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红西路军——是谁命令董振堂不准突围的?

2019-07-10 16:01:46  来源:双石茶社  作者:双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事先说明,本考证全部证据来源于正式出版物。

  《历史的回顾——徐向前回忆录》为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版本,执笔人:朱玉。

  《红西路军记事》(作者郝成铭),引自甘肃人民出版社《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调查研究卷》——夏宇立为编委会副主任;《血战高台前后》(中共高台县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引自甘肃人民出版社《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调查研究卷》——夏宇立为编委会副主任。

  有关电文摘录,均引自甘肃人民出版社《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夏宇立为编委会副主任。

  1937年1月1日,西路军前锋红五军连下抚彝(今临泽县蓼泉镇,当时的抚彝县城,亦称临泽——不是现在的临泽县城,以下统一从旧称,均称“临泽”)、高台两城,两座县城的民团、保安队要么溃逃,要么投降,长途转战的西路军将士又得粮食又得物资,十分欢欣鼓舞。次日,西路军首长电告军委:“连日西路军全部已行军通过沙漠滩地,且战且行,虽极艰苦,各军圆满达其任务”,“如敌无大力压迫,即以大部留高、抚休整;如被敌迫时,即准备部署肃州,以一部诱敌进展

  然而两天之后,西路军首长发现,情况并不乐观。

  西进前方已是粮房俱缺的“穷十八站”,人烟稀少,一片荒凉,“马家军”骑兵集团又十分猖獗,再向前行已经十分困难。1月4日,西路军首长再电军委:“高台以下人粮极富,以上则甚荒凉,据点少且远,正值天寒,如主力控制高、抚,如进则齐(进),道路、粮、房、敌骑均不许可,打则齐打,亦只有坐待消耗,灭敌不易,驱敌不易,此方六千骑兵,决非番骑或陕骑兵可比”,希望“我们即均在高台战敌,远方资物用外力送下”。

  军委于5日复电西路军首长:“西路军即在高台、临泽地区集结,暂时勿再西进”,“全军集结于二、三点,一天左右行程能集中作战,大力训练补充,伺机消灭敌人”,“全靠你们自己团结奋斗,取得胜利,不要靠任何外面的援助”。

  西路军遂停止西进,在高台、临泽、沙河堡、倪家营子一带部署防务,筹粮筹款。

  而两万多“马家军”却乘势围了上来。

  8日,马家军开始对围攻高台;12日,战斗渐趋激烈。

  当时,西路军主力集结于沙河堡(今临泽县城,以下均从旧称,统一称“沙河堡”)、倪家营子一带,主要是西路军总部及直属队和西路军主力红九军、红三十军部队,而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率红三十九团、红四十五团、特务团4个连、骑兵团2个连及军部直属队3000余人守备高台县城,临泽则由郑义斋的总直供给部、妇女独立团和红五军政治委员黄超所率的红三十七、红四十三团驻扎。

  

cc615e2eb56fd58b9c10ab5e90757dad.jpg

  

da3ffd606eec22ef78ceca2f54392b76.jpg

3da00da024f8bb378e7f356e3cc35822.jpg

  高台、临泽、沙河堡、倪家营子这四个点基本上呈一字长蛇分布,相邻两点间一般相距30华里~50华里(参见图一),但两个端点高台——倪家营则最近也相距120里左右,大约一天半到两天的徒步行程。

  16日,军委主席团致电西路军首长,指示:

  同意西路军在现地休息一个时期,集中全力乘机向东打敌,尔后以一部西进。在这种条件下,并大大向东扩张甘北根据地

  请注意,这个指示是“同意”!同意谁的建议?请问除了西路军首长,还能是谁?

  这个指示中有“不准突围”的禁令么?没有!——肿么瞅也没有!

  20日,高台陷落,董振堂牺牲。

  从高台被围并开始激烈战斗算起直到陷落,一个星期时间,没有一兵一卒的援军来到高台城下,百里开外的西路军主力也没有任何救助的行动——派出援军时高台已陷,援军亦被半路打散。

  《历史的回顾——徐向前回忆录》(朱玉执笔)关于这个事件的叙述是这样的——

  

5db775a8ac03bf27342f94ab44e89c50.jpg

  

2b50327ac2400d29974f0af8e7b8189e.jpg

  电台在黄超手中,总部与五军联系不上,这个理由勉强也能成立。

  ——距高台最近的临泽也有五军另一部,相距不过50里开外,连枪炮声都能耳闻,不能侦察?不能向西路军首长报告?是没报告,还是谎报了军情?

  而且,而且的而且,就在军委主席团“同意”电发来的同一天,一个命令却很及时地传达给了被困高台城中的红五军董振堂军长——

  

6ae2163a57c14aa4fb0809e103af691e.jpg

  

0c83024a777e5fd54c886e121270a4b3.jpg

  

b5ba0ddb241a786296d77bed1285c336.jpg

  

bc45243d58df54f3d8fb72edb6395529.jpg

  这两个材料都是引自甘肃人民出版社《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丛书,丛书编委会副主任之一就是数十年后咋呼“西路军被困高台、临泽,援军停在千里之外,中央严令不准突围”的夏宇立——根据常识,夏副秘不可能对这些文字没有过目吧?

  问题:

  一、不谁董军长突围的命令是谁下的?黄超假传圣旨?——那日后毙了他也不冤啊!问题是,他作为政委,有向军长下令的权力么?他是奉了尚方剑,还是擅自决定的?这个尚方剑是哪个赐予的?

  这个嘛,恐怕肿么赖,也赖不上中央。

  二、如果赖不上中央,那就还有一种可能:这柄尚方剑是西路军首长赐予黄超的!有可能的理由如次:西路军要“集中主力乘机向东打敌”,西边高台可以牵制敌人。但这个理由也有一个大BUG:西路军主力并没有“集中全力向东打敌”,而是坐困于沙河堡、倪家营子一带。

  双爷我不喜欢阴谋论,而且这个时候的红五军已不完全是中央红军的红五军团,还有原红四方面军的三十三军编入。所以要拿“借刀杀人”来朝西路军首长头上招呼的朋友,请各自珍重,甭一惊一乍地跟夏副秘一样玩儿自由心证——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哈。

  因西路军最后失败时销毁了所有电报,除了西路军首长与中央之间的往来电报中央这边有存底外,西路军内部的指挥文电已全部付之一矩。所以西路军首长此间究竟是肿么决策的,缺乏原始文献证据的证实或证伪。

  那么这个问题,只能存疑待考,并期待合理的解释。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准突围的命令,不是来自中央!

  除了夏副秘等自己参与编辑的西路军文献中找不到有关证据外,原西路军总部作战科长潘同(后在新疆叛变)还提供了一个相反的证言——

  一切中央的指示,并没有限制西路军的机断专行,且事前都征求了徐陈的同意。

  嘿嘿嘿嘿,这桩公案,双爷我啥都不想多说。

  夏副秘,你努力,自己去自圆其说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