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梁柱:攻击、抹黑毛泽东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重要表现

2013-08-09 10:12:41  来源: 乌有网刊   作者:梁柱
点击:    评论: (查看)

北大老校长梁柱精彩演讲: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由来与危害

 

  历史是一份财富。任何一个国家、民族都懂得重视自己的历史,善待自己的历史积淀。这不仅仅关系到一个民族的自豪感和凝聚力,而且会给后世的人提供做事、做人的经验。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特点、表现、本质及其危害是什么呢?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泛起的历史背景

  一般来说,历史虚无主义指的是对自己的历史、民族的文化、乃至于自己的民族,采取轻蔑的、否定的态度,把自己的历史说的一无是处。

  在近代中国,历史虚无主义是和全盘西化论同时出现的一个思潮,可以说二者如影随形。中国最早提出全盘西化主张的人,是20世纪30年代的陈序经。他说,西洋文化无论在思想上、文艺上、政治上、教育上、宗教上、哲学上、文学上,不管是哪一个方面都比中国的好。就是衣食住行,我们也没有西洋人讲究。所以,中国文化唯一的出路就是努力走西方的道路。另外一个主张西化的就是胡适。胡适西化的主张,基本上就是美国模式。

  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特别是人民革命的胜利,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受到了抑制。改革开放以后,这种思潮又出来了。特别是当我们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一贯的时候,当我们思想理论工作薄弱的时候,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就会以尖锐的形式表现出来,就是否定一切。那么,为什么改革开放以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我国又重新抬头呢?我想主要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

  一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在低潮形势下的一种历史现象。

  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垮台以后,我到俄国和东欧走了一圈,跟几个国家大使馆的同志谈了谈,实实在在地感觉到社会主义处在低潮,并且这个低潮是历史上所没有过的。那么,这个低潮给了我们什么教训?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呢?就是在苏联演变解体的过程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起了先导作用。

  关于苏联解体的原因,在我国有不同的看法,基本上可以分成两家。一家认为苏联解体最主要的原因是指导思想错了。我倾向于这个观点。另外一家把苏联解体归为斯大林模式,归为体制原因。对此,我很奇怪。斯大林时期搞斯大林体制,没有亡国。此后,否定这个体制,一次一次地改,结果却亡国了。这何以解释?斯大林的确是有问题的,但是,斯大林提出了包含着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毛泽东同志没有看到苏联的最终结果,但是,毛泽东同志的看法具有了不起的历史预见性。他看到了,苏联对斯大林的评价不是对一个人评价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斯大林领导期间近30年的历史。如果斯大林像赫鲁晓夫所说的是一个暴君、一个刽子手、一个在地球仪上指挥战争的人,那么,这段历史还能肯定吗?所以,毛泽东同志当时就预料到,斯大林被全盘否定,可能导致苏联现实制度的颠覆。

  赫鲁晓夫时期,否定了斯大林。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时候,否定了列宁,说列宁奠定了暴政和专制制度的基础。到今天,中国还有些人帮西方散布谣言说,列宁是德国的间谍,“十月革命”是德国皇帝派这个间谍搞起来的。戈尔巴乔夫就说,我们要否定过去的一切,要炸毁过去的一切,并自称是苏共二十大的产儿,就是继承赫鲁晓夫这一套。可见,在苏联解体过程中,历史虚无主义起了先导作用。就是历史被否定了,人们无所适从。

  现在前苏联一些人醒悟了。一个前苏联作家,过去在国外写文章,把斯大林骂得狗血喷头。现在这个作家变成了在俄国极力颂扬斯大林的人。因为他回俄国看到,斯大林时期建立的世界第二强国变得经济衰退,人民生活困难。他说,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毁灭一个人,结果是毁灭了一个民族。

  时下,在中国出现这么多的思潮,我觉得都可以和社会主义处在低潮这个现象相联系,这是一种低潮综合症。对革命者来说,低潮并不可怕。革命不是坦途,哪有不失败的,哪有没有遇到挫折的;但对另外一些人,这却成了问题了。遇到失败,总是有一些人要悲观失望,要另谋出路,他们用否定我们党、国家、民族一切优秀的文化、一切骄人的历史,来抹黑我们的党和国家,鼓吹走美国化的道路。

  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几次出现过低潮。蒋介石叛变革命的时候,我们党没有动摇,因为我们党的失败是在东南地区,武汉的革命还是热火朝天。到了汪精卫叛变的时候,我们党许多人动摇了,第一个退党的就是当时的共青团书记,整版整版的退党启事,近6万党员只剩下了1万。我们讲“八七会议”挽救了党,是什么意思?用一句通俗的话讲,如果“八七会议”晚传达几天,我们这个党应该就散了。重新建党,要难得多。再有,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长征。我们今天讲,红军长征是伟大的革命史诗,那是不错的。可是,当时有几个人能认识到呢?长征同样是有逃兵的,太困难了。这就是低潮现象。低潮对革命者来说是大有作为的,但是对懦弱者来说就要另找出路。

  二是对西方反共势力企图“和平演变”社会主义中国的一种响应。“和平演变”与“西化”、“分化”,同属一个意思。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把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演变”作为一个战略提了出来。原来“和平演变”只是作为一种辅助手段,主要是采取军事包围的手段。但是,在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政治孤立、军事包围、经济封锁均失败以后,西方一些反共势力考虑通过人员交往和商业往来,输出其思想、理论、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以使得社会主义国家从内部发生演变。事实上,美国历届政要从来都不回避这个问题,对于“和平演变”的策略近乎是赤裸裸的、公开的,甚至是卑鄙的。比如说,美国中央情报局在1947年讲要抑制苏联,后来出台了主要对付中国的《十条戒令》,这些都就是公开讲的。《十条戒令》公然讲到,怎么样让中国青年堕落,制造令中国青年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使中国官员变得无耻,等等。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社会主义国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纷纷要求改革,特别是苏联解体,令美国欣喜若狂,并一次又一次地宣布共产主义死亡,马克思主义过时。最具有典型代表的一本书是,里根时代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撰写的《大失败》,其中指的是社会主义大失败。另外一本书是美国学者福山写的《历史的终结》,认为历史到资本主义是最好的了,不可能再往前了,资本主义一直永世发展。

  就像布热津斯基所说,苏联所以垮台,是它在跳一种历史的脱衣舞,就是把自己的理论,把自己好的地方一层一层地脱掉。苏联垮台以后,美国的战略重点就转移到了中国。美国原本以为中国会很快垮掉,结果中国没有垮,中国坚持了社会主义,并且发展很快。现在,美国对中国不但在意识形态,而且在军事上,已经形成了全包围。美国甚至在我们党内,在我们的官员、学者当中,通过许许多多的非政府组织,各种基金会的推进,力图形成美国在中国的“第五纵队”。我国的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论、民主社会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思潮的出现,都和我国处在美国“和平演变”的重点攻势下有着直接关系。  

      三是反映了新时期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中逆向发展的追求。

  我国改革开放是在我们党遭到了重大挫折的情况下拉开帷幕的。在一段时期里面,我们有“左”的错误,有“文化大革命”错误,我们是在纠正错误的过程中,来实行一些新的转变。有一些改革像经济体制改革,就是一种根本性的转变,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作为战略家的小平同志,对于改革是很慎重的。在改革开放初期一再警告,要防止改革开放当中的逆向发展,就是向相反方向发展。他曾经设想,什么情况下可能影响我们的发展。比如让资产阶级自由化得逞了,那我们可能就走向了资本主义,所以有很大的风险。他还设想,改革开放在几种情况下,就会走邪路,失败。比如说,如果改革的结果出现了两极分化,改革就失败了;如果改革的结果出了一个新资产阶级,我们就真的走了邪路了;如果经济发展了,我们的社会风气坏下去了,经济发展是没有意义的。他设想了各种各样的情况,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各种错误思潮误导我们的改革。

  最近,我花两个多小时读完一本名叫《重启改革议程--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的书。我觉得书中体现的基本上就是在改革开放当中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即是盲目崇拜市场。市场原教旨主义必然走向私有化。书中非但不提我国取得的成就,反而提出了我国改革的一个前提,就是前30年我国已经到了老百姓、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一起受难,国将不国的地步;另一个前提是说,邓小平的南方讲话彻底打破了姓“社”、姓“资”的意识形态框框,为进一步改革铺平了道路。这简直是信口开河。这本书还进一步提出,国有企业作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这是苏联教科书的束缚,已经成为进一步改革的主要障碍。现在我们国有企业已经不到经营性资产的四分之一了。北大一个明星经济学家在去年年底的高端论坛上就提到,今后几年我们要做三件事情:第一,国有企业私有化,全部私有化;第二,土地私有化;第三,银行自由化。按照他们这一套,我们还有社会主义吗?我们所有的革命成果就要全部丧失。

        1374472800731.jpg

  新时期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若干特点

  过去特别是在旧中国,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比较直观,诸如:骂中国落后,不讲礼貌,吃饭时候大声喊叫,随地吐痰、挖鼻孔,不文明。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亮、比中国的圆。在新时期,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呈现出若干新的特点。

  一是“告别革命”论。“告别革命”本是一本书的名字。在《告别革命》里讲到,革命容易使人发狂,失掉理性,革命具有残忍、黑暗、肮脏的一面。革命是一种能量的消耗,改良才是一种能量的滋润,改良是最好的。改良可以成功,革命一定失败。革命引来的是百年的疯狂和叹息。简而言之,在新的历史时期,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集中表现就是咒骂革命,认为激进害了中国。诸如说,谭嗣同干嘛要去死,干嘛要搞变法?林则徐抗英也激进,还是琦善比较实事求是,打不过,就妥协。由此演绎推出:一切近代的革命和进步运动都是错的。这简直是荒谬!

  二是以“学术研究”的名义出现。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以“学术研究”的名义出现,就是在重评历史、重写历史的名义下,设置一个又一个理论陷阱。诸如,将旧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改成旧中国是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性质,指的是中国半殖民地化的过程中,还保留着封建制度,由于资本主义因素的产生,所以,封建社会就变成了半封建社会。外国的强盗和中国的封建势力,互相勾结在一起,成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由此,中国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成为了中国革命的一个起码前提。那么,将其改成旧中国是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社会,这意味着什么呢?半资本主义是中国的进步,这是不错的。但是,由此却推出一个谬论,就是不需要用中国的革命去解决半封建问题,而要用发展资本主义来吃掉半封建,因此革命就完全没有必要。这样轻轻的转换,就把帝国主义的侵略隐瞒掉了。看起来这是一个学术问题,但从根本上讲,它成为了动摇我们革命的依据。以此否定革命。

  这种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仅主要表现在历史研究的领域里面,还表现在影视、小说、网络,以致美术。有的转换成所谓的戏说历史、泡沫电视剧等。也有严肃的,就是转化成一种所谓新的历史观的影视作品。最典型的就是前几年放映的《走向共和》的电视剧。在这部电视剧里面,西太后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杰出的政治家;李鸿章成了维护国家利益的化身;袁世凯是有能力的人物,甚至是与孙中山、黄兴等人一样,都是为了给中国寻找出路。用他们的话讲,都是悲剧英雄。倘若如此,承担近代中国丧权辱国、割地赔款、人民遭受无穷灾难这一历史责任的法人代表,都找不到了。所以,以“学术研究”名义出现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搞乱人们的思想,危害是非常大的,值得我们注意。

  三是有着明确的政治诉求。1998年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之际,出了一本名叫《近代北大与历史传统》的书,这本书是蔡元培、陈独秀等一些文章的汇编。书中一篇序言是由中国社科院原来一个副院长作的。他说,北大百年精神最重要的是自由主义传统。一直以来,北大没有校训,也没有概括什么叫“北大精神”,因为当时都在提“五四精神”。时至今日,我们觉得应该对“北大精神”给以概括。我们将“爱国、进步、民主、科学”八个字概括为了“北大精神”,并得到了北大校友的赞同。而这位老师提出,北大的传统不是什么爱国主义,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而是自由主义,这是北大最主要的,也是近代中国最主要的传统。并且这位老师明确地说,这个自由主义不是传播小道消息的自由主义,而是政治学说、经济思想、政治制度意义上的自由主义,其实质就是要求发展资本主义。

  那么,在五四时期有没有自由主义呢?有。就是以胡适为代表提出的自由主义思想和要求。胡适在五四运动期间是我们的朋友,是五四统一战线内部的一个朋友。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以后,就逐渐地分道扬镳了。可以说,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以后,自由主义从来不是北大,更不是五四时期主要的精神传统。而这位老师认为,这个自由主义已经被300年近代世界历史发展证明是最好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可是,到1949年被全部地、彻底地、完全地肃清了。由此,打断了中国向现代化方面发展的历史进步。所以,我们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恢复这个所谓的自由主义的传统。如此这般,中国才能够走向国际化、全球化、现代化。

  今年《炎黄春秋》第四期登了南京大学一位教授写的一篇《李慎之逝世十周年祭》的文章。文章对我们党领导的革命统统进行了攻击,包括抗日战争,认为抗日战争打断了中国进步的进程,使得中国走向了独裁专制。这位教授鼓吹要走所谓的全球化、国际化、民主化道路。这里的全球化就是美国化,中国唯一的前途就是美国化,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够真正实现现代化。这种历史虚无主义有着明确的、毫不含糊的西化倾向,也就是美国化的政治诉求,很值得我们警惕。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表现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表现的方面很多。可以说,凡是我们应该肯定的历史,它几乎统统颠覆掉。具体地讲,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是颂扬改良,否定包括近代以来所有的进步运动。有人说,我们的历史教科书、语文教科书,就是“杀人”两个字,教年轻人杀人,认为我们这是在用狼人的奶来喂年轻人。这些人认为,最好的是改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运动是没有必要的。甚至认为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也没有必要,如果保留一个清王朝,慢慢地让它走上现代化道路,那中国要稳当得多。还比如,说西太后本来可以通过立宪,走上现代化。可是,中国一次又一次的改良都被革命打断了。所以说,革命带来了灾难,改良才能解决问题。这些话听起来,好像是笑话。可是,这些在很严肃的出版社出版的书籍和文章中都有所见。

  二是轻蔑黄土文明,颂扬海洋文明的普世价值。由纠正我们党过去“左”的错误,到纠正社会主义,纠正一切进步运动,进而纠正中华民族的文明,认为中华民族没有文明。最典型的就是80年代出的一部电视剧《河殇》,说中华文明已经走向死路,没有生机了,带给中华民族的只能是死亡,没有创造性。而蓝色文明充满了生机、充满了活力,是世界上领先的文明。这是自毁中华文明。毛泽东说过,你可以轻视一切,但是不能轻视黄河,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在世界历史上做出了重大贡献,是足以令人骄傲的。因此,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不能够全盘否定掉的。

  当然,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也不能够全盘肯定,特别是对于儒家思想。原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曾担任了三任教育部长,即孙中山时代的教育部长,袁世凯时期的教育部长,蒋介石时期也当了一届教育部长。不管当哪一届教育部长,蔡元培都反对尊孔读经,反对拜孔,把孔子抬到吓人的地步。但是,我们今天连几岁的小孩都想着要留小辫、戴瓜皮帽。有的中学生、大学生甚至要组织拜孔庙,拜文昌星。我家门口一个过街天桥上有一个大标语,写着“不学礼无以立”。其实,这句话反映了孔子落后、保守的政治理念,其中的“礼”指的是周礼,是封建制度或者是奴隶制度,并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讲礼貌的“礼”。我们有些人根本就没有理解儒家思想,就不加分析,轻易宣传了孔子最消极、最落后的一些文化思想。

  因此,对于中华传统文化要辩证分析,才不会有失偏颇。诚然,人类社会有共同的文明,诸如不要随地吐痰,要尊重老人,要爱护小孩,等等。而有些人讲的普世价值讲的不是这个,讲的是把西方的政治思想、政治制度、价值观念作为普世价值。其实质是要求我国搞议会制度、“三权分立”,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我们要坚决反对的。  三是颂扬侵略有功,否定中国人民反侵略的救亡斗争。  如果把今天历史虚无主义的有些言论拿到新中国建立之前,也定会把它当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因为那是亡国奴的一套东西。有人写1840年开始了中国现代化进程,可是却从来不提外国的侵略。历史是这样的吗?现代化是近代中国的一个历史要求,但是在严重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下,不解决经济制度,不革命,现代化是没有办法实现的,这是最起码的常识。

  诚然,西方也带来了现代的科学技术,在客观上促进了我国某些资本主义的发展。但是,并没有因此把中国带上现代化的道路。这是一个历史悖论。就是西方列强来到中国,在当时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关系和先进的生产力。可是,他们来到中国,并不是扶持中国的资本主义势力,而是扶持中国最反动、最落后、最保守的封建势力和封建土地制度。为什么历史会发生这种悖论呢?道理太简单了。在他们看来,倘若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走上独立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就会成为他们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要压制中国的民族独立和独立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由此,中国原来是可以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却没有走上,这是一种历史的遗憾。但是,这种历史遗憾是中国封建势力过于顽固,又有了帝国主义靠山所造成的。现在有些人鼓吹,侵略有功,甚至说在近代中国,如果我们执行一条“孙子路线”,注意这里说的“孙子”不是《孙子兵法》的“孙子”,而是爷爷孙子的“孙子”,就是中国要当孙子,随便搭上一条顺风船,比如美国这搜船,那么,中国今天就会像日本那样发达。甚至有学者说,中国人民抵抗的鸦片战争、八国联军、英法联军,这都是以落后、保守、情绪化的东西来抗拒世界文明的发展。即便是对于关系到国家尊严问题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认为我们也要尊重。由此提出近代中国犯下“救亡压倒了启蒙”的错误。这里的救亡指的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反抗外国侵略,反对本国的反动统治,挽救国家危亡的运动。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启蒙是指通过灌输一种新的思想、新的文化、启发国人觉醒。而在这里,启蒙指的是帝国主义侵略带来的现代化。

  近代中国有两大历史要求:一是民族独立;二是国家富强,就是实现现代化。如果没有民族独立,我们是不能实现国家富强的,这是起码的常识。我们有多少仁人志士实业救国、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结果都没有成功,为此而抱终天之恨。只有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推翻了三座大山,取得了民族独立,为国家现代化开辟了广阔的前景。怎么能够说救亡压倒了启蒙呢?

  四是颂扬旧中国,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所谓否定革命,主要是否定我们党,更主要的是否定我们党领导的革命、建设的成就。好像一切都是过去的好,新中国什么都不行,这毫无道理。甚至有教授写文章说,袁世凯时期是最好的时期。袁世凯政治上开明、经济上还农、文化上宽容。说李大钊、毛泽东、蔡元培都是袁世凯培养出来的。再有,一说起抗战,好像就是国民党在抗战,国民党丢失土地到那种严重的地步,都不讲。就是完全不顾历史事实。

  五是集中攻击、诬蔑、抹黑毛泽东。在世界历史上没有一个开国领袖,特别是像毛泽东这样的民族英雄,遭到如此空前的谩骂、侮辱、抹黑。我在1991年第一次到美国,与几个华裔美国教授聊天,他们就说,我们很不理解,中国怎么没完没了地批评毛泽东?哪一个美国总统没有问题?可是,退下来以后,在国会大厦上挂着的美国总统的肖像,都是慈眉善目的。人民大学的一个教授说,毛泽东没有可比性,唯一可比的就是德国的希特勒。甚至有人说,毛泽东在社会主义时期不仅有错,而且有罪;不仅有罪,而且是罪恶滔天。还有人污蔑毛泽东说,在《毛泽东文选》中仅有12篇文章是毛泽东自己写的,其他都是别人写的。说毛泽东的诗词都是胡乔木给改的。现在胡乔木的女儿有机会就要做声明,说我爸爸怎么能写出毛泽东那样的诗词,相反的,我爸爸的诗词是请毛泽东改的。那些人为什么要如此攻击、污蔑、甚至抹黑毛泽东呢?因为毛泽东是他们实现私有化、美国化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唯心史观本质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典型的唯心史观。它根本违背了历史研究所应该坚持的原则和方法。归纳起来讲,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主要是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违背了全面、客观的历史研究的方法;否认和反对阶级分析的历史研究方法。唯物史观的第一个原则,就是要从历史事实出发,实事求是地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刚才说到,一些人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否定新中国头30年的成就。他们有没有材料根据呢?当然有。我们有过“大跃进”的错误,有过“文化大革命”的失误。但是,由此并不能得出,新中国的建设,特别是毛泽东领导时期的建设,带给人民的只有灾难而没有福利,带给国家的都是落后而不是进步。我们并不否认我们有错误,但是不能把错误夸大到这种程度。那么,究竟如何判断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效果呢?应该坚持一个统一的标准。不能说,评价毛泽东时期是一个标准,评价改革开放是又一个标准;不能说评价封建社会一个标准,评价社会主义社会又一个标准。那是不行的,应该是一个标准。而且,这个评判标准应该是具体的,就是得有事实做依据,一看能不能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二看能不能促进社会进步;三看能不能给人民带来幸福安康。

  以此为标准,我们比较一下新旧中国。当新中国成立的时候,中国不能造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汽车,一台拖拉机。全国解放的时候,这么大的国家,钢产量不到16万吨。1964年,我们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时候,时任国民党政府代总统的李宗仁在美国跟他的朋友说,我们不能不服气,我们搞了20多年,连一辆像样的单车都造不出来。这就是旧中国的现实。在毛泽东时期,从经济建设来看,如陈云所说,我们的3年超过了国民党的22年。而且在很短的时间,我们就扫荡了旧社会的污泥浊水,包括黄赌毒,封建迷信。那个年代,中国人民的的确确是扬眉吐气!

  再一个比较,如果把改革开放这一套政策放在1949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毛泽东时期的建设,为我国奠定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坚实基础,建立了完整的、比较系统的、成体系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当时世界上工业门类有500种,我们除了和平利用原子能等少数几个以外,其它门类都有了。毛泽东时期的“两弹一星”奠定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参加两弹研究的一个科学家说,毛主席要求1964年原子弹爆炸。当时苏联撤掉图纸、撤掉专家,我们白手起家。他说,当时不理解,毛主席为什么要求这么急。到了原子弹爆炸那一刻,理解了。没有这个,就没有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当时,外国人不理解,中国怎么能够把2万公尺以上的U2飞机打下来。陈毅回答说,我们是用竹竿捅下来的。在他们看来,中国仅有竹竿,什么都搞不了,都不行。如果没有毛泽东时期稳定了我们的穿衣吃饭问题,我们后来的改革要困难得多。毛泽东时期与我国建交的国家已有110个。而且我国进入了联合国,打开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如果没有这样的国际环境,我们的开放要困难得多。

  诚然,如果没有“大跃进”,没有“文化大革命”,我们会搞得更好一点,发展更快一点。但即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时期,国家仍然有发展,有可肯定的东西。当时10个月建成的人民大会堂,今天依然岿然不动。当时建立的武汉长江大桥,专家鉴定还可以使用100年。而我们这几年建的,已经大修了多少次了。“文化大革命”的确损失很大,但是从经济上来说,并不是像有些人说的,已经到了经济崩溃的边缘。文革十年真正对经济影响最大的是1967年、1968年以及批邓的1976年。“文革”十年,我国完成了两个半五年计划。所以说“文革”十年我国经济仍然有所发展,发展速度年均7%左右,这也不低了。从1953年到1978年,近30年时间,我国工农业年平均增长是8.4%,工业增长年平均是11.2%,农业增长年平均是2.7%,这都是不低的。怎么能够说,头30年我们就是破坏经济、一无成就呢?期间,我们的群众生活的确提高不快,我就当了18年助教。这是事实。但钱到哪里去了?钱都搞了建设。台湾一个学者写文章说,大陆人说一辈子吃了两辈子的苦,既是痛苦的话、辛酸的话,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话。如果没有一辈子吃两辈子的苦,怎么能够有一辈子获得三辈子的成就呢?我的一个台湾朋友在写新中国的核工业史话时,跟我说,我写这个书的时候,常常老泪纵横,特别是1966年氢弹爆炸的时候,邓稼先、于敏这些“两弹一星”的功勋们为此举行了一个庆功宴会。就是到小饭馆,每人一碗2毛钱的肉丝面。他写到这里了,失声痛哭。爱国之心人皆有之。怎么能这样来诬蔑、摧毁我们的历史呢?!我们是有严重失误,但这是总结经验的问题。所以说,新中国成立60多年,从总体上来说,带给人民的是福利,而不是灾难。

  另外,唯心史观常常用人性论来代替阶级论,用客观主义来掩盖其为旧事物辩护的错误立场。阶级社会的历史研究,必须遵循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的观点。这是贯穿马克思主义的一条红线。但是,阶级斗争不是马克思发明的,资产阶级历史学家早就提出了。马克思说过,我对阶级斗争新的贡献就是在三点上:第一,阶级斗争是同生产发展一定的阶段相联系,不是所有的社会都有阶级斗争,原始社会就没有阶级,未来的共产主义也没有阶级。人类社会的一段有阶级,当然这一段很长。第二,阶级斗争必然发展到无产阶级专政。第三,无产阶级专政是由有阶级社会向无阶级社会的过渡,最后走向没有阶级。

  对于阶级社会的历史研究,就像列宁所说,你说一种意见,他说一种意见,乱哄哄、乱糟糟的,但是要用阶级观点一分析,全部就清楚了。一件事情发生了,广东的地主说的话和黑龙江地主说的话,几乎是一样的。对一件事情的看法,福建工人说的话和武汉工人说的话,几乎是一样的。为什么?这就是经济利益决定政治态度。我介绍同志们看一本书,就是美国驻苏联最后一任大使马特洛克,他看了苏联解体的全过程,写了一本叫做《苏联解体亲历记》的书。我觉得这个资产阶级政治家很有眼光。他说,只要苏联领导人还喋喋不休地讲他的理论,坚持阶级斗争理论,美苏关系的任何改善都是虚幻的,没有意义的;只要他们不讲阶级斗争,他们还是喋喋不休地讲马克思主义,这个马克思主义对我们是无害的,可以认同的。

  我们在历史研究当中,有些人基本上就是抛弃了这个观点。最典型的就是中国社科院一个学部委员,他在美国看了蒋介石的日记,看完以后,写了很多文章。他说,看了蒋介石的日记,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真实的蒋介石。就是说,我们过去人民群众所认识的蒋介石,史书上的蒋介石,都是不真实的,只有蒋介石日记中的蒋介石才是真实的。事实上,恰恰就是这个蒋介石,在“中山舰事件”的时候,人家攻他,没有办法,他就说,你们20年后看我的日记好了,这表示他的日记是给人家看的。而这个学者依据蒋介石的这个日记得出结论,认为把蒋介石说成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是内战思维,由此去推翻整个近代中国的历史,这严肃吗?作为一个学者,越出了起码的学术底线

  善待历史积淀,坚守理想信念

  清朝思想家龚自珍说,要灭一个国家,先要灭掉它的历史,令其忘掉历史记忆。对此,我们要充分重视。我们应该学习唯物史观,学习马克思主义,敢于坚持我们应该坚持的东西,勇于改正我们犯过的错误。共产党人是敢于坚持真理,勇于修正错误的。我们党在取得重大成就的情况下,也出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今天我们不仅仅是肌体,而且灵魂也受到了很大的侵蚀。对我们党来说,不管是金融危机,还是什么矛盾,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理想信念的失落。

  (报告人系北京大学原副校长)

 来源:http://www.wyzxwk.com/article/elite/2013/08/304785.html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