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秘闻里的沉滓——评教授在“1948背后的故事”(六)

2019-03-27 11:46:1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前度刘郎
点击:   评论: (查看)

  九:刘教授有个天大的发现,他发现并惊呼:共产党同国民党一样抓壮丁!共产党是怎样抓壮丁的呢?“村支书、村长就把适龄青年叫到一起教育,这些青年都坐在炕上不说话、不表态,支书派人一个劲儿烧炕,炕上热的坐不住了,终于有一个跳了起来。好,这个算报名了,结果一个一个都跳起来了,就骑马戴花当兵去了。”

  评论:

  解放区的农民从地主那里夺得了田地、房子和牲口,过上了翻身的好日子,但能不能安稳持久,主要看人民解放战争能不能取得彻底胜利。如果人民解放战争彻底胜利了,则到手的一切财产和生命就安全了;如果人民解放战争失败了,则不仅会失去一切到手的财产,还会失去生命,这是每个翻身农民都想得到的事实。那么由谁来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保卫自己的生命?是靠共产党几个领导,还是靠原来帮助他们翻身的解放军,能不能使人民解放战争彻底胜利?答案是都不可能的,这也是每个翻身农民都想得到的。因此,为了使自己获得的胜利果实永远保持在自己手里,就必须要有人民解放战争的彻底胜利,要使人民解放战争彻底的胜利,就要有源源不断的兵力,而这源源不断的兵力只能是来自于翻身农民自己。

  刘教授认为这个说法不对,他“感觉到人从本性上来说不愿意打仗的,农民更是如此······农民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分了地、分了房子、分了牲口,你叫他再去打仗,可能吗?从他个人来说是不会愿意的。”

  人如果都活得好好的,当然不愿意打仗。农民确实是分了地,分了房子,分了牲口,过上了“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日子。但是,先前的农民是长工、短工、佃户,是贫下中农和雇农,是没有地没有房子没有牲口的。地、房子和牲口从哪里来的?是从地主老财那里夺过来的。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地主老财被夺走了家产会甘心吗?能不仇恨吗?所以,当国民党军队来了有了靠山时,地主老财们就组织了还乡团,就和国军一起以血腥杀戮的“秋后算账”方式,教训农民;只要地主老财们不被彻底打倒,则农民们的 “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都会随时失去,连命都会保不住,1927年的农会会员被杀得尸山血海,历史相去并不遥远。只要看看以张灵甫为代表的国民党军队在解放区做了什么,就知道,翻身农民参军打仗并不需要用“烧炕”的方法去动员。

  张灵甫率领国民党74师进入解放区,烧杀掳掠、欺辱妇女,坏透了!到了张官村,发现几双绣有红五星的鞋垫,枪杀9名妇女。74师把许多村庄都烧毁了,逃不走的被枪杀,下令‘就地补给’,疯狂抢劫百姓的粮食,谁敢反抗一律枪杀。这与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没有任何区别!国民党的军队进入解放区,还乡团就回来了,抢夺人民的土地、粮食、财产,不给就杀。

  当时的老百姓一看,张灵甫们一来,老百姓还要为地主服务,不打败张灵甫这帮与人民为敌的反动派,是没有好日子过的。妇女老少齐上阵,于是男人们扛起枪,保家求解放,妇女们摊煎饼,为子弟兵送给养。孟良崮战役,军情紧急,一支部队需过河战斗,村里的男人们上前线了,妇女们齐刷刷的跳进河里,用肩膀扛起门板,战士们快速过河,投入战斗...孟良崮战斗是惨烈的,一战士受伤昏迷了,被妇女发现了,在野外没有水,离村又太远,还怕被敌人发现。这位妇女用自己的乳汁救活了战士,这位战士觉得她就是自己的母亲。沂蒙红嫂不是这一个,支前女模范千万千,这是一种精神,大爱无私的精神,老百姓爱这只属于人民自己的军队,为百姓保家求解放的人民子弟兵[65]。”

  时任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员的粟裕是这样说的:“而当我军到时,他们(鲁中老解放区人民—作者注)愤怒地控诉蒋军(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部队—作者注)。和地主还乡团奸淫烧杀的凶残罪行,要求我们为他们报仇,同时积极地配合我们军的作战行动,夜以继日地为我军筹集粮草······翻山越岭为我军带路[66]。”

  张灵甫们和还乡团来烧杀抢掠了,于是“男人们扛起枪······村里的男人们上前线了。”还用得着村干部去“烧炕”吗?这种场景,在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都是一样的,无论华东、华北和东北。

  “保田保家”,这是翻身农民最基本的认识;“打江山、坐江山、保江山”,解放一切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这就是翻身农民经过学习、教育后产生的阶级觉悟。

  东北通河县“翻了身的农民,参军的热情特别高。每次征兵动员时,都有兄弟争相报名,父母送儿子,妻子送丈夫,未婚妻送情郎的动人场面。1947年征兵时通河县政府提出了为 “打江山、坐江山、保江山”而参军的口号。城区六街妇女主任亲自送丈夫参军,农会会长动员自己的亲弟弟参军,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全街都积极踊跃的报名参军,祥顺区向阳川雇农王宗山自动报名参军,他在大会上说:“我扛了十来年大活,连个马毛也没有,现在我家分到了马,我非参军保家乡不可,分到的马交给我父亲在家种地”;祥顺村贫农施祥(豆腐匠),争着为他二儿子报名,他说:“我大儿子参军走了,到前方去打蒋介石,大家对我特别照顾,这次斗争我又分一匹价值30万元(东北流通券,下同)的马,有马就能种地,我也叫二儿子去当兵,保卫这胜利果实[67]。”

  "在六道江区横道河村的参军动员大会上,19岁的孙秀福第一个报名,然后动员他的姐夫王华太也参了军。长白县梨树沟村的翻身农民于世英50多岁了,为了参军,他刮掉胡子,少报年龄,积极要求参军,终于被批准入伍,参加了“四保临江”战役。"

  "长白县半截沟朝鲜族老人金仁宣先后把5个儿子送到部队,被誉为“五子登科”“功臣之家”。珲春县的金仁洙有5个儿女,3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在抗日战争中牺牲了,解放战争时期,她又把小儿子送去参军。后来,金仁洙被誉为“革命母亲”,当选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代表[68]

  刘教授根本无视国民党部队和地主还乡团对解放区人民残酷烧杀抢掠的反面教员作用,无视解放区翻身农民的普遍觉悟,无视共产党的人民军队与解放区人民的鱼水关系,无视共产党在翻身农民中的崇高威望,无视参加人民军队的光荣,用人本自私享乐怕死的思维来推导解放区翻身农民,只能说是“秤盘里称大象”。世界上哪里有那么整齐的事,翻身农民有思想觉悟的和不觉悟的两种,觉悟的是绝大多数,不觉悟落后的是少数;觉悟的会积极报名参军,不觉悟的落后的消极。所以,乡长、村支书要召集落后的开会做思想工作,这是极正常的事,也是很普遍的事。不能因为落后农民不愿意参军就听其自然,那样保卫胜利果实就是一句空话。但动员的方法只是也只能是做思想工作,一次次的、多层次的做工作,通过做思想工作,加上先进榜样示范,一般落后的都想通了,参加了解放军。

  那么,刘教授说的用“烧炕”的方法去动员解放区青年参军,有没有这个事呢?我想也许个别地方是有的,但一定是极少数的,决不会是普遍的。即使是有的落后农民思想不通,地方领导也没有办法,但决不会像国民党那样把人捆起来。刘教授胆子再大,决不敢造谣说共产党像国民党那样用绳子把人捆去当兵,只好说是“烧炕”。但即使是极个别地方的“烧炕”动员也与国民党普遍“抓壮丁”的残暴行为有天上与地下的区别。把这极少数的“烧炕”动员等同于国民党普遍的“抓壮丁”,莫非是对共产党和解放军有特别的仇恨?!

  我想问刘教授一个问题,如果国民党的保甲长召集适龄青年叫到一起,用“烧炕”的方式能否让青年们一个个去骑马当兵?

  按照刘教授的逻辑推理,全国解放后,人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城市的人都有了工作,农民都分了房子、田地和牲口,对于战争都会离得远远的了。但是抗美援朝时全国城乡各层人民都积极行动起来,“保家卫国、参军光荣”成了全国人民的共识,青年们掀起了踊跃参军的高潮,这又作何解释?这是翻身人民的高度觉悟,这是劳动阶级献身国际主义的高尚精神!绝不是用“烧炕似的抓壮丁”手段逼迫出来的。巧得很,我与刘教授都是“老三届”中67届初中生,我们这代人从四、五岁起,听得最多的是参军光荣,还要“花中选花”;69年中苏“珍宝岛”战斗打响,年轻人都争着去参军,东北知识青年还偷偷参战;后来流传的有红卫兵偷越国境线去越南和缅甸,帮助当地共产党的游击队打仗,不知刘教授听说过没有?所有这些都是人的高度政治思想觉悟的反映,都是不贪图享乐、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当然,不觉悟的人还是有的,当68、69年全国中学生绝大部分满怀豪情奔赴农村时,刘教授并没有“打起背包就出发”,却以“黑五类”的身份留在城市当了工人。下乡只是当农民而已,并不是去打仗,却成了“人性”的分水岭。

  十、刘教授说,国民党11师师长胡琏看到解放军前面一群老百姓拿着手榴弹往阵地上冲,不忍心开枪。刘教授解释说是一种误解,解放军很多战士穿不上正规军装,所以胡琏的这种说法没有根据。

  评论:

  刘教授否定了胡琏的说法,乍一看好像是为解放军说话,但仔细一琢磨就发觉不对。他是表面否定胡琏的误解,骨子里却在肯定并赞扬胡琏的仁慈,虚拟国民党军队“仁义之师”的形象。这就是刘教授的小动作。胡琏多“仁慈啊”!以为在解放军前面冲锋的是拿着手榴弹的老百姓,他不忍开枪,犹豫了,没有及时开枪,才打了败仗,不是打不赢,是“仁慈”的结果。多么“仁慈”的国民党将军!

  不知是不是军科院的那些四野老参谋们告诉刘教授,战场上冲锋在前的战士手里不拿枪开火而是拿着手榴弹。那他们的枪到哪里去了呢,还是没有枪只有手榴弹?军事常识告诉我,冲锋时的士兵都是端着枪,边打边冲,用自己的子弹消灭敌人或压制敌人的火力,如果是近距离就用刺刀捅向敌人,总之是使敌人没有机会向自己开枪。胡琏的克星解放军“常胜将军”粟裕告诉我们说,冲锋号一响,刺刀就要捅到敌人的肚子上,哪里会有手里握着手榴弹去冲锋的傻瓜呢?只要认真想一想,如果一群战士手里拿着手榴弹冲锋,则远距离手榴弹甩不到敌人阵地,自己就被对方的子弹干掉了,近距离只怕是手榴弹一甩自己一冲,连自己都炸死了。我没正式当过兵,更没有上过战场,但曾在“危险品仓库”做过警卫工作,实实在在玩过三年枪,也甩过手榴弹。我的同事虽然没有“四野的老参谋”,却也有60年代上过越南战场的复员老兵,所以本人对战场上冲锋时用什么武器还略知一二。连“知青”都没有当过的刘教授,违反基本的军事常识来撮白捏谎,如何能自圆其说!当然,刘教授的本意是要宣扬国军的“仁慈”,把国民党第11师师长胡琏的“仁慈”推而广之,则国民党的失败都是由于怜爱、保护老百姓,而不是自身黑暗、专制、腐败、残暴、无能的原因。

  国民党“仁慈”吗?从1927年“四.一二”开始,国民党及其将军们就不知仁慈为何物!台湾蔡英文最近披露的蒋介石手令告诉世人,蒋介石的“仁慈”是如何残忍。

  1931年7月到9月,蒋介石组织了对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在这次军事行动中,蒋介石丧心病狂,多次下令对苏区进行大烧杀。

  1931年8月16日,蒋介石给陈铭枢下达手令:“燬平匪区办法应切实计划,派员负责监督,分区施行。”

  同日,在另一个给陈铭枢的手令中,蒋介石表示:“清野焚燬之策,中极赞成。请兄详细计划准备完妥后即令各部队切实施行。限十五日内焚平完毕可也。”

  同日,蒋介石致电赵观涛、卫立煌,指出:“大小各村庄务全烧燬,勿遗。然后移动可也。凡我军所到之处,为匪化太深,不易防守者,皆可焚燬。

  8月21日,蒋介石下手令给熊士辉,详细指导布置如何进行烧杀:“对匪巢只有焚烧,乃能解决,请派飞机设法暂停轰炸,而专用火油在欲烧之区域内,使皮带或分水壶分布火油。如此分划区域,每区约焚二三日,使匪恐慌,不能立足。”

  8月24日,蒋介石致电蔡廷锴、陈诚、赵观涛,指出:“此次进剿大金竹附近时,凡匪化最深乡村及我军不便常驻之处,于(与)将欲移动他调之时需将其附近村落焚燬净尽。如有粮秣,搬运至集积地点,有余则亦烧燬之。万不可姑息,免贻匪患。此欲使匪恐怖,以断其回巢之断,并免我将士东西奔逐之劳。唯有此焚烧平燬之一法也。”

  8月27日,蒋介石致电卫立煌,指出:“……此经过沿途大小村务须洗烧净尽,勿稍遗留,免贻匪患为要。”

  同日,蒋介石致电赵观涛,同样要求:“洗烧净尽,勿稍遗留,以免贻匪患。”

  从以上蒋介石的多个手令中,看到的都是血淋淋的字迹,可有一丝对老百姓的怜悯?!

  那么,国军究竟是如何执行蒋介石的布署的呢?

  以东固大烧杀为例,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收藏的《陆军第十六军第五十三师剿匪纪实》记载了蒋介石31年9月初给五十三师的焚毁命令和执行部署:

  “旋奉层峰电令,以东固匪巢人民匪化已深,无法挽救,着以东固为中心点,纵横二十五里一律平毁净尽,格杀无余。本师遵即妥为计划,切实奉行。”

  时任五十三师宣传分处第一分队中校分队长的李荩萱(后升任六十四军军长,49年1月被解放军俘虏)在《第五十三师在东固的大烧杀》中回忆如下:

  “团长欧阳律卿从师部回到团部,将我和中校团副贺湘涛二人找到他的房屋内,将上述电令交给我们看过后。他说:‘这是蒋老板的电令,东固一带老百姓被共产党赤化了,我们非杀他个一干二净不可,看他们去哪里闹革命。’

  “团长欧阳律卿接到刘营长电话后,对我说:‘老百姓好狡猾,远远看见我们部队就都逃走了,一个人也没有枪杀掉,这样怎能向上报告呢?’我停了一下说:‘明天再去,假装从右翼回击,一面派一部分队伍埋伏在要口上;一面将南垅村的房屋点火烧起来,老百姓看见部队走了,就会出来救火,等他们救火时,包围射杀之,这样一定收效很大。”欧阳律卿认为很好,就打电话给刘营长照办,并规定在天亮前就出发。’

  这一天,老百姓出来奔向南垅村救火的就有100多人,都被枪打死。以后部队每天天未亮就出发。据陈孝康对我说:‘有一个亭子里,老少几十口人都睡觉了,部队去了还未醒,就被打死在铺上。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还在哭他的妈妈,又补一枪将他打死。这次执行命令很彻底,不过太惨了。’我说:‘这是总司令的电令,有什么办法呢?’”

  这次大屠杀,共有七天之久。据第一营营长刘宝吾报告,在第三一四团区域内,共格杀老百姓有300多人,烧毁房屋500多栋。以后听到团长欧阳律卿说:“全师共杀害老百姓2000多人[69]

  在井冈山让“石头过刀,茅草过火,人要换种”的是国军,在解放战争时期对解放区烧杀掳掠、欺辱妇女的是国军,临到败退台湾前,还残杀关在“渣滓洞”、“白公馆”里的共产党员和左派人士,连8岁的“小萝卜头”都被残忍地杀害的还是国军。对于这些天理难容的 “仁慈”刘教授为何视而不见呢?

  人间正道,丧失民心的国民党崩溃失败是必然趋势,在这个历史大趋势下,胡琏打败仗是必然的,其中也包括了胡琏的军事无能。

  解放战争历史的记录,1946年12月宿北战役中,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在全歼国军戴之奇69师的同时,随手歼灭胡琏整编11师一个工兵营和一个骑兵营,打得胡琏整11师战战兢兢不敢动弹。在1947年7月的山东南麻战役中,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把胡琏打得跪地焚香求老天爷保佑。在淮海战役中的双堆集,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将胡琏指挥的国军第12兵团全部歼灭,胡琏忙忙如丧家之犬,急急似漏网之鱼,孤家寡人化妆逃命,差一点成了解放军的俘虏。胡琏随蒋介败退台湾的后半生从来不敢提双堆集和粟裕。众人皆知的一个故事说,胡琏之子胡之光讲,胡琏在去世前长叹“土木不及一粟”。这一“粟”说的就是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副司令粟裕。

  十一、刘教授假设了蒋介石英明正确的两大军事决策。

  第一英明决策是蒋介石“让卫立煌把东北的60万精锐部队全部撤到关内,如果卫立煌照办了,那么解放战争要打多少年还说不定。”

  第二英明决策是蒋介石“要傅作义放弃北平天津,把华北的50多万精兵撤到长江以南。如果他按照蒋介石的指示做了,那么我们的平津战役也找不到战机了,不能在黄河以北歼灭国民党军的主力,那我们国家说不定真要出现南北朝划江而治的局面。”

  评论:

  有个叫作双石的先生对此说道:“然而这个假设的结果要想成立,必须设置约束条件。这个约束条件是:关外果军(国军—作者注)撤往关内期间乃至之后,关外土鳖(共军—作者注)没有任何反应,不预判,不准备,不作为,睁着双眼坐视关外果军撤出;关内土鳖也不预判,不准备,不作为,坐等挨打!

  那么这个约束条件可不可能成立?恐怕狠难成立!

  比如这样一种可能是存在的:果军撤往关内,首先就会压往华北,华北土鳖鸭梨必定山大。但是,难道关外土鳖轻松搞定关外后,不会大大扩张一把,脚跟脚地跟进华北?而关外的军火工业,就不会开足马力努力大生产?兵强马又壮的关东土鳖与华北土鳖难道不会同心合力,摧残华北会聚的两路果爷。如此一来,果爷是不是招架得住耶?是不是日子就一定比之前好过了耶?

  于是又得生出一大堆‘假设’乃至更为苛刻的约束条件了。”

  最后,双石先生教训刘教授道:“所以啊,要想不生出这一大堆麻烦,还是得就着已经成为历史现实的结果,去探究下一个结果是肿么来滴!得玩儿实的,不玩儿虚的!收敛着玩儿,甭发散着玩儿!这才是聪明人实在人的玩儿法!

  做历史这门学问,是不是还得这么着玩儿,才是正道[70]?”

  十二、刘教授在讲座的末尾,问他的听众道:“最后:大家听了我的讲座之后,你们说说,我是应该在五星红旗下立正敬礼还是应该在青天白日旗下立正敬礼?”

  评论:

  其实,刘教授已经在某个旗帜下立正敬礼了,何必还要故作姿态呢?我看刘教授首先要到王仲荦和唐其骧两位史学大师的像前去立正敬礼,反思自己为何堕落到搞地摊史学的地步,成了不肖弟子。然后要想好,如果是在五星红旗下立正敬礼,则端共产党的碗就要护共产党的锅;如果是在青天白日旗下立正敬礼,则要学伯夷、叔齐饿死首阳山。出版《决战东北解放战争》自然是端共产党的碗,而讲述《1948背后的故事》是干什么的呢?

  既然刘教授已经在某个旗帜下立正敬礼了,所以,无论是档案秘闻也好,还是当事人口口相传的秘闻也好,都很清楚地显露出沉滓的本性,“但因为泛起来的是沉滓,沉滓又究竟不过是沉滓,所以因此一泛,他们的本相倒越加分明,而最后的运命,也还是仍旧沉下去[71]。” 鲁迅:《沉滓的泛起》

  结束语

  其实,刘教授在编著的《决战东北解放战争》一书中改写了自己编造的“故事”中的某些情节,但整个“故事”并没有被改写,现在只要在网上键入“刘统”、“中国1948”、“中共战胜国民党的原因”等关键词,蹦出来的大都是这个“故事”的条目,导致“故事”中的秘闻还在各种场合大肆流传,已经深入平常人家洗脑;还特别是刘教授以前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的招牌讲“故事”,这权威性已经大大超过教授级别的分量。所以,把这“故事”中的包含着各种谎言的秘闻中还没有被批驳的部分一一揭穿,使翻转飘荡的沉滓回归本相,仍旧沉下去,谬种不再流传,是极有必要的。(全文完)

  建议阅读

  [1]刘统:《1948年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真正原因》来源:近现代史研究通讯2017-12-17 09:22 http://mini.eastday.com/mobile/171217092254722.html#

  [2]刘统:《1948年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真正原因》,《红歌会网》2019-02-14 10:58:17 来源:新青年2019  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history/2019-02-14/192635.html

  [3]甲丁:《上海交大教授是还原真相还是歪曲历史?——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一)》,《红歌会网》2016-11-25 16:17:38  来源:乌有之乡

  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history/201611/125014.html

  [4]甲丁:《上海交大教授论毛泽东集中优势兵力——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二)》,《红歌会网》2016-12-09 09:04:54来源:乌有之乡

  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history/201611/125715.html

  [5]甲丁:《上海交大教授为何如此描述解放战争两场战役——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三)》,《红歌会网》2017-01-08 11:19:15  来源:乌有之乡

  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history/201701/128392.html

  参考文献:

  [65]点子牛:《南霸天、黄世仁回来了,张灵甫起来了!》,《乌有之乡》2015-01-27

  [66]《粟裕回忆录》第370页

  [67]未知:《中国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为解放东北做贡献 通河县人民支援全国解放战争》

  [68]《吉林人民积极踊跃支援解放战争》来源:中国网2011年06月06日07:34

  http://roll.sohu.com/20110606/n309394153.shtml

  [69]理水:《【档案揭秘】1931年蒋介石在苏区布置大烧杀手令一览》,昆仑策网 2019-02-28 17:02:00

  http://www.kunlunce.com/jczc/fl111111111111/2019-02-26/131419.html

  [70]双石:《历史研究中没有设定约束条件的假设毫无意义》,《乌有之乡网刊》2019年2月16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9/02/399293.html

  [71] 鲁迅:《沉滓的泛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