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南湖艄公:建国前后发生的故事(2)——挫败蒋介石划江而治的图谋

2017-10-05 10:27:42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南湖艄公
点击:   评论: (查看)

QQ图片20171004143655.png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今天成立了!”这个洪亮的声音震撼了北京城,震撼了全国,震撼了全世界,开创了中国各族人民的新世纪。

  毛泽东亲手按动电钮,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广场上冉冉升起。与此同时,代表54个民族的(当时只统计了54个民族)54门礼炮齐鸣28响,如报春惊雷回荡在天地间,这28响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成立到1949年建国,领导中国人民英勇奋斗到28年。

  那么,经过28年的奋斗, 我们将建立一个什么样到国家?我们将举什么旗、走什么路?是既现实又紧迫、既艰巨又复杂、即宏伟又细致的任务。 

(二)宜将剩勇追穷寇——挫败蒋介石划江而治的图谋

 

  1、不理会蒋介石请求苏联的调停,粉碎了蒋介石以拖待变图谋。

  1948年8、9月间,也就是淮海战役的关键阶段,苏联转给西柏坡一封信,这是国民党政府写给苏联政府的。信中说:国家连遭战祸,决不应再起内讧。当今应息事宁人,共同建国为重,决不可再次掀起内战,危害国计民生。其次,说兄弟阋墙,犹外御其侮。所以决不可同室操戈,致使两败倶伤。更令人痛心者,鹬蚌相争,使渔人得利。这样,对上有负于天,对下有愧于地,我们将成为中华民族的不肖子孙,亦将遗臭万年。况且我中国人民已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我们应立即消除私恨,相互联合,共商国是,解人民倒悬之苦,切不可继续内争,置生灵涂炭于不顾。如若此,既有愧于祖先,又对不起全国父老兄弟姊妹……信是用文言文写成后译成俄文的,仍然不失文言文风,可以听其痛哭,观其流涕。苏方只说这是国民政府给苏联政府的,把原信给你们,供参考,没作其他说明。

  显而易见,国民党政府之所以要写这封信,是由于解放军已包围中原的国民党部队。为稳住军心,获得喘息之机,便欺骗苏联居中调解。即使达不到停火之目的,也能争取时间喘息,再策划新的图谋。毛泽东早已看透蒋介石的伎俩,所以根本不买他的账。

  2、积极做傅作义的工作,达成北平和平解放协议。

  1948年10月25日,傅作义从保定派兵准备袭击石家庄,中共很快通过北平地下党掌握了这个情报。当时,中共在石家庄的兵力空虚,毛泽东决定一方面命令部队火速赶到石家庄,另一方面在报纸上公布傅作义的偷袭计划,并指出我军已严阵以待,使傅作义不敢贸然行动。但是,局外人并不知道,真正迫使傅作义退兵的,还有另外一着棋:毛泽东命令东北野战军火速入关,11月2日攻下沈阳后,刘亚楼先率东北野战军入关,近逼、包围天津,威胁北京,傅作义慌了手脚,急忙收兵,坚守北京。

  同时毛泽东命令西柏坡准备随时疏散和搬迁。东北野战军入关后,采取“围而不打、隔而不围”的方针。同时与傅作义展开谈判,力争和平解放北平。

  同傅作义的谈判是艰苦的、曲折的。我军先在新保安消灭傅作义的主力三十五军,堵死了傅西逃之路,又打下天津,特别是炮兵部队集结到北平周围之时,傅作义明白大势已去。党中央不失时机,经过多方努力,使傅作义打消了顾虑,接受了我方的条件,于1949年1月21日达成和平解放北平的协议,保护了这座古城。

  3、积极争取和谈,同时做好准备,粉碎蒋“划江而治”图谋。

  早在1948年底,毛泽东曾致电斯大林说:“和平谈判我们一定要进行。”

  然而,蒋介石集团还凭借长江天险统治着半壁江山,南京还在蒋氏的控制之下。这时,蒋介石已放出“和谈”烟幕,企图重整旗鼓,伺机东山再起。

  1949年4月1日,以张治中为首的南京政府和平商谈代表团飞抵北平,揭开北平和谈的序幕。

  从4月2日至7日,双方代表开始个别对话交换意见。在此基础上,毛泽东在香山分别会见了国民党的六位代表和秘书长,第一天,张治中;第二天,邵力子与章士钊;第三天,黄绍竑与刘斐;第四天,李蒸与卢郁文。

  据张治中回忆,和毛泽东的谈话涉及以下几点:

  (1) 关于战犯问题,张一再说蒋介石已经下台,并且明确表示愿意终老故乡,终身不担任国家职务,为了便于和谈进行,希望战犯问题不要写入和平协定条文。毛泽东表示可予考虑宽大处理。

  (2) 关于组建联合政府问题,张提到重庆政协的政治民主化原则及当时达成协议的具体方案,如按此办理,国民政府当将权力移交给新政府。毛泽东表示:联合政府还不知何时成立,或许要两三个月都说不定。在这段时间,南京政府应当照常行使职权,不要散掉了,不要大家都跑了。

  (3)关于今后建设问题,张表示国民党执政二十多年,没能遵循孙中山先生遗教进行建设,我们愧对国家人民。今后是你们执政了,你们怎样做,责任是重大的。毛泽东说:“今后,我们是大家一起来做的,大家合作做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共同一致来结束战争,恢复和平,以利在全国范围开展伟大的生产建设,使国家人民稳定地进入富强康乐之境。”

  从4月1日至12日,是双方代表不断对话商谈的阶段,这段时间,发生三件比较重要的事。

  第一件是李宗仁和毛泽东来往电报。李电4月8日发出,主要有三点:(1)表示谦和的诚意,自称“排除万难,决心谋和”“今日所冀,唯化干戈为玉帛,登斯民于衽席,耿耿此心,有如白水”。(2)关于战犯问题,“宗仁凛于战祸之残酷,苍生之憔悴,更鉴于人类历史演成之错误,因以虑及和谈困难之焦点,原秉已饥已溺之怀,更作进一步之表示:凡所谓历史错误足以妨碍和平为所谓战犯也者,虽有汤镬之刑,宗仁一身欣然受之而不辞”。一句话,希望取消八项和谈条件中的第一条。(3)针对八项条件的二至八条说:“至立国大计,愿遵先总理之不朽遗嘱,与贵党携手,并与各民主人士共负努力建设新中国之使命。况复世界风云,日益诡谲,国共合作,尤为迫切。为彼此同守此义,其他问题自可迎刃而解。”一句话,如果国共合作,遵守孙中山遗教,一切问题都可不提。

  毛泽东的复电,主要内容也是三项:(1)强调八项条件,“双方既然同意八项条件为谈判基础,则根据原则以求实现,自不难获得正确之解决。战犯问题,亦是如此”,这是原则性。(2)是灵活性,“总以是否有利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之推进,是否有利于以和平方法解决国内问题为标准,在此标准下,我们准备采取宽大的政策”。(3)建议“早日成立和平协定”。

  从上述电文看,内容针锋相对,但并未关闭谈判大门。

  第二件是国民党反动派继续为和平设置障碍。何应钦转来国民党中常会三次会议的要求:“(1)双方军队立即停战,各守原防,静候整编。(2)国民党的外交政策符合独立自主、促进国际合作、维护世界和平的原则,不能改变。(3)中共应停止暴力行为,尊重人民的自由权利、生命财产。(4)政府之组织及其构成,应以能实行上述要求为条件。”由此可以看出反动派多么L昏聩无知,垂死挣扎,李宗仁、何应钦亦无力决定和谈条件。

  第三件是张治中到北平后,综合各方情况,认为李宗仁虽别有用心,但确有求和之意,而蒋介石在溪口幕后操纵,则即使和平达成协议,李亦无法采取行动。蒋留在国内,终属和平的最大障碍,因此反复琢磨之后,给蒋去信,详细分析蒋介石出国的利弊,劝他下大决心,早日成行,勿作和谈的障碍。信由屈武带南京托由吴忠信转呈,蒋介石未予置理。

  和张治中一样,毛泽东也已看清蒋一直在背后搞小动作,为和谈设置障碍,他说蒋已“尽耍手腕,说话不算数!”

  这时,国民党谈判代表又提出建立“南北朝”。中共则针锋相对:“首先必须交出首要战犯(指蒋介石等),在和谈期间,人民解放军暂不渡过长江,但是和谈后,谈成了解放军要渡江;谈不成,也要渡江。”

  南京政府则说:“中共在谈判中的条件每次都在加码,逼人太甚!简直要我们跪下求饶。不干了!”——谈判破裂了。

  苏联方面曾流露出南北分治的意向,担心再打下去美国会卷入。毛泽东不容置疑地断然表示,一定要把革命进行到底。一定要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

  毛泽东又阐述了他的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举例说:“我们攻打济南,已经进入青岛等地的美国第七舰队就没敢动。我们打天津,驻在塘沽的美国舰队没等我们打就逃跑了。请斯大林放心,如果它们和我们作战,我们会毫不客气地消灭它们。”

  历史证明,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正确的,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在那段时间,毛泽东特意看了京剧《霸王别姬》。当看到西楚霸王项羽同虞姬生离死别一幕时,毛泽东说:“不要学西楚霸王。我不要学,大家都不要学!”

  他号召全体领导干部都要看看《霸王别姬》。

  4月20日,南京政府拒绝了和平协定。4月21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4月22日,我军顺利渡江,毛泽东高兴地说:“蒋介石想拖延时间,重整军队,卷土重来。他以为我们还是好欺骗呢,你可不知道我们也需要这段时间调动军队,修船造船呢。他在那边修防线,我们在这边架大炮,谁也没闲着。结果呢,他只落得个拖延时间、破坏和平协定的恶名,什么便宜也没沾上。我们利用夜色,利用炮火掩护,一下子就过去30万军队。他们的军队垮台了,我们的军队就要打到南京去了!”

  4月23日,毛泽东在看《人民日报》关于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号外”。摄影师徐肖冰、侯波夫妇给毛泽东拍了一张照。毛泽东看到工作人员便说:“解放南京了,不要我一个人高兴,大家都该高兴嘛!来,照相也要一起照。”

  是日,毛泽东写出著名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请看  《建国前后发生的故事(3) 天翻地覆慨而慷——进京赶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