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1931年蒋介石在苏区布置大烧杀手令一览

2019-03-26 09:59:30  来源:雷语日刊  作者:理水
点击:   评论: (查看)

  1931年7月到9月,蒋介石组织了对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在这次军事行动中,蒋介石丧心病狂,多次下令对苏区进行大烧杀。近年来,对岸解密了部分蒋介石的命令原件,可以看到,31年在苏区的大烧杀,完全是蒋介石亲自下令、具体部署的。蒋介石手令之丧心病狂、灭绝人性,也是让人瞠目结舌。

  1931年8月16日,蒋介石给陈铭枢下达手令:

  燬平匪区办法应切实计划,派员负责监督,分区施行

  同日,在另一个给陈铭枢的手令中,蒋公表示:

  清野焚燬之策中极赞成。请兄详细计划准备完妥后即令各部队切实施行。限十五日内焚平完毕可也。

  同日,蒋介石致电赵观涛、卫立煌,指出:

  大小各村庄务全烧燬,勿遗。然后移动可也。凡我军所到之处,为匪化太深,不易防守者,皆可焚燬。

  8月21日,蒋介石下手令给熊士辉,详细指导布置如何进行烧杀:

  对匪巢只有焚烧,乃能解决,请派飞机设法暂停轰炸,而专用火油在欲烧之区域内,使皮带或分水壶分布火油。如此分划区域,每区约焚二三日,使匪恐慌,不能立足

  8月24日,蒋介石致电蔡廷锴、陈诚、赵观涛,指出:

  此次进剿大金竹附近时,凡匪化最深乡村及我军不便常驻之处,于【与】将欲移动他调之时需将其附近村落焚燬净尽。如有粮秣,搬运至集积地点,有余则亦烧燬之。万不可姑息,免贻匪患。此欲使匪恐怖,以断其回巢之断,并免我将士东西奔逐之劳。唯有此焚烧平燬之一法也。

  8月27日,蒋介石致电卫立煌,指出:

  ……此经过沿途大小村务须洗烧净尽,勿稍遗留,免贻匪患为要

  同日,蒋介石致电赵观涛,同样要求:

  洗烧净尽,勿稍遗留,以免贻匪患

  此外,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收藏的《陆军第十六军第五十三师剿匪纪实》记载了蒋介石31年9月初给五十三师的焚毁命令:

  旋奉层峰电令,以东固匪巢人民匪化已深无法挽救着以东固为中心点纵横二十五里一律平毁净尽格杀无余

  那么,国军究竟是如何执行蒋介石的布署的呢?

  以东固大烧杀为例,《陆军第十六军第五十三师剿匪纪实》记载:

  旋奉层峰电令,以东固匪巢人民匪化已深无法挽救着以东固为中心点纵横二十五里一律平毁净尽格杀无余。本师遵即妥为计划,切实奉行。

  当然,后面必须要甩一下锅的:

  然而东固附近早经赤匪焚毁殆尽,个中情形,已极人世惨,非因剿办而罹此浩劫也

  时任五十三师宣传分处第一分队中校分队长的李荩萱(后升任六十四军军长,49年1月被解放军俘虏)在《第五十三师在东固的大烧杀》中回忆如下:

  蒋介石对东固人民恨之入骨,约在9月间,他密电第五十三师师长李韫珩,令他在放弃东固前,以东固为中心,将其附近村民一律平毁,格杀无余。李韫珩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后,立即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在东固镇上师部开会,秘密指示烧杀抢掠等办法。李韫珩向各团下达代电,大意是:奉总司令蒋密电查东固一带老百姓被赤化了该师在撤离东固以前必须将东固附近老百姓格杀勿余焚毁务尽电仰遵照,并将执行情况具报。李韫珩指示,凡守备阵地的团,每天将预备队的一个营,在该团警戒以外周围30华里地区执行格杀焚毁,并以全团徒手兵随同该营去搬回物资;团部和直属部队在警戒线以内将未收割的稻谷打毁在水田里,以免共产党回来利用。师预备队(一个团)到某地区“搜剿”、格杀、焚毁。师直属营连在东固镇附近,务须将水田里的稻谷打毁,各部队驻地房屋,准备燃烧材料,带部队离开驻地后,放火烧焚。

  我当时是派在第三一四团工作的,团长欧阳律卿从师部回到团部,将我和中校团副贺湘涛二人找到他的房屋内,将上述电令交给我们看过后。他说:“这是蒋老板的电令东固一带老百姓被共产党赤化了我们非杀他个一干二净不可看他们去哪里闹革命。你们从地图上看,本团烧杀区域周围30华里左右,以到达什么地名为止,然后下命令给第一营营长刘宝吾去执行。”贺湘涛看过地图后说:“本团警戒以外有一个南垅村,大约30华里以内、25华里以外,一天来回不会天黑,如果再前进就远了,恐中途受到红军腰袭,不容易支援。”我同意贺的意见,团长说:“就这样决定吧!请李队长要第一营宣传员随部队出去,看看执行情况怎样。”我说:“我马上打电话给第一营少校营宣传员陈孝康,要他同营长出发,监督彻底执行总司令的电令,决不能敷衍应付。”接着,师宣传分处处长李青来电话说:“你看到代电没有?这是蒋总司令的命令,你们要监督部队彻底执行。”我回答道:“一定做到,已派第一营宣传员随部队出去监督执行。”

  第三一四团第一营部队在次日早上5时左右才出发,到达南垅村已是10时左右。老百姓见部队来,都已逃到山林里去了,一个老百姓也没有看见,只抢掠一些东西回到东固驻地。团长欧阳律卿接到刘营长电话后,对我说:“老百姓好狡猾,远远看见我们部队就都逃走了,一个人也没有枪杀掉,这样怎能向上报告呢?”我停了一下说:“明天再去假装从右翼回击一面派一部分队伍埋伏在要口上;一面将南垅村的房屋点火烧起来老百姓看见部队走了就会出来救火等他们救火时包围射杀之这样一定收效很大。”欧阳律卿认为很好,就打电话给刘营长照办,并规定在天亮前就出发。

  这一天,老百姓出来奔向南垅村救火的就有100多人,都被枪打死。以后部队每天天未亮就出发。据陈孝康对我说:“有一个亭子里,老少几十口人都睡觉了,部队去了还未醒,就被打死在铺上。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还在哭他的妈妈又补一枪将他打死这次执行命令很彻底不过太惨了。”我说:“这是总司令的电令有什么办法呢?”

  这次大屠杀,共有七天之久。据第一营营长刘宝吾报告,在第三一四团区域内,共格杀老百姓有300多人,烧毁房屋500多栋。以后听到团长欧阳律卿说:“全师共杀害老百姓2000多人。”至于警戒线以内打毁的稻谷,我不完全了解。仅我率宣传队官兵打毁水田的稻谷就在50亩以上。房屋则是在各部队离开驻地之时,一律放火焚烧的。我到达九寸岭山顶,还看见东固镇附近都是烟火,火势冲上10多丈高。”

  按:其时五十三师在东固地区有四个团。按李荩萱的说法,三一四团300人,全师2000人,可见其他三个团完成任务更加残酷彻底,“切实奉行”。

  附带说一下李荩萱在解放后的情况。李荩萱在改造中属“顽固”分子,最终一直熬到75年,才同黄维、文强等成为最后一批特赦的战犯。特赦之后也坚定要求回台湾,1978年大陆批准其去台,不过却被台湾当局拒绝。此后在上海居住,任上海政协秘书处专员。1983年李荩萱夫妇俩因煤气中毒不幸逝世。一说其实是自认三十年未背叛党国,最后却被党国抛弃,信仰崩溃自杀。

  大烧杀给苏区带来了无限的灾难,《苏区中央局十月三日自瑞金来的长电》(1931年10月3日)记载:

  敌于退却时,将东固、崇贤、枫边、方太、龙冈、君埠、南坑、黄陂、小布、东韶、中村、石马、大九竹等地房屋烧毁干净,敌军新过,田禾充作军食,猪牛杀尽,器物毁坏,受害群众十余万家。

  烧杀后,苏区瘟疫流行,好在苏区政府积极采取措施,制止了瘟疫的流行。梅黎明在《中央苏区历史研究中几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中提到:

  而1931年9月第三次反“围剿”结束后,在江西吉安东固苏区就发生较大影响的三大疾病流行(梅毒、疟疾、疥疮),起因是国民党军队在东固实行30公里范围的大烧杀,并施放毒药,烧毁房屋1000多栋,杀害群众2000多人。疾病流行发生后,毛泽东立即委派红十二军医疗队前往东固诊治,缓解了疾病流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