朝中央在司马睿统治初期是发展顺利的,他刚继位七个月屠各族就效忠中央,几乎摧毁匈奴政权,经过晋朝君臣和军民的英勇战斗,沉重地打击了分裂力量和民族敌人,匈奴和羯族都放弃了最初要灭绝华夏的意图,虽然仍继续割据分裂,但联合攻打华夏已经变成相互攻打,而氐族分裂力量已经有归附晋朝中央的表示和意图,其内部拥护华夏中央的呼声也日渐高涨。晋朝中央在司马睿即位后是得到巩固和增强的,这是华夏民族牺牲了两位皇帝和大量军民,英勇战斗和牺牲获得的民族地位,也是因为在晋朝守住了大部分国土后,分裂者同晋军交战往往败多胜少,而且晋军也学会避免和骑兵多、野战能力强的匈奴和羯族进行野战,更多采取坚壁清野的防御战,晋军晋人把羯族称为蝗虫,也体现羯族生产农耕的能力弱,石勒虽然也会耕种,但更多是贩马贩卖人口,在晋军坚壁清野抢不到粮食只能相互杀食的情况下,抢夺匈奴粮食从匈奴政权那招揽人口就成为必然的政策,这也是匈奴的弱点,匈奴被困在狭小的区域内牲畜和粮食生产也因为北方灾害损失严重,人口甚至因为饥荒减少十分之五六,和羯族同样在晋人那里抢不到粮食,也转向攻打羯族和羌氐。司马睿继位后中央政府能得到巩固和当时民族矛盾变化也有重要关系,分裂割据都无法从晋朝中央那里夺取资源和人口,只能转向他们身边的其他异族,而且在北方他们周围更多也只是其他异族,华夏人口多数都迁徙到南方了,北方各个异族之间的矛盾逐渐上升为主要矛盾,甚至同样都是氐族,仇池和巴氐之间也爆发了激烈对抗。现代分析当时的历史不能再用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认识,仅仅以为晋朝中央和割据都是同样的,华夏民族和异族都是同样的,民族之间的关系和地位是往往通过民族战争和生产力强弱决定的,在民族战争中要是失败了,是没法保障民族关系平等的,每个民族的利益往往是要依靠战争维护的,最终也是要靠军事力量和战争胜败来决定的。司马睿领导晋朝军民巩固中央地位也是他团结华夏民族的成果,华夏民族这时期非常团结,即使在远离江南的东北和北方华夏军民,阻隔万里的西北、西南华夏军民,全都是不远万里,跨海越野到建康拥戴司马睿,温峤、蔡忠、王济、荣邵、王澄等到江南都是要远行数千里、航海近万里。即使在分裂割据中的晋人,也多数都忠于晋朝,甚至公开拥护晋朝正朔,劝说异族分裂政权统治者归降晋朝,这也是晋朝中央地位巩固的重要原因。司马睿又能巩固晋朝的华夏民族和其他忠于晋朝的兄弟民族的联合,团结各民族忠于中央的兄弟同胞,增强巩固了晋朝中央政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