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朱永嘉:毛泽东谈中美关系和香港问题

2019-12-09 15:26:08  来源: 朱永嘉读史阅世   作者:朱永嘉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年谱》记载,1964年1月17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会见斯特朗、柯弗兰、爱德乐等人,康生、吴冷西、袁水拍在座。毛泽东向客人提出两个问题,他说:现在,在外交上遇到两个问题,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一个是,美国现在主要是注意苏联,还是注意中国?第二个是,美国现在是不是在积极准备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有人说是。爱德乐说:美国报刊自己是这样说的:在当前,在短期内,苏联是主要敌人;从长期来看,中国是主要敌人。毛泽东说:他们是这样说的,我看到过这样的话。但是,帝国主义者是实用主义,“长期”,对他们来说不那么重要,因为太久了。现在他们看不起我们,认为我们只有手榴弹,没有原子弹。不过,他们也在注意我们。关于美国是否在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问题,我们过去讲过,现在也还是这样看。可以看一看历史,美国总是到最后才参加国际战争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如此。现在美国手伸得太长,是十个手指按住十个跳蚤,一个也抓不住。美国现在在两个“第三世界”都遇到抵抗。第一个“第三世界”是指亚、非、拉。第二个“第三世界”是指以西欧为主的一批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有些还是帝国主义的国家,这些国家一方面压迫别人,另一方面又受美国压迫,同美国有矛盾。不能设想,美国只在两个“第三世界”遇到抵抗,而独独在苏联和东欧会不遇到抵抗。

  1965年4月11日下午,毛泽东在武昌东湖宾馆客舍会见阿联总统外交事务顾问萨布里和夫人一行,陈毅、张体学等在座。谈到国际形势时,毛泽东说:美国也许向我们挑衅,我们正作准备。它要打,你有什么办法?只有打。怕打仗解决不了问题,不怕打仗也许好一点。有这么多基地在我们周围,台湾、日本、菲律宾、南朝鲜、南越、泰国,都是美国的基地,马来西亚、新加坡是英国的基地,是对付中国的,也对付印尼。现在国际局势的中心在这边。历史证明,帝国主义是可以被打败的。美帝国主义在中国被打败了,在朝鲜被打败了,在越南也要被打败。(按:其实最近这几十年,美国人几乎打一仗,输一仗,阿富汗战争,能说美国胜利吗?伊拉克战争能说美国胜利吗?在叙利亚搞颜色革命,能说美国胜利了吗?美国的魔爪伸到哪里,恐怖主义便泛滥到哪里。它对伊朗也不敢动手,要知道,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它的目的便是到处伸手捞钱,哪有商人上战场的事,特朗普是纸老虎最典型的形象。)我们有几句话,就是“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一个一个地打破,总有矛盾可以利用。

  从毛泽东的话可以知道,对付美国的霸权主义,我们还是有丰富历史经验的,从建国第一天起,我们就是老对手了。

  1972年1月6日,因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黑格来访,安排尼克松访华事宜,中午,毛泽东同周恩来、叶剑英谈外事工作。周恩来《对美方口信的答复》稿,交毛泽东审阅。毛泽东说:“好,我看可以给他讲。他二十二年都没有来,再等你一百年嘛!总而言之,无非是吹了,过不了几年也是要来的。”最后,周恩来问:“联合公报草案(按:指中美联合公报))除台湾问题外,美方没提,是不是就不动了?”毛泽东说:“就不动,要动就动一点,把人民要进步改成人民要革命。他们就是怕革命,他们愈怕,我们愈要提。”毛泽东还说:“其实,这个公报没有把基本问题写上去。基本问题,无论美国也好,中国也好,都不能两面作战。口头上说二面、三面、四面、五面作战都可以,实际上就是不能两面作战。当然写进去也不好喽!”

  关于这两个问题,第一,毛主席把处理中美关系的原则讲透了,一是对美国的相互关系上要坚持原则,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该斗的时候坚持斗争到底,无非吹了,没有什么了不起,几十年来我们依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们,要有这样的胆识和勇气,才不会吃亏。

  第二,毛主席讲到如何处理当时与美国和苏联的关系,无非是策略上不能两面作战,要充分利用矛盾,重点打击的只能是一方。那时改善中美关系,说到底无非是集中力量应对1969年3月珍宝岛事jian以后高度紧张的中苏矛盾。而美国之所以要与中国改善关系,也是为了利用中苏矛盾,便于他们向苏联讨价还价而已。

  苏联解体,美苏之间冷战结束,美国对原苏联地区尽可能地进行分化瓦解,那段历史我们决不能忘记,现在俄罗斯用来对抗美国的重型装备,大部分仍是苏联时期留下的遗产,这一点俄罗斯也忘不了,所以原来的美苏矛盾变成了现在的美俄矛盾,然后美国就把中国视为主要敌人,这一点到了特朗普时代达到峰值。在这个历史背景下,中俄只能联手对付美国的霸权主义。

  历史上有没有两面作战的国家,当然有,如拿破仑时期的法国是两面作战,一方面对英国,另一方面对俄国,结果失败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是两面作战,一面对英国和法国,另一方面对俄国和苏联,结果也失败了。中国历史上也有一个典型人物,那就是项羽,他犯了二个严重错误,一个是把彭城作为自己的都城,那是四战之地,无法作为根据地。另一个错误是他两面作战,他一面与刘邦作战,一面与东方的田齐作战,当他与田齐作战时,刘邦拿下了彭城,项羽只能回师痛击刘邦,刘邦有关中的萧何为他守着根据地,前线失败了能够再起来,而项羽最终弄了一个四面楚歌,最终只能乌江自刎,毛主席当年要我们阅读《史记·项羽本纪》的要点就在于此。关于不能两面作战的问题,毛主席总结了国际、国内的历史经验,才讲这一番话的,值得我们永远铭记。特朗普就是不懂这个道理,他那个“美国优先”的结果便是四面树敌,至于他会不会弄一个四面楚歌,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毛泽东年谱》记载,1972年7月24日晚上,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召集周恩来、姬鹏飞、乔冠华、王殊等谈国际问题。针对当时西方一些人讨论苏联的战略是向西还是向东,还是声东击西这个问题,毛泽东说:西方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起就想推德国向东,不使它向西。现在,包括美国、英国、法国、西德都想推动苏联向东,推苏向华,西方无战事就好。两个德国应该统一,搞两个干什么呢?无非是雅尔塔搞的。我讲过多次,中国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吃的。但现在要吃呢,要用文的,用武的难,过去可以,过去清朝、北洋军阀、蒋介石的时候都可以。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可以利用矛盾,就是我们的政策。两霸我们总要争取一霸,不两面作战。”(《毛泽东年谱》(6)第441页)

  毛泽东同志这一段话很重要,西方总的方针希望推动苏联向东,实际情况苏联还是把向西作为重点。毛泽东说:“我的看法,苏联是声东击西,口里讲是整中国,实际上是向欧洲和地中海。有个英文刊物叫《新闻周刊》,有篇文章算了一笔账,说苏联是整欧洲的。它在欧洲那边包括在东欧驻扎的部队,有九十一个师,国内靠西边还有八十个师,对中国这边不过四十多个师。这种估计只当一种想法,你们外交部研究一下。我出点题目,究竟是声东击西,还是真正向东?准备它是要打。可以请一些人来,也可以派一些人出去,要搞些调查研究,情况弄得确实一些。”

  从这两段议论,可以看到毛泽东的思路很清楚,苏联与西方的对峙,是国际矛盾的主要方面,但西方想把这股祸水推向东边,西方的愿望与实际状况并不一致,但还得作调查研究,把情况弄确实,目标很明确,不能两面作战,此是其一。

  另一个问题,中国是美苏之间的夹心肉,都想吃这块肥肉,清王朝末期、北洋军阀、蒋介石统治时期,国家只是形式上的统一,实际上地方实力各据一方,而中国革命胜利以后,国家是统一的,外来侵略者要用武的就困难了,所以只能用文的。那么什么是文的?从这些年中美关系看,无非是意识形态的渗透,它在一部分知识分子中有影响,不可能成为主流,也没有组织起来的可能,只是一股崇美、恐美的思潮,建国初期被批得抬不起头来,如今有所回潮。此外就是搞颜色革命那样的颠覆活动,前几个月香港暴乱的背后有美国中情局的支持,特朗普公然跑到联大去鼓吹,他们的目标不是香港,而是对着大陆,对着我们的国家政权,但这套阴谋诡计很难得逞。目前香港暴乱活动要公开成立临时政府,发表宣言,无非是逼我们来一次改土归流罢了。《吕氏春秋》有二篇短文,是连在一起的,一篇题目叫《不二》,接下来一篇的题目叫《执一》,《不二》中有这样一段话:

  有金鼓所以一耳也;同法令所以一心也。智者不得巧,愚者不得拙,所以一众也;勇者不得先,惧者不得后,所以一力也。故一则治,异则乱;一则安,异则危。

  在《执一》中有这么一句话:

  一则治,两则乱。今御骊马者,使四人人操一策,则不可以出于门闾者,不一也。

  他们那样的暴乱活动早已不得人心,只会自掘坟墓,不用很久便会销声匿迹了。中国不是乌克兰,不是格鲁吉亚,中国自古以来是同一国家的郡县制,不是联邦制,要分裂中国的图谋很难得逞,西方对中国采用武的那一套早就失败了,所谓文的那套东西在中国没有市场,也不可能得逞。

  《毛泽东年谱》记载,1973年4月20日晚上,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墨西哥总统埃切维里亚,周恩来、熊向晖在座。谈到世界形势时,埃切维里亚说:“现在世界有条件可以开始过和平的日子了。你不这样认为吗?”毛泽东说:“我认为不是这样,要打!天下大乱。你说,我们跟美国没有建交,吵了二十几年,尼克松为什么到这里来啊?就是他那个事情(按:指越南战争和美苏关系)不大好办了,要找我们啊,然后跑到莫斯科去,压苏联一下。(按:还有就是在越南战场上放他们安全撤军,免得全军覆没。他们不仅在战场上无法持续,国内矛盾也那么尖锐。)他自己不承认。今年二月基辛格来,我就跟他说了。他说,不是。我说,你们踩了中国人的肩膀跑莫斯科。你看,那么一个大国,打朝鲜没打胜,打越南也没打胜。现在算是和了,又是吵得一塌糊涂。还是要依靠美国人民。”(《毛泽东年谱》(6)第475-476页)基辛格先后来中国九次,说到底那是为了利用中苏矛盾踩在中国的肩膀上压苏联罢了。

  毛主席当年还谈到过收回香港的事,说明他当时就考虑过这个问题。《毛泽东年谱》记载,1963年8月9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会见索马里总理舍马克及随行人员,周恩来、陈毅、李先念等在座。毛泽东说,中国还没有完全解放,因为台湾还没有解放,现在美国还在占领我们的台湾。美国不承认中国,在我国周围建立很多军事基地来包围我们。至于香港,英国没有多少军事力量,我们要占领是可以的。但过去有条约关系,小部分是割让的,大部分是租借的,租期是九十九年,还有三十四年才满期。(按:如果我们按期收回九龙半岛,香港还有立足的余地吗?离开了九龙半岛,香港那点小岛能独立生存吗?)这是特殊情况,我们暂时不准备动它。香港是通商要道,如果我们现在就控制它,对世界贸易、对我们同世界的贸易关系都不利。我们不动它并不是永远不动它。英国现在安心,将来会不安心的。

  毛泽东当年的预言基本上后来都应验了,英国的末代总督彭定康还活着,中国有一句老话,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收回香港是毛主席早就定下的国策,现在还多少留了一点尾巴,毛主席说的并不是永远不动它。

  这几天,在香港一些蒙面暴徒在晚上肆无忌惮地破坏交通设施,妄图瘫痪香港的正常经济秩序,蒙面做这些事,说明见不了人,见不了阳光,你们能持久吗?就那么几只跳蚤,上蹿下跳,能翻得了天吗?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美国FBI弄一些小钱让无知的青年学生,有的还是小孩子,为你们冲锋陷阵,不缺德吗?说到底,那些所谓的反对派议员,还不都是跳梁小丑。奉劝你们别做黄粱梦了,投靠美国不可能有好果子给你们吃的。10月4日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在个人平台发表支持暴乱的错误言论,立即遭到国内方方面面的抗议、反对与声讨,断绝与休斯顿火箭队的一切往来。无论什么组织,在香港问题上说三道四,都没有好果子吃。要不了很久,或许到割尾巴的时候了,尾巴翘高一点,也好割一点。能指望美国的特朗普为你们干什么吗?他的第一要务是如何保证2020年的大选,如何应对民主党的弹劾案,现在他是泥菩萨过江,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门还在发酵,弹劾案还在发酵,他自身难保。他在国际国内四处着火,八处冒烟,他面临的还不就是项羽当年四面楚歌的局面吗?要懂得商人的骨头是软的,为什么?商人的特点是利字当头,不是义字当头。

  早在1975年的时候,美国就搞过拿关税来卡中美贸易,毛主席说过你们怎么想把中国长城搬到美国去呢?美国想利用关税搞贸易战的问题,在全球化的条件下,产业结构也是全球化的,能割得断吗?那么一点高科技能卡得住中国吗?中国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很快能赶上来的。你们要想一下,你们那么破旧的基础设施,要改造和重建,将来靠谁呀?除了中国还有谁呀!美国搞贸易战本质上是损人不利己的事,要打就奉陪到底,不打则互通有无,这个问题特朗普也非常纠结。毛泽东时代,处理国际关系无非是两条,一条是万隆会议上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就是大家友好相处。如果要搞霸权主义来欺凌中国,那我们奉行的法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中国不会屈服于任何外来的欺凌。

  中国有一句老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中美之间还是好来好去,不仅对中美双方有益,对世界各国都有益。与中国为敌,受害的还是美国自身的利益,中国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基础上,还是能够继续奋勇前进的。

  为了稳定香港的社会秩序,就在10月4日,香港政府通过了《禁止蒙面条例》,10月5日生效,这个法令在西方许多国家早已实行。就在10月4日深夜,香港遭遇四个月来最为黑暗的一夜,香港14个区全部遭到暴乱分子疯狂的攻击,暴徒们扔汽油弹,纵火,堵路,打人,破坏道路交通设施,破坏通讯设施,香港铁路125个车站被毁,车站出入口闸机、售票机等设施遭到损毁。他们对在香港的中资企业极尽破坏之能事,放火抢劫,无恶不作,令人发指。这一夜的破坏,导致香港地铁5日早晨全线停运,19家大型商场全部停业,很多银行宣布10月5日暂停业务,大学周边交通堵塞,宣布停课。这样的暴乱,妄图使香港死寂。这一切他们都是自作孽,为自己挖掘坟墓,香港就那么几个反对派议员,心甘情愿为霸权主义卖命,能有好结果吗?中国有一句老话:“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说到底,焦点在中美之间,如果不能相向而行,那我们只要能横下一个决心,铁下心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这一场持久的多侧面的矛盾斗争,中美两国之间各自的结局,自会揭晓,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