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近代史上,为什么总说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进行不切实际的指导?

2018-05-31 11:54:48  来源:知乎  作者:yxds
点击:   评论: (查看)

  总理最大的功劳是解放以后,整个国民经济、国家的管理体制是总理一手建起来的。建国以后,大的方针定下以后,具体怎么做,全是总理的事,主席根本不管。但是主席知道总理不是挂帅的人,只能当家,不能做主。

  这是我的一个以前的发言,看了之后大家应该明白李德,博古、总理,张闻天在苏区和共产国际没什么关系。

  (多说几句当时和共产国际来往的密码掌握在邓颖超手里总理死后 ,邓颖超烧毁了大量公私文件,咱们国家保存的共产国际的电文是不全的,不过这个咱们是不知道的,以前的历史研究全室再这个不全电文上研究的.不过苏联解体后公开了当年全部的共产国际的电文,现在引回国内相互对比发现了些新的东西)

  现在的研究出的新问题一个李德是共产国际派来送钱的交通员(关于这个问题大家可以去看///李德身份之謎//这篇文章),博古是临时中央进入苏区后驻上海的临时负责人(博古当临时负责人是总理,王明一起去和博古谈的,博古当时只是团中央书记,连中央委员全不是)

  据俄罗斯当代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馆藏档案披露,王明在1941年9月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为了与博古等人划清界限,曾向中央揭穿了一个秘密:1931年秋,他与周恩来离开上海时,虽然推荐博古、张闻天等组织上海临时中央政治局,但当时已说明,由于博古他们既不是中央委员,更不是政治局委员,将来到了政治局委员多的地方要将权力交出来,没想到博古、张闻天他们到中央苏区后却不提此事,竟领导起那些真正的政治局委员来了。(杨奎松《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在1941年9月政治局会议上,博古承认,因与远东局代表商量过中央书记处的组成名单,故进苏区后“并未声明是临时政治局”,随后更进一步承认自己“始终没有临时中央及交出的观念”。);

  这几个人的身份别人不知道,总理是清清楚楚的,你为什么不出来说明白反而和他们组成三人团把持大权(大家注意王明曾特意发电要总理把博古的身份说明白)

  大家注意在1934年1月(1934年10月长征),在党的六届五中全会上,博古,张闻天才当选为中央委员,而且还不是选举,是自己任命自己的当选.

  这是党的六届五中全会名单: 中共中央政治局正式委员是:博古(秦邦宪)、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项英、王明(陈绍禹)、陈云、康生、任弼时、张国焘、毛泽东、顾作霖,候补委员是:刘少奇、朱德、关向应、邓发、何克全(凯丰)。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是:博古、张闻天、周恩来、项英。博古任总书记。

  以前,现在全有人为博古,张闻天开脱:////政治局的博古、周恩来、张闻天与项英4人未经中委选举,但五中全会政治局常委(有时也称书记)的名单是经共产国际批准并有所增减的(这个所谓增减主要就是共产国际把老毛的名字加上了.///毛泽东在1934年1月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递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还多亏了共产国际的干预。五中全会之前,博古把提名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候选名单报请共产国际,共产国际把毛泽东的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提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候选人才递补的,正像《谁主沉浮:毛泽东在中央苏区的几起几落》说的那样:“毛泽东虽然没有出席会议,却还先进了中央政治局。不过,位置(摆)排在了12人中的倒数第二位了!事后知道,这是共产国际干预的结果。共产国际在中共中央报请批准的名单上,鉴于毛泽东在中国苏维埃区域的成绩和威望,将毛泽东的中央政治局(后)候补委员提升为政治局正式委员”。又如《百折不回的毛泽东》说的那样:“只是在全会选举时,由于共产国际指定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正式委员候选人,才得以当选”。还如《毛泽东三落三起》说:“毛泽东没有出席要批自己的中共六届五中全会。只因共产国际干预,没有把毛泽东的政治局候补委员搞掉,反而把毛泽东提升为政治局委员////。),手续不完备,但合法。///

  可这个名单就是博古、周恩来、张闻天与项英这四个人自己报的,可以说是就是自己选自己.(大家注意这个名单是博古,张闻天连中央委员全不是更不用说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情况下任命自己为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这种情况总理是完全的知情人)

  另一个///主席说,全怪总理也不合适。总理这个人是很守纪律的,莫斯科下来的命令他是要坚决执行的,用我们现在的话就是说,宁可犯政治错误也不犯组织错误!就是说哪怕我政治上错了,但我组织上没错,上边的命令我是坚决执行的。总理组织纪律性很强,当时给中央苏区造成的损失,实际是莫斯科斯大林的瞎指挥。///现在反过来查共产国际电文也没有瞎指挥反而多次要求让主席出来掌权指挥红军,当时和共产国际来往的密码掌握在邓颖超手里,你怎么翻的电文。

  毛远新回忆主席的看法;

  在谈到毛泽东对周恩来的看法时,毛远新说,我从小学到大学的时候,主席从来不跟我谈中央的事。后来工作了,特别是到辽宁省委担任领导工作以后,我见主席已经不是单纯的子见父辈那样,而是下级党委书记向上级书记汇报工作。这样他就要跟我讲一些这方面的事,主席也跟我讲到总理。主席确实批评过总理。我知道的事情是后来。主席最早跟我讲总理的问题是1971年林彪事件以后,中央开批林整风汇报会,总理在会上有个发言,总理讲前六次路线斗争,从陈独秀到张国焘,到解放以前。我参加了会,总理的发言,我都作了全部的记录。后来,我去看主席,讲到批林彪,讲到总理的发言。主席说是我要他去讲的。他说,我们现在很多中央委员、高级干部对这段历史都不熟悉。但是在这里边总理讲话就有自我批评。讲两次王明路线他都犯了错误。

  毛远新说,主席认为建国以后总理的功劳大,这是主席的原话。讲到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主席说现在都把责任推到李德身上我就不赞成。王明路线造成整个苏区丢失这个责任,政治路线责任应该由博洛来负,就是博古、洛甫,也就是秦邦宪和张闻天。军事失败主要责任要周恩来负责。这是主席的原话。因为当时军事负责主要是周恩来。

  主席说,红军被迫撤离,说是北上抗日,对外宣传这么讲,实质上是逃命。不走就要被国民党吃掉了。军事上的责任第一位是周恩来,这个他是明确的。主席说,李德是一个外国人,跑到我们的江西山沟里帮红军打仗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还是个顾问,顾问,顾问,顾而问之,可问可不问。他的话可听可不听,为什么都听他的。李德出的馊主意,军事上拍板还是周恩来,命令是他下的,他是军委的最高负责人。

  主席说,全怪总理也不合适。总理这个人是很守纪律的,莫斯科下来的命令他是要坚决执行的,用我们现在的话就是说,宁可犯政治错误也不犯组织错误!就是说哪怕我政治上错了,但我组织上没错,上边的命令我是坚决执行的。总理组织纪律性很强,当时给中央苏区造成的损失,实际是莫斯科斯大林的瞎指挥。但是在这里执行政治路线的是博洛,军事上是总理,责任都推到李德头上有点冤枉。但是,主席又说了,都要总理负责也不对,为什么呢?他是守纪律的,他要听莫斯科的。再一个就是湘江战役失败以后,总理也反思,而且总理起了很大作用,就是遵义会议,如果总理不转变,遵义会议就很难开。

  遵义会议确定了总理、主席、王稼祥三人的新的领导以后,实质上还是总理是一把手。但是做起来,开始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象土城战役等等。后来红军到了鸭溪,主席讲的很清楚,就是贵州的一个地方,总理专门找了我,总理说:再这样下去不行了。主席也说:是不行了。怎么办呢!总理说,还是你来吧!我不行。主席自己讲,要我来可以,你得给我全权,就是全部的权力。总理说,就给你全权!主席说,那别人不服怎么办?总理拍了胸脯,我去做彭德怀和林彪的工作,一军团、三军团是主要的、核心的主力部队。从那次谈话以后,总理确实是让部队服从主席。遵义会上他也做了自我批评,总理他认识到自己确实不行后敢于检讨,敢于自我批评,敢于请主席出来。

  主席还讲,到了王明从莫斯科回来,回到延安。我还到机场去欢迎,他是莫斯科派来的钦差大臣,左右两边,一边是陈云,一边是康生,哼哈二将,厉害啊!王明带着这两个人从莫斯科回来了,传达的是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主席说,我就不大赞成这一点。主席说,我在机场欢迎的时候,他(总理)(不是他,是我,指主席自己----毛远新)就讲了话,说热烈欢迎王明同志回来,给我们山沟沟里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因为那时侯王明讲,山沟里不能有马克思主义。

  主席说他(指王明)的话一说出来,中央大多数又跟着跑了,包括总理。主席又很孤立,在政治局里没几个人,都觉得那是代表共产国际,共产党只不过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关于这个问题建议大家看描写37年12月会议的文章,我推荐///金冲及:从十二月会议到六届六中全会——抗战初期中共党内的一场风波///

  ////吴永:一九三七年中共中央十二月政治局会议及其引发的党内危机述论///基本吧事情写明白了,当时支持王明两个人总理和康生,反对主席的就总理一个人)

  主席说,我找总理谈过,说你看看中国历史,历来结盟都是谁有实力谁说了算,现在我们跟蒋介石结盟,蒋介石的实力比我们大的多,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就是一切听蒋介石的,将来我们的脑袋都得搬家。总理没有听进去,所以他回到武汉,后来到重庆,他主持的长江局,在新华日报发表的文章,对主席的文章只发前一段,共产党独立自主的这一部分不发表。

  主席说,在这种状况下,还是反面教员的作用比我大的多,蒋介石闹摩擦了,最后发生了皖南事变。皖南事变以后,总理和那些人才彻底明白了,一切服从不行啊!皖南事变以后,总理转过来了。解放战争期间总理都是出了力的。总理最大的功劳是解放以后,整个国民经济、国家的管理体制是总理一手建起来的。建国以后,大的方针定下以后,具体怎么做,全是总理的事,主席根本不管。但是主席知道总理不是挂帅的人,只能当家,不能做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