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辽宁王忠新:“延安整风”的“审干”不能被虚无(上篇)

2018-01-04 17:04: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辽宁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延安整风”的“审干”不能被虚无

  康生在“抢救运动”中的其人其时其事

  (上篇)

  

6bab422ee41e8499cc7487bd59ce6ab1.jpg

  怎么看待有关“延安整风”中的“抢救运动”,这是中共党史研究中20个争议很大的问题之一。之所以引起争论的一个焦点,就是康生作为具体负责审干工作的社会部负责人,其过分夸大了特务、反革命分子在革命队伍中的比例,搞“抢救运动”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1980年9月2日,中央有关部门的《关于康生问题的审查报告》中,将其“搞抢救”列为第五项罪恶之一。可由此引发了各种控诉“延安整风”和“审干运动”的论调甚嚣尘上。那么,延安整风的“审干”到底有无必要?延安整风的“审干”能否因康生“过分夸大”而被虚无?“延安整风”是不是等同于“整人”?走向未来,需要“擦清历史的镜子”!

  一、“延安整风”中的审干运动

  要认清一个事物,就必须全面了解这个事物,就要了解这个事物的来龙去脉。要认清“审干运动”,也当如此,才能防止出现“盲人摸象”。

  1、审干是延安整风第二个重要阶段。1942年冬季延安整风运动正式转入审查干部阶段,对于为什么要转入这个阶段,毛主席明确提出:整风既要整小资产阶级思想,也要整反革命。过去我们招军、招生、招党,招了很多人,难于识别。抗战以来,国民党对我党实行特务政策,在社会部和中央党校都发现了很多特务。现在我们要学会识别特务与贤才。在延安,年内要完成审查干部、清洗坏人的工作。毛主席在1942年11月13日的讲话还确定为:整风是思想上清党,审干是组织上清党。所以,审干不仅要清理特务,也要发现干部队伍中的“贤才”。

  2、搞“抢救失足者”偏离审干方针。1943年7月15日,专门负责审干工作的中央总会委副主任、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在延安干部大会上作深入进行审干的动员报告,提出开展“抢救失足者运动”。按康生的部署,在延安仅半个月就挖出“特嫌分子”1400多人,一度搞得延安“特务如麻到处皆有”,许多干部惶惶不可终日,严重偏离了党中央和毛主席规定的“审干”方向。

  “抢救运动”搞了十几天,毛主席及时发现出现了偏差和问题,就指示“抢救运动”要停下来,强调不能搞“逼供信”。8月15日,正式发布了毛主席提出的首长负责等九条方针。10月9日,毛主席在批阅绥德反奸大会的材料上进一步指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是此次反特务斗争中必须坚持的政策。不许任何机关杀死任何特务分子,将来何时要杀人,须得中央批准。有些特务分子讲出了问题,我们要争取他们为人民为党工作。

  为加强领导,防止“审干”过火。成立了中央反内奸斗争委员会,以刘少奇、康生、彭真、高岗为委员,少奇同志任主任。

  

82c2756c86f0d558b9d63e2e23f47287.jpg

  3、毛泽东妥善处理了审干扩大的问题。对“抢救失足者运动”造成的不良影响,毛泽东积极做了三点工作:

  一是主动承担责任。对“抢救失足者运动”造成的不良影响,毛泽东没有推诿给康生和其他人,而是自己主动承担了责任。毛泽东在中央党校礼堂开会时说:“整个延安犯了许多错误。谁负责?我负责。我是负责人嘛!”

  二是多次进行自我批评。毛泽东大会上公开检讨:“我们共产党人是革命者,但不是神仙。我们也吃五谷杂粮,也会犯错误。我们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犯了错误就检讨,就立即改正。今天,我就是特意来向大家检讨错误的,向大家赔个不是,向大家赔个礼。”

  三是坚决地平反摘帽。毛泽东明确表态:“这次大家都洗了澡,就是水热了一点儿。不少同志被搞错了。凡是被搞错了的要一律纠正,坚决平反! ”“有的同志被错戴了帽子,这也没得要紧。帽子戴错了,现在我把它给你们摘下来就是了。”

  最初许多受过冤屈的同志怨气很大,但看毛泽东这样主动承担错误,并多次诚恳的赔礼道歉,不仅怨气消了,还很感动。特别是由于毛主席对“抢救失足者运动”。造成的不良影响积极做了三点工作,又明确了“九条方针”和“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政策,在以后各中央局在部署进行的“审干反奸”中,就避免了发生这种过火的“抢救运动”。

  4、中央充分肯定了审干运动的五大成绩。中央书记处于1943年12月底举行工作会议,听取康生关于反特务斗争的汇报,实事求是地评价和肯定了“审干运动”。

  会议肯定了审干运动五大成绩:真正清查了一批特务分子;发现与培养了一批有能力的干部;打破了官僚主义,提高了工作效能;暴露了许多人的错误(如贪污、反腐等);深入地进行了阶级教育等。

  会议也指出了存在的问题:夸大了特务组织,甚至弄成特务如麻;某些部门或某些地方,产生了群众恐慌的现象;有些部门被特务分子利用,进行破坏;相当普遍地发生了怀疑新知识分子的现象;忽略了统一战线,许多干部对统一战线的观念下降。

  二、康生其人其时其事

  康生作为中央总会委副主任、中央社会部部长,延安整风时具体负责审干工作。那么,康生何许人也,其负责的社会部又是干什么的?

  

d41f5e08fed3eb0cc8632838deb0058d.jpg

  1、文质彬彬的一介书生投身革命。康生是胶南一户地主家的二少爷,康生受书香世家的家族薰陶,幼年便接触文艺作品,擅长中国传统书法、中国画及收藏,其艺术造诣堪称中国大家。“康生知识广博,中国古代的文学艺术,几乎无所不通,特别有研究的是中国戏曲史。书法,篆刻,他全通。他的字写得很好,刻的章也好,画的画,也很好,但他从不拿出来。康生精通的东西,有时候到了不能想象的程度。京戏他全懂,不但懂,还会打小鼓。小鼓是京戏乐队的指挥。”

  康生自己曾说:用脚趾头夹根棍,写的字都比有的书法家强。这话可能狂妄,就当姑妄一听。但康生极为有才气,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康生1925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作为地主家的少爷,不怕掉脑袋地投身革命,至少还看不出来他最初的动机有什么值得怀疑,从他后来的履历中,也没听到有什么投敌变节的“故事”。

  2、康生做特工的理论与实践非常丰富。康生看似文质彬彬,建国后又长期管理论研究等工作,给人的印象似乎有点文弱。其实,康生还有鲜为人知的一面,康生在革命战争年代曾长期领导中共“秘密战线”工作。在周恩来负责上海特科时,康生就掌管暗杀行动的三科(处决顾顺章一家)。1932年后,康生赴苏联任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副团长时,每天上班的单位就是共产国际情报部。延安时期的什么西北公学,枣园训练班,七里铺训练班,有关秘密特工训练的教材,全使用康生撰写的《特别工作建设》一书。

  应该说,在情报工作方面,康生的理论与实践确实都非常丰富。有专家将康生和戴笠相比说:康生无论是个人才华,还是组织手段,都能甩戴笠两个档次!

  3、中央社会部是干什么的? 1937年12月,为加强和统管全党的情报、保卫工作,中共中央成立“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对外称“敌区工作委员会 ”,周恩来任主任、张浩任副主任。不久,周恩来去国统区谈判,由康生接任主任,潘汉年任副主任。1938年春,根据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下设三个部:战区部,部长杜理卿(又名许建国);城市部,部长潘汉年、副部长汪金祥;干部部,部长陈刚,后又成立“中央保卫部”,由杜理卿任部长。

  1939 年2月18日,中央特别工作委员会被撤销,中共中央新组建了中央社会部,又称中央情报部。中央社会部负责领导全党各根据地和边区的保卫和情报工作,康生任部长,王稼祥、叶剑英、李克农任副部长,后来孔原、潘汉年也担任副部长。中央社会部及地方各级社会部的成立,大大提高了中共的情报和保卫工作的效率和质量。

  4、为什么叶剑英为康生念悼词。1975年康生死的时候,身份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被称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荣的反修战士。在康生的追悼会上,为什么由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念悼词,因叶剑英有一个很少公开的职务,他曾任“中共中央社会部(中央情报部)第一副部长”,第二副部长才是李克农,第三副部长潘汉年。或者说,叶剑英曾长期辅助康生领导秘密战线的工作,因工作特殊性使然,他们俩人一定有许多隐蔽战线上精彩绝伦的往事,被云遮雾绕的不能为人所知。

  三、整风需不需要审干?

  在很多公知精英的文章中,将延安整风中的“审干运动”等同于“抢救运动”,将整个“审干运动”等同于“整人”,进而将“审干运动”虚无?这就涉及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或者说,必须要从根本上回答的一个问题:“审干运动”为什么发生?“审干运动”到底有没有必要?

  1、三股敌特都向延安渗透。党中央自打将大本营扎到陕北,陕北就是各方面特务渗透的重点。特别是抗战时期,日特、中统、军统等势力,都向延安派遣潜伏特务。其中,日本特务机关主要靠收买中国人,混入边区做间谍,有高级间谍,也有低级侦探。总的来说,日本特务在延安的活动比较弱,潜入延安的特务主要是国民党特务。

  毛主席明确指出:“抗战以来,国民党对我党实行特务政策,在社会部和中央党校都发现了很多特务。”“整风是思想上清党,审干是组织上清党。”这清楚说明审干对纯洁中共的肌体,这是非常必要,也是十分重要的。

  

29988ec6f941c9a679f5c4d7c09fa01d.jpg

  2、“汉中特训班”专门向延安派遣特务。叛徒张国焘向戴笠出招,应该训练知识青年打入延安。1939年9月,戴笠将“特训班”迁往陕西汉中,“汉中特训班”从陕甘宁边区招收知识青年,经过特训后,回到老家可顺理成章报考抗日军政大学等。“汉训班”学员除参加政治学习外,还要进行特务专业学习,怎么打入延安是主要课题。并成功潜入中共军委二局(军委情报部门)、陕西省委、边区保卫部门、绥德专署、陇东专署等诸多要害部门。

  1941年底,胡宗南部欲大举进攻延安,需潜伏延安的特务里应外合。如何整合这些相互都不认识,也无联系的特务,“汉中特训班”先后办了9期,陈兴林始终是教官,派遣延安的特务他都认识,就被选中去整合打入延安的特务。可陈兴林一进陕北,就被我方巡查人员抓获,还被成功策反了。在延安举行盛大的“五四”青年节庆祝集会,在各单位打着旗帜列队进场时,陈兴林当场就指认出36名特务。这些潜伏特务被抓捕后,再经过指认,总共有60多名潜伏在延安各部门的特务被一网打尽。指挥破获这个大案的就是陈泊,毛泽东听后赞叹:“当为奇功!奇功!”

  3、暗杀中共领导是特务主要任务。派往延安的特务,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暗杀毛泽东及中央领导。

  假冒新四军旅长去刺杀毛泽东。1942年3月份,新四军第三师第八旅旅长田守尧一行去延安开会,在连云港与日军遭遇全部牺牲。当地军统密电重庆军统总部,戴笠亲自策划由军统高级特工假冒田守尧身份,乘毛泽东接见之机进行刺杀。边区保卫处陈泊处长每天看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他看到6月22日上午10时,毛泽东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即让参谋人员拿出田守尧报到的材料:田守尧3月上旬从华中出发,经渤海、冀东、平西进入晋西北,所持中共华中局的介绍信在渡海战斗中丢失。陈泊向晋西北两个兵站去电查证,田旅长是否从晋西北经过。晋西北八路军兵站当天回电,今年5月下旬,并无新四军旅长田守尧路过。这个高级特务在中央军委招待所住了5天,眼看还有两天就要受到毛泽东接见执行暗杀时,却被逮捕了!

  要向几口水井投毒暗杀中央领导。1938年,边区保安处发现,有一僧人可疑,常和一个小杂货店老板接头。这个僧人是军统特工叫孟知荃,已在延安秘密潜伏了两年。边区保安处立即对将和孟知荃接头的杂货店老板谢仁义和小学校长等7名特务实施抓捕。中央军委电台曾两次截获发自延安城外的可疑电波信号,测出有敌特秘密电台活动,进行抓捕审讯得知,特务们准备组织暴动,并阴谋伏击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主任萧劲光一行;还计划潜往枣园、杨家岭等地,向毛泽东与中共中央驻地的几口水井投毒,以暗杀中央领导人。

  已被捕的国民党延长县县长周景龙还供认,军统已派了一名杀手潜入延安,计划杀害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为此成立了中央警卫科,并发动群众展开地毯式搜索,一年多没丝毫线索。

  

ea06976ac62183d9bcc60126ce281326.jpg

  当年谁敢说延安只有一个沈之岳?周景龙供认军统已派一名杀手潜入延安,这人就是沈之岳。据建国后担任过公安部部长的王芳回忆:沈之岳抗战初期在上海、杭州,诱杀过七八位共产党员。1938年4月,沈之岳化名沈辉,随一个教授访问团来延安,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接见。教授团30天访问结束,沈辉竟态度坚决的要留在延安参加革命。他是奉戴笠之命,一则潜伏到共党组织的心脏搜集情报;二则相机暗杀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边区保卫处对其实行严格政审,没发现破绽。沈之岳抗日军政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央机关工作。王芳回忆录中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不久引起毛泽东的怀疑,于是把他外调到浙江白区工作”,如果不是在毛泽东身边工作,怎么能“引起毛泽东的怀疑”?

  周恩来遭土匪袭击令毛主席极为震惊。1937年4月,周恩来计划去西安谈判,为他预备的卡车在延安城南门外停了几天。敌人在延安南门附近的坐探冯长斗发现卡车将出动,就报告了敌我交界一带活动的一股政治土匪。25日早晨,周恩来乘坐的卡车刚驶到延安与甘泉交界的劳山,就遭到土匪突然袭击。我方牺牲很大,陈友才和警卫排长陈国桥率战士拼命掩护周恩来等转移,仅周恩来、张云逸等4人徒步回到延安城外的三十里铺。政治保卫局检查站将情况报告党中央,毛泽东心急如焚的给中央警卫团长黄霖下道死命令:“什么也不要顾虑,无论如何要把周副主席救回来!”

  在延安确实存在大量敌特,在一些敌特已经打进中共要害部门,在内外敌特相互勾结屡屡制造事端,在面对的伟大斗争急需纯洁队伍的情况下,中共不需要采取一种形式清理组织队伍?中共在各地中央局也相继开展的“审干反奸”没有必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