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略谈首届“知青”艺术节

2019-07-29 14:36: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国清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7月21日―23日,由东北三省各知青联络站主办的“首届知青艺术节”在吉林省美丽的查干湖景区拉开了帷幕。

  主来自东北三省的知青代表,还有全国部分省市知青的代表。共計千余人。

  各知青代表队都是自发、自愿、自费各精心地排练了自己的节目,以登台演出的艺术形式,呕歌了那个伟大的火红年代。

  演出人员的年龄最大有近八十岁,最小的只有四、五岁。他(她)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非专业演职人员。但演出的效果赢得了观众席上的阵阵掌声。

  仅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四场共演出了150个文艺节目,是非常紧张与辛苦的。演组成员不顾夏日三十度的高温,不顾一直演出到晚上九点钟的劳累。他(她)们的演出宏扬正能量的精神与效果使我动容。

  吉林知青一站的大合唱《中国知青之歌 跟着共产党走》,阐定了这次活动的主题。长春红歌知青艺术团演出的情景剧《松花江上》、黑龙江省星火一团演出的情景剧《不忘阶级苦》、辽宁省知青艺术团的歌伴舞《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以及《万岁毛主席》、《打不尽豺狼决不下战场》、《中国脊梁》、《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无不是红色歌曲的上演,使得演出场面的高潮不断迭起。

  颂扬半个多世纪前,到农村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的革命红流的热情,如今显得更加高涨。

  51年后的今天,不仿将当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历史大背景简介如下∶

  1955年,河南省郏县大李庄乡有一批中学和高中毕业生回乡参加农业合作化运动,报上发表了《在一个乡里进行合作化规划的经验》,报道了这个乡的事。毛泽东主席读了很兴奋,亲笔写了按语:“一切可以到农村中去工作的这样的知识分子,应当高兴的到那里去。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1955年8月9日,北京第一支青年志愿垦荒队奔赴北大荒萝北县,建立了北大荒“北京庄”。发起人是扬华、李秉衡等。

  小学毕业的河北省临西县的吕玉兰,回乡建立了第一个合作社,15岁就当了社长,是全国最年轻的合作社社长。

  1955年10月15日,一支由98名热血青年组成的“上海市志愿垦荒队”,来到了江西省德安县九仙岭,其中有25名女孩子,最小的15岁,她们住简易草棚,吃稀饭箩卜干,每天只有3分钱的菜金。

  之后,共青团中央在全国10多个省市组织了远征垦荒队,动员城市青年奔赴农村。知青的榜样:董加耕、邢燕子、侯俊等就是当年被《中国青年》、《中国青年报》大势宣传报道出名的。

  1964年初,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动员和组织城市知识青年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决定(草案)》。这是党中央、国务院第一次发布指导知青下乡的纲领性文件。中央为此成立了“知识青年下乡指导小组”和安置办,各地区也成立了安置知青下乡的专门办事机构。

  北京第一批到北大荒去的知青有248人,最小的14岁。

  1966年5月17日,上海市文化广场13000多名知青聚会,上海市委要求上海知青“鼓起革命勇气,下定决心”,积极投身新疆建设,在建设和保卫边疆的事业中作出贡献。

  1967年11月8日,上海市66届大专院校毕业生誓师大会召开。毕业生们表示要到内地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1968年3月,北京市青年蔡立坚毅然来到山西省榆次县黄采公社杜家山插队,成了第一个要求插队的红卫兵。

  1968年6月18日,上海市组织的上山下乡勘察小分队出发,他们都是1966届毕业生,也是上海市首批被批准上山下乡的红卫兵。

  1968年,积压在学校的毕业生已经不止66、67两届,加上68届毕业生,共计达200万人。7月27日,上海首批赴农村落户的1966届高中毕业生开始陆续前往安徽和上海市郊区的崇明、奉贤等县的国营农场。毕业生在临行前,各校都举办了上山下乡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1968年8月起,全国掀起了宣传“再教育”的高潮。毛泽东发表了一系列指示,指出:“我们提倡知识分子到群众中去,到工厂去,到农村去,主要是到农村去,由工农兵给他们以再教育。”  1968年12月22日,伟大领袖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

  《人民日报》刊登了《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报道,希望广大知识青年和脱离劳动没有工作的城镇居民到农村生产第一线去。由此,全国掀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热潮。一度震撼全国,轰动世界的红卫兵运动,以上山下乡的形式逐渐消失。

  据1975年12月23日新华社报道:在毛泽东主席1968年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鼓舞下,全国知青一浪接一浪地掀起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到当年年底为止,我国上山下乡的知青已达到1200万。1975年当年,全国有200万知青上山下乡。

  有资深的历史学家推断﹕有不断迅猛增长的1200万知识青年大军,主动申请活跃在祖国最偏远、最艰苦的地区,从而改变其落后与贫穷面貌,缩小城乡两大差别,以及改开以来热提的“农村产业化、城市化”等难题早己迎刃而解。

  极其可惜的是,伟人毛泽东这一顺应历史潮流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旷世壮举,遭到了鼠目佞臣的无情摧毁。

  不知苦中苦,哪知甜上甜?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手不能提篮,肩不能担担。见不到彩虹温室里的花朵只能成为昙花一现的瞬间过客。

  习近平曾自述:“7年上山下乡的艰苦生活对我的锻炼很大。最大的收获有两点:一是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实际,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群众。这是让我获益终生的东西。二是培养了我的自信心。”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历练,终于圆满地成就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治国平天下的辉煌正果。

  精典故事可效仿,乱世疑虑难安肠。

  中华五千遭重创,深改不真民族亡。

  2019年7月28日

张国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