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一部翔实微型史书:长征老红军《历史书写忠诚》

2018-12-02 10:00:1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方进枝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大学读书期间,就知道同班同学曾西西父亲是一位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一直心存敬仰,却没有机会登门面聆教诲。1994年7月曾川同志逝世,笔者也没能送上一程。2017年9月,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历史书写忠诚--曾川文稿集》,笔者终于有幸领略了红军老战士曾川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历史书写忠诚--曾川文稿集》(以下简称《文稿集》)整理出版的老红军曾川亲笔撰写的所有讲稿提纲及文件资料,以一位老战士的亲身经历,忠实记录了人民军队从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的成长历史过程,堪称研究和学习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和中国共产党党史的一部翔实微型史书。

  平凡铸就伟大

  《文稿集》共629页,分为八个章节,收录了曾川同志65年革命生涯中,自己亲笔撰写的自传、回忆录、讲稿、调研材料、学习思考和信件等,忠实记录了曾川(1914.12.15-1994.7.10)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1929年12月,井岗山下吉水县水南街,红四军路过此地休息一天。红军召开群众大会,一个背上背了一顶破草帽、脚上穿着草鞋的人站在土堆上讲话,这个人竟然是红军的朱德总司令。年仅十五岁的少年曾川深受感动,当天就参加了红军。(第11页 《自传 1952年12月15日》)

  自此之后,红军战士曾川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次至第五次反“围剿”战争,参加了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逐步从勤务兵、司号员、后勤兵成长为红军和八路军、解放军的政工干部。

  抗日战争时期,曾川参加了王震、王首道领导的八路军359旅南下支队,部队从延安出发,经山西、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到广东南雄、仁化后又返回湖北大悟山,横扫南北一万八千里,军史称为“小长征”。

  解放战争时期,曾川先后任团政委、旅政治部主任、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中原突围、东进战役、豫东战役、睢杞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打了许多硬战、恶战。

  新中国成立后,曾川先后任江西抚州军分区副政委、江西军区干部部长、福州军区干部部副部长、福建省军区政治部主任等职。

  1955年曾川同志被授予大校军衔,授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58年曾川以军职任福建省军区党委常委、政治部副主任(1964年升任主任)。1968年9月在北京学习期间拒绝批判“二月逆流”,1969年3月遭免职处分,1970年2月年仅55岁就被通知“休息”。直至1978年8月落实政策,才被重新任命为福建省军区顾问。

  1980年离休后,1982年5月17日中央军委总政治部通知,曾川被确定为正军职待遇。1994年7月10日曾川因病逝世,骨灰安放在福州三山陵园将军山。追悼大会的挽联写着:“戎马生涯六十五载出生入死丹心可鉴 光明磊落刚正不阿清廉坦荡有口皆碑”(第625页 《2014年12月15日江西吉水水南曾川百年誕辰百年祭文》),高度赞扬了曾川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正如《文稿集》后人的“后记”写道:“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他没有开国将帅那样辉煌显赫的功勋;父亲的一生又是伟大的,他在漫长的艰苦卓绝的的革命斗争中不屈不扰、英勇顽强,为人民大众的解放事业和人民军队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毕生精力,用历史书写了他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在战火中成长

  十五岁少年曾川参加红军后,从勤务兵、司号员干起,历经了人民军队血与火考验的全过程,逐步成长起来。凭着读过一年私塾的文化底子,当过会计员、会计训练队队长、师供给部军实科员,成为后勤干部。当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曾川被充实到一线部队当班长,在直罗镇战役中负伤。伤愈之后被送到瓦窑堡红军学校学习,从此成为政工干部。

  电视剧《亮剑》独立团政委赵刚,升任纵队政治部主任,无疑属于正常提拔。但是曾川的进步就没有那么快。解放战争时期,曾川历任三支部队的团政委:中原军区二纵十三旅三十九团政委、豫陕鄂军区三支队政委、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三团政委,大约两年后才升任冀鲁豫军区独一旅政治部主任,再升任第二野战军十七军五十一师政治部主任。显然,仅读“私塾一年”的曾川,文化底子与“燕京大学高材生”赵刚是无法相比的。

  但是,曾川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和战斗意志,却神似《亮剑》独立团团长李云龙。

  1945年12月中旬,曾川任政委的中原军区二纵(即新四军第五师)十三旅三十九团,在湖北襄阳双沟镇周家岗打了一场歼灭战,以伤亡二十余人的微小代价,毙敌一百多人,俘敌三百多人,敌一个整装营五百多人无一漏网。这场硬战打了一整夜,战况复杂,在最后关键时刻,曾川政委与赵克伦团长身先士卒,站在最前沿直接指挥部队攻坚,极大鼓舞了士气。

  曾川任冀鲁豫军区独一旅三团政委期间,三团在鲁西南丁家塢打了一场阻击战。这场恶战从清晨一直打到傍晚六点,敌我双方先后经历了五次攻击与反冲击。敌人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向三团阵地疯狂进攻,甚至多次突进到三团阵地前,都被三团火力和反冲锋打退。在最后关头,曾川政委和张志清团长出其不意地组织反冲锋,击毙敌一团长,致敌两个团阵脚大乱溃不成军。三团以伤亡五百多人的代价,胜利完成了军区交给的阻击任务,确保了军区机关和后勤部门安全转移。

  曾川任冀鲁豫军区独一旅政治部主任期间,独一旅又在巨野杨庄集打了一场阻击战。因政委外出公干,由况玉纯旅长和政治部主任曾川一起到华野司令部接受任务。战斗在上午八点打响。正面之敌是国军王牌第五军的主力二十师,进攻中配有飞机和坦克的掩护;独一旅仅有轻武器御敌。在战况最惨烈之际,独一旅三团告急请求支援。曾川赶到三团,与老搭档张志清团长一在阵地前沿观察敌情,发现敌阵破绽,决定从正面和侧面同时出击,出其不意地把敌人攻势打垮,让敌人再也无法组织进攻,出色完成了阻击任务。

                                                       曾川手稿:从参加革命到长征结束的一点回忆

 

  伟大来自平凡

  曾川同志自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后,先后任勤务兵、司号员,后来成为后勤干部,直至1935年9月,长征红军突破腊子口天险,到达哈达铺后,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曾川由红一军团一师二团通讯排调到陕甘支队二大队二连任班长,加入一线作战部队。

  曾川女儿曾西西评论父亲一生的战史说:从红军到八路军、人民解放军,她的父亲参加的大小战斗数以千计(1935年先后在直罗镇和瓦窑堡战斗中负伤,成为三等甲级残废),之所以有幸生存下来,重要原因之一,是他先当后勤战士,后来成为政工干部,较少在第一线冲锋陷阵。而曾川的两位兄长曾宪崐、曾宪峰,都在第一线部队作战,先后牺牲在长征途中的过草地和四川会理之战。

  曾川同志的履历确实有点“平凡”,资格很老,职位不高,同时期入伍的老红军多是少将、中将。但是,他以对党的绝对忠诚,任何时候都不计较个人名利地位,绝对服从组织安排,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地工作。曾川这种严谨的人生态度,伴随着他走向生命的终点。

  延安时期的曾川同志,在瓦窑堡红军学校学习与工作,后来又到延安中央医院任政治教导员、杨家岭中央秘书处任行政科副科长,先后在傅连暲、王首道手下工作,还有幸与毛泽东、陈云等中央领导零距离接触,深受他们的言传身教。所以,晚年曾川经常在军内外各种会议上宣讲党的忧良传统和作风。这些讲稿,今天读来依然振聋发聩。

  曾川同志多次在各种会议上宣讲“延安精神”。他把“长征精神和延安作风”总结为“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克服一切艰难困苦”(第288页《简述延安作风和长征精神》)。还说:“什么是延安精神与作风?延安精神就是艰苦奋斗、不怕困难、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革命精神;延安作风就是实事求是的作风。”“延安精神与作风,就是井岗山精神与作风的继续与发展。”(第300页《在福建省军区机关纪念八一建军五十五周年大会 做发扬革命光荣传统的报告》)

  曾川同志深刻体会到:群众路线是党的生命线,保持我党与人民群众的紧密联系,关系到我党生死存亡。曾川语重心长地告诫各级领导:“现如今,我们的党得了天下了,执政了,有了政府了,有了权力了,钞票可以自己印了,花多少钱也由自己说了算了,因而在我们党内一些人的眼中,把人民群众看得不那么重要了,认为有没有人民群众的支持无所谓了,党群关系变得疏远,没有以往那样密切,这就是我们脱离群众的开始。”(第290页 《党的群众路线讲稿提纲》1982年3月14日写于福州烟台山)

1983年曾川、郭令仪与七子女合影

 

  太行山姑娘郭令仪

  《亮剑》中的一位太行山姑娘杨秀芹,对爱情热烈奔放,倒追团长李云龙,令观众耳目一新。曾川妻子郭令仪,就是秀芹式的太行山姑娘;所不同的是,郭令仪修成正果,育有子女七人,家庭美满幸福。

  郭令仪(1923.4.24—2010.6.23),原名郭小云,高中文化,山西省晋城县人。1940年就参加八路军宣传队,1945年在当地八路军根据地任小学老师。

  1947年8月,中原突围部队主力(新四军五师)在山西晋城休整完毕,原中原军区二纵十三旅三十九团政委曾川,调任冀鲁豫军区独立一旅三团任政委。就在这一年,曾川收获了爱情,24岁的太行山姑娘郭令仪,象《亮剑》的杨秀芹一样,倒追起曾政委(而不是“李团长”)。曾川长女曾西西向笔者透露了她的父亲和母亲的罗曼史。

  《文稿》这样描述曾川与郭令仪的婚事:1947年2月,曾川和十三旅旅长吴世安夫妇一起住在郭小云家里。小学老师郭小云思想单纯向往进步,经吴旅长爱人谢文介绍,与曾川认识后参军入伍,并改名为郭令仪(仿郭子仪老令公,表达一种追求取向)。1947年5月,经新四军五师政治部审查批准,区政府登记并报县政府备案,33岁大龄青年曾川与24岁郭令仪结婚了。(第611页 附录《2014年12月15日江西吉水水南曾川百年誕辰祭文》)

  自此,曾川和郭令仪夫唱妇随,白头偕老。

  尽管婚姻美满,生性梗直的曾川,与小说《亮剑》主角李云龙、赵刚一样,人生结局也不尽人意。1956年7月至1958年9月,曾川在北京“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一年后,回到福建以军职任福建省军区党委常委、政治部副主任(1964年升任主任),按理1961年可以晋升少将军衔。但是1968年9月赴北京参加第四期“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福建班)”期间,因不能对所谓“二月逆流”划清界限“扭屁股”,1969年3月2日被免去福建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职务,1970年2月被口头通知到吉安干休所“休息”。直至1978年8月落实政策,才被重新任命为福建省军区顾问。比起伤痕小说《亮剑》的李云龙、赵刚以自杀告别人生,曾川夫妇则幸运多了。

  《历史书写忠诚--曾川文稿集》的编者--曾川长子曾珊。附录中的《曾川生平》、《郭令仪生平》以及《1996年7月10日江西吉水水南曾川骨灰安放仪式词》、《2014年4月5日福州三山陵园将军山曾川、郭令仪骨灰安放词》、《2014年12月15日江西吉水水南曾川百年誕辰祭文》等文章,对曾川文稿作了一定的诠释。编者曾珊文笔水平之高,真让人信服了“虎父无犬子”这句老话。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