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安生:为什么资本原始积累必然是血淋淋的

2018-10-26 11:29:02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本是以物为媒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一部分人成为资本的宿主,控制生产生活资料,可以随意支配另一部分人。

  这种事情古已有之。大地主控制土地,豢养私人武装,土地上的农民不得不臣服于大地主。农民要向大地主上交粮食、农产品甚至妻女。不听话的农民,直接驱逐,甚至杀害。

  资本主义时代,这种过程隐藏在“你情我愿”的市场交易之中。

  手工工场的时代。

  李四是工场主,张三是李四的工人,张三给李四劳动,换取报酬。李四把张三的报酬压到最低。反过手来,收购王五手里的房产。张三又租赁(或者高价购买)李四的房产。最终,张三有没有工作,能不能有饭吃,有没有地方住,完全看李四的脸色。

  这个过程说得容易,操作起来并不容易。这个过程必须建立在悬殊的贫富差距上。

  一方面,李四的财产要远远多于张三。只有这样,张三才无法像他一样迈过资本的门槛,开工场,与李四竞争,而只能给李四打工。张三、李四都开工场,两人都雇不到工人,两人最终都变成小手工业者。

  即使李四有独门绝技,如果没有资本的门槛,也难以把仿效的张三拦在外面。那种认为只要掌握某种技术,就能成为工场场主的人,显然不知道英国工业革命过程中,绝大多数的发明家,都没有实力维护自己的专利,为自己赢得财务自由。

  另一方面,张三要失去自己谋生的能力。张三如果是自耕农,能靠自己的土地的收获自给自足,不会主动去血汗工厂,给李四贡献利润。或者,即使去血汗工厂,他的收入也要远远高于土里刨食。李四即使开工场,也雇不到工人,只能自己当小手工业者。

  此外,张三的数量要远远多于李四。所以在竞争博弈之中,李四制定游戏规则,占尽优势,不断积累。张三被迫接受规则,处于劣势,越来越贫困。

  于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张三不断失去人身自由,日益贫困,李四逐渐控制越来越多的张三,日益膨胀。如同宇宙不断膨胀,起源于奇点,贫富差距的扩大,总有一个奇点,这个奇点怎么来的?

  从起源的那一刻开始,由于存在巨大的贫富差距,贫富差距就不断扩大。起源的那一刻,就需要有悬殊的贫富差距。

  换句话说,起源那一刻的财富来源,不能采取资本积累的方式产生——资本积累的前提,是巨大的贫富差距,如果没有巨大的贫富差距,资本积累是无法发挥作用的。

  那么,如何让李四突然变得异常富有,可以支配张三?

  这种异常的富有,绝不是100万家产对50万家产的富有,因为只要两个张三联合起来,建立稳固的同盟,就可以和李四讨价还价,建立对张三有利的游戏规则。

  这种富有必须达到一个血亲家族,联合起来,也无法与之比较的地步。只有这样李四才可以利用财产的优势,在交易的博弈之中,以少对多,各个击破,建立对自己有利对张三不利交易规则。10倍的财产是不够的。500万的家产不足以支配50万的家产。以一个血亲家族兄弟姊妹5人计算,两个家族的家长携手,就可以和李四讨价还价。所以,必须是数十个家族的家长联手,歃血为盟,都无法与李四抗衡。

  囚徒困境之中,联盟规模越大,越容易出现叛徒,导致联盟破裂。我们可以假设10%的人可能成为叛徒,一个叛徒孤掌难鸣,两个叛徒一唱一和,估算一下达到95%的置信区间,需要多少样本,才能至少出现2个叛徒。达到99%的置信区间,又需要多少样本。当然,现实之中未必只有忠诚的盟友和死硬的叛徒,大多数人出于过度阶段。

  按照生活经验,如果张三的财产是50万,那么李四的财产至少1亿,只有这样,即使30、40个家长,十来个族长联手,也无法对抗李四。那时,只要有一个家长叛变,就可以对联盟产生足够的危害,一个族长叛变,整个联盟迅速土崩瓦解。(李四要做的就是搞定族长或家长,一般来说,族长更好搞定)。

  这样的社会,平均财富和财富的中位数必须差异极大。差异越大,越有利于李四建立对自己有利的博弈规则。人口与财富分布的图形,如果以财富为横坐标,人口比例为纵坐标,类似自由度为一的卡方分布。

  

  只有这样,这个奇点,才能按照资本主义的模式运转起来。没有这样悬殊的贫富差距,李四很难再交易中制订对自己有利的交易规则,不断压榨张三,并不断拉大贫富差距,并把张三变为自己的奴隶。

  那这么悬殊的贫富差距怎么来的。

  显然不是来自省吃俭用的积累。李四要靠自己的省吃俭用积累出远远超过张三的财富,那不是一代人的事情。我们可以假设李四家90%的人都是勤俭持家的人,每代人增加财富50万,10%的概率是败家子,把祖辈积累的财富挥霍一半,那么要积累到1亿以上能够操纵张三,95%的置信空间,最少需要多少代人?

  何况,张三家也未必不如李四勤快。李四在积累财富的同时,张三也在积累财富。李四家经过N代人的努力,积累了1亿的时候,张三家完全可能积累了5千万。

  所以,必须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力量,让或者李四迅速暴富,或者让张三及绝大多数人迅速陷入贫困,或者既让李四暴富又让张三陷入贫困。

  这种力量,只能是暴力。

  暴力是一切交易的基础,可以否决一切交易,可以甩开交易制订分配规则,可以到得暴力所有者希望的任意的交易结果。

  具体来说,这种积累可能来自祖先的暴力。比如,李四的祖先是征服者威廉的手下,当年追随威廉抢钱抢粮抢地盘,李四从祖先那里继承了广袤的土地,若干城堡和数不清的金币。工业革命,李四摇身一变,成为大资本家。

  

  这种暴力也可能是劫掠他国的暴力。比如,李三参加德雷克船长的私掠船,是重要船员。与船长一起抢劫从美洲回西班牙的大帆船。金盆洗手,带着一口袋金币回家乡。李三的儿子李四,用父亲的金币建立了工场。

  

  还可能是垄断生意的暴力。比如,李四仿效《教父》中老头子考利昂,网络一群小混混,垄断意大利移民区的橄榄油生意。

  更可能是国家的暴力。比如,苏联时代积累了巨额财富,苏联解体,这些财富半卖半送给了苏联的前官僚和与他们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比如,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征收沉重的农业税,一面扩军备战,一面投资办厂,然后把这些工厂送给个人。比如,独立战争时期,美国政府大量发售战债,战争结束,这些战债一文不值。许多美国议员廉价收购战债,然后通过立法按照票面价格全额足数偿还战债。比如,美国次贷危机,财政部出钱支持高盛等大银行,搞大而不倒,廉价收购各种地板价上的资产。

  

  甚至可能是强制劳动的暴力。比如,美国南部开种植园的李四,用枪把非洲张三抓来,带上手铐脚镣,强迫张三给自己劳动。当然,也可能是王五把张三抓来,卖给李四。李四可以说,自己是用合法的手段从王五那里获得张三的。至于王五,虽然人人喊打,但是却处处受到李四的欢迎。

  这是李四利用暴力聚敛财富,另一方面还包括使用暴力剥夺张三。

  比如,圈地运动,贵族使用暴力占据公地,自耕农无法维持生活,只能进入城市,成为廉价劳动力。比如,日本对农民征收巨额农业税。比如,美国实行宅地法以前,国家有权收回未向政府或大公司购买土地使用权,擅自在西部开荒的农民的土地。此外,还包括把张三直接从非洲老家抓来。

  这种暴力,也可能发生在国家之间。

  

  比如,日本甲午海战胜利,获得巨额赔偿。日本李四获得这些资金,中国张三缴纳巨额税款以后破产。于是,日本李四来中国通商口岸投资建厂,招募破产的中国张三。比如,中国割让台湾,日本李四从日本政府手中廉价获得台湾丛林的开采权,高山族的张三被迫给李四伐木打工。

  

  总之,使用暴力让一部分迅速暴富,让一部分贫穷,是资本主义的奇点。这种暴力可以是剥夺,可以是给予,可以是税收,可以是补贴,去无法回避让一部分人迅速暴富,一部分人迅速贫穷的过程。具体操作形式,不胜枚举,读者可以自己发挥想象力。不要让道德和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只有经历了这个过程,绝大多数人才会成为廉价劳动力,源源不断地为资本提供利润。

  这个过程,必然存在施暴和反抗,即使不是血淋淋的,也必然是极端冷血、残酷、不公、令人发指的。本国人的血,异族人的血,总之是要流血。异族人多流血,本族人少流血,无血无原始资本。为了避免内战,让异族人多流血,就要发动侵略战争。20世纪以后,还有帝国争霸。所以,每一个发达国家的历史,如果翻开看的话,都是血淋淋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