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右派分子不是“斥为”的——评瑞典文学院给莫言的“授奖词”之十三

2018-11-11 10:58:5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授奖词”第八段说:“把所有对大跃进和1960年的大饥荒,表示怀疑的人‘斥为右派分子’”。

  反右派斗争,与大跃进、1960年的自然灾害一样,是近几十年来,国外的反华反共的组织和分子,国内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分子,共产党内的叛徒,无一例外的都恶毒的攻击、诽谤。

  莫言“描述”的、“嘲笑”的,瓦斯特伯格说的,驴唇不对马嘴!反右派斗争是1957年,大跃进是1958年,自然灾害是1960年,国内外的反共分子,攻击、诽谤共产党,任意信口雌黄!

  新浪网刘河网友,有篇《1957年整风运动和反右斗争》,对反右派斗争作了记述。摘录于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中国人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各个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绩。同时,党内还存在着一些与新形势和任务不相适应的不良思想作风,社会上还存在着不安定因素。党内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思想作风及骄傲自满的情绪滋长。加上苏共20大后世界反共潮流的影响,1956年,一些城市和农村出现了少数人闹事的情况。

  党中央和毛主席做出了全党整风的部署,1956年8月30日,毛主席在八大预备会议上说:八大要把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的作风切实反一下。9月15日,在八大开幕式中又指出:这三风是违反马列主义的观点和作风,不利于党内外的团结,妨碍我们事业的进步,必须通过思想教育来大力克服。11月15日,在八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宣布要在明年(1957年)开展一次新的全党整风运动,并且说:“整风是在我们历史上行之有效的方法。以后凡是人民内部的事情,党内的事情,都要用整风的方法,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来解决,而不用武力来解决。”

  1957年3月12日,在党的全国宣传会议上,毛主席说:中央决定今年开始党内整风,方法是在学习和研究一些文件的基础上,每个人检查自己的思想和工作。既要开展认真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纠正缺点和错误,又要和风细雨,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反对一棒子把人打死的方法!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统战部和国务院第八办公室联合召开了工商联界座谈会,共开会25次,有108人次发言。《光明日报》编辑部分别在上海等九大城市邀集部分民主人士和高级知识分子开座谈会向党提意见。国务院各部门的党委、各省市委和一些高等院校的党委,也相应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请他们帮助党整风。

  在这一时期的各种座谈会上,党外人士畅所欲言,他们提出的批评或建议,大部分是正确的和中肯的,是切实帮助党整风,改进工作为出发点的。应该肯定的是,1957年的整风运动初期总的发展形势是比较好的!

  整风运动开始后,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散布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放肆地向党发动攻击。他们说“现在学生上街、市民跟上去”、“形势非常严重”、共产党已经“进退失措”,攻击社会主义制度不如资本主义制度,没有优越性,污蔑国内形势是“一团糟”,他们全盘否定社会主义改造和各项建设成就,“根本的办法是改变社会制度”等。右派分子别有用心的煽动和阴谋活动,某些报刊也传播一些错误言论,有人散布要与共产党“轮流坐庄”,搞“海德公园”等。

  1957年,毛主席在《事情正在起变化》 中指出:有反共情绪的右派分子为了达到他们的企图,他们不顾一切,想要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刮起一阵害禾稼、毁房屋的七级以上台风。共产党有大批的知识分子新党员,其中有一部分确实具有相当严重的修正主义思想,他们欣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反对党的领导,他们跟社会上的右翼知识分子相互呼应,连成一片亲如兄弟。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思想战争和政治战争,不打赢这一仗,社会主义就建不成,并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危险。(注:匈牙利事件是指:国内敌视社会主义制度的反革命势力与国际帝国主义相互勾结、里应外合的结果,目的是要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制度。)

  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标志着反右派斗争的开始,随后《人民日报》又陆续发表《工人说话了》、《不平常的春天》等社论。这些社论指出:在帮助党整风的名义下,少数右派分子正在向共产党的领导权挑战,甚至公开叫嚣要共产党“下台”。右派分子对于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是不甘心的,匈牙利事件加强了他们的一种想象:在所有制方面已经建立了社会主义基础的国家,仍然可以推翻,可以变质。

  10月15日,中央发出《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和《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标准》主要是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党的领导。规定应划为极右分子的主要是右派活动中的主谋和骨干分子。标准还指出了错误应予批评纠正,但不应划为右派的6种情况。应当肯定政策界限还是比较清楚的。

  1957年12月8日,毛主席又邀集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谈话,提出了对右派分子的处理意见说:第一,对右派分子要有所处分,不处分不足以平民愤;第二,还要留点情面,不可太严。这样做的目的,一为争取中间分子,二为分化右派。

  ——刘河网友的记述,对莫言“描述”的、“嘲笑”的,瓦斯特伯格说的,作了有理、有据、有力的驳斥。

  刘河网友告诉我们:右派分子不是“斥为”的!而是他们自己跳出来的!他们要与共产党“轮流坐庄”!

  反右派斗争时,莫言刚刚哑哑学语,他根本不了解是什么是右派分子。“描述”的、“嘲笑”的,完全是毫无顾忌的攻击、诽谤共产党!对此,应该深思。

  小平同志指出:“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还是要肯定。三大改造完成以后,确实有一股势力、一股思潮是反社会主义的,是资产阶级性质的。反击这股思潮是必要的。我多次说过,那时候有的人确实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于扩大化。”(《邓小平文选》1983版258页)。

  “反击这股思潮是必要的”,“错误在于扩大化”。一些人只讲“扩大化”,却只字不提“反击这股思潮是必要的”!对“扩大化”,共产党一再纠正的。1959年至1964年,先后分五批给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多数人摘掉了右派帽子,1978年至1981年,在全国范围内复查改正了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的案件。对此,也没人提。请记住: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反右斗争,巩固了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

  2018年11月10日星期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