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今起中央开二中全会,也是邓小平“南方谈话”开始纪念日

2018-01-18 17:13:13  来源:人民网  作者:陈炎兵 何五星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

  今天起,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历时两天。1月12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了上述日程,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听取了《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稿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的情况报告,决定根据这次会议讨论的意见进行修改后将文件稿提请十九届二中全会审议。

  但可能还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历史上的今天”——1992年1月18日,正是邓小平同志赴南方多省市视察,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通称“南方谈话”。

  据官方资料:这些讲话针对人们思想中普遍存在的疑虑,重申了深化改革、加速发展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从中国实际出发,站在时代的高度,深刻地总结了十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在一系列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上,提出了新观点,讲出了新思路,开创了新视野,有了重大新突破,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这个重要讲话,不仅标志着继毛泽东思想之后,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第二次伟大历史性飞跃的思想结晶——邓小平理论的最终成熟和形成;而且也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第二次浪潮的掀起。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对中国90年代的经济改革与社会进步起到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对21世纪中国的改革与发展,仍将产生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据相关资料:邓小平视察南方谈话,发生在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当时已正式告别中央领导岗位的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凭着对党和人民伟大事业的深切期待,先后赴武昌、深圳、珠海和上海视察,沿途发表了重要谈话。3月26日,《深圳特区报》率先发表了“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的重大社论报道,并集中阐述了邓小平南巡谈话的要点内容。南巡讲话标志着中国改革进入新的阶段。南巡讲话最主要是加快改革。

  正好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央必定隆重纪念,我们就来回顾一下改革开放的历史,或许也能有所收获。

  本文以下资料来自人民网。  


邓小平南方谈话与中国的发展  

作者:陈炎兵 何五星

u=3093154470,629123434&fm=27&gp=0.jpg

  核心提示: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邓小平先后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并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通称南方谈话。讲话针对人们思想中普遍存在的疑虑,重申了深化改革、加速发展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从中国实际出发,站在时代的高度,深刻地总结了十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在一系列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上,提出了新观点,讲出了新思路,开创了新视野,有了重大新突破,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这个重要讲话,不仅标志着继毛泽东思想之后,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第二次伟大历史性飞跃的思想结晶——邓小平理论的最终成熟和形成;而且也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第二次浪潮的掀起。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对中国90年代的经济改革与社会进步起到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对21世纪中国的改革与发展,仍将产生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邓小平南方谈话涉及18个方面:治国警句18条

  1.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应把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讲全;

  2.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不能变。军队国家政权都要维护这条道路、这个制度、这些政策;

  3.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对的就坚持,不对的就赶快改,新问题出来加紧解决;

  4.判断改革开放姓“社”姓“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5.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

  6.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7.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管理方式;

  8.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

  9.抓住有利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要注意稳定协调地发展,但发展才是硬道理;

  10.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经济发展得快一点,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

  11.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各种犯罪活动,这两只手都要硬;

  12.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腐败,防止帝国主义搞和平演变;

  13.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要按照“四化”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要注意下一代接班人的培养,把那些人民公认是坚持改革开放路线并有政绩的人,大胆地放进新的领导机构里,这是关系大局的事情;

  14.形式主义也是官僚主义,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

  15.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

  16.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

  17.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要反对霸权主义;

  18.从现在起到下个世纪中叶,将是很要紧的时期,我们肩上的担子重,责任大,要埋头苦干。

  ■邓小平南方谈话的背景

  1979年,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启动。伴随改革的推进,旧的计划经济体制逐渐解体,新的市场经济体制因素迅速成长。基于两种不同体制因素的新旧利益格局的冲突和摩擦日益加剧,经济运行出现日益严重的失序;宏观经济运行格局与态势在双重经济体制之下的运行中积累的不健康因素逐渐增多,经济逐渐趋向过热。1988年,中央不得不决定对国民经济实行3年“治理整顿”。与此同时,人们对改革开放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是用传统社会主义观点衡量改革,否定改革的“左”的看法,二是用新的社会主义观点看待改革,肯定改革开放的观点。1989年下半年即“六四”风波以后,第一种观点迅速抬头,逐渐发展,并开始影响整个社会思潮。

  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与对外开放实践面临严重的困境,改革开放在理论上遭遇诸多难题的困扰。首先,经济发展接近于停滞,“三步走”的战略目标有落空的危险,在指导思想上则面临着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冲击和动摇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危险。其次,经济体制改革陷入停滞甚至局部倒退的困境,在理论上面临被从根本上否定的危险。第三,对外开放举步维艰,在理论上遭遇重重责难。与此同时,“左”的思想与势力趁“六四”风波以后国内局势的变化以及原苏东社会主义国家放弃社会主义道路以后的国际局势的变化获得了抬头与发展的“契机”与“势能”。

  总之,20世纪最后10年的中国和世界,从一开始就很不太平。刚刚经历了“八九”风波的中国,许多事情尚未理顺头绪,接连又遭遇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偌大的一个社会主义大家庭,顷刻间不战自溃,纷纷倒旗落马。严峻的事实发人深思:今后世界向何处去?社会主义命运将会如何?中国今后怎么办?

  面对这些中国前所未有的世界性的历史难题,各式各样的人物都相继登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西方敌对势力大肆宣扬“共产主义大溃败”,国内一些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也主张放弃四项基本原则,走“西化”的道路。党内和一部分干部群众中一度出现了对党和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模糊认识,甚至出现了姓“资”姓“社”的争论。这些实际上都涉及要不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中国走什么道路的问题。

  由此可见,20世纪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的中国,处在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与模式探索不进则退的临界点上,处在选择前进方向的十字路口上。如果不迅速摆脱这种困境,任其不良倾向发展,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共产党确立的正确的思想路线、组织路线、政治路线就会被扭曲,十三大确立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就会被扭转,中国现代化“三步走”的战略也会“流产”,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事业就会中途搁置,一句话,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就会中途葬送,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可能再次偏离正确的航程。

  在这关键时刻,邓小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勇敢地站出来,力排众议,拨正船头,引导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航船驶向光明的彼岸。

  ■邓小平南方视察的行程与讲话

  巡视南粤路线的安排1992年元旦,当时担任中共广东省委副秘书长的陈开枝到南海检查工作,忽然接到省委书记谢非同志打来电话,讲了一句只有他听得懂的话:“我们盼望已久的老人家要来了,请你赶快回来研究一下总体安排和接待警卫工作。”陈开枝一听,明白小平同志要来了,高兴得不得了。1984年,小平同志第一次南巡,陈开枝曾荣幸地见过他,如今事隔8年又能再见到他老人家,聆听他的教诲,喜悦之情真是言辞难以表达。

  当陈开枝赶回广州,拿起中央办公厅给广东省委的电报一看,只有短短的两行字: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请做好安全接待工作。凭着直觉和经历,陈开枝暗想,老人家到广东不只是来休息的,也不完全是为了看看南方改革开放的成就,他预感到又一次历史性的事件即将在我们身边发生,于是,他马上找几个人来研究巡视方案。1月3日,一个由小平同志办公室3人组成的先遣组抵达广州。见了面,他们还是说:“小平同志是来休息的。”因此,他们提出,既要让老人家看看广东改革开放的新成就,又要考虑小平同志已是87岁高龄的老人,不要过于劳累。他们提出的巡视方案是深圳—珠海—深圳—上海。让老人家在深圳、珠海两个特区分别巡视就可以了。陈开枝向他们建议,在确保安全和考虑老人家健康的情况下,一定要让老人家多看看,让他坐下来多谈谈。不能视察完珠海,就坐船回深圳,一定要看看珠江三角洲,因为珠江三角洲变化很大。他们问:“那些路怎么能走?”陈开枝说:你们也有8年没来了,最好也陪同去看一看。现在的公路都是水泥路,过江桥也修通了,很好走。看完珠海,途经珠江三角洲,到中山、顺德等地看一看,然后回到广州火车站。我们省的领导班子,还有广州军区的领导班子都在那里等着,他们希望跟老人家见一见面,合照张像,然后再登程去上海,好不好?最后,将陈开枝提出的巡视路线方案,即深圳—珠海—珠江三角洲—广州—上海,和其他方案一起上报。结果,小平同志办公室主任王瑞林同志等人确定采用这个路线方案。这样,先遣组和我们共花了7天时间,沿着预定路线进行实地安排和检查。

  形式主义也是官僚主义

  小平同志是1月17日(农历腊月十三)乘坐专列从北京南下,沿途不停,18日抵达武昌。因火车要加水,所以停了20分钟。按照惯例,没有通知,湖北省的党政领导人不好出来接待、见面。小平同志身边一位工作人员对老人家说,湖北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想见您一面。小平同志说:好啊,那就见吧!老人家在站台上接见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省长郭树言,第一句就问:生产搞得怎么样?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你们抓得怎么样?关广富、郭树言同志汇报后,小平同志说:就是要抓住以建设为中心嘛!接着他言简意赅地说: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多。电视一打开,尽是会议。会议多,文章太长,讲话也太长,而且内容重复,新的语言并不很多。重复的话要讲,但要精简(后来在深圳他谈到,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很重要,但考虑周总理的健康状况,写得很短,却很说明问题)。形式主义也是官僚主义。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我建议抓一下这个问题。

  小平同志刚到深圳,很快,湖北方面就把谈话记录整理好传过广东来了,广东把记录交给“邓办”的同志,他们把记录先发回北京。中央领导人行动非常迅速,小平同志南巡没有结束,中央很快就下发了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克服形式主义,减少领导同志过多事务性活动的文件。

  特区姓“社”不姓“资”

  1月19日上午9时整,专列驶进深圳火车站。小平同志受到广东省委书记谢非,深圳市市委书记李灏、深圳市长郑良玉等省市负责人的热烈欢迎。老人家下榻深圳迎宾馆桂园的普通客房里。为了让小平同志在南巡期间不劳累,我们对老人家在粤的日程基本上是按半天参观视察,半天休息的原则作安排。

  按原定计划,小平同志千里迢迢来到广东,旅途劳累,他抵达深圳第一天上午是安排休息的。因此,省市负责人见过面后,为了不影响老人家休息都走了,只剩下陈开枝搞秘书长工作的不能离开。想不到小平同志进房子不一会就出来对他说:“到了深圳,坐不住啊!你快点叫车,让我出去看看吧!”这看出小平同志十分迫切的心情。陈开枝说,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下办公室的人了。于是,陈开枝劝说并陪他在院子里散步,谢非同志也陪着散步。

  1月19日下午安排小平同志参观皇岗口岸。该口岸由广东省、深圳市与港商三方合资的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投资兴建。它全部开通后,大大减轻了罗湖桥、文锦渡、沙头角等口岸的压力。小平同志在深圳河大桥桥头的边境上久久地凝视对面的香港土地,他的神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也许是在考虑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这样的大事吧!视察完皇岗口岸,随后乘车在深圳市转了一圈,参观市容。小平同志沿途看见一片繁华景象,宽阔的马路纵横交错,花木夹道,绿树成荫,高楼大厦巍然耸立,鳞次栉比。老人家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一路上与省市领导人交谈。他说:“8年过去了,这次发现深圳特区和其他一些地方发展得这么快。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看过以后信心增加了。”当谈到创办经济特区问题时,小平同志说:“对办特区,从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担心是不是搞资本主义。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特区姓“社”不姓“资”。从深圳的情况看,公有制是主体,外商投资只占1/4,就是外资部分,我们还可以从税收、劳务等方面得到益处嘛!多搞点“三资”企业,不要怕。”他接着尖锐地批评道:“有的人认为,多一分外资,就多一分资本主义,“三资”企业多了,就是发展了资本主义。这些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回到宾馆,下车时,他说了一句令人意料不到的话:“那些人尽讲屁话!我当然晓得他是在批评那些对经济特区进行各种非议的人。”

  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1月20日上午,小平同志在省市领导人的陪同下,乘电梯登上了50层高的深圳国际贸易中心大厦旋转餐厅。老人家面窗而坐。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先介绍眼前市容,接着打开一张市总体规划图,向小平同志简要汇报了深圳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情况。老人家听罢汇报,充分肯定了深圳在改革开放中发生的巨大变化和经济建设的巨大成就。小平同志高兴地说: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不冒一点风险,办什么事情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万无一失,谁敢说这样的话?一开始就自以为是,认为百分之百正确,没那么回事,我就从来没那么认为。小平同志又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小平同志接着说: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小平同志激动地举起微微颤抖的手说: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只有坚持这条路线,人民才会相信你,拥护你。谁要改变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老百姓不答应,谁就会被打倒。后来在巡视过程中,小平同志多次很激动很生气地说:谁反对党的基本路线,就把他打倒!谁反对党的基本路线谁就没有好下场。我们可以深深地体会到,如果小平同志没有一种忧虑感,他为什么举起他难得举起的手,用手势来加强他的语气呢?小平同志又说,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各种犯罪活动。这两只手都要硬。打击各种犯罪活动,扫除各种丑恶现象,手软不得,他还谈到中国要保持稳定,干部和党员要把廉政建设作为大事来抓,要注意培养接班人等重大问题。小平同志在深圳先科激光电视有限公司,听取了叶挺将军的儿子、先科公司董事长叶华明的汇报,并视察了激光视盘制作车间。小平同志夸赞深圳特区发展激光技术有远见,并说发展高科技主要靠年轻人。

  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1月21日,小平同志游览了深圳华侨城的民俗文化村和锦绣中华微缩景区。上午9时许,老人家来到民俗文化村,受到身穿鲜艳民族服装的各民族青年演员载歌载舞地热烈欢迎。老人家在夹道欢迎的人群中走着,不时停下脚步,微笑着向大家鼓掌致意。他坐上游览车,缓缓地游览了各民族村寨。到达新疆村时,还观看了维吾尔族青年表演的欢快的新疆舞,称赞他们表演得好。游览罢民俗文化村,小平同志来到锦绣中华微缩景区。满园的国内外游客看见小平同志到来,从四面八方向老人家鼓掌致意。老人家则笑容满面地向大家挥手致意。老人家坐着游览车游览了“小人国”的山山水水和著名景区,最后到达布达拉宫。老人家说,祖国大陆就是这个地方没到过。我老了,身体不允许我去西藏了,让我们在这里照个相吧!他高兴地分别与家属、陪同的同志合影留念,像是了结了一桩心愿。这次游览,我们原计划只停留一两个点,但小平同志非常开心,在他的要求下,停了七八个点。陈开枝不止一次发现,老人家对少数民族文化风情情有独钟,总在那里流连忘返。离开锦绣中华微缩景区时,一阵大风吹来,陈开枝见小平同志的外衣敞开着,正想为他系扣,小平同志边扣扣子边幽默地说:“还是自我服务吧。”在游览了中国民俗文化村和锦绣中华微缩景区后,小平同志说,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的构想是这样的:一部分地区有条件先发展起来,一部分地区发展慢点,先发展起来的地区带动后发展的地区,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如果富的愈来愈富,穷的愈来愈穷,两极分化就会产生,而社会主义制度就应该而且能够避免两极分化。解决的办法之一,就是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支持贫困地区的发展。当然,太早这样办也不利,现在不能削弱发达地区的活力,也不能鼓励吃“大锅饭”。1月22日,小平同志一家在仙湖植物园植树。小平同志与先到这里的杨尚昆同志见面,接着两人一同进入植物园展览厅,观看了植物园模型,继而进入室内观赏植物区,参观各种珍稀植物。随后,两人来到湖边的大草坪。小平同志要为深圳特区种下一棵常青树——高山榕。他让在场的每个后辈都培土、浇水,连长子邓朴方也推着轮椅到树旁培了土。小平同志自己也兴致勃勃地亲手培土,他刚培了两锹土,陈开枝就上前想接过铲子,谁知小平同志不让,他老人家接连培了十多锹土,才肯放下铲子。仙湖植物园里的植物千姿百态,小平同志看得兴趣盎然。有一种树叫“发财树”。邓榕风趣地对小平同志说:“以后咱们家也种一棵。”小平同志深情地说:“让全国人民都种,让全国人民都发财。”

  创新社会主义本质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22日这一天,小平同志同省市负责人作了重要谈话。当谈到社会主义的本质时,小平同志明确地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小平同志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这一论断,是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它反映了人民的利益和时代的要求,廓清了不合乎时代进步和社会规律的模糊观念,摆脱了长期以来拘泥于具体模式而忽视社会主义本质的错误倾向,深化了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认识。它对于我们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基础上推进改革,指导改革沿着社会主义本质要求的方向发展,对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小平同志在谈话中还着力论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问题。他说:“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小平同志对社会主义可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长期争论不休的问题,作了十分清楚、透彻、精辟的总回答,从根本上解除了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看做是社会基本制度范畴的束缚。他提出要把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突破了传统的观念和多年来实行的经济模式。为全面的经济体制改革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党的十四大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写进了党的纲领,明确确定以市场经济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小平同志于1月23日上午离开深圳。临行前,乘车巡视了蛇口工业区,并叮嘱深圳市负责人:“你们要搞得快一点!”

  广东力争用20年时间赶上亚洲“四小龙”

  1月23日上午9时40分,小平同志乘坐轮船离开蛇口港,横越伶仃洋,向珠海驶去。陪同的有其家属卓琳、邓琳、邓朴方、邓楠、邓榕以及王瑞林等在他身边工作的同志,广东陪同的有省委书记谢非,专程前来迎接的珠海市委书记、市长梁广大,省公安厅厅长陈绍基和陈开枝等,就这么几个人。整个航程约1小时10分钟,小平同志大概作了40分钟的谈话。

  首先,省委书记谢非在小平同志面前摊开一张广东省地图,向他汇报广东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情况。小平同志戴上老花镜,一边看地图,一边听汇报。

  谢非书记说,广东按经济发展水平可以划分为“三个世界”。“第一世界”是经济发展较快的珠江三角洲;“第二世界”是发展中等的粤东、粤西平原地区;“第三世界”是大片山区。广东正在努力缩小贫富地区的差距,力争在下世纪赶上中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水平。听罢汇报,小平同志充分肯定了广东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并提出殷切的希望。他说,广东在改革开放中起了龙头的作用,今后还要继续发挥龙头的作用。广东要上几个台阶,争取用20年时间赶上亚洲“四小龙”。不仅经济要上去,社会秩序、社会风气也要搞好,两个文明都要超过他们,这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接着说,抓住机遇,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现在,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比我们快,如果我们不发展或发展得太慢,老百姓一比较就有问题了。所以,能发展就不能阻挡,有条件的地方要尽可能搞快一点,只要是讲效益,讲质量,搞外向型经济,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小平同志主张我国经济发展隔几年就应上一个台阶。他说,对于我们这样发展中的大国来说,经济要发展得快一点,不可能总是那么平平静静、稳稳当当。要注意经济稳定、协调地发展,但稳定和协调也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发展才是硬道理。如果分析不当,造成误解,就会变得谨小慎微,不敢解放思想,不敢放开手脚,结果是丧失时机,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小平同志强调,一些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曾经有过高速发展时期,或若干调整发展阶段。日本、韩国、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就是如此。现在,我们国内条件具备,国际环境有利,再加上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在今后的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出现若干个发展速度比较快、效益比较好的阶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够办到的。我们就是要有这个雄心壮志。小平同志对谢非等同志说,我们已经穷了多少年,现在就是要加快发展,要搞跳跃式的发展,你们广东经济发展能搞多快就多快,不要听以计划经济为主的那一套。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小平同志还重点谈到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问题。他说:你们不要相信那些假马列主义,不要被那些假马列主义吓唬倒,他们就会拿着大帽子吓人。我告诉你们,我读的书并不多,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还有《联共(布)党史》,我就是运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去研究中国的问题。毛主席也是这样。综观我们党70年的历史,突出的,都是“左”,只有1927年陈独秀在武汉时犯了几个月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右”的东西有,动乱就是“右”的!“左”的东西也有。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是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样就不会犯大错误,出现问题也容易纠正和改正。他还说,我们改革开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实践,靠实事求是。我就是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过去我们打仗靠这个,现在搞建设、搞改革开放也靠这个。我们讲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其实马克思主义并不玄奥。我从小平同志的语气中,感觉到他对“左”的东西深恶痛绝,对那些用大帽子吓唬人的“理论家”很是反感。

  中国要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1月23日上午11时许,小平同志抵达珠海经济特区,下榻于石景山庄。他在珠海市度过一个星期的时间,一连考察了几个高科技企业。

  1月24日上午,小平同志乘车来到珠海生物化学制药厂。该厂厂长迟斌元在握着小平同志的手时说:“我们全厂职工盼望您来啊!您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我们能有今天,是您指引的结果。”小平同志摆摆手说:“过奖了”。在听取了“凝血酶”的研制生产和工厂发展等情况后,小平同志高兴地说:“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创出我们自己的名牌,否则就会受人欺负。这就要靠我们的科技工作者出把力,摆脱受人欺负的局面。”

  1月25日上午,小平同志来到亚洲仿真控制系统工程公司。总经理游景玉介绍情况说,公司主要研制仿真控制系统工程设备,使用这种设备可以在计算机上模拟各种工业生产运行控制。可以说是一个集研究、设计、制造、开发和应用于一体的高科技人才集团。小平同志竖起拇指连声赞好,他接着说:“要提倡科学,靠科学才有希望。近十几年我国科技进步不小,希望在90年代,进步得更快。每一行都树立一个明确的战略目标,一定要打赢。高科技领域,中国也要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小平同志看到坐在计算机旁边的都是年轻的业务骨干,他热情地同一位女青年科技人员握手,意味深长地说:“我要握握年轻人的手,科学的希望在年轻人。”他走出公司大门,回头一看,还有20多位年轻人整整齐齐站在那里。于是,陈开枝过去轻轻地对邓小平同志说:“有一群年轻人想见见您呢!”小平同志一听立刻说:“好啊!我去和年轻人拉拉手!”只见他又返回去和那群年轻人一个个握手。顿时,欢呼声雀起,很多姑娘小伙子都高兴得热泪直流。小平同志在参观亚洲仿真公司时说,我们国家已经穷了几千年了,如今再也穷不起了,如果不重视科技、不重视教育,就会被动、挨打。当珠海市的领导人在返回的路上汇报准备重奖有功科技人员的打算时,老人家当即表示:“好啊!”后来,珠海市就传来了轰动全国的重奖有功科技人员的喜讯。接着,小平同志乘坐面包车经过拱北,他指着一座旧建筑询问是什么,我们告诉他,这是清朝海关遗址。大家说起近代中国蒙受的屈辱,只听见小平同志神情凝重地说:“贫穷落后是要挨打的啊!”小平同志多次谈到贫穷落后就要挨打,深深地体会到他是多么迫切地希望尽快把经济搞上去,以免中国再遭受挨打的命运。这正是他为什么始终坚持紧紧抓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缘故。

  1月27日,小平同志在考察内联企业江海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时提出,要不断地创造新的东西出来,才有竞争力。他对公司副总经理说,你们做的体现了高度的爱国主义,是对社会主义的贡献。他还说,不是有人议论姓“社”姓“资”问题吗?你们就是姓“社”。又对珠海市负责人说:你们这里就是姓“社”嘛,你们这里是很好的社会主义。

  1月29日下午3时,小平同志告别珠海。汽车在平坦的广珠公路上奔驰,小平同志望着生机勃勃的珠江三角洲,显得非常兴奋。在参观完顺德容奇珠江冰箱厂后,下午5时40分,汽车抵达广州火车东站,受到广东省、广州军区负责人的热烈鼓掌欢迎。小平同志与大家在站台上合影留念,并且同大家一一握手。6时整,小平同志踏上视察上海的旅程。上海要抓住机遇扩大开放

  1992年1月30日,邓小平前往上海视察,在与上海市党政领导见面时,老人家告诫当时的上海市领导,“这是你们上海最后一次机遇,这个机遇你们不要放过。”

  ■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内容要点

  邓小平南巡重要讲话,共6个部分、18个方面近万字,贯穿其中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这是讲话的灵魂。讲话的重点是: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就没有出路;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要提倡科学,靠科学才有希望;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各种犯罪活动,这两手都要硬。

  邓小平南方谈话6个部分的主要内容

  第一,坚持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邓小平说: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使中国人民的生产力获得解放,这是革命,所以革命是解放生产力。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确立以后,还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这是改革,所以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

  第二,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大胆地试,大胆地闯。邓小平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关于计划与市场的关系问题,邓小平说,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在谈到“左”和右的问题时,邓小平强调,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第三,抓住有利时机,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邓小平说,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我国的经济发展,总要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他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现在,我们国内条件具备,国际环境有利,再加上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在今后的现代化建设长期过程中,出现若干个发展速度比较快、效益比较好的阶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够办到的。邓小平强调了科技和教育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他指出,经济发展得快一点,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第四,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邓小平说,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各种犯罪活动。这两只手都要硬。他强调,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对干部和共产党员来说,廉政建设要作为大事来抓。还是要靠法制,搞法律靠得住些。邓小平还强调,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必须始终注意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第五,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邓小平指出,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要注意培养人,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邓小平强调,要进一步找年轻人进班子。要注意下一代接班人的培养。邓小平还谈到形式主义的问题。他指出,形式主义也是官僚主义。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在谈到学习马列主义理论问题时,邓小平强调,学马列要精,要管用。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要提倡这个,不要提倡本本。

  第六,坚定社会主义信念。邓小平说,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收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我们要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上继续前进。

  ■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历史意义与时代内涵

  邓小平南方谈话的重大历史意义

  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在中国面临向何处去的重大历史关头,高举改革开放旗帜,坚持解放思想,抓住历史机遇,大大加快了中国的发展。中共中央连续发出文件,就全党学习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在经济建设、思想文化建设和党的建设等领域贯彻南方谈话精神,作出了一系列的决策和部署。形势真正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学习、贯彻成了召开十四大最重要的思想、理论准备和推进改革开放步入新阶段、跨上新台阶的强大动力。江泽民总书记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对南方谈话作了一个很深刻很准确的历史评价。他说:“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方谈话,是在国际国内政治风波严峻考验的重大历史关头,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理论和路线,深刻回答长期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把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推进到新阶段的又一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宣言书。”

  邓小平南方谈话的时代内涵

  当我们16年后重温这段历史,参照1992年之前之后的社会经济发展实践,我们对南方谈话的伟大意义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可以说,那一次南方谈话,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崭新篇章,其中的理论精髓,不仅当时而且现在乃至今后,仍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和指导意义。

  首先,南方谈话充满了抓住机遇、发展自己的急迫感。

  小平说:“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现在,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比我们快……”他还说:“要抓住机会,现在就是好机会。我就担心丧失机会。不抓呀,看到的机会就丢掉了,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16年前,小平同志有急迫感,16年后,我们仍然应该有这样的感觉。因为这16年间,中国不仅加入了世贸组织,连入世的5年过渡期也过去了,中国经济进一步融入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浪潮中,我们面临的竞争更加激烈,我们遭遇的问题也更加复杂。时不我待,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发展良机。

  其次,南方谈话清晰地解决了姓资姓社的问题,是一次思想大解放,也给民营经济的发展开拓了更加广阔的舞台。

  小平说,不要纠缠于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讨论。改革开放的判断标准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三个有利于”成为20世纪90年代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价值取向和标准。

  邓小平在姓“资”姓“社”问题上一锤定音,不但解放了思想、加速了中国的对外开放步伐,也加速了对内开放、对民企开放的步伐。从那以后,中国的民营经济伴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而发展,到2005年国务院出台支持非公经济的若干意见,民营企业的发展展现出了更加广阔的前景。

  第三,南方谈话赋予了发展以全新的科学的时代内涵。

  小平说:“要注意经济稳定、协调地发展。”纵观小平南方谈话中关于发展的阐述,可以看出,他所说的发展,不仅仅是指经济的增长,还包括综合国力的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的提高,生态环境的改善,科技教育及各类文化事业、社会保障、社会秩序、政治秩序等的全面进步。这样的观点,在今天,已经成为从中央到地方、社会各界的广泛共识,这也同样昭示了今天科学发展观的形成和确立。

  伟人已逝,精神永存。1992年之前,中国的改革开放受到了各方面因素的干扰,正是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消除了杂音、把整了方向,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成果。我们应该珍惜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又好又快地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本文摘编自陈炎兵何五星编著的《中国为何如此成功》,中信出版社出版。

  (来源:《中国为何如此成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