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最牛退学创业者列宁:炒掉喀山大学,自考成绩最优

2017-08-09 09:48:54  来源:微信“激流网”  作者:普里列扎耶娃
点击:   评论: (查看)

  激流编者按社团不好办,学校象个监狱,学生没有任何权利……于是,沃洛佳·乌里扬诺夫在搞了个大新闻之后,直接把学生证扔给了校长,炒掉了喀山大学。流放生活中,沃洛佳在仰望星空之余,认真思考了革命和人生,决定还是要取得本科证。大学不让上了,怎么办?前大学生、学霸乌里扬诺夫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自修完了法律系四年级的课程,在备考过程中选定了最优创业方向:用马克思的理论改造社会,并果断建立了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然后以最优的成绩通过了彼得堡的大学毕业考试。沃洛佳·乌里扬诺夫轰轰烈烈的革命生涯拉开了序幕……

  今年是十月革命胜利一百周年。为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激流网将刊载与俄国革命相关的系列文章,包括革命回忆录、人物传记和评论文章等。本文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文章。

  禁止阅读禁书。禁止组织小组和社团。禁止建立同乡会。禁止……禁止……违者要受记过处分。或者关进单身禁闭室,课以罚款,开除学籍。甚至……送去当兵,送进军事感化营。

  沃洛佳•乌里扬诺夫上了大学后,指望喀山大学的规章制度会比辛比尔斯克男子中学的规章制度自由一些。哪能呢!大学生们的每个行动和每一句话,都受到“训导员”的监视。“训导员”是人们给大学里的那些监视人起的外号,这些监视人被派到学校里来对学生进行跟踪、侦察,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看他们是否讲了反对沙皇和政府的话?是否反对上级?是否反对学监波塔波夫?学监波塔波夫是一个粗鲁、蠢笨的家伙,象沙皇亚历山大三世那样,长着满脸胡子,无神的眼睛里没有闪现出半点心灵的火光。“训导员们”经常到波塔波夫那里对学生们告密。波塔波夫把有问题的大学生编了一个名单,并且毫不留情地把他们赶出了学校。对于那些贫穷的大学生更是如此。这些穷大学生想要学习是越来越困难了,因为学费增加了好几倍。

  喀山大学笼罩着一片阴森、恐怖的气氛,象是一座监狱。

  其实,整个俄国就象是一座监狱。

  一八八七年十二月四日这天,报纸上刊载了关于莫斯科大学生闹学潮的报道。而喀山的大学生们早就对自己所处的无权地位不满了。在喀山的大学生中出现了一份秘密的号召书:《起来,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

  前几节课还上得比较平静。十二点钟时,响起了一个呼叫声!

  “同学们!到大礼堂开会去!”

  “开会去!”学校的各条走廊里此呼彼应。

  同学们争先恐后地穿过走廊,跑上楼梯,奔向二层楼的大礼堂。走在最前面的同学中有沃洛佳•乌里扬诺夫。

  大礼堂的门上着锁。同学们用力地推。喀嚓一声门被推开了。同学们冲进了庄严肃穆的大礼堂。

  “同志们!”大会主席宣布开会后,顿时一片寂静,“同志们!没有比‘同志’这个字眼更崇高的了!我们发誓要互相支持,要捍卫自己的要求。我们要求自由、法制、真理……”

  礼堂里出现了学监,大胡子、宽肩膀的波塔波夫。

  同学们不喜欢他,仇恨他。

  “诸位!我以法律所赋予的权利,要求你们立即解散!”

  “滚!滚开!滚出去!”人群里喊叫起来。

  唿哨声、叫喊声,从四面八方飞向波塔波夫。学监害怕了,从大礼堂逃走了,在逃走的路上不断地用拳头拨开两边的人群。

  接着,来了个大学校长。这位校长将讲些什么呢?

  同学们沉寂下来,把一份请愿书交给了他。

  “俄国无法生活下去。大学生无法生活下去!”请愿书上这样写着。

  “诸位,请放心。”校长不知道怎释才能压服愤怒的青年,便开始进行说服。

  “这就是说,你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是吧?”同学们又愤怒起来了。“同志们,为了表示抗议,我们离开大学。我们走,把学生证交给他!”

  往校长的讲台上放了第一个学生证。接着,同学们的手都伸了出来。同学们用力地把学生证扔给了他。十个……二十个……九十九个大学生都不愿意留在学校里,他们说:“大学生没有权利。我们不愿意做没有权利的人。”

  沃洛佳•乌里扬诺夫也把自己的学生证扔给了校长。这一天傍晚时分,他被大学开除了。

  夜里他被捕了。几天之后,被开除的大学生弗拉基米尔•乌里扬诺夫在警察的监督下,被送到科库什基诺村。

  一个不自由的人在科库什基诺

  阿尼娅已经在那里了。她没有犯任何罪过就被关进了监狱。理由是她是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的姐姐。没有罪过就对她作出判决,要把她流放到西伯利亚,为期五年。妈妈四下奔走,递交了几份呈文,这才准许安娜•乌里扬诺娃在科库什基诺住满限期。

  冬天,天寒地冻,风雪交加。被驱逐到这里来的弟弟和姐姐居住的那间小厢房四面透风。夜里,大风呼呼地吼,烟囱呜呜地叫。一堆堆的积雪有窗户那么高。冬季的科库什基诺令人苦恼。

  有时候突然来个警察。他向科库什基诺的农民们打听。

  “乌里扬诺夫姐弟俩表现得怎么样?”

  “没什么。都是好人。都是有学问的人。”

  警察离开时一无所获。

  整个冬季沃洛佳都在读书。从早晨一直读到深夜。在这几个月里,车尔尼雪夫斯基成了他喜爱的作家,成了他心目中最敬爱、最杰出的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的革命思想征服了沃洛佳的心。车尔尼雪夫斯基对俄国的社会制度作了说明。他表明,统治着俄国的是沙皇、官吏、工厂主和地主。而农民和工人们却过着艰苦、难堪的生活。沃洛佳知道,科库什基诺的农民们是怎样生活的--他们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沃洛佳想起了一次父亲视察学校回来后,曾经向他讲述了西伯利亚的农民们无地的情况。车尔尼雪夫斯基是对的!他指明,俄国生活的安排是不合理的。他号召人们进行斗争,号召人们起来革命。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一书是一部禁书。萨沙读过这部书。阅读是在非常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把窗户遮得严严的。多么宝贵的篇章!沃洛佳把这些篇章反复读了好几遍。在他的面前展现出许多新的情景。

  夜晚,他读书读累了,就招呼姐姐阿尼娅到花园里去。他们在雪地上踱来踱去,踏出了一条小路。沃洛佳向阿尼娅讲述他读过的书,讲述他的思想、理想和生活目的。沃洛佳的生活目的是什么呢?是革命斗争。他希望并幻想着把自己的全部生命、全部力量都贡献给反对沙皇和富人阶级的斗争。他要为人民的幸福和自由而斗争。

  冬天的夜里,千万颗寒星注视着那呈现一片草房的科库什基诺村,注视着花园里那间孤零零的小厢房,这是一间废弃的、凄凉的小厢房。

  村庄的周围一片沉寂。

  但是,瞧,春天来到了。

  冰块移动了,乌什尼亚河解冻了。

  深谷里的小溪汹涌澎湃。曾被白雪覆盖的嫩苗呈现出一片碧绿。百灵鸟发出清脆的叫声。白桦长出了淡绿色的幼芽。

  沃洛佳•乌里扬诺夫往后将怎样生活呢?革命斗争是他的主要的、唯一的目的。但是,需要挣钱谋生。需要读完大学,获得文凭,具有专门知识。

  春天,沃洛佳向喀山大学递交了一份呈文,要求复学。

  学监波塔波夫想起了十二月的那次集会,想起了大学生乌里扬诺夫那对闪闪发光的眼睛。波塔波夫坚决不许乌里扬诺夫回到大学里来。沃洛佳被拒绝了。

  夏末,玛丽亚•亚历山大罗夫娜向教育大臣递交了一份呈文:请允许我的儿子进入大学--在莫斯科,在基辅或者在哈尔科夫都行……

  教育大臣先生回答说:我不准许前大学生弗拉基米尔•乌里扬诺夫进入大学。

  秋天,弗拉基米尔•乌里扬诺夫向内务大臣提出了请求,请放他到国外去。既然在这里,在国内不让他受完高等教育,他就决定到国外的大学里去学习。

  内务大臣拒绝了。

  弗拉基米尔.乌里扬诺夫再次向大臣提出请求。当局再次拒绝了乌里扬诺夫。

  那怎么办呢?只好自修大学的课程了。这时,乌里扬诺夫家已迁居到萨马拉。在萨马拉,前大学生弗拉基米尔•乌里扬诺夫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自修完了法律系四年级的课程,于是他就去彼得堡参加考试。

  在萨马拉的岁月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彼得堡大学考试委员会主席在叫他。

  乌里扬诺夫抽了考签。他拿到的考题是很难的。几位白发苍苍的教授,板着面孔,在认真地听他回答。这位颧骨稍高的年轻人,眼睛闪闪发光,显示出有一定的判断力,他对题目有深刻而独到的见解。教授们互相交换了意见。

  “从萨马拉来的这个外省人,功课准备得多好呀!”一位教授称赞道。

  “好久没有听到过这样出色的回答了!”另一位教授表示同意地说。

  第三位教授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打了个“完全合格”。

  他们一致认为:乌里扬诺夫应该得到完全合格的评价。这是大学毕业考试中最高的评价!

  “祝贺你,乌里扬诺夫先生!”考完后一位教授对他说。

  “谢谢!”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答道。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的情绪非常好。他对彼得堡了解得还不多,因此在闲暇时他喜欢和妹妹奥利娅漫步在涅瓦大街、沿岸街和夏季公园,喜欢去游览一下彼得堡这座城市,看一下那些宏伟的宫殿和博物馆。奥利娅这二年住在彼得堡,她在高等女子学校学习。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考完试后,就到奥利娅那里去了。他想让奥利娅分享一下自己的欢乐。一位有真才实学的教授祝贺他各门功课都获得了最高分。他的功夫没有白下。很快他就要搬到彼得堡来住了,他将开始自己最重要的工作--革命工作。

  他高兴地向妹妹那里走去,向瓦西里耶夫岛的宿舍走去。

  “我要把奥利娅拉出来一块到涅瓦河边去散步。她们很快就要放暑假了,那时我们一块到萨马拉去。”

  他走进了奥利娅的房间。奥利娅在发烧,面部发红,处于不省人事的状态,她在床上翻来复去地折腾。头发披散着,发烧的嘴唇上布满了裂纹。

  她总是双手抓住点什么东西,哀求着什么。

  “妈妈!”从她那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中听出了这个声音,“救救我,亲爱的妈妈!”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抓住了她的手,可她认不出是谁,把手挣脱了出来。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用车把妹妹送进了医院并打电报让母亲来。

  当时,萨马拉没有铁路。当玛丽亚•亚历山大罗夫娜好不容易到达彼得堡时,奥利娅已经处于垂危状态。她于一八九一年五月八日去世了。四年前的今天,萨沙被处以死刑。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搀扶着妈妈走在灵柩后面。他的整个身心都抗议这无法理解的死亡。一个十九岁的姑娘,非常漂亮而又聪明,就这样夭折了,这太可惜啦。妈妈走在灵柩的后面,紧咬着嘴唇,没有流泪。

  在墓地上新起了一个小土丘。奥利娅的女友们在坟墓上放了一些花。

  把奥利娅埋葬后,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同母亲又回到了萨马拉的家中。

  萨马拉的岁月在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的一生中是一个重要的时期。在那里,他准备了大学考试并对马克思的学说有了进一步深入的了解。

  伟大的德国学者和革命家卡尔•马克思写了《资本论》这部名著,并同自己的朋友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一起写了《共产党宣言》。卡尔•马克思证明;工人阶级一定要战胜资本家,一定要掌握政权,一定要在地球上建立起一个崭新的共产主义社会。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怀着异常激动的心情阅读马克思的著作。马克思的学说深入他的心田,使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他面前确定无疑地展现出一条通向未来的道路。道路选定了,永远地选定了。

  信奉马克思学说的人叫做马克思主义者。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成了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他在萨马拉组织并领导了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对马克思的学说进行解释和宣传工作。当然,为了不落入宪兵的魔掌,当时只能秘密地宣传马克思的学说。

  经过考试后,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当了萨马拉法院的助理律师,他曾多次出庭为农民和穷人进行辩护。

  他工作,学习,并幻想着能离开萨马拉到大的工业城市去,最好是到彼得堡去。因为那里有很多工厂,有强大的工人阶级。所以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一心要到彼得堡去。

  要不是他可怜妈妈,他早就到彼得堡去了。妈妈终日里怀念奥利娅。在那些日子里,弗拉基米尔•伊里奇竭力通过关怀和温存来冲淡妈妈的悲伤。

  一八九三年秋天,乌里扬诺夫一家终于离开了萨马拉。米佳该上大学了,他选择了莫斯科大学。于是,玛丽亚•亚历山大罗夫娜便同米佳和玛尼亚莎迁到莫斯科去住了。

  安娜•伊里尼奇娜(安娜•伊里尼奇娜就是列宁的姐姐阿纽塔。前者是她的名字,后者是她的小名。--译者注)出嫁了。她的丈夫马尔克•季莫费也维奇•叶利札罗夫在彼得堡上大学期间和萨沙是同学。那时他同安娜•伊里尼奇娜结下了牢固的友谊--他们同甘共苦,患难与共。安娜•伊里尼奇娜和马尔克•季莫费也维奇同乌里扬诺夫一家生活在一起。他们共同迁到了莫斯科。

  充满力量和革命精力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一个人到彼得堡去了。

  文章来源:[苏]玛丽亚•普里列扎耶娃《列宁的一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