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蒋介石在红军根据地对群众的屠杀惨绝人寰

2017-02-11 10:03:51  来源:求实之音  作者:刘志超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1927年4月12日实行反革命政变开始,以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政府就提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极端口号,对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者进行疯狂大围剿大屠杀。近据可靠史料记载,仅在1927年4月到1928年上半年间,蒋介石和国民党就屠杀共产党人、国民党左派、民主人士和无辜群众多达31万人。

  在蒋介石挥舞屠刀屠杀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者的严重威胁下,中国**党人随即在南昌举行了武装起义,并在汉口召开的八七会议上正式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方针,随后在湘、赣、粤、鄂、豫、皖、闽、浙、陕等地纷纷举行武装起义,组织工农武装,走上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队伍到达井冈山,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土地革命,组织工农政府,建立地方武装,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朱德、陈毅等率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分队伍和湘南起义中组织的农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合,创建了中国第一支工农红军,并进一步扩大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对此,国民政府主席、陆海空军总司令蒋介石急于8月下旬令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在汉口召开湘、鄂、赣三省"绥靖"会议,确定了以军事为主,党务、政务密切配合,分别"围剿"各苏区红军的总方针。

  蒋介石随即调集湘赣两省十八个团的兵力,分五路三次“会剿”井冈山。为了粉碎国民党军队对井冈山“会剿”,毛泽东与朱德率领红四军离开了井冈山向赣南进发。

  蒋军在占领井冈山根据地后,立刻开始了大规模报复性屠杀。蒋军提出在苏区“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人要换种”的烧杀政策,单大井村先后就被焚烧九次。江西省1933年1930万人,到1936年居然只有1370万人,除去因战争死亡及跟随红军主力长征的30万的人数,被蒋屠杀的中央苏区军民达数百万,福建省,湖北省苏区各100多万,而且令人发指的手段不计其数。

  为彻底“消灭”红军,蒋介石军队和蓝衣社别动队在当地施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每侵占一地,就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他们纠集卷土重来的豪绅地主、流氓恶棍组织“还乡团”、“铲共团”、“暗杀团”、“义勇队”、“挨户团”、“靖卫团”、“保安队”、“搜山队”等反动组织,对苏区人民进行疯狂地报复。

  蒋军狂叫“大乱三天,大杀三年”,要“屋换石头,人换种”,“斩草除根,诛家灭种”。在“宁可错杀一千,不能错放一个”的反动口号下,蒋军在苏区实行惨绝人寰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诚如国民党政府在报告书中供述,在“清剿”区内,“无不焚之居,无不伐之树,无不杀之鸡犬,无遗留之壮丁,闾阎不见炊烟”。

  蒋军肆意屠杀苏区共产党人及老百姓,其手段极为残忍,骇人听闻,如挖心、剥皮、肢解、分尸、刀砍、碎割、悬梁、火烧、活埋、挖眼睛、割耳朵、穿铁丝、割舌头、破肚取肠、割乳挖胸、沉潭落井、打地雷公、钉丁字架、灌辣椒水等数十种酷刑。从3岁孩童到80老人,均不能幸免,不管男女老弱,均遭屠戮。有的婴儿被蒋军抓住2条小脚,活活撕成两半。有的革命群众被蒋军用烧红的铁盒戴在头上活活烧死。有的妇女被轮奸割乳,凌辱而死。

  比如,国民党独立33旅旅长黄振中杀害宁都、瑞金、于都、兴国、广昌、石城等县人达数万人。国民党江西保安3团团长欧阳江一个晚上屠杀500多名抗交粮食的瑞金武阳群众,制造了‘武阳围血案’。瑞金菱角山一夜被活埋300多人,南门岗一次枪杀了500余人,国民党瑞金县长邹光亚在云龙桥下一次集体屠杀了120余人。瑞金竹马岗被杀害的人数以千计。谢家祠和陈家祠被害的革命群众的尸体推积如山。

  据当地史料的不完全统计,瑞金有18000人被屠杀;兴国被害2142人,被捕6934人,逃亡3410人;于都被屠杀3000余人,其中禾丰地区被保安团团长华品懋杀害的革命群众达500余人,沙心地区全家被杀绝的有37户。赣县田村一地被杀害94人,其中有14户被杀绝;寻乌被杀害4520人,杀绝900余户;会昌被杀害972人;石城县被屠杀的干部和群众576人;广昌被害的1000余人;宁都有1442名干部和3378名群众死于蒋军的屠刀之下;上犹县被杀害的干部达1466人,群众658人。在蒋军的血腥屠杀下,不少村庄被杀光,成了“无人村”、“血洗村”,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江西省吉安地区1933-1936年间人口从380万下降到190万,赣州地区被杀了300多万,瑞金、兴国两县80%人民被杀。其中有个地方叫千坟岗的,1934年红军长征后还乡团在半个月内在这一带8个村杀了1000多人,此地因此得名。千坟岗附近的一个村庄,民国初期有1000多人,到1936年居然被杀得只剩下8户,现在才100多户。当地至今到处可以看到国民党军队烧毁房屋后的灰黑地基残余。

  在大屠杀告一段落后,湖北有四个县,安徽有五个县,河南有三个县几乎人口灭绝,全成为废墟。在杀戮最为惨重的天台山和老君山一带,原本有6万多人口,但到1934年年底,“整个地区只剩下不到300个老人和几个病弱的小孩”。

  八路军著名将领徐海东的全家连同亲属、宗族被国民党军队杀害了66口人,几乎被灭了门。徐海东后来回忆说:“蒋介石曾下令一旦占领我的家乡,姓徐的一个也不能留。……在句容集镇,有一条街上,以前有许多苏维埃合作社,人们安居乐业。如今一切已化为乌有,只有几个老年人苟延残喘。他们领我们走到镇外的一条山沟,只见十七具半裸的年轻妇女尸体在光天化日之下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她们都是遭强奸后被杀害的。……我们都哭了。……我们无法置信中国人会对中国人犯下如此的罪行”。

  蒋介石和国民党屠杀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者的历史,是十分残酷和血腥的,也是令人无法想象和无法理解的。因为从大量历史资料来看,当时的时代和历史事实绝非是今天某些人所大胆假设和求证的那样简单、平和,蒋介石本人也绝非象某些人士所歌功颂德的那样温良恭俭让…………

  当然,今天重提这些历史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还原历史,澄清史实,以正视听,避免某些历史细节被人随意戏说、瞎说和胡说,进而使某些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附:“黄金十年”背后的血腥——国民党对红军根据地屠杀史料考证

  编者按:“黄金十年”、“光荣革命”、“妥协”等等,都是近些年“告别革命”协奏中的强音;而中国人民的革命历史便被百般妖魔化,从太平天国,到义和团直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无一幸免。中国人民自鸦片战争战争以来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百余年可歌可泣的斗争,是否为“过激主义”、“斗争哲学”蛊惑的结果,与其论辩,不如看看下面一则史料。

  这也是鲁迅与胡适从携手到分道扬镳的时代背景,近些年“扬胡贬鲁”成为潮流,了解这一背景,有助于我们分辩大的是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