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晋朝鼎盛之草原辅相

2019-11-25 09:39:5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4sjs4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五节:草原辅相

  司马衷对草原的行政管理是非常值得学习研究的,很多人误解用二百多年后《魏书》记载认识司马衷时拓跋部和晋朝中央的关系,错误地把晋朝和拓跋部并列当成两个对等国家,显然是缺乏中央政府概念,而且认识上不合时宜,用上百年后拓跋氏已经称帝后写的历史来曲解司马衷时代。幸好当时有卫操碑记载司马衷时代晋朝中央和拓跋部的关系,而且《魏书》记载拓跋部早期和晋朝关系的内容仍有很多,才能让现代知道司马衷对草原地区行政管理的情况。司马衷时开始在拓跋部设立辅相,卫操是司马炎扶持悉鹿时进入拓跋部的,他当时仅是牙门将,是晋朝中央五品官员驻草原的代表,猗迤当首领时才担任辅相,这正是司马衷把拓跋部分成三部分时,当时晋人在拓跋部占约半数,司马衷虽然没有直接任命晋人当首领,仍然任命卫操担任辅相,主持拓跋部事务,自然不能用二百年后拓跋部人矫饰的“桓帝以为辅相,任以国事”。司马衷对拓跋部任辅相不是仅在猗迤中部,而是三部都任命了,所以是晋朝中央的制度,不是猗迤“任以国事”,因为司马腾和猗迤在汾东会盟时,主持的是两位辅相,卫雄和段繁,可见辅相是固定的朝廷职务,不是临时为个人设置,卫雄是猗迤的辅相,汾东会盟是司马腾联合禄官和猗迤部队共同作战后的会盟,段繁是禄官的辅相,全都是晋朝中央政府任命的,在草原地区特别设立的职务,最早是任命卫操,后来卫雄、段繁、姬澹等都担任过辅相。在司马炎时代反晋贵族叛乱把拓跋部分裂,是晋军平定反晋贵族把拓跋部恢复,司马炎时已经让卫操在拓跋部常驻,开始向拓跋部移民晋人,中央政府已经开始对拓跋部管理,司马衷进行草原行政区划和辅相任命,基本完善了对草原的管理。司马颖、司马腾、司马颙分别管理拓跋部东中西三部,猗迤是司马腾的部下,当时的卫操碑称猗迤是奉司马腾的檄书,帅兵前往参战,而《魏书》就写成是司马腾乞师请兵,这就是两百年后对同一事件的不同描述写法。封建制度有严格的等级,即使现代两国关系还要讲究官职和军衔的对等,晋朝和拓跋部当时要是对等的两国关系,那是不可能有司马颖和司马腾、司马颙派自己的幕僚梁天、靳利、田思去参加沙漠汗的迁葬仪式,那是对待部下的礼仪,而且是拓跋部认同的礼仪,可见拓跋三部是晋朝的地方政府,不是两国关系。司马腾是对自己管辖的猗迤下檄书让他帅军到晋阳参战,当时猗迤部执政的也是辅相卫操,是执掌权力,卫操最先派出的也是在草原的晋军将领壶伦、卫谟、中行嘉等,然后猗迤才是帅领主力十余万前往晋阳,这十余万中应该也有近半是晋军。司马衷在草原设立辅相执掌实际最高权力,没有任命晋人直接当首领的政策是对的,尽管当时晋人移民在拓跋部占半数,但是草原地区已经是鲜卑人控制上百年,这里是鲜卑人的长期聚居地,晋人移民到草原不过十年,拓跋部和当地鲜卑人自然是拥护鲜卑首领,让长期在晋朝生活而且亲晋的猗迤兄弟当首领,能团结草原的鲜卑人,增强民族和睦,避免鲜卑人和晋人产生冲突。司马衷为了确保中央对草原地区的有效管理,任命辅相实际掌控权力,这同晋人移民已经占拓跋部半数的地位也合适,能顺利让中央政府在草原地区进行有效行政管理。司马衷在草原任命的辅相地位已经不再仅是五品牙门将,卫操的官职逐渐升到右将军,已经是三品的官职,而且是定襄侯,相对猗迤这位草原首领应该也是三品,司马腾是使持节的都督二品,猗迤和卫操是他的三品部下,这是在猗迤和卫操参加晋阳会战后立下大功后升迁的职务,两人在这之前应该就是五品官,司马腾、司马颙、司马颖派去参加沙漠汗迁葬的幕僚都是五六品官职,和两人品级相当。五品这个品级在古代也是高级官员的地位,通常是郡国太守地位,是能朝见皇帝进入正殿在朝堂会议的地位,司马衷任命辅相最早仅是五品很合理,虽然拓跋三部每部都有一州的面积,但人口相对少,是郡人口数,司马衷设立的晋昌郡面积也接近一州了。司马衷对辅相的品级也是没有固定,辅相仍是可以升职的,升职到三品的辅相多人,对辅相品级的设定也有利于增强中央政府对草原的控制管理,要是设立辅相品级过高,那二品都督是没法进行有效控制的,也没法体现中央权威。司马衷维护和增强中央政府的辅相政策不仅能让兄弟民族能获得首领的政治地位,也能让晋人获得管辖草原的实际权力,是增强民族合作和团结的进步政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