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土城、太平渡、二郎滩、茅台,四大渡口看奇兵

2019-08-13 18:01:28  来源:星火旅游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1960年5月,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来华访问,在受到毛泽东亲切接见时说:“您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毛泽东却说:“三大战役没有什么,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啊”!

  遵义会议之后,红军按照计划从土城渡过赤水河准备继续北进渡过金沙江同川西的四方面军会合。但是敌人发现了我们的这一战略意图,准备在我北上的道路上围歼中央红军。毛主席及时的命令土城的红军撤出战斗,暂时停止北上会合红四方面军的战略计划,向西南进军,最后到达云南东北的扎西一带。

  

 

  从古镇的巷子往上走就是新街区往下走就是赤水河边的旅游公路,一梯之隔便有跨越时光的错觉,几百年前的石阶带着浓厚的历史感接着新修的水泥楼梯,有种时代的跨越感。在来土城之前给我的印象无非就是千篇一律的青砖黑瓦土墙、木屋雕花门窗、贩卖特产的街道...我第一次听说土城是在朋友口中,当我这次利用周末的时间游览完土城这座千年历史文化的小镇之后,才真正发现它的“旧”,它的“土”,它的“悲壮与繁华”,它的“纯朴安静”,果然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独具特色!

  

  四渡 赤水 纪念馆是免费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馆内文字、图像介绍非常清晰,很容易理解。这里着重推荐一下来土城旅游的家长一定要带上孩子前来学习,对他们了解历史知识非常有帮助。场馆里真实再现红军当年四渡 赤水 的情景,一件件实物,一张张图片,都在告诉我们这支队伍是多么了不起!都在告诉我们今天如此富足的生活多么来之不易!

  

  土城是展现十八帮文化和红色文化的一张名片, 走进古镇,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土城老街,如今颇具历史感的十八帮以及当年毛主席、周总理的故居等等,虽也带着翻修过浓装重抹的气息,却仍然渗透着往昔岁月顽强革命精神的气味儿~

  敌人的追兵尾随而至,黔北空虚,于是毛主席带领红军经过太平渡和二郎滩二渡赤水河。之后迅速占领的娄山关和遵义,后攻占了鸭西,取得了长征以来的最大胜利。

  

  太平古镇在历史上也有浓墨重彩的一笔,现在这个古镇还没有进行商业开发,大部分地方都保留了古街坊的模样,厚厚的石头条砌的石墙,以及石板铺的石板路,体现了古色古香的味道!目前,我们去古镇旅游,在红军食堂还可以吃到免费的豆花饭,这也是当地的一大特色,连板凳都有纪念意义,四方桌,大长条板凳,大伙一帮人坐在一起吃饭,这种感觉简直太棒了!所以啊!这个地方是最适合体会古镇和四渡赤水的地方!

  

  二郎滩有一条“红军街”,名字来源于红军第四次渡赤水期间。红军在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第四次渡过赤水河,把敌兵甩在了赤水河西岸地区。赤水河两岸的民众看到敌人慌乱们调兵遣将的情景,讽刺而又幽默地编出民歌唱道:“白军好像一条狗,红军牵着到处走,白军好像一头牛,红军到处牵着游。”红军走后,这条原本叫“老街”的街道便被大家自发地改名叫作“红军街”。

  

  红军街是当时整个二郎滩的交通要道和最为繁华的地段,商旅云集,热闹非凡。现在却显得十分清静,偶尔有三两个人通过。四渡赤水的时候,这里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惊四方的大事,红军在这里没收了地方军阀的私盐,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分给了赤水河两岸的川黔百姓,救济了成千上万的贫苦群众。

  

  然后敌人尾随而来,在此讲鸭溪、遵义一代牢牢围住。为了调敌人西进,方便我东进行军,毛主席命令红军再次由仁怀渡过赤水河。

  

  茅台古镇,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下辖镇。位于赤水河畔,是川黔水陆交通的咽喉要地。地处贵州高原西北部,大类山脉西段北侧,北靠遵义,南临川南。在郁郁葱葱的河滨地带,建有“红军烈士陵园”和“红军渡河纪念碑”。 赤水河航运贯穿全境,仁蔺、茅丹、茅习、遵茅公路汇聚于此,是连接川黔的重要枢纽和连接历史名城遵义和国家级风景区赤水的通道。

  茅台古镇历来是黔北名镇,古有“川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的写照,茅台镇集古盐文化、长征文化和酒文化于一体,被誉为“中国第一酒镇”。

  

  待敌人兵力西进之后,红军从二郎滩等地四度赤水,直插贵阳附近,此时地蒋介石正在贵阳。慌忙调出云南昆明地军队来保护委员长。

  在二郎滩至今还流传着许多当年红军与百姓之间的感人故事,小红恩的故事脍炙人口。年近七旬的教书先生邓尚征的两个儿子都投身到了地下党工作。部队来到二郎滩的时候,战士们就住在他家门口,在院子里烧火做饭,这时传来了小儿子邓国树在遵义被杀害的消息,大儿子邓国林告别了即将临盆的妻子,去遵义为弟弟料理后事。夜里,邓国林的妻子马上就要生产了,住在门口的红军听到了她的叫喊声,指导员立即找来卫生员。战士在门口帮忙烧开水,消毒器械,一直忙到后半夜孩子平安出生。卫生员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孩子包好,抱到了邓尚征的手里,邓尚征看到自己的孙子在红军的精心护理下安全降生,当即给孩子取名“红恩”,他说是红军救了他的孙子,要感谢红军,永远不忘红军的恩情。小红恩出生后,战士们把唯一的一点儿猪肉送给了邓家。邓尚征患有偏瘫,遇到天气变化时一只手非常疼痛,有一个战士听说后,把自己的一副手套送给他。这副手套现在已经被陈列馆收藏。

  

  二郎难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歌谣:赤水河清又清,我打草鞋送红军。穿上草鞋翻山岭,北上抗日打敌人。赤水河清又清,一双草鞋一片心,长征路上播火种,工农联合闹翻身。赤水河清又清,我送草鞋谢红军,军民情深似赤水,千秋万代流不尽……

  

  红军则从贵阳西南悄然绕过了贵阳,以每天120里地速度直插守卫空虚的昆明,迫使云南方面调回昆明西南的皎平度渡口的守军。红军绕过昆明,直奔皎平渡并渡过金沙江,一举跳出了敌人的重重包围。

  1960年5月,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来华访问,在受到毛泽东亲切接见时说:“您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毛泽东却说:“三大战役没有什么,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