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上海交大教授为何如此描述解放战争两场战役——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三)

2017-01-08 11:19:15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甲丁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上一篇文章《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二)》中,我们分析了上海交通大学历史系教授刘统(以下简称刘教授)在“1948背后的故事”讲座中解释我军能够集中兵力时,对毛泽东所列的“十大军事原则”进行了篡改,并对毛泽东指挥的我军在解放战争中战略防御阶段的行动进行了与事实不符的描述,与此同时却对我军大量歼敌和收复失地只字不提。与之类似地,在随后描述我军在战略进攻阶段的作战行动时,在时间、军队数量、作战过程等方面也进行了错误或者片面的描述,为讲座听众制造误区,本文就要具体地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刘教授“引用”两场战役

  为了解释在我军反攻时,国民党军还是分散在各地,而我军却能“集中兵力一个城市一个城市打”,刘教授引用了两个战例,他说:“比如1948年3月粟裕打开封,本来粟裕是想在陇海线跟国民党进行决战,但是一看国民党摆开大军不好打,怎么办?找防守薄弱的地方打,开封当时是河南省省会,只有一个师的国民党军队保卫,粟裕避实就虚打开封,一个师怎么能挡得住华东野战军三个纵队(相当于“军”),一下就打下来了。当时正好南京在开国民大会选总统,一听说开封被打下来了,河南的代表们连夜跑到总统府,有的下跪有的痛哭,非让蒋介石把开封收回来不可,蒋介石没办法,下令五大主力之一邱清泉的5军把开封收回来。邱清泉本来在商丘摆好阵势等着粟裕,明明知道开封是一个空城,毫无价值,但是他也得执行命令把开封收了回来。然后国民党登报纸“国军收复开封”,其实粟裕绕到邱清泉的背后,又把区寿年兵团一口吃掉。与此同时陈赓打洛阳,洛阳守军也是一个师,而且这个师是学生兵,更守不住陈赓,陈赓把洛阳打开了,国民党赶紧叫18军从驻马店向洛阳增援,结果胡琏到了洛水边上,眼看着洛水涨水过不去,等胡琏过了洛水共产党又走了。国民党总是集中不起兵力、总是被动分散。”

  刘教授以上的这段发言,在一个对解放战争不怎么熟悉的人看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不就是说了1948年3月同时发生的两场战役吗?一场战役是粟裕指挥我军3个纵队攻打开封,邱清泉的5军去收复开封扑了一个空城,粟裕反而指挥部队消灭了区寿年兵团。另一场战役是陈赓指挥我军另一些部队攻打洛阳,胡琏的18军被洛水挡住没来得及增援洛阳守军,等胡琏赶到时我军又走了。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刘教授的这些发言在一个对解放战争有所了解的人,或者是对华东野战军战史比较了解的人看来,就会觉得非常的可笑:堂堂的历史系教授居然连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都搞错了,号称读过军事档案的原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居然连参战部队的数量都搞错了,如此歪曲我军战史的讲解到底有什么目的?下面我们就先来了解一下这两场战役的大概情况,然后再进行分析。

  洛阳战役

  战役发起之前,国民党军在中原地区的机动兵团比较分散,形成了在洛阳以东至郑州,以西至潼关370余公里的沿线上,只剩下据守在洛阳的国民党青年军第206师,别无其他正规部队的局面。鉴于该敌已陷入孤立,为了掩护刘邓大军和粟裕兵团的休整,配合我西北野战军的行动,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中央军委决定:由陈赓、陈士榘、唐亮指挥华东野战军第3、第8纵队和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第9纵队10余万兵力立即发动洛阳战役。

  洛阳是中原战略要地,是郑州与西安之间的联络中心和补给重地。守军主要为邱行湘的第206师,另外还有中央炮兵4个连和独立汽车第5营,共约二万人。城内外的防御工事十分坚固的,其城防工事完全是在美国军事顾问团指导下修建的,具有现代化半永久性质,有外围据点、城垣主阵地、核心阵地三道防线,有层叠的地堡,在二丈多高的城墙上,还有很多城堡,上设有两三层射孔,城垣前沿筑有复杂多层次的辅助防御工事,如外壕、拒马、铁丝网、交通壕、地霄群等,在各工事间隙中密布地雷群。

  为了攻打洛阳,我军的4个纵队分为攻城和阻援各2个纵队。攻城部队包括华野3纵由东、北门攻城,陈赓兵团4纵由西、南门攻城。阻援部队包括华野8纵抢占黑石关,负责阻止由郑州西援的敌军,陈赓兵团9纵袭击并控制新安、渑池等地,阻击可能东援的裴昌会兵团。战役打响后,阻援部队首先控制了洛阳东西两边的有利阵地,3月9日黄昏,负责攻城的3纵、4纵分别强渡伊、洛两河,从东北和西南两面进攻洛阳外围阵地,当日夜,攻占洛阳四关,基本上肃清了外围之敌。11日晚,总攻城垣的战斗打响,攻东门的部队首先攻入城内,随后南门和西门的攻城部队也相继攻入,从东南西三面往西北会集。残敌龟缩在城西北角易守难攻的核心阵地上死守待援。14日晚,攻城部队发起最后攻击,用爆破开道,摧毁敌军核心工事,全歼守敌,解放洛阳。

  此役,我军共歼灭敌守军2万余人,生俘中将师长邱行湘等15000余人,毙伤敌4900多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及其它物资。这是人民解放军挺进中原后,首次攻占国民党坚固设防的中等城市。就在我军攻占洛阳城的同时,国民党援兵胡琏和孙元良的部队已越过登封、黑石关向洛阳逼近。鉴于已达到歼灭敌有生力量之目的,为了摆脱敌援军的合围,我军在处理完善后工作后,主动有秩序地撤离洛阳。17日,全部转移到洛阳以西以南地区,休整待机。

  豫东战役

  1948年5月,中央军委为进一步打开中原局面,彻底粉碎国民党军在中原的防御体系,决定粟裕兵团加入中原作战。华东野战军第1、第4、第6纵队、两广纵队和特种兵纵队于5月30日,31日南渡黄河,至菏泽、巨野一线与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会合。国民党军为寻觅华东野战军主力决战,急调邱清泉兵团由陇海路一线堵截,并抽调整编第83、第25、第72、第75师等部向鲁西地区增援。

  为打乱国民党军的部署,粟裕令第3、第8纵队于6月17日突袭开封,以调动国民党军来援,创造运动中歼敌的战机。22日,开封被攻克,歼灭国民党军守军整编第66师等部3万余人,其中生俘2.3万余人。同时,第9纵队和豫皖苏军区独立旅于17日袭占中牟,成功阻击东援之国民党军孙元良兵团。人民解放军各部队实施运动防御,节节阻击国民党整编第5、第75师的西进增援,并攻占兰封(今河南兰考)。北上增援的国民党军吴绍周兵团和胡琏兵团也被阻击于西平地区。

  为重占开封,国民党军统帅部急令邱清泉部及第四绥靖区刘汝明部由兰封、菏泽地区继续向开封攻击前进,并令以第六绥靖区副司令官区寿年率新组成的第七兵团(辖整编第75、第72师和归整编第75师指挥的新编第21旅),由民权地区经睢县、杞县迂回开封,与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主力决战。

  为进一步调动邱兵团,26日晨,华野第3、第8纵队撤出开封。邱清泉兵团以1个旅配合刘汝明部重占开封,主力尾随我第3、第8纵队向通许方向开进。区寿年兵团于26日进抵睢县西北铁佛寺、龙王店、榆厢铺地区后,开始徘徊不前。这样,邱、区两兵团之间,形成了40公里的间隔。粟裕令华野第1、第4、第6纵队和中野第11纵队将区兵团围困在铁佛寺、龙王店地区。华野第3、第8、第10和两广纵队在杞县以西阻击邱兵团,中野主力和豫皖苏军区一部也将胡琏兵团,吴绍周兵团阻击和钳制在周口和商水以北地区。战至7月2日,除围国民党军整编第72师于铁佛寺外,歼灭区兵团和整编第75师师部及新编第21旅于龙王店地区,俘虏兵团司令区寿年和师长沈澄年。

  此间,蒋介石还将进至滕县北援兖州的整编第25师调回商丘,与第3快速纵队和交警第2总队组成西援兵团,以整编第25师师长黄伯韬为司令,星夜兼程西援。黄百韬兵团快速逼近,于7月1日抵达睢县东北方帝丘店,距整编第72师驻地铁佛寺只有10公里,但仍然无法与其会合。华野第1、第4、第6纵队和两广纵队东移向其进攻,从7月3日中午至7月4日早晨,黄伯韬兵团被我压缩于帝丘店及其围的10余个村庄内,并歼其两个团。7月5日晚,我军向黄兵团发动总攻,又歼其一个多团,使黄伯韬余部只好固守待援,而失去救援区兵团残部之力。此时,东援的邱清泉兵团已进抵龙王店以北地区,西援的整编第74师已从商丘进到宁陵及其以西地区,胡链兵团先遣队从平汉线向太康以北急进中。粟裕果断决定在敌重兵靠拢之前,结束豫东战役,各部主动撤出战斗,转入休整。

  豫东战役(包括开封战役和睢杞战役),是我军历史上一次具有重要影响的运动战战役,也是戎马一生的粟裕将军指挥过的相当重要的一次战役。粟裕后来称它为其一生中所经历的“最复杂、最剧烈、最艰苦的战役之一”。豫东战役中解放的开封,也是人民解放军在关内解放的第一座省城。据统计,直接参加豫东战役的我军计有华野7个纵队和1个特种兵纵队,中野2个纵队,和豫皖苏、冀鲁豫军区部队各一部,共达20万人,而国民党军直接参战的先后有12个整编师、快速纵队及其他特种部队等共25万余人。此役历时20天,我军歼灭国民党军1个兵团部、2个整编师师部、4个正规旅、2个保安旅、1个正规团和3个保安团,连同阻击战共歼灭国民党军9万余人。“豫东战役的胜利,改变了中原和华东战场的战略态势。从此,在中原战场,敌人已完全失去了对我发起战役性进攻的能力,并更加动摇了据守战略要点的信心”。(摘自《粟裕回忆录》)

  对刘教授“引用”战例的分析

  在回顾完洛阳战役和豫东战役之后,我们就可以来谈谈刘教授的发言中存在的以下7个问题:

  第一、打开封和打洛阳并不是同时发生的,打洛阳是在1948年3月,而打开封是在1948年6月,而刘教授却在一开始就说“1948年3月粟裕打开封”,似乎是没有意识到其错误,还特意在讲“陈赓打洛阳”之前,说了一个“与此同时”。看来刘教授真的以为洛阳战役和开封战役是同时发生的,他真的读过这些战役的档案吗?

  第二、打开封的我军部队是华东野战军的第3和第8两个纵队,而且这两支部队也参加了攻打洛阳的战斗,由此也知道攻打开封和洛阳是不可能同时发生的事情。刘教授却说“一个师怎么能挡得住华东野战军三个纵队(相当于“军”)”,试问刘教授是在什么档案中看到攻城的是三个纵队?怎么国民党军的番号(邱清泉的5军)能说的出来,我军的这三个纵队的番号就没有报出来呢?还是因为怕露馅就没敢说呢?

  第三、利用敌我双方对同一称谓的不同解释来夸大我军攻城部队和开封国民党守军的数量差距,暗示我军以多欺少。刘教授先讲开封的国民党守军是一个“师”,再讲我军的三个纵队,说这里的纵队相当于“军”。由于我野战军的纵队通常下辖3个师,因此如果搞不清这里的“师”和“军”的含义,就可能会误以为我军攻城部队与国民党守军的兵力之比为9:1,因为按刘教授的说法,我军是3个军9个师攻城,国民党守军仅有1个师。实际上国民党守军是整编师,整编师相当于过去的“军”,比如整编第74师在整编前就是第74军。因此,不能简单的将国民党军的“师”同我军纵队下辖的师视作是同样级别的单位。事实上,开封的守军有3万余人,而我军攻城部队接近6万人,因此我军攻城部队与敌守军的兵力对比不到2:1。

  第四、用“学生兵”的称呼来弱化洛阳国民党守军的实力,暗指我军以大欺小,胜之不武。刘教授声称“洛阳守军也是一个师,而且这个师是学生兵”,难道陈赓指挥的部队仅仅是战胜了一群学生吗?实际情况是:守卫洛阳的这个师是国民党青年军第206师,该师是蒋介石嫡系,全部美械装备,火力较强,技术水平较高。该师的师长是邱行湘,黄埔军校第5期步科毕业,是黄埔系和土木系骨干将领。1946年在东北四平战役中大显身手,被蒋介石誉为邱老虎。该师军官政治上反动,死心塌地随从蒋介石,其士兵多是西北等省失业、失学青年,长期受法西斯训练和教育,战斗力较强。因率部攻打洛阳东门而被评为全国战斗英雄的张明,后来就在同邱行湘谈起被俘的青年军时说:“青年军的军事素质不错,俘虏过来很快就能上前线杀敌了。他们在淮海、渡江、上海战役及进军福建、解放舟山等战斗中,表现英勇顽强,涌现出不少战斗英雄,许多人还提了干部,最高当到营长呢!”

  第五、对敌军增援部队的情况只讲部分,不提全部,让人误以为粟裕不敢打邱清泉,陈赓不敢打胡琏。其实,面对我军对洛阳和开封的进攻,国民党军都调集了多路援军前来增援。比如为了增援洛阳,国民党军调集了整编第11师(即刘教授所说的胡琏的18军)、第38师和第124旅共6个旅的兵力,而在我军攻打开封时,国民党军更是调集了邱清泉兵团、刘汝明部、区寿年兵团、胡琏兵团、黄百韬兵团等各路重兵相继前往增援。如果不讲清楚这些情况,怎么能够让人明白为什么我军要在打下洛阳和开封之后又撤走呢?

  第六、片面地只提我军攻城,而不提我军阻援打援。可以看到,攻打洛阳和开封时,我军都有攻城部队和阻援打援部队,可是在刘教授的讲解中,只见我军攻城,而敌军的援兵如入无人之境般赶来增援。这是想暗示我军指挥员考虑不周吗?明知道别处敌军会增援,而且还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在关内仅有的两支部队,邱清泉的5军和胡琏的18军,还不安排阻援部队进行阻击?如果不这样做,怎么能保证攻城部队的顺利进攻呢?

  第七、孤立地提我军攻打城市,不提我军的战役意图。夺取城市并不是我军的进攻目的,攻城是实现我军战役意图的手段。比如发起洛阳战役是为了掩护刘邓大军和粟裕兵团的休整,配合我西北野战军的行动,消灭洛阳的孤立之敌;而“我军实施开封战役的目的,除攻占城市全歼守敌外,更重要的是引诱敌人来援,以便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摘自《粟裕回忆录》)。因此,在开封战役中我军歼敌4万余人,而在后来睢杞战役中围歼区寿年兵团和黄百韬兵团,更是消灭了敌人5万余人。虽然我军后来又撤离了洛阳和开封,但是那时我军的战役意图都已经达到了。

  结束语

  刘教授不但很善于“刻画”指挥解放战争的毛泽东,还非常善于通过讲解战例来“描绘”我军的高级指挥员。比如这次提到的粟裕和陈赓都是开国大将,可是他们指挥的战役在刘教授口中,却似乎给人一种以多欺少、以大欺小、遇强不强、没打就跑的感觉。不过为了达到此效果,刘教授不得不在叙述历史事件的时间、数量、经过等内容时做起了“加减法”,让人不禁要好奇地问一句:刘教授,你的历史难道是数学老师教的吗?

 

  参考资料:

  1. 《粟裕回忆录》

  2. 《中国战争史地图集》

  3.  百度百科:洛阳战役

  4.  百度百科:豫东战役

  5. 百度百科:邱行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