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晋朝鼎盛之平定乌孙

2019-11-27 09:21: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4sjs4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七节:平定乌孙

  司马衷时代开疆的重要事件之一是平定乌孙,把乌孙地区纳入晋朝中央直辖,巩固了对阿尔泰山和巴尔喀什湖以南地区的统治。乌孙是古代斯基泰人分支,在鲜卑人控制草原后,乌孙并没有像匈奴一样被鲜卑赶到西部,而是继续留在巴尔喀什湖以南地区,在檀石槐统一鲜卑后仍和乌孙相邻,双方大约在这时起开始战争,檀石槐政权分裂后,乌孙短期获得安宁,但鲜卑各部西迁的越来越多,尤其是拓跋部控制草原大部地区后,原来的鲜卑大部分都被迫西迁,形成西部鲜卑攻占了阿尔泰山以北大部分地区,西部鲜卑后来不仅攻入原伊列地区,也向西南进入乌孙地区在当地形成西南鲜卑。到晋朝建立初期乌孙仍然能控制巴尔喀什湖以南大部分地区,因为晋朝派驻西域的戊己校尉马循同鲜卑人交战,暂时缓解了乌孙被鲜卑攻击的压力,到晋朝统一的太康年代中期,乌孙人基本被西南鲜卑和其南部兴起的焉耆赶走,这时期焉耆最强盛,不久一度攻灭龟兹,而且让葱岭以东都臣服焉耆,这时的乌孙族显然已经不再控制乌孙故地,已经迁往了中亚,在乌孙故地都是西南鲜卑的众多部落,乌孙也仅是一个地理概念了,不再是过去的强大国家。司马衷时期在开疆西征的情况下,对乌孙地区开始重视,也是对焉耆扩张控制葱岭以东地区有所担心。焉耆这时控制着乌孙故地和龟兹、焉耆等大片领土,这自然影响晋朝中央对西域的控制。司马衷时期让龟兹实现复国,龟兹传称龟兹王白纯直到司马炽末期以后才开始对晋藩张重华纳贡,可见在司马衷时仍是向晋朝中央纳贡,在司马衷时代已经复国了。张重华父亲张骏时曾攻西域,那是就经过了龟兹、鄯善,到张骏时龟兹仍在向晋朝中央纳贡,司马衷恢复龟兹国一定让白纯感激效忠。司马衷恢复龟兹国是平定乌孙以后实现的,因为晋朝中央控制着戊己校尉和晋昌郡,攻占乌孙故地的西南鲜卑各部,有利于和西域长史府对到焉耆和龟兹形成夹击,而且猗迤帅晋胡大军西征经过西部鲜卑,攻打占领伊列后很容易攻打乌孙地区,所以应该就是在司马衷时期晋朝攻占乌孙,把乌孙地区正式纳入晋朝中央直辖版图,并且帮助龟兹复国,重新拥立的白纯当龟兹王和亲晋王。司马衷时代攻占乌孙的具体情况不详,但是从焉耆设立二王制看,其对乌孙肯定不是直接占领控制,葱岭以东的乌孙地区西南鲜卑部族仅仅是臣服焉耆,仍保持自立的状态,所以在晋军从戊己校尉和晋胡从伊列对乌孙发起进攻后,很快就控制了乌孙地区。这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的最佳结果,从地理上分析,在晋胡控制伊列对乌孙形成夹击前,晋军是不可能只从戊己校尉向乌孙或焉耆进攻的,戊己校尉和晋昌郡的力量是难以对焉耆控制的乌孙、龟兹等大片地区形成优势,无论攻打乌孙或焉耆都会有强大的援敌,况且焉耆控制葱岭以东各国,疏勒、于阗甚至都可能亲焉耆援助它对抗晋朝中央,所以平定乌孙是打击削弱焉耆的关键。从战略态势分析,只要控制了乌孙,就能和西域长史府对焉耆和龟兹形成夹击,再恢复龟兹国,就能完全把焉耆包围,把葱岭以东其他西域各国和焉耆分开,就很容易迫降焉耆,恢复晋朝中央在西域的最高权威,所以必须先控制乌孙地区。猗迤帅晋胡西征平定伊列对攻占乌孙创造了条件,对乌孙地区形成东、北、西三面包围的态势,在东部是戊己校尉和晋昌郡的晋军,在北部是在马循时代平定的西部鲜卑,在西部是猗迤的晋胡远征军,在这样的攻击态势下,即使焉耆等援助也难以阻止晋军占领乌孙地区,甚至晋朝的属国康居、大宛和西迁的乌孙族这些斯基泰国家都可能援助晋军攻打乌孙地区的西南鲜卑部族,所以晋军应该是很顺利地占领了乌孙地区,征服了那里的西南鲜卑。司马衷时代维护中央权威的历史功绩是值得尊敬学习的,从平定乌孙的战争中就能体现司马衷是有智慧才能的杰出仁君,他在把草原拓跋部划分行政区直接纳入中央直辖后,利用猗迤的西征继续扩大中央的直辖地,把乌孙也纳入中央直辖地,有利于加强晋朝中央政府的势力和权威,减少分裂割据的危险,这是对中国各民族、对中国中央政府有贡献的进步政策,增强了中国各民族在中央政府统一领导下的民族团结和民族合作,防止减少了民族压迫和民族战争,这是巨大的历史功绩。司马衷平定乌孙也体现了司马衷为了巩固晋朝中央在西域的统治,不是采取无所作为的旁观或羁縻态度,而是积极增强中央政府在西域的势力,干预限制地方势力的扩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