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论李鸿章的“天才”外交及李鸿章的成因

2019-05-13 11:58:3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佛兰次小区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22).jpg

  时下,一些“名人”说:李鸿章的“天才”外交才能,为积贫积弱的中国赢得了列强的尊重,在国际上树立了负责任大国形象。其证据就是李鸿章每到一国访问,都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李鸿章本人也被列强誉为“东方俾斯麦”。李鸿章是代表国家出访,外国接待李鸿章的规格和如何看待李鸿章就是中国在外国人眼中的地位。 李鸿章经这些“名人”这么一说,还确实唬住了不少人。因为证据确凿,逻辑也还说得通,于是,李鸿章在这些“名人”嘴里为圣为王便有了道理。但是,列强为何高规格接待李鸿章,这些“名人”就是不说。为正视听,我们有必要让人们全面了解李鸿章的“天才”外交,看看李鸿章的“天才”外交到底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清史稿》记载:“二十一年二月,……七月,(李鸿章)回京,入阁办事。十二月,俄皇加冕,充专使致贺,兼聘德、法、英、美诸国。二十二年正月,陛辞,上念垂老远行,命其子经方、经述侍行。外人夙仰鸿章威望,所至礼遇逾等,至称为东方毕士马克。与俄议新约,由俄使经总署订定,世传《中俄密约》。”这段史记,便是时下一些“名人”所说的李鸿章“天才”外交的证据。即李鸿章先后访问了俄、德、法、英、美等列强,“所至礼遇逾等”所到之处获得超高规格的接待,列强还称李鸿章为“东方俾斯麦”。俾斯麦是德国宰相,在他的治下,德国成了欧洲强国,打得其它国家割地赔款。

  话题至此,读者恐怕会说这些列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李鸿章怎么能跟俾斯麦相提并论呢?一个是被别人打得割地赔款的宰相,一个是打得别人割地赔款的宰相,根本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嘛,只有脑子有病的人才会这么荒唐地并列。

  别笑,请继续往下看,看完之后您便知道了列强不但脑子一点毛病都没有,而且精得很。 《清史稿》记载:“(二十四年)是春,以胶州湾租借于德意志,旅顺口、大连湾、辽东半岛租借于俄罗斯。……是夏,广东九龙半岛、山东威海卫俱租借於英吉利……(光绪)二十三年,德国据山东胶州湾,法租广州湾,英租威海卫,俄租旅顺、大连湾。” 列强垂涎欲滴的肥肉,不费一枪一弹就由李鸿章免费送上门来了,面对这样的好事,谁能不给高规格接待?给顶“东方俾斯麦”这样的高帽子回赠又有何妨?而且,有了这样的高规格接待和这样的不要成本的高帽子回赠,料想中国国内也不会有人敢对李鸿章放一个屁了。 《清史稿》记载:“李鸿章……尤善外交,阴阳开阖,风采凛然。”可见,靠上了洋人的李鸿章卖起国来,自我感觉是多么光荣! 这就是某些“名人”吹捧的李鸿章的“天才外交”! 正是因为李鸿章的“天才外交”,大量地引进外资洋势力,中国成了列强乐园,享受着瓜分中国的餮饕大宴,使苦难的中国雪上加霜,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差点亡国灭种。直到中国共产党的出现,才扭转中国的国势。

  李鸿章可谓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个政治怪胎,这个政治怪胎之所以一路祸国殃民时还能呼风唤雨横行一世,是因为它是一种现象而决非一个个体,是满清的政治生态。 那么,为什么历朝历代都没有,唯独满清有这种特色产物呢?纵观满清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李鸿章产生的必然性。

  一、李鸿章是满清奉行祸国殃民的历史虚无主义必然产物。

  满清入关掌握政权后,为了维护统治,让民众心甘情愿做奴才,从始至终都搞历史虚无主义愚化和训化汉人。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篡改明史。在满清修编的明史里,明朝十七帝不是阴谋家就是只知吃喝玩乐的公子哥。朱元璋过河拆桥,屠杀功臣,得知徐达生背疽,特意送蒸鹅给徐达吃,让他死,是何等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经满清编造的明史这么一说,朱元璋统一中国、建立内阁制、勤政爱民等历史功绩,就变成了为人不齿的阴谋得逞。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蒸鹅并不能加重背疽的病情。背疽,是那时的不治之症。纵是朱无璋想杀徐达,也没必要多此一举。朱棣的历史贡献也很大。七下西洋(实际六下,另一下由朱瞻基完成)、六征蒙古、修建紫禁城、编纂永乐大典、疏通南北漕运等,也同样被妖魔化。满清除了渲染朱棣六亲不认,谋逆篡位,阴险狡诈之外,还把七下西洋说是劳民伤财。”文韬武略的朱瞻基则被满清说成贪玩促织公子哥,事实上,玩促织只不过是朱瞻基偶尔放松一下的办法罢了……不但明朝十七帝没有一个好东西,整个明史也被满清描绘成了彻头彻尾的烂史。

  事实上,明朝是我国历史上取得过辉煌成就的一个朝代,开创了中华文明之新纪元。明朝出现了我国第一架天文望远镜——筩,出现了《九章算法比类大全》《物理小识》《普济方》《本草纲目》《瘟疫论》《救荒本草》《农政全书》《申坤万国全图》《徐霞客游记》《天工开物》《火龙经》《新制诸器图说》等伟大著作。明朝的徐光启还和意大利传教士合译了来自西方的《几何原本》,提升了中国的基础学科水平。明朝的大国制造也领先世界,能生产口径11cm碗口铳、手铳、“神火飞鸦”、铜火铳、佛朗机炮、虎蹲炮、火绳枪、遂发火枪、两级火箭、触发式地雷,还能制造船长150余米和容千余人的远洋“宝船”,等等。明朝对外战争,也是可圈可点。幽云十六州,公元936年被儿皇帝石敬瑭割让出去,脱离中国455年,也是明朝1368年才重新夺回。 西班牙军人、传教士、历史学家门多萨编写的《中华大帝国史》,介绍的中国是“全世界最富饶的国家”。中国人食物丰盛,吃很多肉。中国的贵人有良好风度,教养和高尚举止。在中国,一个港口看见两千艘大小船只。中国允许商人到邻近的各岛去进行贸易……西班牙人当时正要攻打马尼拉的中国海盗林风,中国军官一口气就答应提供500艘战船以及陆海惯战的人。如西班牙人还要求,可以供给更多。中国的园林都很齐整。还有趣的是在明朝戏剧中,刘备却是一个无能和邪恶的人。

  如此了不起的朝代,竟被满清彻底妖魔化,可见,满清的历史虚无主义是多么无耻。 满清不但篡改明史,还全盘篡改中华历史文化。爱新觉罗•弘历(乾隆)精通文化,为了灭史役华,弘历采用欺骗、威胁、收买和告密等手法,令全国读书人、藏书家、书院等交出所有的书籍供官府审查。认为不宜留存的书立即销毁,可以留存的书则必须更改。谁敢不从,就是死罪。不让一本真本书籍流传于世。与此同时,弘历借纂修《四库全书》为名,把中华文明翻了个底朝天,销毁的中国历代流传的史书典籍经研究“将近三千余种,六、七万卷以上,种数几与四库现收书相埒”。没有销毁,就是篡改与篡改后封存。清朝编出来的《四库全书》和《二十四》,全是精心修改过的。吴晗说“满清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讲的就是这段让人痛心的史事。笔者早年读《道德经》,刚读开头“道可道,非常道”就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到长沙马王堆读到帛书原版 “道可道者,非常道也”,一下子便明白了先贤的意思。后来才知道,原来《道德经》这样的道家经典著作也是经过满清精心修改过的。还有《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等名著都被精心篡改过。幸好还有人冒死珍藏起了吴三桂的《反满檄文》及《扬州十日记》《嘉定屠城记略》等书文,才将几本真本留传下来,给后世保留了一些历史的真实。

  满清对中华文明的全盘否定,使千年的中华文明支离破碎。经满清改造过的中华文明,让中国人已经没有了文化认同感了。李鸿章卖国,老百姓为侵略者带路,满清亡国后,几乎所有满人都像没事一样等等,就是明证。 没有祖国意识,没有国家主权意识,是没有民族文化认同感的突出表现。它不但在满清李鸿章们身上和满清老百姓身上表现突出,甚至在现在认为的当时的进步精英也大都如此。《戊戌变法档案史料》记载:维新派大员杨深秀上书光绪皇帝:昨又闻英国牧师李提摩太,新从上海来京,为吾华遍筹胜算,亦云今日危局,非联合英、美、日本,别无图存之策。……况值日本伊藤博文游历在都,其人曾为东瀛名相,必深愿联结吾华,共求自保者也。未为借才之举,先为借箸之筹。臣尤伏愿我皇上早定大计,固结英、美、日本三国,勿嫌“合邦”之名之不美,诚天下苍生之福矣。 杨深秀这个上疏就跟叶利钦主动请美国人设计“休克疗法”一样,请来并完全听从英国牧师李提摩太的设计,要让日本的伊藤博文来中国当宰相,把中国并归日本管理。后来日本侵华打出的口号“东亚共荣”就是脱胎于此。更为荒唐的是光绪皇帝竟然同意了这份奏书,并令康有为等人为此运作。在康有为等人的积极运作下,伊藤博文真的辞去日本首相,来到中国准备做中国的宰相了。眼看中国就要被伊藤博文轻而易举地一口吃掉,慈禧太后再也坐不住了,扯掉了遮在面前的垂帘,直接主掌朝政,无情肃反“维新党”。杨深秀、杨锐、林旭、刘光第、谭嗣同、康广仁俱处斩。一次性处斩六名大臣,历史罕见。但我们也应看到,“戊戌变法”骨子里已经没有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了。倘若真的成功了,还会有今天的中国吗?而满清走到最后的时候,慈禧那拉兰儿也是“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满清大搞历史虚无主义,不但屏蔽了中华文明之魂,也掏掉了整个满清的灵魂,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说真的,中国没有土崩瓦解,被列强真正瓜分掉,真是历史之大幸。

  二、李鸿章是满清奉行维稳图安,重刑禁言,愚国愚民国策的必然产物。

  满清统治中国后,不是为了建设一个新中国,而是为了如何管住汉人,不让他们造反。政权结构上,满清废除了明朝内阁制,取而代之的是满人至上,君权无限的政权结构。较之前明在国家政体上已经是大大地倒退了。内阁制是什么?就是现在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内阁、虚君+内阁等政权架构,它的意义是尽可能地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中国共产党建立的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制度,如果实施得好,较之更为先进,鉴于本文主题,在此不述}。明朝形成的皇帝、内阁和太监三方权争内阁制虽然受到太监的一些干扰,但已经建立了对皇帝、宰相、太监及各级政府权力具有彼此制衡作用的新的政治生态。这种国家政体的探索,要比西方世界早450年,加上明朝的海上贸易已经相当发达,事实上已经为迎接资本主义的到来做好了准备。如果历史老人没在明朝打盹,给明朝一些时间,那么,明朝的内阁制轻轻一跃,就会形成英国那种议会制度,那么,中国就不会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

  当然,假设只是假设,作不了数的。满清入主中国之后,不但全盘否定了内阁制,还实施迁界禁海,重农抑商,摊丁入地、火耗归公,骑射为本,火器封存,焚书篡史,愚和谐民等国策。很虽然,这些国策本质上就是维稳图安。这也是整个满清历史,都对技术进步和醒世文字十分恼火,重刑以待的原因。实际上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害怕汉人发明先进武器和觉醒后造反。博学多才的发明家戴梓发明了 “连珠火铳”和“子母炮”,类似现在的机关枪和火箭炮,玄烨康熙帝便发配他去充军,流放时长达35年。从满清入关起算到隆裕皇太后下诏退位,统治中国268年,这么漫长的岁月里,较之前明来看,中国的科学技术特别是军事科技没有进步甚至还倒退了。 满清的文字狱,更是做绝了。仅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百年多时间制造的反文明、反人类的文字狱惨案不仅骇人听闻,而且数量惊人。有位诗人因写了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便是死罪。这是何等的野蛮的暴行!中国史学家顾颉刚认为清朝文字狱在二百多年间基本上没间断。只是满清时长且对此长期设禁而使后世无法弄清死在文字狱上的惊人数字。

  文字狱的结果,就是整个社会再无良言,民族再无思想,更无信仰了,满清之所以是历史上骗子特别多朝代,原因就在这里。白莲教的神功,义和团的刀枪不入,太平天国的拜上帝会……骗子之所以盛行,是因为有人信。可见,整个满清已经没有的健康思想,神经已经错乱到了多么可怕的地步。最后,满清自己也因武昌兵营中一位士兵擦枪起火之事,被袁世凯骗夺了政权。隆裕皇太后问袁世凯: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袁世凯答道: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势不可挡。其实,以当时满清军力,平息这一小骚乱易如反掌。手握重兵的袁世凯也是心知肚明的。隆裕皇太后听袁世凯这么一说,信以为真:那好,我们退位,你去组织临时政府处理善后事宜吧。袁世凯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把政权骗到了手。骗来的政权当然不可能长久,这也是洪宪政权超级短命的重要原因。

  满清文字狱也直接导致了满清科举制的变质变味。文化的恐怖主义使天下学人只能按满清的条条框框读书写字,谁越雷池就是杀头丢命。百家争鸣的学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党八股独大。学界再无思想,整个清朝,再没有中国历朝历代那样,出现大批名臣贤士,原因就在这里。唯一能够上台面的《红楼梦》,也是曹雪芹对满清的痛苦与绝望之作,还被弘历帝亲自列为禁书。因此也使《红楼梦》成了没有后40回的残篇。满清科举制选用的官员,基本上是奴才。奴才就是不唯书,不唯实,不唯真、善、美,只唯上。这些人做官后,自然会加剧只唯上的官场奴性,这也是身居高位的李鸿章之流能够横行一世重要原因。

  满清苟且偷安国策,导致了整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丧失,也使中华文明突然停摆了。虽然满清的GDP世界第一(事实上,我国的GDP早在秦、汉、唐、宋、明时期一直是世界第一),但与列强一对阵,鸦片战争根本没有打多大的恶仗,满清就输了。接踵而来的是越输越惨。而真正关心国家的思想言论又被残暴扼杀,官场又充满奴性,毫无党性和正义。李鸿章之流一旦混入高层,国内就没有人对其制衡,能够控制他的,只有洋人。这个时候,李鸿章不卖国都已经很难了。满清一心图安最终不能安,没有逃脱灭亡的命运这是必然的。因为安稳不是维出来的,而是为出来的。

  三、李鸿章是满清堕落入髓的官场生态的必然产物。

  龚自珍先生把满清生态描述为:"官无廉官,吏无能吏,兵无勇士,军无良将,民无良民,甚至盗无侠盗......"龚自珍先生是满清重臣,他都这么说这么恨,可见满清的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满清的官员除了奴才特点外还有一大特点,这就是除了“贪”,还特别“懒”, 捞起钱来特别来劲,干起正事来个个无精打采。其实这也是所有奴才官的共性。世界甘愿为奴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了得到贪腐的途径,根子在于升官发财的人生目标。这样的目标,自然就会形成与之相配的官场规则和办法。

  “多磕头,少说话”,三朝元老曹振镛晚年道出的官运亨通的不倒秘诀,也是满清官场上升官发财的圭臬。在满清官场,官运不靠业绩靠上司。于是,大官小官都一门心思揣摸上面,努力把“唯上”发挥到极致。大臣不是绸缪国是,而是想方设法取悦皇帝。这种现象充斥整个满清官场。嘉庆皇帝曾咨询刘墉:“你看某某人当知府怎么样?”刘墉看了一眼嘉庆的面色,揣摸半天,最后挤出两个字:“尚可。”这种顺水推舟办法,确实很好,既表明了自己跟皇帝一条心,又显得皇帝智商高过自己——皇帝考虑好了的事自己要想老老半天才能想明白,假如以后这个知府皇帝不喜欢了或者出事了,自己还不承担荐人之责,何乐而不为?满清皇帝个个好大喜功,目空一切,就是这种“唯上”官场培养出来的。而皇帝越是这样,大臣就越是投其所好,于是,满清官场另一怪象应运而生,长盛不衰。这就是报喜不报忧。 报喜不报忧,那么,需要努力排查、清除的国家暗伏的危险就不会重视,没人理。无论国家到到多么危险的地步,举国上下都还是会被说成一派空前盛世的景象。然而,危险不会因为官场的报喜不报忧而自动消失,反而会因没人管而成长为灾祸。1813年,夏历癸酉年,满清就发生了袭宫夺位之变,史称“癸酉之变”。这一事变,差点让嘉庆皇帝在一派虚假的歌舞升平的大好形势下成了满清末代皇帝。

  1813年10月8日下午3时整,林清率天理教徒200余人经乔装混进紫禁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由东华门、西华门攻入皇宫。两天一夜,杀得皇帝家里血流成河,差点满清江山易主。也许上天还要留满清一段时间让后世得到更多警示。阴差阳错,林清起义失败了。林清失败的原因有三:一是情报不准,嘉庆皇帝不在皇宫,还在从木兰围场回京的路上;二是林清的外援因迷路而没能及时赶到;三是嘉庆帝的二儿子,即后来的道光皇帝,因平时喜欢捣鼓火枪这种满清朝野之稀有物。几声的枪响,激战双方刹时都被镇住了,因为谁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玩艺,但那枪声却是震耳欲聋,而且打死了人。很快,皇帝的卫队因此士气大涨,而起义方则多了一层顾虑,形势一下子逆转了。如果不是这种偶然性变故,林清他们肯定会把大清皇宫连锅端掉。

  “癸酉之变”是满清官场报喜不报忧的浓缩版。早在八年前,林清等人就在华北农村大规模传播天理教,制定了先占皇宫、再取全国的奇葩战略。而且,林清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一点都不好,“要想白面贱,除非林清坐大殿”的民谣家喻户晓,闹腾八年,官员们就是不上报。 “癸酉之变”发生的那一年,豫亲王裕丰等朝中要员就不断接到了林清谋反的举报,但都冷处理,压着不说。出事的前十天,兵部尚书兼顺天府尹刘镮之,皇帝的卫队司令吉伦都得到了林清谋反的举报,但都不当回事。特别是吉伦,那天听到皇帝回京的消息后立即率大队人马前往迎驾,刚上路,一个参谋就骑快马狂追上来,气喘吁吁地和他报告天理教徒混进城了并请吉大人即刻处理。然而,长期报喜不报忧不但麻醉了皇帝,也麻醉了各级官员。吉伦火了:“我大清正是太平盛世,国泰民安,天下归心,你再敢造谣惑众,老子宰了你!”。参谋拽住吉伦的马缰绳,苦苦哀求:“大人……大人!您真的不能走啊,要出大事啊!”可是,真诚的参谋却被吉伦弹腿一脚踢得老远。

  “癸酉之变”的夺命响箭并没有祛除甚至丝毫没有改变满清官场积习,还助长了满清官场的另一毒瘤的疯长。这就是推诿之风和日盛一日官场袍哥文化。 皇帝还是爱听好话,而事故、灾祸却不会因瞒报而消失。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别让它在自己的属地发生或者祈祷它赶快离开自己的属地。鸦片战争初期,英军攻占镇江后,向江北逼近。扬州的高官,位居从三品(相当于如今副省级)的盐运使但明伦,给英军送去了60万贯钱,恳请英军不要进攻扬州。英军收到钱后,改攻南京。在洪秀全起义之初,地方官也是使劲捂盖子,巴不得长毛快去别人地盘上闹。直到太平军攻克了十几座城池,朝廷才知道出了大麻烦。到八国联军入侵时,李鸿章则干脆来了个东南互保,直接出卖国家利益。东南互保,就是李鸿章的属地东南地区与侵华列强们签订的一项条约。条约中规定,东南地区不参与战事,并保护洋人,满清的官僚特别是朝庭要员沦为到如此地步,国家不亡都天理难容了。

  也许有人会问,难道泱泱中华,就没有一个明白人?没有一点正气了吗?当然有。但要知道,正义能不能占上风,不是取决于正义本身,而是取决于正邪双方的力量对比。没有人能扳倒李鸿章。因为满清在“唯上”的官场生态,导致上行下效,带动了整个官场的投靠钻营,官场袍哥日益壮大,到李鸿章时,已是党羽遍天下,慈禧也奈何不了李鸿章了(关于官场袍哥文化,笔者对此有过专门的论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笔者的拙作《可怕的官场袍哥文化》一文: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901/189657.html)。这个时候,满清的官场,正义已经被邪恶压在了身下,虽然也有左崇堂这样一身正气的大臣,但孤掌难鸣,只能由李鸿章之流横行霸道了。至此,满清的气数尽了。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