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瓦解苏共、被戈尔巴乔夫称为精神教父的思想杀手——雅科夫列夫

2018-01-30 15:21:09  来源:察网  作者:孙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瓦解苏共、被戈尔巴乔夫称为精神教父的思想杀手——雅科夫列夫

  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雅科夫列夫是苏联时期政治人物、历史学家, 20世纪80年代担任苏联官员,并进入苏联共产党政治局和书记处。作为意识形态的主管,雅科夫列夫被称为“公开性”运动的奠基人,隐身于戈尔巴乔夫之后的“精神教父”,是苏共高层领导中西化、自由化的代表人物。

  

一、瓦解苏共的关键人物

 

  雅科夫列夫与苏共许多领导人一样,是在苏共的培养下,一步一步从基层走到中央。1965年起任苏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1969—1973年为代理部长。这期间,雅科夫列夫很受重用,但却一直没有被批准担任部长职务。据说,苏共主管意识形态的苏斯洛夫对他“既做官又搞研究”极为反感。1973年,雅科夫列夫被派往加拿大当大使。这是一次长达10年的 “政治发配”。直到1983年,戈尔巴乔夫访问加拿大时与雅科夫列夫相识,并随后将其调回莫斯科,他由此成为戈氏思想与理论的一员主将。戈尔巴乔夫闻名于世的“改革新思维”与“公开化”运动,思想来源与理论基础均与雅科夫列夫有很大关系。

  1983—1985年,雅科夫列夫在莫斯科担任苏联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1985年被任命为苏共中央宣传部部长;1986年当选为苏共中央委员和主管意识形态问题的中央书记;1987年当选为政治局委员;1988年被任命为苏共中央国际政策问题委员会主席;1990年3月—1991年1月,他被任命为苏联总统委员会成员。最后,雅科夫列夫也是苏联历史上唯一主动退出政治局的政治局委员。

  

二、深入内部,利用窃取的权力消解苏共

 

  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苏共开始偏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方向,苏联意识形态领域出现变化。在思想路线上,戈尔巴乔夫提出“民主化、公开性、多元论”,成为社会上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泛滥的庇护伞。雅科夫列夫则乘机在搞乱思想的基础上推动党组织的瓦解,制造动乱。

  80年代后期的几年间,雅科夫列夫成功地实施了从内部瓦解苏共的工程:提出将“苏共一分为二”,分化为社会党和人民民主党;全民投票选举总统;利用纪念十月革命讲话推销自由化思想;撤换异己,安插和怂恿激进自由报刊主编;领导对苏共历史的翻案;压制和打击党内不同声音等。雅科夫列夫分别于1985年和1991年致信戈尔巴乔夫,提出两党制问题。雅科夫列夫认为,苏共改革的出路只有一个:使所有健康的民主力量联合起来,成立一个主张社会革新的党,建设一个民主法制社会。

  雅科夫列夫之所以能上台,始于他1983年与戈尔巴乔夫的加拿大会面,两人的思想不谋而合。戈尔巴乔夫掌权后对他格外重用,使得这位反共分子成功进入了苏共领导核心层。苏联最后一位元帅、曾任苏国防部长的德米特里·亚佐夫对揭露戈、雅二人思想的不谋而合曾有这么一段描述:“根据我掌握的材料,雅科夫列夫是在美国学习时被策反了,他后来就是第五纵队的思想家。后来有一段时间克格勃开始调查雅科夫列夫。戈尔巴乔夫说不能动雅科夫列夫。这件事我清楚记得。为什么?因为戈尔巴乔夫本人也是被做好工作的。我想,这就源自他与撒切尔夫人那次众人皆知的会面,那次他们两人秘密交谈。伦敦会面后,戈尔巴乔夫直接飞往雅科夫列夫所在地,当时他正在加拿大担任苏联大使。那次出国之后,戈尔巴乔夫本人变化很大。”在戈尔巴乔夫执政的6年间,雅科夫列夫成为当时戈尔巴乔夫“改革”的领导者和中心人物之一。由于长期在苏共宣传部门工作,雅科夫列夫深谙思想斗争和开展内部瓦解工作的技巧。他写道,在当时的条件下,彻底肃清布尔什维克主义、打碎苏联机构不能采取直线进攻的方式……要避免失败,就应当讲策略,对有些事情缄默不言,有些问题要绕着走,这样才能达到目的。特别是从正面意义上利用“言行不一”这种久经考验的方法。

  

三、控制头脑,从思想上搞乱苏共

 

  1. 借戈尔巴乔夫之力,自上而下地加速摧毁苏共意识形态。得到戈尔巴乔夫的赏识后,雅科夫列夫先在理论上提出“先进”思想,然后使这些思想成为戈尔巴乔夫言论中的日常口号。雅科夫列夫成为苏共党内的头号思想家和理论家、戈尔巴乔夫“改革”的设计师。

  2. 从思想内部瓦解苏共。雅科夫列夫在1994年出版的《一杯苦酒》一书中坦言:“与布尔什维主义作斗争”不能考虑道德上的“高尚”而应该是“利己主义的”,“需要耍手腕,施巧计”。他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共产党的“那种表现为组织性和纪律性的极权主义性质”去摧毁他称为“极权主义制度”的社会主义制度。上台后,他鼓吹“民主化、公开性、多元论”、动摇和取消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地位、提倡揭露“过去的全部的真实情况”、“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等等,可以说导致苏联意识形态崩溃的各个重要方面,都与雅科夫列夫的误导密切相关。

  3. 从舆论导向上扰乱人心,组织围攻坚持真理者。一方面,雅科夫列夫利用职权,授意和鼓动一些人出来反对马克思主义和攻击社会主义。1988年他与当时任东欧和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的齐普科谈话时,有意表明自己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立场。齐普科摸底后,连续发表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章。另一方面,他压制和打击敢于坚持真理、发表不同意见的人,对他们实行“思想恐怖手段”和追查幕后策划者。列宁格勒女教师安德烈耶娃的《我不能放弃原则》发表后,雅科夫列夫利用职权组织围攻,并亲自写文章进行舆论围剿。

  4. 处心积虑、亲自披挂上阵。1985年12月,雅科夫列夫向戈尔巴乔夫进言道:“在我国的实践中,马克思主义不是别的,而是一种新宗教,它屈从于专制政权利益和它任性的要求。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条主义的阐释,其危险足以使任何创造思维甚至经典思维都毁灭殆尽。”作为背叛信仰、背弃马列主义的急先锋,雅科夫列夫在肆意诋毁苏共历史和马列主义的同时,对资本主义观念赞不绝口。他说:“资本主义带来了实用主义的伦理。资本主义的自由、平等、博爱体现了崇高的理想主义,它依据的是清醒的、脚踏实地的现实考虑。”不难想象,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个极力反对和抵制马克思列宁主义、布尔什维克运动的人,进入了苏共的领导核心,成为苏共意识形态工作的主要领导人,苏共被从内部搞垮就不足为奇了。

  

四、苏共叛徒与杀手的自白

 

  1999年,在为俄文版《共产主义黑皮书》一书所写的序言中,雅科夫列夫明确承认:“苏共二十大之后,在一个由最亲近的好友和志同道合者组成的极小的圈子里,我们经常讨论国家和社会问题。我们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特意宣扬列宁后期思想。一个由真正的、而不是虚假的改革派组成的小组制定出(当然不能落在纸面上)以下方案:用列宁的权威打击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倘若收到成效,之后便用普列汉诺夫和社会民主主义打击列宁,用自由主义和‘道德社会主义’打击一切革命至上主义。这不是像赫鲁晓夫那样带有情绪的叫嚷,而是带着深刻的潜台词:罪恶的不单是斯大林,整个制度都是罪恶的。”

  在雅科夫列夫等人不遗余力的误导下,苏共内部对党的领导产生了极大动摇。据苏联时期的《对话》杂志报道,1989年苏共退党人数达14万,1990年上半年达到37.1万,而苏共二十八大之后仅7、8月就有31.1万党员退党。据1991年7月苏共官方公布的资料,过去一年共有420万人退党。

  通过评析雅科夫列夫,我们可以看出,苏共被瓦解始于意识形态演变,意识形态演变是先导,党和政权变质是关键,而党的队伍的纯洁性是抓好意识形态工作的基石。

  (作者单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外事局)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红旗文稿》2014/11 原标题:瓦解苏共的思想杀手——雅科夫列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