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陆浑记忆

2018-06-15 14:43: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陋县小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盘古开天地,自然造山河。

  随昆仑东去,在秦岭腹地的伏牛与熊耳之间,诞出一股清流,一路迂回曲折,接涓纳溪,渐行渐阔,最终汇入黄河。这就是黄河中游的一大支流——伊水。

  在天阔人希、刀耕火种的上古,这里是伊阙地。在大禹会盟的涂山和凤山之间,形成一个五十多平方公里的盆地,古名空桑,也称有莘之野。

  伊水无弦万古琴。伊水流经这里,发出的是旷达酣畅的天籁之音。两岸的先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天行地载中悠哉繁衍。

  继而琴音突变,杀伐四起。史载,公元前七七一年西周灭,周平王东迁洛阳,拉开了春秋争霸、战国称雄的序幕。前六三八年,秦晋合谋从千里之外的瓜州(今敦煌),迁陆浑戎于此,受东周王室册封,建陆浑国,凤山对岸始称陆浑。

  此后两千余年,“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一代一代的百姓在战争的缝隙中艰难生存。在朝代更迭中,“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就是在“明君盛世”,他们的命运也依然是任人摆布、难露笑容。

  陆浑盆地地处西安、洛阳两京之间,距洛阳只有几十公里。这里土地肥沃,对于“九山半岭半分川”的嵩县来说,更是稀有的粮仓。

  不知哪代帝王相中此宝地,在南岸建造佛寺,为皇族祈福。寺成,上香之人络绎不绝。时日渐长,寺内和尚仰仗皇威,欺男霸女,女香客只见进寺,不见出寺。一时间,信男善女人心惶惶。

  消息传入皇宫,朝廷便派一将军前来查勘。将军查实后,体恤民情,先斩后奏,把首恶埋入地下,只露出脑袋。然后套上牛,先犁后耙,平息民愤。外逃的百姓也纷纷返回,拆了寺庙,接回亲人,凭着他们的勤劳和坚韧,临伊水结庐造屋,渐渐形成了村落。由于曾经有过寺院,人们就叫她寺庄。

  寺庄背岭面河,农舍错落,虽然茅屋居多,但前有翠竹青青,后有古柏森森,村中水塘荷叶田田。古刹会上,三里长街熙熙攘攘,十里八乡的村民们又有别于南方商人的精明,他们呼表唤里,揖让贸易。会上虽然只有面条、粉汤、水煎包果腹充饥,却也热乎暖人。比起江南水乡的妩媚秀丽、人物风流,这里又多了几分北国田园特有的淳朴厚重。

  盆地之中,伊水两岸,就分布着二三十个这样诗情画意的村庄。夕阳下,远望袅袅炊烟,近闻犬吠鸡鸣。几分稻田二亩麦,淘儿捉鱼偶添饭。给了劳作后的乡民们以憩息和希望。

  时间进入了公元一千九百五十九年,农村人民公社公行天下,组织起来的社员群众响应共产党的号召,焕发出了无穷的创造力。虽然有三年自然灾害的创伤,但“六亿神州尽舜尧”,他们勒紧腰带,要在新中国这片古老而广袤的土地上,掀起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改天换地,再造山河。

  潺潺伊水的琴音,也一改往日的杀伐哀怨之声。继之以慷慨豪迈、波澜壮阔的建设乐章,奏出了历史的最强音。

  曾几何时,鲧禹父子一堵一疏,前者违背自然,后者放任自然。使得伊水要么成灾,要么白白东逝,留下了几千年的遗憾。

  如今,共产党人尊重自然,利用自然,辩证分析,科学规划。要凭借人民群众的力量,在陆浑关前建坝锁龙,消灾除害,造福人民。

  两岸群众在政府的有序安排下,发扬据说是共产主义风格,几个月的时间,就有近五万人舍弃家园,远迁他乡,其余的后靠上坡,奉献出了肥沃的盆地。

  同时,在嵩县及下游八县,组织起十万民工,乘着大跃进的东风,鼓足干净,开展社会主义大协作。他们艰苦奋斗,数九寒冬住草棚、挖土窑;建设工地却是喇叭声声,红旗飘飘,热火朝天。“遍地英雄”手持最原始的劳动工具,以“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气概,比学赶帮,你来我往,仅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伊水截流,锁住了龙头。

  严峻时,伊水洪峰距大坝土面只有两米高程,随时都有溃坝的危险。对此险情,干部群众齐心协力,不怕牺牲。他们脚踩龙头,日夜奋战在大坝上,水涨坝也长,终于战胜洪了洪峰。

  奉献,成就了陆浑;奋斗,再造了陆浑。从此,中原镶明珠,“高峡出平湖”。东望沃野千里,回首山清水秀。

  随着大坝加高加固,全方位的配套设施也同步进行,最终建成了集防洪、灌溉、发电、供水、养鱼为一体的大型水库,成为黄河消灾兴利的重要工程之一。一九七五年,抗住了有史以来罕见的洪水,通过了大自然的检验。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财富,给文人留下了无限的遐思……

  “前人辛苦,后人幸福。”伊水流入了新千年,发出了婉转舒缓的和谐旋律。政府提出了生态发展、旅游强县的新理念。陆浑湖作为境内最大的人文景观,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基础上,不断地得到完善。

  上游两岸,高楼耸立,在四千米花园长堤上,五座大桥南北并行,把三千米宽的南北城区连成一体。细考环城“五里十三丈”、东西长南北宽、西高东低、其形如船的嵩县老城遗址,已成为新城的东北一角,淹没在高楼之下,残存的山城城墙,在静默中观望着人事的变迁;远望陆浑大坝,像一条白色玉带,横亘在陆浑岭与汤池岭之间,锁住这当有六个西湖的潋滟碧波。唯在三桥以外,依稀可辨当年大禹的踪迹。

  环湖水两岸,莽莽黄土岭上,春望嫩绿如烟,夏生浓荫蔽地,秋有稼穫累累,冬披银装素裹。当年后靠的村落,红房白墙掩映其中,更有两岸的公路桥似神龙飞舞、时隐时现,现代气息与大自然的景色柔和地融为了一体,创造着新的神话。

  泛舟湖中,前有九皋耸立,后有涂山相望,左右西岩、七峰遥相夹峙。这些亘古的景观,共同见证了陆浑盆地桑田变沧海的过程——昔日的潺潺流水、田园人家。如今俯仰之间,已是天蓝水碧,水天一色。沙洲之上水鸟倦憩,水柳水草点缀期间,时而澄碧如洗,时而轻雾缭绕。如梦如幻,宛若瑶池。忽有摩托艇呼啸而过,再回望橡皮坝的旖旎风光,才使人恍然梦醒,喟叹如此曼妙的人间仙境。

  古人不知陆浑胡,陆浑湖泽福后人。今日的陆浑湿地,在兴利除害、造福社会的同时,已是人们煦春踏青闻土香,凛秋驰目骋情怀的寄情游园。酷暑盛夏,环湖沙滩更是人头攒动,一如降温消暑的海滨湿地,人们尽情地享受这碧水蓝天、水清沙白间的习习凉风;交九严寒,冬泳的人们又在清澈的湖水中划出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雪舞冰冻,健儿临风,衬以山寺红梅,更平添出“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的诗人豪情。一年四季,置身其中,不由得让人生出山水美如画,人在画中行的感慨。

  科学,是陆浑人的追求;和谐,是陆浑人的梦想。脚踏陆浑这片热土,畅游在如此美景中,爽目和惬意之余,随之萌生的则是敬意和珍惜。在享受前人奉献、奋斗创造出的美好生活的同时,忍不住有了把科学的方法、和谐的愿望,还有前人的奉献和奋斗精神,融入我们的言行,给我们的后人留下一个更美好的家园和栖息地的冲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