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2019-11-08 09:53:06  来源:察网  作者:陈辉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公布:我军司号制度恢复和完善工作全面展开,计划分两步实施: 2018年10月1日,全军恢复播放作息号;2019年8月1日起,全军施行新的司号制度,新的司号制度将原有的勤务类、名目类、战斗类、仪式类109种号谱简化为作息类、行动类、仪式类三类21种号谱。

  今年8月1日,人民解放军建军节,新的司号制度正式施行。军号声又以新的司号制度重新回荡在军营,司号兵也将在我军通信兵序列中再现,这使人们又联想起我军司号兵的辉煌历史。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中国革命的胜利号角

  人类自从有了军队,就有了军号。两军厮杀的战场上,军号可以号令三军,鼓舞士气;盛大的国家庆典上,军号可以兴礼仪,振国威。军号还是一种传达军令的通信工具。“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这句当年流传在军营中的顺口溜,形象地说明了这一点。

  我军在初创时期,就有司号兵。司号兵编制在我军通信兵的序列中。连编有司号员,营编有号目,师和团编有号长。每逢师、团举行阅兵式,全师、全团的司号兵都要集中起来,为阅兵式吹响军号,场面十分壮观。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司号兵进行晨练

  新兵入伍后,都要进行背诵号谱的训练,什么是冲锋号?什么是集合号?什么是防空号?什么号是在叫连长……军营的每日生活、训练和作战基本上要听号音指挥。战士们必须把上百个号谱背得滚瓜烂熟,否则在战场上就傻了眼,吹起了冲锋号,你还以为是吃饭号呢! 小小军号,在战场上为我军发挥了重要作用。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荧幕上的军号

  红军时期军号吓退敌重兵

  红军时期,我军曾编制司号班、司号排和司号连。

  1934年在川陕苏区的反围剿中,红四方面军第9军直属队脱离了大部队,当时军直属队由一个通信连、号兵连和机关干部、勤杂人员组成,尽管有600多人,但牵着骡子、挑着担子,携带了大批辎重和物资,行动很不方便,他们在敌人重兵把守的间隙中前进。

  傍晚时分,军直属队在前进中发现敌人一个前哨阵地,形势万分严重。直属队队长急中生智,立即命令通信连一个排袭击敌人的前哨阵地,另外两个排设伏于公路两旁待机,号兵连一线展开,每隔10米一个哨兵。

  部署完毕以后,直属队队长一声令下,近百支军号吹响冲锋号,震撼了山谷,接着杀声四起,战士们一举攻占了敌人前沿阵地,敌人束手就擒。

  在俘虏的口供中,直属队队长得知前面公路有敌人一个团的兵力,他们差一点走进敌人的口袋。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直属队队长当机立断,决定乘着夜暗,再次利用军号乘胜攻击,打敌一个晕头转向。

  冲锋号又一次响起,伴随着战士们的喊杀声划破夜空,敌人被号声吓破了胆,以为来了千军万马,顿时阵势大乱,在黑夜中争相逃命。直属队的机关干部、勤杂兵挥着扁担、菜刀漫山遍野抓俘虏,不到半小时就捉了五六百人。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埃德加·斯诺《红星照耀中国》封面照片——“抗战之声”

  之后,直属队寻找大部队,继续突进,深夜两点多钟,在羊坝场又遇到敌人团规模的兵力。他们再次吹响集团冲锋号,敌人成了惊弓之鸟,纷纷丢下枪支,四处逃命。

  天刚放亮,敌人守卫在公路西边的一个团也闻讯不战自溃。红9军直属队一夜之间,4次利用军号,以几百人击溃了敌人3个团,俘敌2000余人,创造了红军战争史上的奇迹,也在我军历史上为司号兵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抗战时期军号巧演游击战

  抗日战争时期,军号也曾使日伪军闻风丧胆。马保军曾任八路军蓬莱、黄县战区指挥部司号长,他回忆了胶东司号兵创造的“军号游击战法”。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八路军司号兵

  1939年冬,胶东军区5旅15团在松山镇战斗中,巧妙地发挥了军号的威慑作用。当时由于进攻兵力不足,15团将全团的司号兵集中起来,在松山镇四周设置了多组司号兵,每组两人。攻击开始后,我军司号兵从松山镇的四面八方同时吹起了冲锋号。日伪军听到这么多号声,以为八路军大部队包围了松山镇,惊慌失措,命令炮火和轻重机枪向四面八方疯狂扫射,分散了火力。

  15团2营乘虚而入,发起猛烈冲击,日伪军见势不妙,仓皇向东山方向逃窜。这时我军司号兵又发起新的“军号攻击”,一会儿这边发号,一会儿那边发号,一会儿两边一起发号,一会儿四周同时发号,敌人搞不清我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只觉得大兵压境。日军起初想凭借东山的有利地势阻击我军追击,但响彻山谷的冲锋号声,让日军惊恐万分,只好放弃东山逃跑了。此战,日军小队伤亡过半,伪军中队大部被歼。15团对首战的总结是“四面发号,威慑敌人。”

  军号的另一个游击战法是:“多处发号,迷惑敌人”。马保军老人回顾说,1939年12月,日伪军对蓬黄地区的艾崮山地区进行“扫荡”,在蓬莱县村里集沙河一带,我军警卫4营与敌展开了激战,为了打退敌人的攻势,老司号长尹兰地带领两名司号兵悄悄迂回到敌人后侧,待敌人再次冲至离4营防守阵地100米左右时,突然吹起了冲锋号,4营同时从正面发起反冲锋,其他司号员也从多处发号,日伪以为八路军的增援部队到了,仓皇地向东南方向溃逃。此战,我军打死、打伤日伪军30多人,俘虏日军士兵1人,粉碎了敌人的这次“扫荡”。

  “游动发号,牵制敌人”是“军号游击战”的又一战法。1940年秋季,我军由两个排组成的保卫队与50多人的日伪军在观道村发生激战,敌人采取了拖的战术,等待援军到来后对我进行围攻。敌众我寡,为了及时撤出这一危险地段,司号长林军带一名司号员一边游动射击,一边吹冲锋号迷惑敌人,他们在阵地上机智灵活地利用地形、地物向敌人射击,不但到处吹号,而且在不同的地方吹出不同的调来,搞得敌人莫名其妙,以为我军增援部队到了,因此不敢进攻,只向有号声的地方开炮射击,保卫队抓住这一机会,迅速地安全撤离。

  胶东八路军创造的“军号游击战法”,后来被收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回忆史料》。

  抗美援朝军号震撼“联合军”

  朝鲜战争,是我军司号兵的鼎盛时期,军号声曾吓得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魂不附体。

  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所著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到:

  【“中国军队来了,我们的灾难也降临了。1951年11月2日,凌晨3时许,有一小队人由南面接近我军的守桥。这些陌生人在指挥所对面停下来时,其中,一个人吹了一声军号,他们随即从四面八方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指挥所发起攻击。我方许多人被军号声(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战,我们后来才熟悉,又头疼)或几乎近在耳边的射击声惊醒。”】

  美军官兵普遍反映:

  【“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在军号的鼓舞下,志愿军战士向敌人发起冲锋

  朝鲜战争的亲历者、美国著名作家贝文·亚历山大在《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一书中,在描述志愿军围歼美军“开国元勋师”——骑兵第一师时写道:

  【“中国人吹着军号和哨子,把进攻扩大到第2营。这些号声和哨音让美国士兵听起来既恐惧又烦躁。他们认为这是使用某种心理战。实际上,这是中国人迫不得已而采用的一种通讯方式,因为他们的无线电通讯网只能达到团一级,电话联系只能到达营一级,营以下单位主要靠军号、哨子、照明弹和手电筒发信号进行联系。”】

  朝鲜战争中,在我军战俘营里也流传着军号的传奇故事。一次,我军管理人员询问美军战俘——美军一位工兵营长是怎样被俘时,他回答说:

  【“你方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怪物在叫,把我们给吓懵了,结果就成了俘虏。”】

  我方管理人员听后,一阵大笑。尔后,把“怪物”叫来当场表演,我军司号员吹起了冲锋号,美军营长恍然大悟,尴尬地低下了头。装备精良的美军被中国的冲锋号吓破了胆,听来十分有趣。

  美军怕军号,英军也不例外。英军来复枪团就曾被志愿军军号吓破了胆。1951年1月2日晚10时,我志愿军某团7连固守釜谷里南山,英军来复枪团向7连发起了营、连规模的7次攻击。7连最后弹尽粮绝,仅剩下7人,连里干部全部牺牲或负重伤,司号员郑起代理指挥。

  当英军又发起大规模进攻时,郑起灵机一动,突然吹起了冲锋号,震撼山谷的军号声把英军吓傻了,他们以为我军开始反冲锋,纷纷抱头鼠窜,退到了山下。此后,我军增援部队及时赶到,大败英军来复枪团。如今,郑起那把立过战功的军号,作为一级文物保存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志愿军司号员郑起的军号目前珍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走下战场的军号礼仪

  我军除用军号在战场上鼓舞士气,充当通信工具外,还把军号用于礼仪。

  20世纪30年代末延安就有了军号队。那时军号队比较简单,基本上是由红军的步号手组成。在出征、凯旋、晚会等各种场合,把步号手们集合起来,吹奏统一的号音,号音嘹亮,动人心魄。当时延安的条件十分艰苦,步号手的号音常常能够激发起大家的革命热诚和坚强的革命斗志!

  当时的军号队共有20余人,年龄在20岁与30岁之间,张振夫任队长,湛亚选任指挥。军号队的成员都不会管乐,有的连管乐器都没见过,更谈不上演奏了,每个音都要靠摸索,每吹出一个新的音符时,大家都禁不住一阵欢呼。尽管当时的条件很差,黑管的哨片用竹子制成,吹起来很费力,但大家没有一个叫苦的,很多同志嘴唇都吹出了血,还坚持练习。经过一段时间练习,军号队能够演奏一些简单的乐曲了。当时演奏的乐曲基本上都是一些苏联的进行曲,也演奏一些古典乐曲,如舒伯特的《军队进行曲》等。

  军号队能演奏一些乐曲后,经常参加延安地区的仪仗、演出等活动。每次军号队的演奏都受到热烈的欢迎。军号队还经常去电台播音。延安的电台很小,没有录音,都是现场直播,听众反映很好。

  关向应同志的追悼会军号队参加了。毛主席在追悼会后接见了军乐队的全体成员。

  解放战争时的华北军区军号队,算是我军一支比较正规的军号队了。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1946年4月华北军乐队小剧社在演奏军乐

  1947年秋,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清风店地区歼灭国民党军11000余人,俘虏了十几名军号队员。紧接着,我军又在石家庄攻坚战中俘虏了敌32师军号队员若干人。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聂荣臻很看重这件事,指示将这些军号队员收编,加上国民党警备区的一个军号队共30多人,组成华北军区军号队的前身——晋察冀野战军军号队,并于1947年底在冀中安国成立。 这支军号队经过集中改造,完全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国民党第3军军号队任队长的张则功是上尉,改造过来后,改编了一些新的军号曲。如:由八路军军歌改编的《解放军进行曲》、《抗大校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

  1948年春,军号队为聂荣臻司令员和部队进行了演出。聂司令员听后十分高兴,夸奖道:“你们这支军号队搞得不错嘛!”并对当时军号队的领导人罗浪、晨耕、王建中做了重要指示,让他们把军号队办得更好。 这个军号队还参加过华北军政大学结业典礼阅兵式。那时,肖克是军政大学校长。受阅部队在军号声中走得格外精神。阅兵结束后,肖克对军号队的演奏大加赞扬。在石家庄解放一周年的庆祝大会上,军号队又参加了演奏,中央首长都参加了,他们对军号队的演奏水平给予了充分肯定。 1948年底,聂荣臻司令员把军号队送到了平山。军号队为毛主席、周副主席等中央首长演奏过《骑兵进行曲》、《八路军进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歌联奏》等,演出结束后,大家使劲地拍着巴掌,周副主席代表毛主席和大家一一握手,祝贺演出成功。 后来,这支军号队参加了开国大典,成为我军军乐队的骨干力量。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开国大典军号

  毛泽东主席对军号的特殊情怀

  1950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建国一周年庆典上高呼:“军乐团万岁”后,仍兴奋不已。他在天安门城楼上俯视500人的军乐队,侧身对身边的阅兵总指挥聂荣臻说道:

  【“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人口,应该成立一个千人军乐团”。】

  当时的北京市市长、代理总参谋长聂荣臻开始亲自筹建我们自己的军乐团。

  1952年7月10日,在北京市东郊马驹桥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诞生了。它以华北军区军乐队为主干,又集中了东北、华东、中南、西南等大军区的演奏精英,人数达1500人,是军乐团历史上人数最多的时期。

  后来,解放军艺术学院又专门设立了军乐系,用以培养军乐人才。

  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军乐的发展进入了鼎盛时期。

  目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是国家唯一的大型专业管乐艺术团体,同时又是一支司礼部队。现有各类专业人员400多人,其中高级职称者61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52人。全团有3个军乐演出队,1个教学队,并设有艺术创作室、声乐队、舞台美术队各一个。

  67年来,军乐团圆满完成了5200多次司礼任务,迎送过160多个国家的元首、政府首脑,并出色地为国庆大典、党的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会议进行了演奏。此外,先后举办过音乐会4300多场,参加过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演出。演奏过古今中外的各类音乐作品1000余首,为国家专业文艺团体培养管乐人才1000多人,录灌了百余种音乐唱片、磁带,在世界、全国和全军文艺汇演中获奖作品200多部,获奖人员100多人次。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国庆五十周年大阅兵,军号在天安门广场为阅兵队伍伴奏

  军乐团曾受过总政治部的通报嘉奖,并荣立过集体三等功。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曾多次接见、勉励军乐团,并和他们合影留念。

  中国军乐发展史虽然较早,但与世界军乐队相比,仍算是晚辈。

  美国麻省军乐队成立于1783年,海军军乐队成立于1798年;法国巴黎“共和国卫兵”军乐队成立于1848年;苏联军乐队成立于1935年;英国也在18世纪就有了军乐队。

  中国军乐队虽然成立的晚,但却是后起之秀,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军乐队。

  随着我军现代化的发展,军号这种古老的鼓舞士气的方式和通信工具已经适应不了高科技战争的需要。因此,1985年在我军用“摩托化”取代“骡马化”时,取消了司号兵的编制,只保留了担负外事任务和国家重大礼宾活动的总政军乐团。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本文作者随海军军乐团出访澳大利亚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作者随海军军乐团出访新西兰

  司号兵编制撤销33年来,人们听到军营中的军号声,都是光盘播放出来的。

  据悉,我军这次恢复军号制度,有四个新特点:

  ——军号功能定位新。司号是世界各国军队进行通信联络、实施正规化管理、鼓舞军心斗志的传统手段。我军早在初创时期就建立了司号制度,为保障战争胜利发挥了巨大作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战争形态的演进和我军现代化建设发展,军号的指挥通信功能逐步弱化,过去以指挥通信为主的军号功能定位,与时代之变、改革之变、战争之变不相适应。这次恢复和完善的司号制度,对军号的功能和定位进行了调整与完善,以部队管理为主,兼顾指挥通信和军事文化建设功能。

  ——军号类别和号谱种类设置新。建军初期,我军沿用的号谱主要分为差事、脚步两大类别。1931年11月,中国工农红军正式颁布军用号谱,主要分为战斗、勤务、名目、仪式四类300余种。1962年6月,原通信兵部重新编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号谱》,保持原号谱类别不变,将号种精简为109种。这次精简优化为作息类、行动类、仪式类三类21种号谱。

  ——军号使用时机和形式新。新的军队司号制度规范了军号使用的时机场合,并明确了司号员吹奏与播放号音相结合的司号形式。作息类号主要用于下达日常作息指令,区分部队在营区内、营区外、海(境)外驻扎和执行任务等情况分别规范;行动类号主要在组织战备演练、执行任务或遇有突发情况时使用,通常由司号员吹奏,也可以采用电子号音播放;仪式类号主要在组织礼仪活动时使用,通常由司号员吹奏。

  ——司号工作领导管理制度新。根据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和军号功能作用的调整变化,这次由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牵头负责司号工作。新的军队司号制度采取兼职为主、专职为辅的方式,调整编配司号员,在保留传统军号的基础上,研发新型军号和电子号音播放系列设备。

  如今我军恢复司号制度,司号兵和军号声将在我军重塑辉煌。(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