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晋朝鼎盛之草原晋人

2019-11-30 09:46:1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4sjs4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十节:草原晋人

  司马衷时代的草原是民族团结的进步地区,从广义讲这时期的草原各民族都是晋人,都是拥护晋朝中央政府,都是效忠司马衷的晋人。司马衷时代也是草原地区生产力文明和华夏中原生产力文明同步时期,草原地区不再是落后中原地区。司马炎时代的沙漠汗用晋朝的弹弓技术射落飞鸟,那时的草原地区还是非常落后,那些落后反动贵族甚至认为沙漠汗学会的晋朝先进技术是被晋朝异法怪术迷惑,要危害拓跋部,就像秃发鲜卑与马隆交战,被马隆用磁石列阵吸住铁铠,以为遇到了神兵,这些都是体现了华夏中原文明比当时的游牧民族更进步,生产力和科学更发达,这种情况到司马衷时期才完全改变。司马衷时代已经在草原有总人口近半数的大量华夏移民,带去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知识文化,中央政府已经在草原地区正式划分行政区划,草原地区也已经和晋朝中原地区的文明程度相同了,草原晋人和中原晋人不再有明显的差异,草原也不再有腐朽反晋的反动贵族,成为民族团结和融合互助的地区。这时期的草原晋人也能在司马衷的仁政下幸福生活,不会遭到腐朽反动贵族的落后野蛮政策的压迫,草原地区的原始、奴隶制残留大部分被中原先进的制度取代,中原的先进骑射技术也能在草原传播,不仅有沙漠汗学会的弹弓技术、还有马镫等先进的骑射装具,草原民族再也不会把弹弓射飞鸟当成异法怪术,草原地区射雕的风俗应该也是在这以后开始形成。晋胡远征能取得巨大的成功,平定二十国,也是因为华夏先进的骑射技术和马镫在草原地区的推广和使用,极大提高了战斗力。仅是弹弓技术和马镫而论,弹弓技术能在箭用完后,继续发射几乎取之不尽的石子,继续杀伤敌军和野兽;马镫能保障骑兵在战马行进中继续射箭,不用停下来射箭,能在运动中保持平衡,也提升了战斗力。草原晋人的晋胡远征也能把更多的民族纳入晋人行列,扩展了晋朝版图,晋人中有白色人种应该也是晋胡远征开疆拓土时归附的。草原民族没有学习中原华夏的先进技术后侵略掠夺中原人民,没有背叛晋朝,这是应该称赞。司马衷时代的草原晋人不仅是开疆拓土的主力,也是反分裂的重要力量,积极拥护晋朝维护国家统一,旗帜鲜明地树碑效忠司马衷,维护晋朝中央权威。草原晋人中的鲜卑拓跋部从沙漠汗长期生活在晋朝亲晋,到他的儿子树碑效忠司马衷,共同生产生活,共同战斗开疆,到被晋朝册封为代王,以后长期称晋藩,这是民族团结合作的象征,是现代仍然应该提倡学习的。司马衷统治时期的民族关系和民族政策是团结和进步的,没有残酷的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更没有民族分裂,这些在草原地区表现的最明显。司马衷对草原晋人的人口比例调节体现了他大智若愚的智慧,当时中原的关中地区异族人口比例高于华夏,他是调节到华戎各半的比例。司马衷若是把大量异族都迁到草原,那草原人口会是异族占绝对多数,很容易成为南侵的地区,司马衷仅是迁徙二十万的华夏人口,把草原地区也变成华戎各半的地区,达成人口比例均衡。司马衷虽然没有把中原数百万异族迁走,但是仍达到了民族团结,防止异族分裂叛乱的效果。司马衷在培养草原晋人效忠晋朝中央方面也是成功的,很多异族内迁中原多年接受华夏先进文化,也没能培养出效忠思想,依然叛乱或分裂,司马衷对草原地区统治治理时间不长,能培养草原民族长期效忠,也是值得称赞的。司马衷首先能保障北迁的华夏人不抱怨继续效忠晋朝,要是迁到草原的华夏人都背叛晋朝制造分裂,或挑拨草原民族分裂南侵,那是最失败。移民到草原的华夏人几乎都效忠晋朝,甚至在司马邺时代草原内乱,有数万家返回后,留在草原的华夏人仍能让草原民族继续效忠晋朝,这是最值得敬佩感人的。司马衷选择的华夏移民不同于历朝逃亡到草原的华夏罪人,或被迫到草原的华夏人,这些人往往投靠异族,或挑拨草原民族南侵,对华夏同胞和中原没有感情和忠诚,只会制造民族冲突和分裂战乱,不能促进民族团结,更谈不上让草原民族效忠中原。司马衷时代的草原华夏人都是效忠晋朝,促进民族团结和互助,和草原民族共同战斗开疆没有南侵中原,是对中国有功绩和贡献。司马衷其次是能笼络草原民族,协调草原民族和华夏移民的关系,真正把两者合并成效忠晋朝的草原晋人,这就需要司马衷的人格魅力和执政能力,这方面他也成功了,草原民族甚至都树碑效忠他了,也为晋朝开疆拓土、长期效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