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新中国用2年消灭了毒品,现在实际吸毒人数已达1400万

2018-06-26 15:57:39  来源:微信“读资讯”  作者:野叟
点击:   评论: (查看)

  热点资讯

  摘要:毒品是资本主义社会的通病;吸毒——这一丑恶现象乘着我国改革开放之机,肆无忌惮闯了进来;新中国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只用了2年多的时间,就将祸害了中国100多年的鸦片烟毒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25日举办新闻发布会,发布《2017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现有登记吸毒人员255.3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数),同比增长1.9%,增幅较上年下降了5个百分点。而据《京华时报》2015年报道,公安部禁毒局有关负责人估计我国实纪吸毒人数已经超过1400万。

  毒品是资本主义社会的通病,是帝国主义和资本财团攫取财富的重要手段

  据联合国的统计表明,全世界每年毒品交易额达5000亿美元以上,毒品蔓延的范围已扩展到五大洲的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且全世界吸食各种毒品的人数已高达2亿多,其中17~35周岁的青壮年占78%!

  毒品已成现今困扰社会生活最大的祸患,多少人因这个仅次于军火而高于石油的世界第二大宗买卖失去了学习的机会、工作的能力,出卖了自己的良心,背弃了家人与朋友,甚至失去了活在世上的意义,更为严重的是有人就因这小小的药丸献上了年轻且无价的生命!

  18世纪中后页,西方殖民主义者为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开始了把鸦片作为毒品向中国贩运的罪恶贸易,毒害了无数中国人。

  直到今天,毒品贸易仍然是帝国主义和大资本攫取财富的重要手段。

  加拿大著名的政治分析家彼得•戴尔•斯科特(Peter Dale Scott)以有力的证据,揭露了在美国政治和国家事务中获得批准的非法暴力活动正在大量增加的事实,尤其这些活动与美国长期参与的全球毒品走私有关。从20世纪50年代的泰国开始,美国已经习惯利用中情局和毒品贩子(及与其有资金往来的银行)的结盟来建立和维持右翼政府。这种模式不断出现在老挝、越南、意大利、墨西哥、泰国和现在的阿富汗等国家。阿富汗战争之后,媒体以铁的事实披露了驻阿美军参与毒品种植和贩卖的丑闻。

  彼得•戴尔•斯科特著《美国战争机器》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中情局畅行无阻,早已陷入给毒品走私贩做帮手的泥沼中而不可自拔,而且也没有理由去相信,中情局已经着手摆脱这个泥潭,这是事实。中情局利用并庇护走私犯造成了灾难性的恶果,从毒品生产统计数据中便可一窥究竟,每当美国插手干涉,毒品产量便上升,一旦美国停止干预,产量就会下降。

  例如,1979年,由于美国间接干预,阿富汗鸦片产量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而自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以来,这种现象反复出现。鸦片罂粟种植的公顷面积增加两倍多,1999年已达到9.1万公顷的高峰(2001年因为塔利班问题下降至8000公顷),但在2006年上升到16.5万公顷,2007年增加到19.3万公顷。在2008年,种植面积下降到15.7万公顷,这主要是因为之前生产过量,大大超出市场可吸收量。

  没有人应当为这种增长而感到大为震惊:在任何一个毒品生产地区,但凡是美国从军事或政治层面插手干预了,该地区的毒品生产就会大幅上升,绝无例外。20世纪50年代,这种模式频频再现,缅甸正是如此(正是因为中情局插手,从1939年40吨的毒品产量上涨到1970年的600吨),泰国如此(从1939年7吨上涨到1968年200吨),老挝也是如此(从1939年不到15吨上涨到1973年50吨)。

  新中国仅用2年消灭了毒品,改革开放以后重新泛滥

  吸毒——这一丑恶现象乘着我国改革开放之机,肆无忌惮闯了进来。在“2015中国禁毒论坛”上,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透露,我国2014年底登记滥用合成毒品人员数量是2008年同期的6.5倍,年均增长速度超过40%。

  历史的经验值得吸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为了保护人民的身心健康,为了恢复和发展生产,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从1950年至1952年,只用了2年多的时间,就将祸害了中国100多年的鸦片烟毒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话不是空话,新中国是以实实在在的无毒社会,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人民群众扬眉吐气,黄赌毒无处藏身。一个正常的社会开始保护人民群众了。

  新中国建立之初,国民党反动派留给新中国的是一个经济崩溃、政治腐败、充满各种丑恶现象的烂摊子。解放前夕,各省种植、销售鸦片的现象十分普遍,云贵川三省更为严重。《新华日报》1951年3月15日的报道:“据不完全统计,解放前西南地区种罂粟曾多达1545.46万亩,如果用这些土地种粮食,以当时的产量计算,每年损失粮食35.55亿斤......”毒品还不单单是严重的阻碍了农业生产,随之产生了武装贩运、残害群众、腐蚀健康等一系列的问题,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健康发展。1950年,国民党反动派潜伏下来的特务,利诱群众组织肛门队和阴户队走私毒品,比如西安的大毒枭苗绍温就用肛门队和阴户队走私贩运2400两毒品,参与贩运的妇女和其他群众先后中毒而死的达30多名。该毒枭后来被人民政府镇压。

  1950年2月2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向各大行政区人民政府(或军政委员会)及中央直辖市人民政府发出《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严令各省市积极开展禁止烟毒的工作。《通令》首先揭露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官僚军阀利用鸦片毒害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然后特别规定了严禁烟毒的办法八条。其中第一条就是“发动群众进行禁烟禁毒工作。”随后,新中国又颁布了一系列有关禁毒的条例、办法。比如《麻醉药品临时登记处理办法》、《麻醉药品暂行条例》、《管理麻醉药品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等等。政务院颁布《通令》之后,各大军政委员会和各省市,根据政务院《通令》的指示, 成立了禁烟机构,并结合土改、剿匪和反霸工作,取得很大的成效。此外,在各地颁布的其他指导生产的文件中,还一步步稳扎稳打的巩固禁毒工作的成果。比如西南军政委员会1950年3月1日发布的《关于1950年春耕及农业生产指示》中,就特别指出要严禁种植鸦片。1951年春,西南区就基本禁绝了鸦片种植。在以往鸦片种植的重灾区,农民们自动订立公约,保证不让一粒大烟籽入土。通过一系列深入细致的工作。100多年治理不了的毒祸,在人民当家做主的阶段得以根治。

  1952年8月10日,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全国1202个禁毒重点部门和地区同时进入第一期破案行动,“禁毒运动”由此展开。在50天的时间里,全国共查出毒犯37万人(运动前估计全国有25万人。),其中被逮捕者82056人,在已经处理的51627名被逮捕的毒犯中,处决了880人,占逮捕人数的1%,判刑33786人,管制6843人,释放3543人,未报分类统计的4337人。运动期间共缴获毒品400万两,还有大批制造、贩运、吸食毒品的工具。到1952年11月底,“禁毒运动”胜利结束。

  中华人民共各国成立初期,为什么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只用了短短的2年多的时间就肃清了祸害中国长达百年的鸦片毒品,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完全离不开当时党心、民心的高度一致,离不开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离不开一群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人。从禁毒工作这一个点,我们就能明白在今天社会,广大人民群众为什么会一浪高过一浪的纪念毛主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