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红墙内的毛泽东

2018-11-05 08:58:55  来源:《党史信息报》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由王凡、东平所著的《红墙童话――我家住在中南海》一书,从独特的角度向人们展示了领袖们日常生活的一面,现将部分有关毛泽东的内容介绍如下:

 

 

  毛泽东跳舞

  1949年9月以后,中共的最高领袖都搬入了中南海,为使领导们工作之余能够得到休息和放松,中南海在周末开设了舞会。

  毛泽东一般是在开场以后才到,但有时他到得很晚,要10点钟左右才来。

  如果乐队得到毛泽东就要进舞场的通知,音乐就会戛然而止,场内的灯光也会全部亮起来。到舞会次数多的人,遇到音乐突然停,灯突然全部亮起来,就知道是毛泽东要进来了。

  毛泽东的到来,往往能使舞场的气氛为之一变,这种变化并不表现为外在场面的热烈,而是人们内心的、精神的变化。正如一位舞会参加者描述的那样:“舞场的气氛也更加活跃、更庄重,满场的人都兴高采烈,都在微笑,但却听不到任何嘈杂、喧哗。”

  乐队为毛泽东演奏起的第一支曲子,通常是《浏阳河》。乐曲响起来毛主席就带着挤在最靠近他身边的女同志,步入舞池,四周的人也纷纷随之下场,舞场渐渐进入高潮。

  一位多次和毛泽东跳过舞的人回忆说:“毛泽东喜欢民族音乐。每当听到他喜欢的《浏阳河》,他的目光立刻变得柔和了,情思悠悠,仿佛走进了一个梦里。舞曲换成了《步步高》,他越来越神采飞扬,双眸熠熠生辉,舞姿更加潇洒。”

  有一次,王光美带着孩子去跳舞,毛泽东也到了舞场。刚刚两岁的小女儿刘潇潇,跑到毛泽东跟前,一动不动直盯着他看。平平、源源、亭亭都说:“你怎么不叫伯伯啊?快叫伯伯。”毛泽东却说:“别打搅她,她在观察世界呢。”

  关于毛泽东的舞姿,我们还是听听专业人士和做过毛泽东舞伴的人们的评价吧:

  “毛泽东的舞跳得极其有‘份儿’的,他把陕北大秧歌和类似迪斯科中的动作融进了交际舞中,这在50年代的交际舞中,是很少见,纯粹是毛泽东的特色。文工队的舞蹈演员们也曾模仿过毛泽东的动作,却没有他来得那么从容、帅气。”

  “主席的四步舞跳得非常娴熟轻盈,步调活泼多样。他带着舞伴时左时右,时进时退,轻松灵活,从不走错步踩对方脚。有时他走大步,步伐矫健有力,右手还在舞伴的腰背上打拍子;有时跳快四步,他挽着舞伴转了一圈又一圈,舞姿潇洒合韵,全不像年过花甲老人,有时他摆动双肩或身躯,看得出是故意加大活动量,以达锻炼之目的,而舞步又都符合乐曲的旋律。”

  “记得我与毛泽东伯伯跳舞,别管是三步四步的舞曲,总是被身材高大的他揽在怀中来回晃呀晃,像乘上大船,在音乐中随波荡漾。”

 

 

  毛泽东游泳

  实际上,毛泽东再度钟情于游泳运动,是进入中南海数年以后的事。

  进入北京的头几年,毛泽东既要运筹与大陆残敌的作战,又要考虑解放区和新占领城市的土改和经济恢复,同时还要酝酿新国家政权的组建,接着便是抗美援朝,其殚精竭虑更甚于以往,有时整日足不出户。

  因此,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负责健康的医务保健人员,便想方法琢磨几项适当的运动,起码让毛泽东的生活状态有些变化,能伸展一下四肢。在几招都不灵之后,人们才想到了游泳。但对于后来那么乐于中流击水的毛泽东,最初的劝说,却不是一帆风顺、直截了当的。

  勇敢的说客,是毛泽东的保健医生,他在同毛泽东散步时,拐弯抹角地试探着问毛泽东:“地球上的生命起源于哪里?”不料,毛泽东马上警觉地反问医生:“你想干什么?”医生说:“谈自然科学的时候,不能总是你考别人,也应该让别人提点问题呀。”毛泽东这才回答说:“起源于大海。”医生又问:“生命的最佳的运动是什么?”毛泽东认为是散步。医生说:“不对,是游泳。”接着,医生费了一大番口舌,谈论接触自然、全身运动、锻炼心肺、老少咸宜等等好处。

  这大圈子兜得见效了,毛泽东松口:游泳,可以去。毛泽东进北京后第一次下水,是在清华大学的室内游泳池。去游泳途中,不知底细的医生对毛泽东打保票:“有我保护,保险出不了事。”“喔,出了事怎么办?”毛泽东不动声色。医生拍拍胸脯:“我救你。”

  到了游泳池,医生拉着毛泽东要从浅处下水,可毛泽东径直朝深水区走去,医生急了。“不行,不行!”“不是有你保护吗?难道你害怕啦?”毛泽东下水后,一会儿侧泳,一会儿仰泳,真是如鱼在渊。

  此刻,医生方明白自己要充当毛泽东保镖的举动,是何等的不自量力。毛泽东对刚醒过闷儿的医生说:“我家门前就有个池塘,幼年的我就在那里游泳。那时,你这个生命还没有起源呐。”

  从清华大学游泳以后,毛泽东恢复了游泳的兴致。对游泳,他还总结出独到的体会;“游泳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不想事,让大脑很好地休息。吃安眠药、散步、看戏、跳舞都不行,就是游泳可以做到,因为一想事就会下沉,就会喝水。”

  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最初时间似乎没一定,有时在大家游的时候,他就来了;也有时在大家都退场后,他才来游。那时,毛泽东和大家见面的情况多一些。

  要论泳姿,毛泽东游得并不很漂亮,半像仰泳半像侧泳,畅游之前,他习惯在水里打几个滚。然而他水性好,能做一些别人难以效仿的水中绝活。

  首先说潜水,毛泽东不仅潜在水里的时间长,还能既不浮出水面,又不沉入池底,摆出类似打坐的姿态,静止不动地悬在水中间。“毛泽东还能直立在水中,一动不动。我们都不能像他那样立住,这也是毛泽东的水中一绝。”刘源说。

  他在水中休息,也多姿多彩:“他能两臂枕于脑后,平躺在水面上,或仰视苍穹,或闭目养神,还能把一条腿翘到另一条腿上。我还见过他躺在水上吸烟,把烟灰缸放在胸前。”有时平躺的时间长了,他就会变个姿势。

  毛泽东踩水也特别棒,当用力的时候,整个腹部都能浮出水面。每看到毛泽东亮出他的精彩绝技,围观的人们便会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在一般的情况下,游泳的人们看到毛泽东下水后,通常会在池中让出一块空间,或坐在池边,观看毛泽东在池中自由地戏水。

  看到这种情景,毛泽东往往不太高兴,挥动着双手,招呼大家:“这么大一个池子,就是让大家一块儿游的嘛!一两个人游有什么意思啊,人多才有意思嘛!”如果大家还不动,他就会突然游到岸边,拖人下水。如果被他拖的人掉入水中,他就会开心地哈哈大笑。

 

 

  毛泽东吃辣椒

  新中国成立后,实行的是供给制,并没有专门的厨师,许多人就有机会同领袖们一起吃饭,给毛泽东当保健大夫的王鹤滨,也曾多次奉命陪毛泽东吃饭,他的儿子王子冀也“沾过光”。

  王子冀还在上幼儿园时的一天,毛泽东又邀王鹤滨进餐,王鹤滨就带着儿子一起去了,毛泽东见了孩子,先打趣起孩子的爸爸:“王医生,很好嘛,你也当起妈妈啦,身兼二职哟!”

  然后,毛泽东把脸转向孩子:“小娃娃,几岁啦?”王子冀怯生生地伸出四个手指头。“你妈妈呢?”“妈妈上学去了。”王子冀开了口。“想妈妈吗?”毛泽东一边问话,一边给孩子搛菜。“想,想妈妈。”王子冀已经消失了陌生。

  当毛泽东发现王子冀的眼睛总是瞟向那一小碟鲜亮的、红绿相间的炒辣椒时,来了兴趣:“啊,小家伙,你想吃炒辣子啦?这东西可好吃啦。”说着,就搛起一截红色的辣椒,在孩子的眼前晃了晃。

  王子冀刚要把嘴凑上去吃,被父亲拉开了:“主席,不要给他吃!”他觉得这辣椒大人都会辣出汗,孩子哪受得了,被辣得哇哇一闹,这顿饭就搅了。毛泽东见王鹤滨阻拦,就把辣椒放进自己嘴里,还装出很好吃的样,王子冀口水都快给逗下来了。

  于是,毛泽东又搛了一截辣椒,送到孩子面前:“吃吧,可好吃啦,不要听爸爸的。”王鹤滨再次阻拦了毛泽东。王子冀很奇怪:伯伯说好吃,又那么好看的东西,爸爸为什么就是不让吃?

  辣椒还是让毛泽东自己吃了,但他带着批评的口吻对王鹤滨说:“你让他吃嘛。怕什么?让他上上当。不要把孩子教育成那样,使他以为大人都是好人,大人也有坏人嘛!”

  辣椒,使毛泽东想到了培养孩子逆向思维的意识,以及认知世界的复杂性的问题。辣椒,真让毛泽东吃出了味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