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从1905年俄国革命谈列宁的民主革命思想

2017-06-05 16:45:44  来源: 微信公众号“旗帜中流”   作者:雷川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1905年俄国革命谈列宁的民主革命思想

  ——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文论之一

  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  雷  川

  

  1905年,俄国发生了针对沙皇政府的群众革命运动。导火线是1905年1月16日(俄历1月8日),彼得堡普梯洛夫工厂1.2万名工人为反对厂主开除4名工人举行罢工。其他工厂工人群起响应,几天内,罢工人数达到15万人。沙皇政府密令加邦牧师,诱使工人游行。1月22日(俄历9日,星期日),14万工人和家属前往冬宫广场,准备向沙皇呈递请愿书,其中提出言论出版自由、八小时工作制、土地归农民、人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召开立宪会议等要求。埋伏的军警野蛮地向工人们开枪,1000多人罹难,数千人受伤,史称“流血的星期日”。

  野蛮屠杀激起各地罢工运动蓬勃发展。莫斯科、第比利斯等地举行总罢工。从1月份到8月份,全国参加罢工人数达80万,比过去10年罢工工人总数还多一倍。整个夏季和秋季,人民革命持续高涨。在罢工斗争中,创造了工人代表苏维埃这一组织形式。罗兹工人总罢工发展为武装斗争,同军警进行了 3天战斗。在工人运动推动下,全国一半以上县份爆发农民反对封建地主剥削和压迫的斗争。6月间,黑海舰队装甲舰“波将金”号的水兵自发举行起义,击毙反动军官,把军舰开往正在举行总罢工的敖德萨。

  沙皇被迫于10月30日(俄历17日)颁布诏书,答应召集具有立法权的国家杜马,允诺人民有言论、集会、出版、结社等自由。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揭露了沙皇政府的“宪政”阴谋,号召人民把革命推向前进,举行武装起义,推翻沙皇专制制度。12月20日(俄历 7日),莫斯科工人代表苏维埃在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举行总政治罢工,成立工人义勇队。武装工人构筑街垒,同反动军警进行搏斗,一度攻占几乎所有车站。顿巴斯、尼什哥罗德、叶卡捷琳诺斯拉夫等地也发生武装起义。在赤塔、诺沃罗西斯克,革命人民一度掌握政权。十二月武装起义是1905年革命发展的最高峰。由于缺乏集中统一的指挥,各地起义分散,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城市斗争与农村斗争未能密切配合,争取士兵的工作不够有力等原因,人民起义被沙皇政府镇压。1906~1907年,革命运动逐渐走向低潮。

  1905年革命使俄国工人阶级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和锻炼,他们创造性地运用了总政治罢工、武装起义等斗争方式,创立了新的组织形式——苏维埃(工人、士兵代表大会),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次“总演习”。

  后来,列宁在写于1920年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书中总结道:

  1903年至1905年,即革命前夜,处处都感到大风暴即将到来。一切阶级都动了起来,准备应变。国外的侨民报刊,从理论上提出了革命的一切基本问题。三个主要阶级的代表,即自由主义资产阶级派、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它挂着“社会民主”派和“社会革命”派的招牌)和无产阶级革命派这三个主要政治派别的代表,在纲领观点和策略观点上进行着十分激烈的斗争,预示着和准备着行将到来的公开的阶级斗争。1905─1907年间以及1917─1920年间导致群众武装斗争的一切问题,都可以(而且应当)在当时报刊上找到它们的最初提法。自然,在这三个主要派别之间,还有无数中间的、过渡的、摇摆的派别。确切些说,在各机关报刊、各政党、各派别、各集团之间所展开的斗争中,逐渐形成真正代表阶级的各种思想政治派别;各阶级都在为未来的战斗锻造自己的思想政治武器。

  1905年至1907年,也就是革命过程之中,一切阶级都公开登台了,一切纲领观点和策略观点都受到群众行动的检验。罢工斗争的广泛和激烈是世界上前所未见的,经济罢工发展为政治罢工,政治罢工又发展为起义。领导者无产阶级同动摇不定的被领导者农民之间的相互关系,受到了实际检验。苏维埃这种组织形式在自发的斗争进程中诞生了。当时关于苏维埃的意义的争论,就预示了1917─1920年间的伟大斗争。议会斗争形式和非议会斗争形式的更替,抵制议会活动的策略和参加议会活动的策略的更替,合法的斗争形式和不合法的斗争形式的更替,以及这些斗争形式的相互关系和联系──这一切都具有异常丰富的内容。这个时期的每一个月,就群众和领袖、阶级和政党所受的政治科学原理的训练来说,可以等于“和平”、“宪政”发展时期的整整一年。没有1905年的“总演习”,就不可能有1917年十月革命的胜利。

  1905年的俄国革命是帝国主义时代第一次人民革命,尽管它暂时失败了,但是它结束了巴黎公社失败以后的资本主义所谓“和平发展时期”。欧美各国相对和平发展的时期结束了,世界进入了一个新的革命风暴时期。新的革命风暴,使马克思主义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新时期。

  而列宁总结的,革命之前“三个阶级的主要代表”在纲领观点和策略观点上进行着十分激烈的斗争,都在为未来的战斗锻造自己的思想政治武器;以及革命过程中涌现出的各种斗争形式、各种斗争策略,都值得我们今天认真借鉴。

  

  《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一书是列宁从理论上论证布尔什维克在第一次俄国革命中的战略和策略并批判孟什维克的机会主义策略的重要著作,写于1905年6月至7月。

  面对1905年俄国革命,孟什维克认为,这次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因为革命的对象是沙皇,而沙皇是俄国封建专制统治的代表。而且,1905年革命中,工农兵提出的革命要求,主要集中于争取言论出版自由、召开立宪会议、八小时工作制、土地归农民等等,这些要求没有超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畴。

  而列宁则代表布尔什维克明确提出,帝国主义时代已经不存在纯粹意义上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无产阶级必须给民主革命刻上无产阶级的标记,必须团结贫苦农民和城市半无产者、小资产阶级,争取实现工农民主专政。列宁说:“我们的口号无条件地承认革命的资产阶级性质,认为它绝不能直接越出民主革命的范围,但是同时又把当前的这个革命推向前进,努力使它具有一个最有利于无产阶级的形式,因而也就力求最大限度地利用民主革命,使无产阶级下一步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得以顺利地进行。”

  为什么要“最大限度地利用民主革命”呢?列宁指出:“资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地位必然使它在民主革命中表现不彻底。无产阶级的阶级地位必然要使它成为彻底的民主主义者。资产阶级老是向后看,害怕势必使无产阶级加强起来的进步民主。……所以,资产阶级的民主改革愈彻底,这个革命就愈少局限在仅仅有利于资产阶级的范围内。资产阶级革命愈彻底,就愈能保证无产阶级和农民在民主革命中获得利益。马克思主义教导无产者,不要避开资产阶级革命,不要不关心资产阶级革命,不要把革命的领导权让给资产阶级,相反地,要尽最大的努力参加革命,最坚决地为彻底的无产阶级民主主义、为把革命进行到底而奋斗。我们不能跳出俄国革命的资产阶级民主的范围,但是我们能够大大扩展这个范围,我们能够而且应当在这个范围内为无产阶级的利益奋斗,为无产阶级当前的需求、为争取条件积蓄无产阶级的力量以便在将来取得完全胜利而奋斗。”(以上两段列宁语录均引自《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

  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当然不是要直接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而是要建立一种区别于封建专制制度的资产阶级共和国制度。但是,这个资产阶级共和制度,可以被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加以利用。列宁早在1894年撰写的《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一书中就指出:“把政治自由看作便利工人斗争的条件之一,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看法就是这样的。”

  

  当年孟什维克的主张是,既然1905年革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那么就让资产阶级去领导,无产阶级政党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当今中国的某些人,他们也打着“左派”或者“毛派”的幌子,对于人民群众争取自身民主权利的斗争不热心,甚至在一篇题为《怎样认识“唯暴力论”》的文章中,将“要争得民主,哪怕是有限的资产阶级民主”的观点,归为“唯暴力论”,与所谓“另起炉灶,推墙拆庙”的主张归为一类。

  实际上,所谓“唯暴力”、“另起炉灶,推墙拆庙”,是某些“保救”分子存心臆造的“靶子”。我们暂且不讨论在当今的左派队伍内部,到底有没有人主张“推墙拆庙”、有多少人主张“推墙拆庙”。我们首先想一想,要争取民主,就意味着“推墙拆庙”吗?因而也就意味着“唯暴力”吗?

  “要争得民主,哪怕是有限的资产阶级民主”,这句话当然有其片面性,因为目前中国的人民群众要争取的是自身的民主权利,这与资产阶级民主并没有直接关系。诚然,当今中国也有一些人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呼吁资产阶级民主(例如所谓“宪政”、“多党制”等)。对于这一点,我们就应该借鉴列宁关于民主革命的思想,一方面看到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不彻底性,另一方面积极参加争取民主的斗争,并争取在这一斗争中获得领导权,最坚决地为彻底的人民民主而斗争。因此,我们就不能一听到“要争取民主”这样的说法,就认为是“犯上作乱”,就是“另起炉灶”、“推墙拆庙”。如果那样的话,就站到修正主义立场上去了,就是地地道道的“保救”观点了。

  《怎样认识“唯暴力论”》一文的作者,在其最近发表的长篇文章《文革论》中,鼓吹“在右派篡权的条件下开展二次文革”的主张,在谈到“二次文革的准备工作和突破口”时,也提出“必须把支持维权作为‘唤起工农千百万’的重要途径”。那么试问,当今各地群众的维权斗争,是不是在争取民主呢?

  《文革论》的作者提出要支持群众维权,并将之作为“在右派篡权的条件下开展二次文革”的突破口之一。可是,他在《怎样认识“唯暴力论”》一文中,又把“争取民主”的口号视为“推墙拆庙”,归为“唯暴力论”一类。可见,他声称支持群众维权只是口头说说而已,其心中真正关注的,还是维稳!

  列宁在《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一书中,辛辣地讽刺了孟什维克分子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却对民主革命退避三舍的迂腐之态。他指出,在民主革命的时代竟看不见民主主义的各种程度上的差别、看不见民主主义各种形式的性质的差别,这样的“马克思主义者”真是“了不起”。《怎样认识“唯暴力论”》和《文革论》的这位作者,自诩“毛派”,也真是“了不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