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中华新文化正在升华为新文明

2021-03-24 10:33:4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段修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180多年前,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继而八国联军和日寇入侵,中国的国家主权遭受严重践踏,中华民族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机之中。为了挽救民族危亡,一部分先进的中国人开始了近代化的探索之路。

  民族危亡的深层问题,反映着我们古代文化已经病入膏肓,面对这一问题,革命还是改良,创新还是守旧(左翼与右翼),导致中国当时的思想文化界处于一片迷茫之中。

  1915年,一批进步的知识分子高举“德先生”与“赛先生”两面大旗(即民主与科学),掀起了一场新文化运动,为我们中华文化的发展探索着方向,并从民族救亡发展为社会革命,为我们中华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然而,这场新文化运动事实上并没有结束,而是由浅入深,与我们中华古老文明的根脉发生了交集,并促其现代化,从而催生出一种既古老而又崭新的文明。

  在正文开始前,我们需要先从理论上沟通一下文明与文化这两个基本概念。按照我们中华经纬学理论结构,这两个概念并不像西方那样可以混用,而是经纬分明,具有着严格的区别。

  1、文明:其属于经学或“道”的范畴,属于人类对宇宙自然与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主要用以反映其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

  2、文化:其属于纬学或“术”的范畴,属于文明之“化”,即文明的社会化,主要用以反映宇宙和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与相对运动,而其实质上也属于一种经纬交织的产物。

  根据网络研讨中所反映的情况,文化是复杂性的,它包罗万象,然而仅从文化方面在一些具体事务的纠缠中难以理出头绪,更难以梳理清楚中西方理论问题,但随着我国文化的发展则出现了一种可喜的现象,即文化的发展显然也在推动着文明向前发展,它已经追究到了文明之根的深处。而文明之根虽然没有文化之树那样华丽,但其却决定着其整个生命的存亡。

  在世界学术理论界一片混乱的状态中,只有运用我们的中华经纬学将文明与文化概念区分开来,才能将目前这种混乱予以拨乱反正。这也属于运用我们中华思维梳理人类文明的一种必然选项,否则其仍然会由西方文明所主导,整个人类仍难以走向和平与繁荣。

  一、新文化催生新文明

  中国近代化的探索之路就是一条学习西方之路,中国学习西方经历了从学习西方的科技到学习西方的制度,再到学习西方的思想文化,其属于一个由表及里而逐步深入的过程。然而这条探索之路则并不平坦,而是既跌宕起伏,又波澜壮阔,既纠结着痛苦与迷茫,又充满着希望,当然也伴随着艰难与牺牲。

  (一)、中华近代文化创新与守旧的历史回顾

  在中国近代史上活跃着两大政治力量,即中共与国民党,它们在文化发展方向上,明确反映着创新与守旧的矛盾和激烈博弈。

  1、中共主张创新。前言中提到了民主与科学问题,在当时来说,这一主张是大胆的,也是革命性的,由此而引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并开启了我国轰轰烈烈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虽然其带有一定的西化倾向,但那正是当时的中华政治和文化所欠缺的,也正是我们需要补充完善的地方,对此无可厚非。

  虽然民主与科学带来了中华文化的西化问题,但同时也能反映出我们党敢于质疑并敢于大破大立的勇气,没有这种大破大立就难以实行彻底的革命(更难以实现文明复兴)。随着中国革命的不断深入,由毛泽东等领导人不断地对其进行纠偏,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等,并使其与我们中国的革命实践相结合,也使其与我们中华文化逐渐融合在了一起。

  再看我们现在的“两创”和“双创”主张与举措等,它也非常明确地向世界展示,中共一直是在积极地追究发展进步,一直在对其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并领导着我们中华民族在国内外敌人围追堵截的血雨腥风中趟开了一条新路,取得了一系列巨大成就。

  这方面的文章很多,自己在此就不班门弄斧了。

  2、国民党主张守旧与倒退。国民党的三民主义是“民族、民权、民生”,应该说,其初衷还是不错的,再加上其后来创新的三大政策“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与中共的政治主张在相互靠拢中,由此而产生了第一次国共合作。

  由于孙中山的政治主张基本正确,所以国民党在其前期的发展还是不错的,取得了北伐的成功,(形式上)统一了中国,但蒋介石上台后,不但政治上推行独裁,而且在文化上也倒行逆施,从此国民党便走上了一条下坡之路。

  1)、新生活运动是在复古倒退。国民党1934年至1949年所开展的“新生活运动(简称‘新运’)”,从其概述中就可以看出,其所谓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实质上属于明确的复古运动。

  网络资料:【新运以提倡纪律、品德、秩序、整洁等,一再教导人们“礼义廉耻”重要思想为主,使人民改头换面,具备“国民道德”和“国民知识“。新运最后因中华民国政府于1949年国共内战失利而最终“暂停办理”,无疾而终。1960年后,新运在台湾得到延续的推广,被称为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由此可看出,国民党这种“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实质上属于复古性质,导致其政治失去了生命力,其在台湾目前也已进入了那种“枯枝败叶的残秋”。

  2)、蒋介石皈依基督教属于倒行逆施。我们中华文明主流一直属于无神论,它属于高于有神论的一种文明,而蒋介石却皈依了基督教,在文化上领头推行有神论,并且还属于西方的有神论,这明显是在拉中华文明的历史倒车,属于典型的倒行逆施。

  3)、国民党内部历史遗毒泛滥成灾。历史的发展已经推翻了皇帝的个人崇拜和统治,宗教那种成仙成佛的个人追求也已逐渐成为历史烟云,而蒋介石却依然推行下属对其的个人崇拜,自己也经常与人拜把子,给将领发佩剑并合影留念,也在军队中区分中央军与地方军、嫡系与杂牌等,这些显然不符合历史潮流,并且属于“拉杆子、立山头”那种历史遗毒,在本质上也应属于倒行逆施。

  4)、政治上西化也属于一种历史倒退。对此在前文中曾有所探究,从人类文明进步的经向(纵向)上讲,西方资本主义属于与其有神论相伴而生的一种政治体制,而有神论与无神论相比,则属于一种落后的文明,其资本主义体制在理论上也不可能属于进步范畴。当然,由于西方重视物质运动现象的研究,便于其在科技方面取得发展,我们也承认这种现实,但其发展到现在,已出现了诸多矛盾无法阐释并解决,其不管在科学发展还是政治体制上,都遇到了其自身无法克服的障碍,这也属于不可否认的事实,其所谓的“宗教文明”与“科学文明”都将再次面临着不得不被中断的命运。所以,国民党在政治上追求西方化,也属于一种历史的倒退。

  既然国民党在文化上推行倒行逆施,其政治上就不可能开明(尽管其用“民主”装扮自己),其被历史所抛弃属于大势所趋,也属于一种必然。

  (二)、我国的新文化运动仍未结束

  近代历史发展的事实证明,主张“砸烂孔家店”和民主与科学的新文化运动,其发展到最后胜利了,而国民党则主张维护旧文化,并倾慕西方化,最终失败了,这个对比所反映出的根本性问题就是文明的守旧与创新问题。

  1、我党政治家较理论家们清醒。文化虽然与政治密切相关,但它并不等同于政治,对此,那些大政治家们看得非常明白,如:【文明特别是思想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其对于增强民族凝聚力,统一思想和意识形态,抵御并反噬西方对我国的文化渗透,具有着更为广泛的作用。

  在前言中曾提到,我们这个文明古国在近代之所以沦落为被动挨打的境地,一个重大原因就是我们古代文化已经病入膏肓,这绝非无根无据,比如其脱离工农业生产与科技发展,就属于一块明显的短板。

  在网络研讨中发现,除文明与文化概念混淆外,针对我国文化的西化现象,有种苗头指向了当年的新文化运动,暗中也有一种思潮指向了改革开放,其中不乏有的写手利用这些肤浅认识在政治上挑拨是非,兴风作浪,有意破坏我们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所以不得不就我国文化的发展问题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对于中国的近现代历史,个人认为还是那些大政治家们看得清楚,也敢于讲出实情,比如邓公那句“摸着石头过河”,就属于一句大实话。由于学术理论的混乱,我们可以说是民族独立与社会主义建设的目标既明确,也是在摸索中前进,因为它“不可能找到现成的教科书”,更没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只能根据我们的国情和国内外局势,遵循实事求是原则在摸索中前行,否则就会偏离实际,中国这艘巨轮就会在航行中触礁。而那些只会念经的本本主义“理论家们”往往是幼稚的,显然还不够清醒与成熟。

  2、我国新文化运动仍在继续。自1915年我国推行新文化运动以来,其【沉重打击了统治中国2000多年的传统礼教,启发了人们的民主觉悟,推动了现代科学在中国的发展】,而其仍然不够彻底,可以说其“破”有余而“立”不足,虽然我国社会革命取得了伟大成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取得了巨大成就,然而其“文化革新”却仍然差强人意,除封建思想的影响外,“本本主义”也不时回潮,深度干扰着我们的革命与建设,并曾数度为我国造成了重大损失。为此,我国曾贸然发动过一场“大革命”,但由于当时条件还不够成熟,宇宙学一些基本问题还没明确反映出来(1998年才有所反映),中西方文明的大本大源问题也没能理清楚,由此而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在近现代发展中,我国大量引进了西方科学文明成果,但对其的消化不良病征仍难治愈,致使“新文化”与我们中华本土文明渐行渐远,并且出现了严重的西化现象。由此可见,“文化革新”的难度之大,远远超出想象,同时也说明,我国这场长达100多年的新文化运动,事实上仍未结束,并仍在继续。

  3、网络研讨中对新文化运动的反映。最近在网络研讨中,我们也对新文化运动展开了讨论,现在就将其整理一下供大家参考:

  【当时甚至来不及多想,新文化运动,应该包括两个部分,中华文化自身的创新和新引入外来文化时具体怎么做?不过我认为当时有明白人,制定过一个原则,就是“中体西用”。】

  【那时处于战火纷飞,文化人耳朵里,都是炮声隆隆,能静得下心创新中华文化吗?所以大众现实主义占了主导:拿来主义!】

  【新文化运动,其实只走了一段追赶西方人的路程,并没有走上中华文化的真正创新与超越西方文化之路!】

  【这需要从我们的根来理清。…如果看不清文化的实质,搞不懂文化的脉络,自然也就搞不懂文化该怎么去创建。】

  【一直以来,特别是近代以来,我们从积贫积弱走向繁荣富强,国力强大了,实力提升了,但是在软实力上,在理论上,我们好像还始终缺乏一套自成体系,贯通古今,可以解释我们的现实和历史传承的理论,所以我们还缺乏宏大的可以让人信服的前进目标。星辰大海一定不能少了理论的指引,一个伟大的时代必然先是思想和文化的提升,一种新的更高文明和理论已成为不可或缺的历史需求,它可以解释现实,联接过去,导向未来,这套理论需要把中国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以及西方资本主义各种历史和现实融会贯通,其应该属于一种更高的而且是符合实际的科学理论。】

  参与研讨的学者都很有功底,对新文化运动所谈看法基本是实事求是的,其中提出了三大带有根本性的课题:1)中华文明之“根”是什么,2)中华文明之“体”又是什么,3)过去、现在与未来怎样才能根脉相通。

  (三)、文明之根与文化之树的关系

  根据网络研讨中所反映的情况,文化是复杂性的,它包罗万象,然而仅从文化方面在一些具体事务的纠缠中难以理出头绪,更难以梳理清楚中西方理论问题,但随着我国文化的发展则出现了一种可喜的现象,即文化的发展显然也在推动着我们的文明向前发展,它已经追究到了文明之根的深处。而文明之根虽然没有文化之树那样华丽,但其却决定着其整个生命的存亡。

  一般情况下,人们都习惯于从文明与文化角度研讨问题,然而,文明之根事实上也就是理论之根,而文化之树事实上也属于理论之树,它们既存在着相互联系,又存在着区别(理论更为凝练),本文追究这一问题事实上就是根据我们中华系统论而来,其基本线索仍然属于我们的中华经纬学。

  所以,有一个问题需要在这里先交代一下,在我们下面的梳理中,其基本顺序并不是先探讨文化,而是先探讨文明,并且是先探讨文明理论之根,这样既符合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构建模式,也能抓住根本,从而能够删繁就简,容易将它们两者的基本关系梳理清楚。

  1、文明之根深扎地下。文明之根的探源问题,它属于对不同文明进行定性分析的最基本依据,其决定着文明的本质,目前有学者所称的中西方“文化战争”,其实质上属于中西方文明之争。

  文明之根这一课题的出现,并非单纯属于政治需要,其也是在近现代科学发展中自然涌现出来的一个基本问题。

  1)、宇宙学涌现出能量之根。我国古代理论属于“唯气论”,也称“本根论(即本原论)”,古代的《易经》和《道德经》等,实质上都是以“气”为根的系统论理论体系。通过对近现代自然科学的考察,尤其是1998年天文学家确定了暗物质与暗能量的基本关系,宇宙之根的能量性就进一步显现出来了,因为它与我国古代理论中的“阴气与阳气”非常一致,不但能够解释宇宙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而且也决定了宇宙之根的能量性,再结合其后续衍生的物质及其运动,由此也就自然反映出了对宇宙的系统论阐释,如:“(大爆炸)能量(本原)→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其与我国古老的太极理论体系基本一致。

  而这种宇宙的系统论阐释,既包括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之“根”,也包括其理论之“体”。这绝不是巧合,更不属于有意为之,而是宇宙自然的一种客观反映,虽然目前科学界仍然对其持审慎态度,但其应该能够经得起历史检验。

  在此也请大家注意,这既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升级换代,也属于其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的理论重构,并且可以据其对我们古老理论的优长与不足进行审核(前文中曾对此进行过详细介绍,在此不予赘述)。

  2)、人类学劳动之根早已等候多时。宇宙学理论之根和理论之体的确定,为人类学理论体系的梳理并构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在得出其理论体系基本的构建模式基础上(本原→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只要将马恩的人类劳动起源论代入进去,就会很容易得出其“人性(劳动)+动物性(寄生)”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再结合人类社会各个历史发展阶段的特殊矛盾与相对运动,也很自然形成了人类学系统论,这更能经得起历史检验。

  所以,大道至简,理论越深化就越简单,正如网络研讨中所说:【通过我们的阴阳之道,找出人类社会的阴阳之道,基本就大功告成了。】

  而关于我国的儒学,近现代以来争论颇多,而【运用中华经纬学予以审理,儒学事实上一直没能解决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其“三纲五常”实质上属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属于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与相对运动,这是非常明确的。】由此,就将儒学所存在的基本问题搞清楚了,并为其被人类学系统论予以统合理出了头绪。

  3)、西方迫使我们追究文明之根。这些年来,西方一直逼人太甚,动辄就以“民主自由人权”向我国发难,尤其是美国等一些政客和宗教人士,扬言要与我国进行一场“信仰战争”和“文明的较量”,这就需要将其宗教神学也纳入其中予以系统考察,并予以综合分析。然而通过系统考察,西方的文明之根或大本大源则属于上帝,其资本主义文化实质上属于其宗教神学的连体婴(其神性=人性,而人性=动物性)。由此,【通过经纬学,一下就追到西方宗教文明的老根上了,其上帝怎么也跑不掉。】

  【所以,只要是理论之根扎歪了,其所生长出来的理论之树,一定属于一颗歪脖树。】

  这一下可就要了西方文明的老命了。之前曾告诫过美国那帮政客和神棍们,不要轻易招惹中华文明,【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它要是反击起来,那也是很具有杀伤力的。

  4)、西方文明的死穴在于其文明之根。这一下,就把西方整个文明理论体系给连根拔起了,并且非常“稳准狠”,运用我们的中华经纬学或太极功夫,点准西方有神论这一死穴,我们完全可以掌握主动权和话语权,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它没有半点脾气。其如果要发脾气,那正好可以进一步施展我们无神论的中华经纬学或太极功夫,给它一轮一轮加码,其曾引以为傲的宗教文明会死得更快。

  所以,运用我们中华经纬学理出中西方文明之根,既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现代化所需,也属于中西方文明之争或“文化战争”所需,更属于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大势所趋。

  2、文化之树开枝散叶。所谓“文化之树”,其属于基本矛盾在各种特殊历史条件下的具体反映与应用,如政治、经济、人文、军事、科技、教育、婚姻、家庭等等,范围很广,其既需要开枝散叶,也需要系统综合,它属于我们中华文明之根脉与一些枝枝叶叶的综合性反映。

  对于文化这一基本概念,有位资深学者的解释很是到位:【文属“道”范畴,化乃“德”范畴。】这一阐释很具有功底,其非常符合我们中华经纬学基本结构,目前学术理论界对“文化”概念的莫衷一是,一下就为其理出了头绪,并将“道与德”和“文明与文化”(“道”属于文明范畴)的关系阐释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将西方那种“一锅乱炖”的解释一扫而空。

  不知大家注意到了没有,我国这几年不但在五一国际劳动节等大力弘扬劳动精神,而且在大中小学也加强了劳动教育,这才属于我们中华人类学(哲学社会科学)之纲,也属于我们本土化马克思主义之纲,国家早已在施政中这样实施了,人们的精神面貌和整个社会风气已经得到了根本性好转,正气在不断提升,歪风邪气在不断下降,也更加能够凝聚民心民意,在社会建设和应对危机中,体现出我们特色社会主义的鲜明特征,我们的特色文明也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文明古国既传统又现代化的一张靓丽名片。

  对于文化或理论之树问题,这方面的文章很多,在此就不班门弄斧了,只要将其与我们中华文明根脉联系起来就可以了。

  (四)、社会主义在中华文明史上具有历史合法性

  尽管自己一直不愿涉足政治,但针对网络中所反映的某种思潮,却又不得不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在对中国近现代史的梳理中,有一个基本问题是无法回避的,即我们中国为什么能够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跨过资本主义,而一举进入社会主义?我们党历代领导人为什么一再强调:“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对于这一问题,我想不只是自己,恐怕许多人都曾与自己一样,也都曾有些懵懵懂懂,领悟不深。

  在前文和以上梳理中,事实上这一问题已经自动给出了答案:

  1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在世界近代史上,曾有几十个国家发生了社会主义革命,并建立了政权,为何只有中国走出了一条特色社会主义之路,并且越走越宽广,就是因为它与我们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轨迹一脉相承。

  我们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过一段历史动荡后)一举跨入社会主义,这个跨度是非常大的,它在我们中华历史上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这当然是由于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对我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等的入侵,使我国遭受了莫大的民族屈辱而引发的文明反弹,也属于中共的历史清醒和领导有方,其在我们中华历史上功莫大焉。

  对于这一问题,当初许多党派或政治团体是认识不清的,其实,社会主义基因一直就潜藏在我们古代文化和潜意识之中,比如“天道”、“人道”和“大同社会”等,这都属于其不同程度的表现形式,只是没有社会主义这一概念体现得明确罢了。

  在前文中和以上都谈到了,“资本主义文化实质上属于其宗教神学的连体婴(其神性=人性,而人性=动物性)”,而我们中华主流文明和文化则属于无神论,所以,资本主义不适合于我国,其在文化上与我们中华文明是不合榫的,由此,就为我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举跨入社会主义提供了文明支撑,从而也为其赋予了历史合法性。

  改革开放后,我们国门大开,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等也大量涌入了进来,但其一些肤浅和弊端却遭遇了我们全体国人的反感与抵制,因为我们并不是那种唯利是图,只追求表面利益的文化,而是崇德向善,社会中自古以来就充溢着一种高尚之气,所以,其从这个角度也证实,西方那种资本主义在我们中华大地上“水土不服”,其肤浅难以深入人心,难以适应我们这个文明古国那种根深蒂固的深度文明。

  所以,我国走上并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这是我们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轨迹使然,也是其能够战胜各种干扰和阻挠而取得胜利的无神论根性文明原因。

  2、特色社会主义意在广采博收世界一切文明成果。通过改革开放举措清楚地说明,我们党与那些所谓的本本主义“理论家们”是不一样的,其政治主张既不是复古,更不是西化,而是要沿着我们中华文明自身的历史轨迹,消化吸收人类一切文明成果,从而走出一条创新发展之路。

  然而最近在网络中却发现,现在有一种思潮在暗流涌动,有些写手正在假借维护马克思主义和颂扬毛泽东之名而将改革前后对立起来,对此不得不回想一下这段历史。

  我党历代领导人都反复强调,【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曾将【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作为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一原则,邓小平也继续强调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本主义自由化,在南巡讲话中也再次发声:【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

  邓小平曾继续说道:【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我读的书不多,就是一条,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过去我们打仗靠这个,现在搞建设,搞改革也靠这个。】

  在此引用邓小平一些话,意在说明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立场,以及改革开放的必要性,并反映改革前后实质上属于一脉相承,其属于我们社会主义的继续向前发展。

  虽然我国也曾反复强调要解放思想,但解放思想不是要念回头经,不是要左右摇摆,而是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要走我们中国特色的大胆创新之路。而走回头路必然会否定我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一系列伟大成就,必然会为我们中华民族带来一场空前的劫难,对此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二、我们中华文明理论首先需要进步

  我们的中华理论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的一块“根据地”,所以诸多学者都一直在努力于我们这块“根据地”的建设之中。而欲想在世界文明之林中立于不败之地,并能够不断扩大战果,必须先要建设好自己的“根据地”,并壮大自己的实力,这样才能保证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诸位研讨者都应该能够体会到,文化(包括科学)的核心凝练为理论,越往深处追究,文明与理论就越加凝炼为一体,所以称其为“文明理论”。

  通过以上梳理可以看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属于一种系统论,其不但根脉清晰,而且包罗万象,它在古今中外文明史上绝无仅有,独一无二,属于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与自豪。

  在此也实事求是地讲,以上所得出的系统论基本构架:“本原→基本矛盾(绝对运动)→特殊矛盾(相对运动)”,是在对自然科学考察中自动涌现出来的,并在社会科学中得到了进一步验证,其与我们古代理论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基本吻合,由此,它也可以对我们古代理论的优长与不足进行一下审核,从而进一步促使其现代化。

  (一)、中华新文化运动发展正在进入深水区

  我国的社会革命早已取得成功,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也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我们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却有些落后于社会的发展,其在我国的各项建设中属于一块明显的短板。

  这块短板不是现在才发现的,我国历代领导人都非常重视这一问题,也都曾下大气力尝试着予以改革,虽然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随着新文化运动的逐步深入,它推动着我们文化理论界正在由新文化运动向着新文明的方向运动发展,而这种新文明则必须既要贯通我们中华文明的大本大源,又要消化吸收近现代科学文明成果,并将近现代科学文明成果与我们中华文明的大本大源进行嫁接,从而形成一种既古老而又崭新的中华文明理论。

  实事求是地讲,对我们中华文明新理论的探索,这个难度是比较大的。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思想的一次次大解放,我国思想理论界表现得异常活跃,其发展也一直由中共所引导,比如通过倡导“文化自信”,一举就扭转了我国文化的西化倾向,将其导向了我们中华文化和理论的现代化研究,基本能够保障其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然而即便方向明确,也依然存在着一定的混乱,这在网络中就能明确反映出来,比如:有对我们古代文化进行深入解读的,有对西方文化进行批判的,也有自创各种各样理论的,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我们中华文化发展再次进入了一个“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诸子百家”时代。

  “大乱之后必然大治,大乱之后必有大兴”,而怎样不被这种混乱所裹挟,又怎样通过拨乱反正从中走出来,并走向“大治”与“大兴”,自己想谈点粗浅的看法和体会供大家参考。

  1、先搞清基本事实。正如前文所谈,在宇宙学与人类学探索中,自己开始并没能意识到最终会涉足文明理论课题,而只是想搞懂搞通一些具体的科学问题。但伴随着这些问题的联系之广和不断深入,逐步追究出了物质运动背后的能量运动问题,而顺着这条线索继续追究,则最终追究到了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这时便发现,其与我国古代理论基本相通,这才逐步认识到文明理论问题。

  所以,先大体搞清楚一些基本事实,再研究文明理论,不但会使自己具备一定的知识基础,而且其事实上也属于一条捷径。

  2、善用那个最简单的0对这个0的问题,在前文中一再强调,在此也再次强调一遍。

  在理论探索中会发现,其基本规律是在沿着从人为(即唯心)向自然的方向逐步发展,也就是我国古代所强调的“道法自然”,任何人为的成分都会被逐步挤压出去,从而使其准确无误地反映自然。而在这种“道法自然”的过程中也会发现,首先被挤压出去的便是宗教神学,其次便是西方哲学,因它们都属于“抽象”的产物,都带有浓重的人为因素。唯有宇宙和人类社会从0发端的那个实体,才属于其本原或本根,其它都应该属于唯心论,只是其唯心的成分多与少而已。所以,这个0非常无情,也非常严厉,它只看事实,对古今中外任何理论与权威都不留半点情面。

  许多学者对这个0的作用可能认识不到,其实它在理论审理中属于一种甄别的利器,如西方哲学所称的那种“唯心论”(我国学术理论界也颇多),它一下就能直接甄别出来,所以通过它对古今中外所有理论进行筛选,最后只剩下我们中华唯气论和马恩的人类劳动起源论,只剩它们两者才分别拥有宇宙之根与人类之根,其它都全部予以清零了。由此,它实质上属于鉴别理论真伪的一种非常得心应手的利器。

  通过前文和以上所谈大家看到了,自己是先根据对近现代科学进行学习并考察,才误打误撞追出了那个0,这事实上属于一个逆序追踪的过程。而一旦追究出宇宙与人类诞生那个0,再返回头进行顺序追踪,它不但会直接追出不同理论体系的大本大源以及其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而且会基本理清其整个理论体系,许多基本概念也有助于辨析清楚,这事实上就属于我们中华文明传统理论构建的基本模式,我们国人运用起来会非常地得心应手,其对于辨别中西方文明,并对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重构,会给予应有的支持。

  同时大家也看到了,通过这个0,它进一步明确出了我们的中华经纬学理论思维,并从“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中提炼出了现代化的系统论基本构架:“本原→基本矛盾(绝对运动)→特殊矛盾(相对运动)”,也分别根据宇宙和人类本原为这两大理论体系构建起了其相应的操作系统,所写文章也全部属于正能量,为我们中华古老文明的现代化和夺回理论话语权,其应该也能够发挥一些作用。

  (二)、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具有世界性意义

  虽然说目前学术理论界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但也呈现出极度的混乱。在网络研讨中,人们对于我国古代理论的解读无非是:1)“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2)“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般都超不出这一念经窠臼,这也属于我国学术理论界2000多年来的一种通病,除中医药学还能坚持“气一元论”之外,很少有人能够将古代理论与“气(能量)”运动的实际联系在一起,为此还争得不可开交,许多人甚至乐此不疲,令人不胜唏嘘。

  对于我国的古代理论,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该继承的继承,该扬弃的也要扬弃,比如古代理论虽然架构健全,但其视野基本局限于太阳系和目力所及星系,这就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成果予以补充完善,不能继续局限于“河图洛书”等所研究的范围。还有“天人合一”,现代科学已明确区分为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再去继续将它们混在一起,甚至坚持“人体是一个小宇宙”而通过人体研究宇宙,显然属于食古不化了。

  对于以上这些问题,前文已进行过一些梳理,也坦率地谈出了自己的观点,并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结果,对中华古老理论的现代化问题进行了一系列探索,自己认为探索路径基本是清楚的,尤其通过我们的中华经纬学,将其浓缩为前文中那个“中西方文明理论体系基本架构(理论框架)比对表”,不但将中西方理论体系的“操作系统”展示得清清楚楚,而且能够体现出国际格局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由此而反映出世界文明也将要发生一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对于这场大变局,有些学者似乎也看到了这一点,它事实上首先发端于思想理论(宇宙观及意识形态)这一核心部位,对此,在前文《太极图的现代化解析》中曾从纯理论角度进行过现代化解析,结合国际国内发展的整体态势,它应该属于一场思想理论革命,而思想理论革命必然带动文化革命,所以,这场革命是世界性的,并不单纯属于我们国内的问题,需要将其与国际问题联系起来,我们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

  3.11日,在网络研讨中我们就涉及到了这一问题,如:【您提出“返本开新”这个原则是正确的,但也不得不说,这个“本”也需要现代化了,比如其“气”应该将其现代化为能量。而这一现代化,它将带动我们整个理论体系的现代化,并将西方整个现代理论体系囊括其中,这一方面的探讨需要加强。】

  通过一系列考察与分析充分说明,我们的中华文明复兴绝非属于小打小闹那样简单,而是与一场世界性的文明大革命同时上演,它们会呈现为“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那种连锁效应,从而扫荡全球,助推人类文明进步,促进世界和平与繁荣。

  (三)、中华文明理论现代化的几大阻力

  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其在进展中需要克服重重阻力,基本可以将其归为以下几类。

  1、西方唯物论思维的阻力。应该承认,西方物理学曾对我国的科学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比如对物质结构内部的研究,它可以帮助人们对物质进行改造,使其发生结构变化,甚至发生核反应,从而推动人类改造自然能力的不断提升,而我们中国古代科学则在这个方面存在着明显的短板,所以才在近现代发展中被西方赶超并落后于西方,从而激起我国奋起直追。

  还有,正如上面所谈,西方物理学运用天文望远镜等,将人类的视野延伸到遥远的星系与时空,为我们重新解读并重构我们中华理论体系提供了许多新的素材,这都属于其对整个人类的历史性贡献。由此,对西方物理学的进步作用,我们不应持全盘否定的态度,而是应该给予一分为二分析,根据我们中华文明的发展所需对其进行彻底的消化吸收,从而促进我们中华文明的进一步发展,其历史功绩不可抹杀。

  曾几何时,西方物理学可以说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除我国(高层)政治和中医药外,其几乎征服了整个世界,然而大家也都看到了,就在我们“大道中华”研讨群中,前些天还曾有位自诩的大人物耍大牌为其辩护,并将中华之道解释为物理学,但我们中国有句俗话,“针尖大的窟窿能透过斗大的风”,还有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自从爱因斯坦的质能转换理论和核爆炸成功后,西方物理学的“物质不灭定律”便被击穿了,随后越来越多的“窟窿”和“蚁穴”便被揭示了出来,除大爆炸理论所揭示出来的(暗物质与暗能量)根本性问题外,其物理与化学等也反映出诸多的矛盾难以克服,比如其万有引力的成因还难以得出结论,经典力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也难成一统等,这些问题越来越成为科学发展的严重矛盾与障碍。

  然而,尽管西方物理学在发展中涌现出了种种矛盾与障碍,但由于对其长期的教育普及,我国学术理论界也固化了与其相应的“唯物论”思维,这无疑成为了我国光复能理学(能量)思维的最大障碍。

  2、中华古老理论墨守陈规的阻力。正如上面所言,目前网络中对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研读基本局限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等窠臼中,也仍然是与我国的“唯气论”各说各话,虽然坚持其为“中华绝学”,但却拒绝与近现代科学接轨,而是“关起门来做皇帝”,唯我独尊,严重影响并阻碍着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

  3本本思维的阻力。这里所说的“本本”思维,既包括我们解读古籍时的那种“之乎者也”习性(如无机与有机不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不分等),也包括西方思维阐释马列时的一些弊端。而如果早日理清楚我们的唯气论和中华经纬学,我国学术理论界也不会空谈2000多年而“长盛不衰”,西方理论思维体系也不会那么轻易渗入进来。

  由于从前苏联趸来教科书的原因,所以在引进马克思主义的同时,也将西方理论和思维体系一并引入了进来,但其却属于一种“盆栽”的马列,一旦将其植入我们中华土壤,并将其直接运用于我们中国的革命与建设,它则马上就会出现“水土不服”,并打蔫失去生命力,曾数度为我国革命与建设带来了巨大损失。为此,毛泽东才不得不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并对其予以灵活运用,酌情为我国提供理论指导,由此才保障我国革命的成功,并建立了新中国。

  所以,我国虽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指导,但很大程度上也是在结合我们传统文明理论而摸索前进,偶尔出现失误在所难免,不应对其揪住不放。再说,我们传统科学在发展中也的确曾经遇到了瓶颈制约,人文科学也因其与工农业生产和科技发展脱节而难以提供有效指导,其本身就很需要西方科学予以补充完善,引进西学教育属于势所必然,有些矫枉过正也有情可原,不然在改革开放中就难以实现突飞猛进的高速发展。

  然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质上属于一种量变,它也需要其本土化的质变,需要根据我们自己的理论构建模式,将其消化吸收进我们中华理论体系中来,并对其予以重构,这样才能实现其彻底的中国化,并使其焕发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其实,中华文明理论现代化的阻力并不止以上几类,还有各种各样自以为是的“自创理论与学说”等等,但上述几类是主要的,所以,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不但需要克服外来的阻力,也需要克服我们内部的种种阻力与干扰,其可以说是阻力重重,需要我们大家继续做出不懈的努力。

  (四)、希望科学界能够走出一条我们中国特色的独立发展之路

  以上列举出了西方物理学的一些问题,由于自己属于非科班出身,有些问题不一定准确,在诸多专家面前难免有“班门弄斧”之嫌,但它也能反映出,西方物理学已经走入了一条死胡同,其自身的发展已经涌现出诸多矛盾无法克服,并且也正在否定着其物理学一统天下的自身。

  总体来讲,我们中华文明理论属于能理学(气一元论),其属于本质学,而西方除其传统的“唯神论”之外,其近现代所发展起来的物理学(唯物论),则属于不折不扣的现象学,这为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补充完善提供了大量素材,并为其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和历史机遇。

  能理学与物理学属于两种不同的理论体系,也分属于两种不同的层级,它们的立论基础已经决定了其各自的性质不同,但又互为补充完善,也互为提携,属于很好的一对搭档。但在这里继续称为“物理学”也是不够准确的,因其经过改造后将会转化为我们五行八卦那种性质,但由于人们都已习惯于将其称为“物理学”,所以在研讨中也就继续使用这一称谓。

  本想列一表格说明一下这一问题,但回看前文中的“表1 中西方文明理论体系基本架构(理论框架)比对表”,它已经将这一思路讲清楚了,其基本结构为“本原→基本矛盾→特殊矛盾”,而依据这一基本结构,根据宇宙观和人类观的不同,再分别构成其宇宙学与人类学系统论就是了,应该说是比较清楚的。

  至于我们的能理学怎样消化吸收西方物理学,根据实事求是原则和我们中华理论构建所需,该吸收的吸收,该扬弃的扬弃,该改造的改造,该发展的发展,虽然目前科学界还有些难点问题难以克服(如能量检测),但其所提供的发展方向还是应具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在无机与有机两种能量以及暗物质与暗能量仍难以检测的科学背景下,再结合我国中医药学经络阐释所需,希望数千年来以“唯气论”为立论基础的中华科学界,能够走出我们自己的独立发展之路,并迈出坚实的步伐,争取取得进一步发展,从而将一些最基本的科技与理论问题梳理清楚。

  尽管目前科学界还有些难点问题需要克服,但通过考察说明,其基本的事实却是非常清楚的,我国现代科学的发展方向,需要拿出真凭实据用以证实我国古代理论中所述“形而上者”的存在和运动,不能总跟着西方在“形而下者”的物质运动中兜圈子,否则便难以走出迷谷,也难以实现我们中华文明的现代化,并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与进步。

  还有,在梳理中应根据条件分清轻重缓急,不必面面俱到,比如在宇宙学条件还不够充分条件下可以先着手人类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因其条件完全具备,事实也非常清楚,完全可以依据我们《易经》理论构建模式,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独立发展之路。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