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上海交大教授论毛泽东集中优势兵力——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二)

2016-12-09 09:04:54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甲丁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上一篇文章《看“1948背后的故事”是怎样的“历史”(一)》中,我们了解到上海交通大学历史系教授刘统(以下简称刘教授)在“1948背后的故事”讲座中阐述了他所总结的共产党之所以战胜国民党的若干原因,文章就刘教授解释第二条原因,即共产党善于改造俘虏兵时提及的孟良崮战役和解放战士进行了一些分析,指出了其论述中出现的问题,本文则主要讨论他在解释第一条原因时使用的材料出现了哪些问题。

  刘教授谈集中优势兵力

  刘教授认为:“国民党之所以失败、共产党之所以胜利,第一条就是共产党解放军能够集中优势兵力,敢于大踏步的前进和大踏步的后退,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国民党处处受到牵制,有优势,但是无法集中兵力”。他接着解释说:“国民党每收复一个地方就有守土之责,比如占领沈阳、长春要留下一个军,占领张家口、鞍山得留下一个师,占领一个县城起码得留下一个连,国民党越前进、占的地方越多,八百万兵力就越分散,把部队都分散开了,越前进则可以集中的兵力、可以用于前线作战的兵力越少。共产党则不同,毛泽东的原则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所以丢多少地方他不在乎。像解放战争刚开始的头两个月,共产党丢了106个城市,像样的城市都丢光了,像延安、临沂、张家口、四平等等,大踏步地后退,但是共产党丢了那么多地方兵力损失了多少呢?没损失多少。…所以共产党在战争初期表现的相当的灵活,就是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能往哪儿跑就往哪儿跑,但是国民党的行动就受到种种牵制。过了一年,共产党能够反攻了,蒋介石集中起兵力来跟共产党决战还是不行,共产党想打哪儿打哪儿,蒋介石又处于被动状态,因为他的部队在全国散开了,哪个城市都要守,共产党就抓住蒋介石全盘散开的机会集中兵力一个城市一个城市打”。在最后刘教授总结说:“毛泽东在十大军事原则里把集中优势兵力列在第一条,蒋介石懂不懂集中优势兵力?当然懂,但是他作为一个国民政府受到太多条件的制约,他是心有余力不足”。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们首先澄清一个误区。也许有细心的读者已经发现了,刘教授在讲座中说“国民党越前进、占的地方越多,八百万兵力就越分散”,这会让人误以为当时的国民党军有800万之多。可能有人会问:不是常说我军消灭了八百万国民党军队吗?没错,但是那指的是在1946年7月至1950年6月这4年内我军消灭了国民党正规军和非正规军总计约八百万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五零年六月战绩总结公报》发布的统计数字:我军在整个人民解放战争中先后共消灭国民党正规军554.247万人,非正规军252.888万人,总计歼敌人数为807.135万人),而不是指国民党军在解放战争初期就是八百万人。随着战事的发展,国民党军不断有部队被消灭,期间也得到过补充,但从未在任何一个时期达到过八百万人的规模。

  说完了误区,我们回到正题。如果把刘教授所说的我军反攻后和反攻前的“集中优势兵力”做个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对于反攻之后的情况,他说我军“集中兵力一个城市一个城市打”;而在反攻之前,我军集中兵力,“能往哪儿跑就往哪儿跑”,可是怎么没有对战事的描述呢?一年下来,都没怎么打仗吗?难道反攻前我军集中兵力纯粹是为了撤退,为了保存兵力,避免和敌人交战吗?既然刘教授已经提到“毛泽东在十大军事原则里把集中优势兵力列在第一条”,我们就先去看看十大军事原则对于集中优势兵力是怎么讲的吧。

  “集中优势兵力”是十大军事原则的第几条?

  著名的“十大军事原则”出自于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八日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集的会议上的报告《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出于讨论的需要,现将《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中该部分的原文摘录如下:

  “十七个月(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为止,十二月的尚未计入)作战,共打死、打伤、俘虏了蒋介石正规军和非正规军一百六十九万人,其中打死和打伤的有六十四万人,俘虏的有一百零五万人。这样,就使我军打退了蒋介石的进攻,保存了解放区的基本区域,并使自己转入了进攻。我们所以能够如此,在军事方面来说,是因为执行了正确的战略方针。我们的军事原则是:(1)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2)先取小城市、中等城市和广大乡村,后取大城市。(3)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结果,往往需要反复多次才能最后地保守或夺取之。(4)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两倍、三倍、四倍、有时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敌之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在特殊情况下,则采用给敌以歼灭性打击的方法,即集中全力打敌正面及其一翼或两翼,求达歼灭其一部、击溃其另一部的目的,以便我军能够迅速转移兵力歼击他部敌军。力求避免打那种得不偿失的、或得失相当的消耗战。这样,在全体上,我们是劣势(就数量来说),但在每一个局部上,在每一个具体战役上,我们是绝对的优势,这就保证了战役的胜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就将在全体上转变为优势,直到歼灭一切敌人。(5)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都应力求有准备,力求在敌我条件对比下有胜利的把握。(6)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即在短期内不休息地接连打几仗)的作风。(7)力求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同时,注重阵地攻击战术,夺取敌人的据点和城市。(8)在攻城问题上,一切敌人守备薄弱的据点和城市,坚决夺取之。一切敌人有中等程度的守备、而环境又许可加以夺取的据点和城市,相机夺取之。一切敌人守备强固的据点和城市,则等候条件成熟时然后夺取之。(9)以俘获敌人的全部武器和大部人员,补充自己。我军人力物力的来源,主要在前线。(10)善于利用两个战役之间的间隙,休息和整训部队。休整的时间,一般地不要过长,尽可能不使敌人获得喘息的时间。以上这些,就是人民解放军打败蒋介石的主要的方法。这些方法,是人民解放军在和国内外敌人长期作战的锻炼中产生出来,并完全适合我们目前的情况的。”

  原文还配有一段注释:“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毛泽东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小组长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十大军事原则,是根据十年内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前期的经验,在解放战争进入反攻时期提出来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战争实践相结合的产物。运用十大原则,取得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当然还有其它原因)。十大原则目前还可以用,今后有许多地方还可以用。但马克思列宁主义不是停止的,是向前发展的,十大原则也要根据今后战争的实际情况,加以补充和发展,有的可能要修正。”

  由此可见,毛泽东列出的十大军事原则的第一条是“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而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并力求全歼等则是第四条的内容。看起来刘教授是在原文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修正:一方面,把原来的第四条列为第一条,以提升该条原则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把“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之后的有关歼灭敌人的论述全部去掉,只说集中优势兵力。把内容改完了还不算完,还把这样的结果说成是毛泽东所为,即“毛泽东在十大军事原则里把集中优势兵力列在第一条”。姑且不说只讲集中优势兵力,而不提歼灭敌人是否能够被列为十大军事原则之一,这可能属于学术讨论的范畴,但是把这一切都说成是毛泽东做的事情,这是在试图修正十大军事原则呢?还是在试图“修正”军事史呢?

  另外,这里还引出一个问题,既然第四条主要说的是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怎么在刘教授的讲解中,只见反攻之前我军集中优势兵力,却不见我军歼灭敌人的情况呢?难道是我军在贯彻执行这一原则时出了偏差,以至于只做到了集中优势兵力,存人而失地,但是没有歼灭敌人,使得刘教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吗?1947年3月,毛泽东曾这样解释保守地盘与歼灭敌人的辩证关系:“我军打仗,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为此,有必要对刘教授在此问题上的“沉默”进行一番探究,在了解我军“存人失地”情况的同时,也调查一下我军是在开始反攻之前,还是在开始反攻之后,大量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实现“人地皆存”的。

  “头两个月”是哪两个月?

  对于我军的“存人失地”,刘教授是在解释“毛泽东的原则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所以丢多少地方他不在乎。”这句话时举例提到的,他说“像解放战争刚开始的头两个月,共产党丢了106个城市,像样的城市都丢光了,像延安、临沂、张家口、四平等等”。可是,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却没交待清楚,即他所说的“解放战争刚开始的头两个月” 是哪两个月呢?换句话说,他所说的解放战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也就是刘教授曾经就职的单位,出于培养人才的需要,组织过各个学科的专家编写了硕士研究生系列教材,在其中第二版教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教程》(军事科学出版社2013年1月第1版,以下简称《战史教程》)一书中第四讲《全国解放战争》对解放战争的时间跨度是这样描述的:“这场战争,从1945年9月抗战胜利结束至1950年5月大规模战争基本结束,历时5年,分为5个战略阶段”(见第119页)。这5个战略阶段的具体划分是:

  (1)1945年9月-1946年6月为第1阶段,即过渡阶段,我军调整战略部署,组建野战兵团,反击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局部进攻;

  (2)1946年7月-1947年6月为第2阶段,即战略防御阶段,我军粉碎国民党军的全面进攻,基本挫败其对山东、陕北解放区的重点进攻;

  (3)1947年7月-1948年6月为第3阶段,即战略进攻阶段,我军发动战略进攻,收复大部分失地,建立中原解放区;

  (4)1948年7月-1949年1月为第4阶段,即战略决战阶段,我军举行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歼灭了国民党军的主力;

  (5)1949年2月-1950年5月为第5阶段,即战略追击阶段,我军发起渡江战役,向东南、中南、西北和西南地区进军,解放全国大陆和近海岛屿,取得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

  结合刘教授在后来所说的“共产党能够反攻了”,我们可以推断他说的反攻应该指的是从1947年7月起我军开始的战略进攻。由于战略进攻阶段的前一个阶段,即战略防御阶段刚好持续了一年,与刘教授说的“过了一年,共产党能够反攻了”相吻合,由此倒推可知他所说的“解放战争刚开始的头两个月”应该是指1946年7月开始的战略防御阶段的头两个月,即1946年的7月和8月。既然明确了刘教授所说的解放战争的开始时间,接下来就可以来看看他提到的几个城市的丢失情况了。《战史教程》对各个阶段的具体战事发展情况都有比较详尽的论述,其中就包括我军撤离延安、临沂、张家口、四平这4座城市的具体情况,下面就引用书中的材料概述一下:

  延安:1947年3月国民党军集中34个旅共25万人进攻陕甘宁边区,我军于3月19日撤离延安,随后西北野战兵团于3月25日至5月4日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地区三战三捷,消灭国民党胡宗南部1.4万余人。

  临沂:1947年1月底国民党军在鲁西南地区集中31万人的兵力进攻,华东野战军在几次求歼南线之敌未果后,主动放弃山东解放区首府主动临沂,主力秘密北上,于2月20-23日在莱芜地区歼灭北线李仙洲集团指挥所、第46、第37军军部及7个师共5.6万余人。

  张家口:在1946年9月晋察冀军区进行了张家口保卫战,在给进攻之敌以重大杀伤后,于10月11日撤离。

  四平:东北民主联军在进行了1个多月的四平保卫战之后,分别于1946年5月3日和18日,从本溪和四平地区撤离。

  把上面4个城市按照我军撤离的时间从前往后排列的结果是:

  (1)四平1946年5月

  (2)张家口1946年10月

  (3)临沂1947年2月

  (4)延安1947年3月

  这个排列说明了什么问题呢?首先,这4个城市并非在短短2个月之内相继丢失的,从最早的四平到最晚的延安历时约10个月。其次,四平是在战略防御阶段开始之前就已丢失的城市。最后,张家口、临沂和延安分别是在战略防御阶段的第4、第8和第9个月才丢失的。可是刘教授非常明确的把它们算做共产党在解放战争刚开始的头两个月丢失的城市,而且还特意作为例子提出来了,这又如何解释呢?退一步讲,即便把2个月丢了106个城市解释为过了2个月之后,包括过去丢失的城市在内一共是106个,也必须以解放战争最早是从1947年1月以后开始为前提,相应的我军的反攻则是从1948年1月之后开始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1947年3月丢失的延安也算作解放战争刚开始的头2两个月便已丢失的城市。可是这样的解释能被刘教授过去的军事科学院的同事们认可吗?

  人地皆存了吗?

  尽管刘教授在前面提到共产党在解放战争刚开始就丢了许多城市,但是直到后面讲到我军的反攻,都没有再提我军是不是收复了丢失的城市,那么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呢?刚好有这么一部战争艺术专题片《毛主席用兵真如神》(该片据介绍是由八一电影制片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等单位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联合摄制的,集中了军内外几十位专家的智慧,反映了当代研究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最高水平),在专题片第十三集《歼敌为主 略地次之》中就有解放战争初期解放军丢失、恢复和解放城市的统计数字,由于还有同时期解放军歼敌数量的统计数字,故一并罗列如下:

  (1)全面内战爆发后的头4个月,国民党军占领153座城市,解放军歼敌32个旅,平均丧失4.7座城市歼灭敌人1个旅;

  (2)战争的第二个4个月,国民党军新占领城市87座,而解放军也收复城市87座,双方得失相当,但解放军歼敌34个旅,已经不必丧失城市就能消灭敌人;

  (3)战争的第三个4个月,国民党军新占领城市95座,而解放军歼敌31个半旅,收复和解放城市153座,净得城市58座,已经既能歼灭敌人又能恢复部分城市。

  综合战争第一年的作战,国民党军共占领解放区城市335座,解放军收复和解放城市288座。国民党军虽多占城市47座,但却付出了112万人的伤亡代价(见《战史教程》第136页:“歼灭国民党军正规军97个半旅,连同非正规军共112万人”)。

  看到这里我们终于明白:在战略防御阶段,即全面内战爆发后的一年内,解放军很好的贯彻执行了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的原则,歼敌112万,在中后期逐步收复和解放了288座城市,的确像毛泽东说的那样“存人失地,人地皆存”。不过说到这儿,也许有人会产生疑问:为什么国民党军不管是在总兵力占优势还是占劣势的时候,都学不来解放军的这一套战略呢?为什么解放军就没有随着收复和解放越来越多的城市,出现兵力分散,不能集中的问题呢?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的江英研究员在专题片中的一段点评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他说:“要稳固地占领城市,就必须有充足的守备兵力。刘伯承当时一针见血地指出:任何一种军事学说都强调,守备兵力必须大大地少于机动兵力,但蒋介石要独裁、要压迫人民,就一定要加强守备兵力,其结果必然是顾此失彼,这是蒋介石不可克服的致命弱点。”

  结束语

  对于以上分析中提到的我军在战略进攻之前的作战情况,刘教授作为研究军事史的专家应该是很清楚的,可是对一些情况或含糊其辞,或避而不谈,又是出于什么考虑呢?既然要讲述解放战争这段历史,而毛泽东又是这一时期的中共领袖和解放军最高统帅,那么刘教授也许要先明确一件事情:他是打算讲一些真实的历史呢?还是打算讲那个“在十大军事原则里把集中优势兵力列在第一条”的毛泽东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