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二次战役

2019-09-26 08:40: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红心向党
点击:    评论: (查看)

  (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

  我军第一次战役的胜利,联合国军进攻受挫,并没有引起美军的重视。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依然不相信中国敢于冒和美国全面战争的危险,以衰弱的国力介入朝鲜战争。麦克阿瑟认为,中国派六、七万志愿人员越过鸭绿江,无非是想帮助北朝鲜残余部队保留一个立足点,同时拆走鸭绿江水电站的设备。在他的错误判断下,他下令联合国军继续迅速向鸭绿江边攻击前进,不让北朝鲜人在中国人帮助下建立防御堡垒,不给他们重整旗鼓的时间,对红色中国决不能迁就姑息,命令联合国军只能是“进攻,进攻,再进攻”。

  为此,我方充分利用敌人的判断错误,初战胜利后,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采取节节抵抗,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地敌人的方针。在后撤的沿途遗弃部分破旧武器和物资,为了使敌人误认为我已溃不成军,还释放一百多名美军和南朝鲜军俘虏,以示粮食不足要后撤回国。我除以少数人员监视进攻之敌动态外,我主力部队隐蔽在敌人进军路线两侧的崇山峻岭中,待机歼敌。美方军政首脑对志愿军的战略意图产生极大的错觉,放心大胆的命令联合国军向鸭绿江边急进。正是:

  诱敌深入出妙计,佯作兵败把敌欺。

  准备强弓射猛虎,安排香饵钓鳌鱼。

  敌人上钩后,我方派出部队向南敌人的后方穿插断敌归路,与正面进攻迫敌南逃相结合,从而达到合围歼敌有生力量,同时解放平壤的目的。

  11月4日,彭德怀请示中央军委,要求诱敌歼敌,11月5日,毛泽东主席回电同意。11月9日,毛泽东主席具体规划了战役部署,指示此役要达到的目的是:“争取在本月内到12月初一个月内,东西两线各打一两仗,共歼敌七八个团,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间铁路线区域”。

  此时,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的一线兵力达到26万7千人,配有1100架作战飞机,900辆坦克分东西两线向北进攻。11月24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狂妄的向全世界发表公报,宣布“发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开始了!”他还对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中将潇洒地说:“我已经向第24师的小伙子们的妻子母亲打了保票,说,小伙子们将在圣诞节回国。可别把我当骗子。赶到鸭绿江,把共军消灭了,我就放他们回家!”

  西线美第八集团军属下美一军、美九军和英军第27旅在11月25日被我诱至清川江一带,突然遭到西线我第50军、第66军、第39军、第40军的合围痛击。我38军、42军猛插敌后断敌归路,电影《奇袭》描写的就是我军断敌归路的真实故事。

  我向敌后穿插的38军全歼在德川的南朝鲜军第七师师部及其所属五、八联队,歼敌五千,攻占德川,同时俘虏美国军事顾问十人。我担任敌后穿插的42军向宁远的南朝鲜军第八师发起进攻,歼灭南朝鲜军第八师两个团零两个连,攻占宁远。

  德川、宁远被我攻占,使向北进攻的联合国军东西两线的联系被切断。德川、宁远的失守,意味着联合国军已无退路,联合国军西线从每个战壕的士兵到第八集团军司令部都知这一令他们沮丧的消息。人人皆知圣诞节回家的希望已成泡影,故士气大为低落。在此情况下,西线美军在沃克中将指挥下全线退却,这样,麦克阿瑟叫嚣的“总攻势”变成了总溃败。

  我西线兵力30万人,东线兵力15万人,总兵力45万人,在人数上超过敌人,但是我军装备太陈旧落后,又没有飞机和坦克的支援。我英勇的志愿军战士士气高涨,用血肉之躯与敌人近战,白刃战,用炸药包炸敌人的坦克。11月25日恰好是农历十月十六,在明亮的月光下,善于夜战的我军把士气低落敌人打得东逃西窜,溃不成军。敌人依仗先进的装备拼命向南逃命。西线我军乘胜追击,俘虏美军3000人。在慌乱的南逃途中,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车翻毙命。

  西线美军主力依仗机械化装备的快速机动能力从清川江一线逃脱了合围,随后于12月5日放弃平壤,一直向三八线以南败退,我军三个师跟随前进,于12月6日我军进入平壤,沦陷49天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都得到解放。

  东线战况:11月中旬,美国海军陆战一师和美步兵七师、美3师、美10军和土耳其旅,200辆坦克,六千多辆汽车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临时首都江界推进,11月21日,美七师的第17团到达鸭绿江边的惠山镇,得意洋洋的在面对中国的江边升起星条旗。可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11月27日夜,遭到预先埋伏在那里的我第九兵团20军、26军、27军的围攻。经过一夜战斗,就把一字长蛇似的美陆战一师和美七师分割成五段。美陆战一师是美军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该师被围后,迅速用坦克和车辆构成环形阵地并通过临时机场,运走战伤冻伤兵员迅速撤离。为避与强敌处于胶着状态,我军决定集中兵力攻击美七师,部队直插美七师32团团部和敌炮兵阵地,这样,使敌出现动摇混乱状态,战至12月1日,全歼美七师第32团和31团的一个营,并俘虏美军300名。

  11月28日我军将东线部分敌军包围在长津湖附近的新兴里,柳潭里、下碣隅里等几个孤立地区,战斗异常激烈。第九兵团是三野主力部队,第九兵团入朝前,部队对于寒区作战缺乏经验,又缺少物质准备,部队在火车上才换上棉衣,部分人还没发到手。部队里很多人没有棉衣棉帽,只好用毛巾裹头,毛毯裹身,冒着零下30度严寒,与装备精良,身着鸭绒衣的联合国军拼杀,出现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为了歼灭云集在下碣隅里的美军,上级命令20军58师172团三连连长杨根思率全连守卫小高岭,敌人为了夺路逃命对小高岭猛烈攻击,杨根思和他的战友们击退敌人多次冲锋,最后只剩下几个人,当蜂拥而上的敌人涌上山头,杨根思抱着炸药,拉开导火索,冲入敌群,一声巨响,和敌人同归于尽,英雄用鲜血守住小高岭,保障了战役的胜利。下碣隅里之战,美军陆战一师遭到重创,其中陆战七团一些连队几乎全军覆灭。

  为了不让敌人逃掉,我志愿军20军79团一个排,奉命夺取和坚守1282高地。排长胡金生集合全排战士在军旗下宣誓,表示人在阵地在的决心。然后,胡金生率领全排乘着夜色突袭1282 高地敌人,经几个小时战斗,全歼守敌,占领了1282高地。随后敌人发起七次冲锋均被打退,但是我军也付出很大代价。现在这个排阵地上只剩下班长陈忠贤和弹药手小黄了。不服输的敌人有发起攻击,陈忠贤与小黄把敌人打了下去,小黄也身负重伤,班长陈忠贤凭借革命的英雄主义精神,孤胆作战,又打退敌人,守住阵地,等到大部队到来。

  为了阻击敌人南逃,扩大战果,12月2日,兵团遵照彭德怀司令员的电示,决心以预备队第26军接替20军继续围歼下碣隅里的敌人。12月6日,下碣隅里的敌军在大量航空兵及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南突围。我26军58师173团2连连长李兴业,率领全连同志,在零40度严寒中,翻阅崇山峻岭,以每夜120里速度沿长津湖向南急进接替20军,他们克服重重困难,终于赶在美陆战一师前头,挡住敌人南逃之路。在激烈的战斗中全连只剩八名战士,最后这八名战士与敌肉搏,与敌同归于尽。全连以自己的生命完成阻敌人任务。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东线的第二次战役的反击作战,自11月27日开始到12月24日结束,历时一个月,取得了歼敌一万三千人的胜利。

  我第九兵团南下断敌后路的部队,没有挡住敌人,致使一些敌人乘虚逃脱出去,我兵团首长很生气,战役胜利后,首长到阻敌阵地一看,原来我阻敌战士们趴在工事手握扳机,双目注视前方,全部因饥寒牺牲在阻敌阵地上,这才使敌人逃跑成功的原因。首长们感动的流泪了。多年后,原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将军访问朝鲜,向着长津湖方向痛哭不已。

  西线阻敌战况:东线第九兵团作战艰苦,西线作战的我军同样艰苦,尤其是担任阻击西线溃逃之敌退路的我军压力更大。

  我迂回穿插部队刚进入阵地,西线逃敌的先头部队美九军恰好逃到这里。敌人为了逃命,马上向占领龙源里、葛岘地区的我38军113师337团猛扑过来。该团三连的指战员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敌人前面的坦克,堵死了逃敌的车队。然后我军集中火力横扫立足未稳的敌人步兵,给敌人以重创。

  敌逃跑被阻,急了眼的麦克阿瑟于11月30日急调几百架飞机和重炮对我阻敌部队狂轰滥炸,并命令美骑一师和英军29旅增援美九军。

  我337团压力很大,在激战中,阵地几度易手,经苦战夺回。337团一个连队经激战后只剩30余人。其中一个排的阵地只剩下负了重伤的排长刘序学一人。敌人又围上来了,刘序学拿起烈士的枪弹继续迎击敌人,英勇牺牲。敌人占领了这个排的阵地后,连长张友喜带领卫生员,炊事员、通讯员和几名轻伤员,用刺刀、手榴弹把50多名敌人击退,夺回了阵地。

  在113师337团另一个阵地上一营一连连长郭忠田(吉林省公主岭人1926--1991年)率领一个排,充分利用地形地物,打退成营的敌人十次进攻,以轻伤两个人的代价,歼敌260名。

  还有由副连长杨文海率领的112师335团三连,在松骨峰阵地上英勇阻击敌人,战士们几乎都牺牲了,他们歼敌300多名,最重要的是,他们以自己的牺牲为主力部队的大会战赢得了时间,为聚歼敌人创造了条件。

  对于松骨峰战斗,大家都读过魏巍同志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知道得比我详细,故不多做叙述。但要补充一点,那就是魏巍同志《谁是最可爱的人》文中提到的两位烈士一直活到上世纪末,他们就是李玉安和井玉琢两位老人。他们都是由朝鲜人民军救起后送回部队的。1952年因伤复员回家,在普通工人岗位上默默无闻工作了几十年。

  李玉安,黑龙江省巴彦县人,复员后在兴隆镇粮库工作,1997年去世,寿73岁;井玉琢,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人,1996年去世,寿78岁。我们要永远怀念 不为名不为利品德高尚的老人。要把他们的事迹介绍给子孙后代,让这种革命精神代代相传。

  西线阻击作战战至12月初,美一师主力、美25师、南朝鲜军一师、土耳其旅被我军歼灭,共计歼敌两万三千人。

  当一队队美军俘虏被押下战场时,指挥西线作战的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在电话里高兴的向彭德怀司令员汇报战果时,特别表扬了38军在龙源里、松骨峰阻敌战绩,讲述烈士战斗牺牲的情形时,听汇报的彭德怀司令员感动的掉了泪。他在写嘉奖令结束时,最后添上两句:“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从此“万岁军”的名声响遍全国。

  抗美援朝的第二次战役结束了。东线我军歼敌13000人,西线我军歼敌23000人,共计36000人,其中美军24000人。

  这次战役,造成“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麦克阿瑟“圣诞节前的总攻势”变成了总败退。这次战役,是我国抗美援朝战争中战略上最大的一次胜利。它从根本上扭转了朝鲜战争的战局,我军解放了除襄阳以外的全部三八线以北的领土和三八线以南的翁津、延安半岛,迫使敌人从进攻转入防御。

  美国士兵的母亲和妻子没有忘记麦克阿瑟信誓旦旦的保证:“圣诞节前结束战争,让小伙子们回家过圣诞节”。她们从美国来到东京联合国军司令部,向这位总司令要她们的儿子和丈夫,这位傲慢看似文明的70岁高龄的五星上将恼羞成怒,用粗鲁的话对她们进行谩骂,这是麦克阿瑟被解职之前的一小段插曲,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