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双石:本来想说毛泽东没得楞格英明神武,可凯申物流总裁不同意

2018-02-03 08:07:44  来源:双石茶社  作者:双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个议题嘛,得靠举证说话。

  那就举个例子,土鳖三大主力会师那年,张老四一边蛊惑和煽活着让红四爷主力西渡黄河,一边又欲渡而不欲战,把“海打战役”整流了产!河东我鳖被胡长官的队伍压得步步东移,眼瞅就要压过环县压到保安了,饭没得吃,水没得喝,衣没得穿啊!整个就是一个要穷途末路被人堵在保安窑洞里抓俘虏了啊。而过了黄河的红四爷西渡部队呢,上报的情况就是一个阳光灿烂啊——“大靖、土门、古浪、凉州甚空虚易袭,不缺粮,人多,均汉人”,前头还有“国际援助”可拿啊!张老四乃至徐陈首长,这几天儿都是信心满满啊!

  这个时候,土鳖几乎所有大佬都动摇了“就地坚持”的信心,也作出南下作战再次东渡黄河甚至远征鄂豫的《作战新计划》——而且还上报共产国际了,后方的洛甫、博古自不待言,前线的朱、张、彭等虽然也在说“不放弃打击胡敌的一切机会”,但重心已经放在“南下”执行《作战新计划》上了,而且已经作出了具体部署,准备一退到环县就开始动作。

  大家的意见都很一致啊,执意要就地坚持的毛泽东和周公那就是少数啊!

  11月14日那天,张老四还在给徐陈打气鼓劲啊:“守甘、凉、肃之兵力亦不充足,最利你们各个击破敌人,夺得甘、凉、肃根据地和打通远方任务,这是你们独立可能完成的。但是,兵力仍须集结梯次行进,后卫必须强大,相机消灭尾追之敌,更能完成根据地任务。”

  同一天,只有彭德怀提出了“声援西路军,否则西路军陷于孤立”的问题——其实,同样很担忧的毛泽东、周恩来在几天前向张徐陈等征求意见时已经提出了类似的问题:“⑴你们依据敌我情况有单独西进接近新疆取得接济的把握否?⑵如果返河东有何困难情形?⑶你们能否解决衣服问题?”

  彭德怀提出的“声援西路军”的办法是:“第四军、二十九军、三十军、二十八军、陕甘宁独立师为北路军……第一步应在现区域钳敌,巩固新苏区……敌情变化时,向靖远、中卫、中宁、会宁、静宁活动调毛敌”,同时也认为:“胡敌续向豫旺进攻,不消灭其一部不能南进”。

  毛泽东狠狠抓住了这个建议的要害:南下搁一搁,就地打一仗!

  于是他老给前线去了一电。电报很有意思,没有说“南下”怎么着怎么着,而是先肯定了准备南下作战的大前提:“以集中一、四、十五、三十一军在数日内打一仗再南进为有利,但须以一部迫阻王以哲,究应如何,统由彭依前线实况决定可也。”这意思就是要南下整那个《作战新计划》,也得打了再南下,不然胡长官要穷追,还是很被动,得打个样儿让丫瞅瞅,穷途末路的土鳖也不是好欺负的——实际上也是打给正在进行中的国共秘密谈判看滴!……

  如此一来,大家伙各自不同的意见的距离就拉近了。于是大家伙先把南下作战搁下了,撸胳膊挽袖子,同仇敌忾:狗日的胡儿子太TMD猖獗了,得豁出来打狗日滴一顿,TNND,打了看你狗日还敢穷追……

  至于彭德怀提出的主力南下作战的同时,派出北路军(也就是红四爷的四军和陕红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军及陕甘宁独立师)沿黄河东岸行动,以牵制毛炳文,声援西路军的方案。而两天后,中央军毛炳文军西渡黄河开始追击西路军,张国焘和徐陈一改几天前的信心满满,提出了任务次序之询。意思是要置“建立根据地”的首要任务于不顾,直接长跑去接物资……

  然而西路军的确有遭到马家军和中央军前后夹击腹背受敌的可能。

  虽然河东主力也被胡宗南压迫得难受,但毛泽东就地坚持打一胜仗的决心反而更加坚定。18日,毛泽东直接电告朱德、张国焘:“只能战胜胡军,才便开展局面,才是策应河西的好办法!”——那意思就是不用派北路军沿黄河游击,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就地打一个胜仗!

  于是就有了山城堡之捷。

  事实证明毛泽东这个“就地一战”的效果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两把锁啊:既解了河东之危,也救了河西之急:山城堡之捷后,刚过河追击西路军的毛炳文军被迫东返——半月里在黄河两岸颠儿了一个来回,西路军的压力因此而大为减轻!河东这边耶,胡长官被迫全线停止进攻,土鳖主力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儿!

  山城堡之后虽然改变了战局,但土鳖仍然缺吃少喝日子难过啊。于是彭德怀又把南下之议扯出来跟毛泽东他老掰活了。这个时候,有一个胜仗奠底,毛泽东他老的口气就不一样啦!明确指出土鳖的方针还是就地坚持,而且预言一二个月之内,绥远、西北、或全国形势会有大变,只要熬过了这一两个月就好了。

  而此前,不是算命先生的他老,也不能打包票山城堡一定能打赢,以少数的本钱而力主就地坚持,那“大多数”,恐怕一时也是接受不了滴!把毛泽东的意见给否了,否得连就地打一仗也不成,大家伙抬脚就撒丫子,也不是不可能滴啊!

  没一两个月,不到半月,西安事变爆发了,这下,土鳖以援助友军的名义,堂而皇之地,南下啦!饭也有得吃,衣也得穿啦!

  现在而今眼目下,所有土鳖的史籍,基本上都没有言及山城堡之役对西路军的重大策应作用。毛泽东战前所作出的“只有战胜胡军才便开展局面,才是策应河西的好办法”,不是神马空头支票,而是的的确确兑了现的!这个嘛,他老的老对手凯申物流总裁本人,是写进电报载入日记了滴!

  ——各位要拎清爽噢,常凯申他老不是毛粉哈,而是著名的毛黑哈!

  要不各位来瞅瞅,山城堡大捷的第二天,常公他老是咋忙活滴?——

  午得报丁师在山城堡失利云,公甚忧虑,曰:以第一军失利对内部不良影响甚大也。又曰:匪击退我丁师而获胜后之企图如何?其必再加我第一军以打击,然后再图西窜乎?以其在陕北匪区赤化之公算甚少也。

  下午续看财政报告后批阅:一、电胡军长宗南告以丁师损伤实情,速直接实报。但对其他各处不必详报或报并未损失亦可【双某批注:常公有意思哈?要胡长官对自己说实话,对别人儿说假话哈?V5啊!】;又电胡宗南,告以此时速令各部队就地深夜筑工,严防匪来夜袭反攻。以后无论宿营、追击,凡到达一地,非先筑成防御阵地不得休息。通令照办为要。……

  晚看墨子尚贤中篇完,批阅一电胡军长宗南,告以养巳电悉,青山街离盐池与定边各有几里?最好能令孔纵队速进占,使振士气,但其距离如在百里以上,要二日行程,则不必急进。此时首应鼓励士气,集中实力,忽使因此颓丧。丁师当留驻适当地点,整顿补充,其余部队前进时应集结一气。行进时对于在左右两翼之搜索,正面愈广愈安,当用骑探在五六十里以外之地努力侦察,且须与前后切实联络及其联系之符号如声号他烽火等类。丁师此次挫失原因必系行军时对左右前后之搜索不注重多派侦探,或系宿营时不注意构筑工事及夜袭准备之过。此次教训以后当能戒慎。进剿不致再有挫失,是乃转祸为福之机不足为虑。以后前进时,如能令孔纵队先进,第一军团作总领队之用,则更妥。因孔、周各师长皆有剿匪经验也。二电兰州朱主任绍良,告以河西之匪向西远窜,则以后追击部队应另定部署。此时应即抽毛(炳文)军从速回转东岸,协同第一军先肃清毛、徐主力为要。毛军最快何时可以调回河东之何地,希详覆。

  ——《蒋介石关于抽调毛炳文军返回河东致朱绍良电(1936年11月22日)》,《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第39卷)》第268~第269页,第271~第272页,[台湾]高素兰编注,国史馆2009年12月初版。

  另外么,果《陆军第三十七军堵截追剿朱徐股匪各役战斗详报》,也对山城堡大捷所造成的效果,给予了确凿的证实哈——

  十二日,奉总司令蒋真未谈一电节开:我马步青部已于佳午攻占镇虏堡附收聚歼之效等因。当饬第八师二十二旅,由现地经发裕堡渡河,集结五佛寺候命;第二十四旅由现地经石门川、索桥渡河,向大小芦塘、锁罕堡集结候命;第三十四师全部由东湾子渡河,向岌岌水、永泰堡、红水集结候命,均限于十八日以前渡河完毕。本部随八师部十八日由索桥渡河。自渡河后,本军进抵大靖、土门子、干柴洼、乱圈台子之线,正拟与各方友军切取联络,将渡河之匪歼灭于永昌、古浪间地区,以除西陲之患。旋因情况转变,本军奉令转进,遂于二十九日分由三角城、中和堡渡河,向靖远、打拉池之线集结候命。

  瞅瞅,双爷我本来很想说毛某人其实没得楞格英明神武,可常凯申,他不同意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