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警惕有人用日本教授姜克实的虚假研究 篡改中国抗战史(5)

2018-08-09 15:07: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云常
点击:   评论: (查看)

  四、警惕有人用姜克实的虚假研究篡改中国抗战史

  我前面的论证,完全说明了日本教授姜克实的所谓历史研究是一种虚假的研究,他研究历史真相是假,虚无中国抗战史是真。值得警惕的是,在国内出现了有人使用姜克实篡改歪曲党史军史的现象。比如在姜克实之前,我党我军对“平型关大捷”研究的结论是日军从灵丘城出发,从东面进入了八路军的伏击圈,而姜克实的“日军从东西两面进入八路军伏击圈”的伪成果一出,国内一些所谓专家学者立马就不加辨别,轻率地就把这个虚假结论拿来,写入了他们的文章和书中,或者搬进了他们的影视作品里,并在有影响的网站上或者有影响的广播电视台上传播。特别是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繁峙籍某作者,在其纪实文学《烽烟平型关》中,把姜克实的这个观点写入了书中后,竟然还获得了赵树理文学奖,造成了更加严重的影响。因为赵树理文学奖是山西省委、省政府设立,山西省作家协会承办的,在山西省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项。这样的大奖,往往会被人们认为是山西省委和山西省政府的立场。这就难免使人们对“平型关大捷”这段党史军史产生认识上的混乱。

  我在文章一开始就说过,如果说姜克实“研究”出来的东西不是伪成果,那么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就是假货。聂荣臻、杨德志、陈正湘、李天佑等亲历者就说了假话,共产党就说了假话,共产党的历史就成了伪历史,共产党就成了骗人党。

  历史不是随意打扮的小女孩儿,姜克实以及直接或间接用姜克实的伪成果篡改和歪曲这段党史军史的人们,必须要向人们交待清楚,聂荣臻、杨德志、陈正湘、李天佑等平型关战斗的亲历者说假话的动机是什么,造假的过程如何?否则就难以服众。

  也许有人会说我言重了,这没有什么?不就是几个文人胡乱嚷嚷一气吗?他们是改变不了历史的。事情有这么轻巧吗?如果共产党人不反击,人民不反击,一任姜克实的伪成果流布,一任国内一些人直接或间接用姜克实的伪成果篡改和歪曲历史,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共产党在人民群众的威望就会受到严重损害,最终爱害的必然是人民。

  我们必须维护中国的抗战史,必须维护中国共产党的抗日史。必须维护115师的抗日史,维护平型关大捷亲历者们的荣誉和人格。因为我们必须在国家有难的时候,有人敢于首先挺身而出。

  1937年的时候,我们中华民族确确实实处在了最危险的境地。平型关大捷这前日军曾在阳高、天镇、灵丘制造了类似南京大屠杀那样的杀人惨案。这些惨案姜克实是从来闭口不谈的,某些使用旧日军资料篡改歪曲不党史军史的人也是闭口不谈的。

  我在前文说过,日军入侵山西时,并不是单纯的军事侵略,为了达到速胜和目的,他们每占领中国一地,就派汉奸夹杂在难民中间,散布如果中国人不抵抗日本,就不屠杀平民,反之,则杀之的谣言。受这种谣言的盅惑,阳高县失守后,县城约有500多人,为了活命曾举着纸做的日本小旗迎接日军,结果被日军赶至瓮城,用机枪和手榴弹全部杀死,天镇城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日军还对这三个县城抓起来的平民事进行了坑杀(注:事先让平民挖一个大坑,然后枪射,刀砍在大坑内,再草草掩埋)阳高县一书店卖书的青年被砍下头后,又被日军把头仍进锅里。阳高城居民郝天福家中女性被日本兵强奸了一夜后,一家大小共十三口人跳井自杀,其大女儿和女婿看到大口进里全家人的尸体,也跳进去自杀。天镇城一位少女被日军强奸时,因为反抗,被几个日本兵残忍撕裂。在灵丘城,日军在大云寺前强迫抓来的妇女跳裸体舞,然后强奸、杀害。大云寺广显和尚因救全城妇女出城,被日军泼了一桶汽油,点了“人油腊” 灵丘城东关村村民乔国栋被开膛挖心,日本兵把挖出来的心双手举起哈哈大笑。在东河南村,日军在平型关大捷前几天屠杀村民30多人,其中一个叫刘大义的中年男子被日军用炉锥从脑后颈钉死。关沟村20多名村民,藏在一个山洞里,被日军发现后,全部被枪杀。村民王银树被杀死后,四肢和头全部被割了下来。日军在阳高县屠杀平民1500多人,天镇屠杀2300多人,灵丘1000多名。

  我在读这些惨案时,多么想看到有一位救苦救难的菩萨站出来,救救他们啊。而在这个过程中,国民党军队却连连败退,无力保护人民。在这种危难时刻,是八路军115师站出来,迎上去,在平型关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粉碎了日军不战胜的神话。八路军115师于人民有功,而不是有罪,他们撒在平型关战地上的鲜血,埋在平型关的把把忠骨是不容玷污的、亵渎的。

  115师是中华民族的战斗团队,英雄团队,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的团队,他们为中华民族立下了丰功伟绩,我们对于这个团队一要爱护,二要具有起码的信任,三要怀有感恩之心。在这里,我想劝说那些轻意地相信日军所谓旧资料并用以改变党史军的媒体、专家、作家,问一问自己的良心,对历史他们到底是高度负责?还是太轻率了?希望他们能对平型关大捷亲历者有一点儿起码的信任和尊敬。

  为了弄清楚平型关伏击战中,杨德志等平型关大捷亲历者到底有没有撒谎,到底有没有姜克实所说的那种日军由东西两路进入115师的伏击圈的情况,我专门研读了《杨德志回忆录》读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中,像杨德志这样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一群靠不怕牺牲,艰苦奋头创业的人,他们一不靠说假吃饭,二不靠造谣吃饭。

  下面我再讲一个杨德志将军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杨德志将军有着什么样的人品。

  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时,红军消灭了公秉潘师取得首胜后,缴获了大量战利品,为了把那些战利品及时运到根据地中心地带,杨德志领导的连队负责保护民工的短途护送工作,并由指导员具体负责。不料,有天早上指导员跑来对杨德志说:“老杨,你快去看看,有三个民工就是不走了。”

  “这什么?”杨德志问。

  “他们担的是米,太沉,可能是太累了。”指导员说。

  指导员告诉杨德志,民工中“有一个大个子把挑子扔在一边,还讲怪话呢!”

  杨德志一听,有点儿火了,他说:“那怎么行?我们的部队开进后,敌人来了,他们会吃亏的呀!”

  杨德志跟着指导来到民工跟前,发现五六十个民工,每人挑一副挑子,集合在空地上。一个民工同志,可能是个负责的,对杨德志说:“同志,时间误不起,我们先走了。那三个人你们让他们跟上,不然遇上白匪就麻烦了。”说完,这个同志就带着民工走了。地上坐着的三个民工,斜依着箩筐,低着头一动不动。杨德志一瞧,心里就往上冒火,但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压低嗓门叫声:“老俵!”一个高出杨德志一头多高个子民工,站起来油滑地说:“这米提子重得很,压得我们有点儿走不动了,再说天气还早,歇歇脚什么?”敌人很快就要赶上来了,怎么不急着,杨德志他们吼道:“你们走不走?”坐在地上的两个民工站了起来,而那上大个子民工却坐了下来。杨德志向前跨了一步,喊道:“起来!”大个子民工也火了,摸起扁担站了起来,杨德志后退一步,习惯性地把手放到腰间的手枪上,高个子民工跨前一步,问杨德志:“你,你要赶什么?”杨德志真得火了,想吓虎他一下,感情一冲动,忘了枪膛里顶着子弹,一掏枪,举都没举起来,“砰!” 的一声,把子弹打进了民工的肚子里。情况发生的突然,杨德志也傻了,指导员夺过他的枪,问他怎么搞的。当他意识到自己做出了错事时,不顾一切地扑到那个民工身上,喊:“同志!同志!”然而那个民工已经没有了回答他的能力。

  这是杨德志将军一辈子铭记在心的错误。他因此受到了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党纪处分。这个处分仍然放在将军的档案里。有人曾建议,处分已经撤销,不要在档案里填写了。也有人建议向组织打个报告,不要在档案里反映了。可杨德志将军认为“处分是可以撤销的,但教训是不能忘记的。犯错误受处分当然不是好事。但人生一世很难保证不犯大的错误,重要的是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以便少犯错误或不犯大的错误。而且让组织上和同志们了解自己犯过的错误,则是一件好事。”因此,每次填档案登记表,杨德志将军都会郑重地写上自己曾经犯过的这个错误。

  讲完这个故事,我不想夸杨将军高风了,杨将军的风格人品是高是低就放在那儿,我想说的是,杨将军一生是一刀一枪干出来的,他无需用谎言来塑造自己。同样地,聂荣臻、杨德志、陈正湘、李天佑等平型关大捷的亲历者们,也是一生是一刀一枪干出来的,他无需用谎言来塑造自己。他对平型关大捷的回忆没有半点儿谎言,无需隐瞒什么。再说了,如果有日军真的从西面进入685团的伏击圈,且又被歼灭,并不影响685团的声誉,反而说明685团很有战斗力,杨将军很会指挥打仗,杨将军隐瞒它做什么?同理,如果日军真的从西面进入115师的包围圈,并不影响115师的声誉,反而说明115师很有战斗力。115师隐瞒它做什么?

  历史决不是随意打扮的小女孩儿,对于任何篡改和歪曲历史的人和事,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