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大地·故事|一个县长的离任留言

2017-01-11 21:21:53  来源:人民日报文艺  作者:鲍尔吉·原野
点击:   评论: (查看)

  去年,我去赤峰市翁牛特旗游历,听一位八十岁的老汉讲故事。

  他说,1948年乌丹县(今翁牛特旗)已经解放,那一年风调雨顺,眼瞅着有一个大丰收。入秋,一场冰雹砸了亿合公乡的庄稼。消息报到区委(区比现在乡镇略大),干部们(那时只有六七个干部)听到亿合公庄稼绝收,蹲在地下呜呜哭起来。区委书记程小同(后任承德市检察长)闻讯竟急得一头栽到地上,人事不省,从此大病未起,三年才愈。

  这一情节,在程小同的回忆录中得到验证。那时候,老百姓把共产党的干部看成主心骨、救命人、靠山。而这些干部听到庄稼绝收,痛哭与昏倒并不是多情,他们和老百姓把命连一块儿了。这些人,真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我在翁牛特旗的民间收藏家手里还见到一张油印传单,是乌丹县长王向明(后任大连市民政局长)离职前留下的几句话,时在1950年4月4日。他写道:

  “乌丹县各区负责同志:1950年4月1日,接省府(热河省——引者注)电示,决定调我另有任用,务于8日前到省。我是1948年到乌丹工作的,时间度过一年零八个月光景。检查自己缺点,因为不觉,看出的反而不多。我走得急促,未能征求大家对我的批评,望你们从爱护同志的角度出发,多提意见,对我和人民都有好处。

  “好多事情我没给乌丹人民办好,例如敖包山泄洪沟、推广新式农具、落实种麦计划、建设米面加工水磨,都才着手办。这是我不愿离开的原因。我见到了乌丹人民受苦,没见到乌丹人民享福。目前春耕在即,全县有灾民一千多户,这重大艰巨的任务,就落在全县干部身上了……”

  这是一个共产党县长的留言,没有官话套话和自我表扬,只有自责。我衡量不出这张纸的珍贵。我想,当事人如今纷纷谢世,这些言论会留在什么人的记忆当中呢?

  “见到了乌丹人民受苦,没见到乌丹人民享福”,这话县长说出来该有多么痛苦,又多么坦诚。我想起一个使用泛滥的词——致敬,我还是要向程小同和王向明两位前辈致敬,为他们的情操、良心和信仰。

  原载:《人民日报》2017年1月9日第24版-大地副刊

  原题:《金子的心》

  作者:鲍尔吉·原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