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中华文明理论现代化杂谈

2021-03-01 16:49:5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段修斌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来计划对我们本土理论研讨的方式方法谈点看法,但翻看了一下前文,其不少地方已基本都将其谈了出来,而且从《试谈“从0到1”与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那篇开始,自己就一直在运用这种方式方法进行探讨,其基本思路仍然是“太极(宇宙观与人类观)→阴阳→五行八卦”,这属于我们中华理论数千年来的正规范式,也属于我们中华理论的鲜明特征。但从效果看,其仍有些不够理想,人们似乎对我们自己的本土理论反而有些陌生了,许多学者虽然在动机上主张中华文明复兴,但却对中西方文明理论区别不开,更是对其各自的优缺点认识不清,从而片面强调我们中华文明的优点而贬低西方文明,导致中西方文明不是相互交融,而是相互对抗,这对我们中华文明的现代化会产生不利影响。

  当然,鉴于近现代以来西方科学文化耀武扬威的凶悍气势,“扬我军威”与其对抗一下,先让它们“明白自己吃了几碗干饭”是必须的,但对其优点我们也不能无视,否则难以实现我们中华文明的现代化和发展进步。根据西方的天文学研究,其视野已深入到暗物质与暗能量,其物质科学研究已深入到分子、原子、夸克和量子,其生物学研究也已深入到微生物、植物、动物三大类,它对自然现象的探索较我们古代科学要深入细致,这都属于不可否认的事实,也都属于我们中华文明需要消化吸收的重要内容,其对我们古老理论的充实完善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由此,在对我们古老理论的继承中不能墨守陈规(目前这种现象很普遍),需要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进行一番基本的调查研究,并做出新的突破,力促我们古老文明自身的进化,使其焕发出新的活力,从而令其枯木逢春,枝繁叶茂,否则,“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简称“两创”)就会成为一句空话,难以实现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从总体原则上来讲,由于中西方文明的历史渊源不同,它们在相互交融中发生碰撞是必然的,但这种碰撞不是要消灭对方,而是要相互取长补短,并做到相融相通,从而产生政治家、科学家与理论家们所苦苦求索的那种“大统一理论”,用以指导整个人类文明迈向更高的阶段。

  由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优势主要在于经学(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方面,所以根据网络研讨中所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本文继续运用我们中华的经纬学思维,采用“杂谈”的形式,对一些现象尝试着进行一下基本的分析,不妥之处,还望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一、中华理论怎样消化吸收西方学术的优长

  随着文化自信底气的上升,我国学术理论界也呈现出一定的盲目性,比如中西方理论体系区别不开,对西方文明也出现了将宝宝“与洗澡水一起泼掉”的那种现象,为了使这种盲目性能够冷静下来,在此先简明扼要,将中西方学术的优缺点大体理出一些头绪供大家参考。

  这个问题通过前文的“中西方文明理论体系基本架构(理论框架)比对表”已给出了基本的轮廓,西方的神学与(抽象)哲学属于我们要扬弃的糟粕,但其物理学与马克思主义则属于我们要消化吸收的内容,对此应有个大体的把握。

  中西方文明理论怎样相互取长补短,并怎样相融相通,需要掌握一定的方式方法,我们就先从这里谈起。而前文最后也曾提到,准备要写一篇《中华理论研究的方式方法有待本土化》,在此也需要先简谈一下这个问题,以免留下欠账。

  (一)、简谈中华本土理论研讨的方式方法

  中西方理论研究的方式方法是不同的,我们中华遵循“从古至今”顺序运动逻辑,西方古代则是“从神至今”(这也属于顺序运动逻辑),而其近现代科学与哲学则换挡改成了“从今至古”的逆序运动逻辑(如“透过现象看本质”)。为解脱宗教神学的束缚,西方的“文艺复兴”虽然解放了思想,但其思维逻辑却顺序与逆序不顾开始“放羊”了,自己反而把自己给搞得“乱营”了,其不但搞乱了自己,而且也搞乱了世界,我国学术理论界的混乱,就属于这种“放羊”的反映。所以,理论与思维逻辑的研究,也属于区别中西方文明理论最基本的方式方法。

  1、“从0到1”属于我们本土理论最基本的研究方法。理论研究方式方法的运用,会直接影响研究的结果,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只有从本根上发力,它才能枯木逢春,枝繁叶茂。

  简略地讲,我们中华本土理论研讨的方式方法应由那个0展开,为此曾专门写过一篇《宇宙和人类社会运动的奥秘与破解》,也曾将这个0称作破解一系列理论谜团的密钥,感兴趣者可搜索出来参考。

  对于“从0到1”的理解,难在这个1上,而运用我们的“阴阳”思维予以领悟,其有正1必然有负1,所以,不能把负1这一面给丢了,这样,一切就都能通开并顺理成章了,也与暗物质与暗能量接上头了。

  通过这个0,它可以“猛虎掏心”深入到各种理论体系的核心,直接通过其宇宙观和人类观以及其基本矛盾(绝对运动)对各种各样的理论体系进行审核,由此可以从其核心部分发现它们各自的优长与不足,并对其优长予以继承与发扬,而对其糟粕则予以扬弃,同时也可以对其缺欠与不足给予补充完善。非但如此,它也可以通过去芜存菁重构我们的中华理论体系,在我们中华文明复兴过程中会发挥重要作用。

  根据对古代和近现代科学的一系列考察,我们中华宇宙观为“能量(气)”,而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基础上,我们中华人类观则已经升华为“劳动”,这也属于我们中华民族的信仰,更属于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立场,它不但会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使我们站稳脚跟,而且也会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保障我们中华文明能够把舵远航。

  2、中华古老文明正在盛开现代文明之花。“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仅从理论上阐述方式方法不如结合一些实际问题来得直接,这样可以做到精准发力,有的放矢。针对目前网络中所存在的一些混乱现象,运用我们中华经纬学可以直追其根,基本可以理出其根源于四个不同的理论体系:

  (1)、唯神论。这属于西方等理论的有神论信仰,属于它们的本质学,用以阐释其宇宙本原、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

  (2)、唯物论。这也来自于西方,属于其现象学(可以与其“唯神论”本质学相对照),用以阐释宇宙的特殊矛盾与相对运动。虽然唯物论者强词夺理坚持其为本质学,但其哲学的“透过现象看本质”则将其给出卖了,而牛顿和爱因斯坦等在科研中也在破解宇宙“第一推动力”难题时对其给予了否定。

  (3)、唯气论(气一元论)。这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体系,也属于中医药学的基础理论,我们中华文明能够赓续不绝并源远流长的根本原因,主要就在于这一个“气”字。

  尤其需要注明的是,我们中华的“唯气论”拥有着一个经纬交织并结构完整的理论体系(太极(宇宙观与人类观)→阴阳→五行八卦),使其在世界文明史上始终能够鹤立鸡群,独占鳌头,从而彰显着其独一无二的鲜明特征。

  另外,运用0和我们的中华经纬学进行调查研究,也会发现我们许多文人墨客存在着宇宙与太阳系混谈的现象,需要在其现代化过程中予以矫正与进化。

  (4)、人类劳动(起源与进化)论。这属于我国“唯气论”的一个分支,并且属于其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支,它是根据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构建模式,由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所产生的,其既与我们“唯气论”一脉相承,又与马克思主义原理根系相连,更与我们传统的“人性本善”等理念相结合形成了一个经纬交织而结构完整的理论体系,属于古今中外文明史上独一无二的一种人类学系统论,与西方的“唯神论”和“唯物论”存在着根本性区别。虽然在其形成的过程中经历了许多的波波折折,但通过改革开放进一步充实与发展,这一理论体系在我国已经基本成型,从而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风格、气派”的中华人类学系统论,从根本上替代了西方那种还不太成熟的“社会科学”。

  总体来讲,我们的特色理论探索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方法,根据传统理论的经纬学基本架构和思维逻辑,对近现代科学进行理论重组,将古老与现代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从而使古老的中华文明在我们特色社会主义的肥沃土壤中,绽放出了绚烂的现代文明之花。

  鉴于本文篇幅所限,对此只能简略谈这些,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些参考作用。

  (二)、对西方物理学优长的消化吸收

  由于推翻了西方作为基础理论的宗教神学,而将其转换成了我们以“气一元论”为基础的能理学,西方物理学面临着一个被我们中华能理学予以改造并统合的问题,即怎样通过能量运动推动物质运动,并对一系列物质运动现象予以改造的繁琐课题。这个难度有些大,因目前科学界对“不可见”或“形而上”能量运动的实际还难以实施有效检测(如暗物质与暗能量),在这方面还条件有欠成熟,还需要等待科学界的发展进步,不能急于求成。

  从情况来看,宇宙的本质属于能量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比如根据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所提供的资料,辐射是由物质发出的,其属于“形而下”的真实反应,而在这种辐射之前宇宙则处于“黑暗时期”,这时其明显完全处于不可见的“形而上”能量运动状态之中,由此便决定了宇宙“形而上与形而下”两者经纬交织的基本概况,也决定了“形而下”产生于“形而上”,并由宇宙能量运动衍生出物质的客观事实和基本顺序,从而证实了我国传统理论“有形生于无形”的理论阐释,并由无形能量推动有形物质运动的基本事实。

  既然宇宙在“黑暗时期”的运动是由能量运动所推动,再结合暗物质与暗能量继续推动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它也明显属于宇宙纵向的绝对运动,由此暗物质与暗能量便明显属于推动宇宙绝对运动的基本矛盾。

  能够确定宇宙的本质及其基本矛盾运动,其意义非常重大,它首先就否定了西方宗教神学在其理论体系中的基础性地位,也为其一直“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哲学及其“唯物论”划上了句号,因为宇宙的本质不是物质,而是能量,而这一本质的确定自然也就用不着其哲学“透过现象看本质”而多此一举了。

  (三)、为西方哲学也说句公道话

  在前文中,曾根据西方的“抽象”原理,将西方哲学确定为其宗教神学依附在物理学上的一种变异,从而确定了其“唯心论”属性,并将其确定为有神论向无神论过渡中的一种理论形态,这是出乎许多人意料的。上面也已经反映出,目前科学界正处于由物理学向“能理学+物理学”的转型期,其也正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然而就目前学术理论界来讲,要是彻底否定大家一直所熟悉的哲学思维,许多人会难以接受,因它并非一无是处,而是在有神论向无神论的过渡中发挥了一定的历史作用,我们应照顾到其这种过渡性。

  西方哲学基本是与物理学捆绑在一起的,其特点是用以概括并阐释物质运动规律,它在应用性方面有其特长,这在我们传统理论重本质而轻现象研究的学术氛围中,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尤其是对我国学术理论界2000多年来的空谈学风,起到了一定的矫正成效,我们对此应给予客观公正地评价,并予以肯定。

  当然,由于西方哲学始终建立在“抽象”基础上,并始终脱离自然与人类社会运动的实际,难以给出最为切合实际的理论指导,这也属于基本的事实,我们也应该做到心中有数,争取通过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予以解决。

  由此,就目前科学发展的现状来讲,由于能理学的研究还有欠发达,对能量运动的检测还有所欠缺,西方哲学与物理学一起,在由物理学向“能理学+物理学”的过渡阶段,它仍会具有一定的生命力,我们应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一问题。

  这一现状也提醒我们,在自然科学突破和过渡难度较大的情况下,加快我国的人类学研究,是目前加速这一历史过渡最为切实可行的一种选择(下面会继续这一话题)。

  (四)、对马克思主义优长的消化吸收

  运用我们中华经纬学予以梳理,通过前文中的“中西方文明理论体系基本架构(理论框架)比对表”可以看出,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过程中,已将其人类起源和进化论消化吸收进我们本土理论的经学和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之中,并将其用以统合我国的道儒释理论,不但为我们传统理论引进了经济学,而且在人文科学中也为我们的道儒释补充完善了理论之根或立论基础,从而使其成为了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人类学完整而系统的理论体系。

  从这个新生的理论体系中,我们可以看出:1)《易经》理论的经纬学基本架构;2)马列的劳动之根及其政治经济学(区分为经济学与人文科学);3)道学的阴阳之脉(基本矛盾的双相运动);4)儒学的家国情怀(应用性施政);5)佛学的深邃思维(“形而上”心学)。同时,由于其理论框架完整并能够反映历史运动的真实,它也可以将其它宗教理论的优长通过去芜存菁一并消化吸收进来,从而做到“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使其形成一种统一并独具特色的人类学系统论。

  尤其需要强调的是,通过马克思主义的补充完善,它根据我们中华经纬学的“阴阳(双相运动)”思维理出了人类社会“人性(劳动)+动物性(寄生)”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可与本本的“阶级”现象思维比较一下),并真实而明确地区分开中西方文明以及我们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完全矛盾的意识形态,也为整个人类社会的运动理清了基本的历史脉络与发展方向。

  实事求是地讲,将外来文明消化吸收进我们中华文明(人类学)之根中来,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并且是唯一的一次,也只有马克思主义才具有这种资格。但通过这一审理也为我们解开了那道“本本主义”谜题,马克思主义只有中国化并本土化才能将其原理和思想完整而准确地展现出来,并将其发扬光大,那种照抄照搬或照本宣科的做法在我们中华大地上行不通,西方哲学和“唯物论”在我国会出现“水土不服”,这已经由多次教训给予了证实。

  通过以上这样简明扼要的梳理,大家对中西方文明理论怎样相融相通,心中就应该基本有个底了,但针对我国学术理论界在网络研讨中所存在的一些具体问题,也有必要继续杂谈一下。

  二、中华文明理论发展迎来了新契机

  通过以上怎样消化吸收西学的优长,也能隐隐约约感觉到我们中华本土理论所存在的缺欠与不足,为我们中华文明自身的进化提供了一些思考。

  最近进一步阅读了一些资料,结合网络中关于中华传统理论的研讨,虽然随着文化自信的不断提升出现了风向的转换,但盲目自信之风也日益增长,我们本土2000多年来那种“本本主义”和“之乎者也”之风仍然难以扭转,有些酸腐文人仍然看不出我们古老文明理论自身也需要进化的问题,由此而导致出现了中西方文明的相互对抗。这不是我们理论研讨所要的结果,所以在此就我们中华古老理论自身的进化问题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根据我们中华传统理论的构建模式,审理理论首先当从(太极)宇宙观开始。

  (一)、“世界观”、宇宙观、人类观再辨析

  记得前文曾对“世界观”、宇宙观、人类观进行过辨析,所以在此就称“再辨析”。

  在网络中,众多学者就“太极”、“道”、“本体”、“归一”与“归元”等问题已经研讨很长时间了,但一直难以统一共识,因为在概念上存在着混乱,对其功能也有些难窥其要。其实它们指的就是哲学中所称的“宇宙观”,即宇宙本原或本质究竟是什么的问题,其属于中西方文明之根,在中西方理论体系中都占据着最为重要的地位。

  通过网络研讨也能够看出,在人们自发进行理论探讨的过程中,虽然都在大谈宇宙,但其主要是用以解释人类社会的运动现象,急于求成或走捷径心理跃然网络和纸上。这种心理反映出明显的急躁性,它必然会导致对宇宙学研究的简单化或形式化,这也属于中西方理论体系诞生初期所共同存在的那种现象,从而导致宇宙学与人类学两大理论体系混在一起“乱弹琴”,在人类起源或人类观不明情况下,大话炎炎,侃侃而谈,企图解释一切,可以说其属于中西方文明理论的一种通病。

  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它已明确区分为宇宙学与人类学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的两大理论体系,这属于非常明确的事实,然而在我们教科书与工具书中,宇宙观与人类观则统一都用“世界观”予以阐释,这既反映着(中西方整体)学术理论落后于科学发展的事实,也助长了“乱弹琴”之风。有鉴于此,我们有必要在此将“世界观”、宇宙观、人类观它们三者放在一起再次深入辨析一下。

  1、“世界观”概念存在着模糊性。在我们中华语境中,一个“世”字便将其界定在了人类社会之中,这是非常明确的。但根据我们工具书的释义,世界观【也称“宇宙观”】,由此,它便将宇宙观和人类观全给概括了。而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宇宙是宇宙,人类是人类,它们两者具有着严格的区别,用一个“世界观”一下包圆与自然和科学发展的事实不符,其这种包圆带有很大的笼统性和模糊性,出现了与事实不符的“越权”之嫌。

  据网络资料进一步介绍,世界观属于哲学词汇,【这是德国知识论中所使用的词汇,指的是一个“广泛世界的观念”。】由此说明,这一概念属于舶来品,它不可避免带有西方文化色彩,所以在运用中需要进行“橘枳之辨”。

  通过网络中这一反映,它也可以折射出中西方理论在形成的早期,所不可避免的无机与有机不分,宇宙学与人类学不分的那种笼统性和模糊性,这也属于宗教神学的一种共性。其之所以能够在我国流行开来,也反映着我们古老理论存在着同样的笼统性和模糊性。但有一点则是特别明确的,即我国的宇宙观属于“气(能量)”,而西方宇宙观则属于上帝,通过“世界观”这一概念便模糊了它们两者这一根本性区别,从而为西学东渐并打压我们国学在学术上提供了掩护和便利,并使我们国学长期处于被动之中,难以翻身。

  2、哲学概念的“橘枳之辨”。近现代由于引进并普及西方教育,我国学术理论中充斥着许多西学概念,这当然也属于我们中华文化补充完善所需,用以适应其与世界接轨和近现代发展,但在其被“移植”的过程中也发生了“橘枳之变”,需要予以准确把握,比如“民主”,它在我国已经演变成了“集思广议”,其含义已较西方那种“民主”发生了深刻的质变。

  就“世界观”这一概念来讲,我们不得不承认,它带有一定的宗教神学色彩,因为西方近现代文化是由其中世纪宗教的“黑暗统治”演变而来,其具有不可避免的宗教遗传因素,比如其“上帝创世”,就是将宇宙与人类社会统一用“世界”概念予以涵盖的,所以在其哲学中也可发现其这种遗迹,其带有浓重的“强梁”因素。

  而我国教科书和工具书的释义又说道,【一般来讲世界指的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而宇宙则指的是【天地万物的总称】,这就将其与西方释义区分开来了。

  再请参考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中国这个客观世界,整个地说来,是由中国人认识的,不是在共产国际管中国问题的同志们认识的。】根据毛泽东这句话,说明我们所说的“世界”指的是人类社会,其实质上主要指的就是人类社会及其生存环境,它是与自然界混在一起的一种概念。而根据毛泽东的阐释,其虽然没有将人类与自然界明确区分开来,但其主要指的是人类社会,由此它还可以细分为“中国客观世界”、“共产国际世界”和西方世界,甚至无神论世界和有神论世界等,所以,“世界”概念既可以指代整个人类,也可以指代其不同人群,其含义需要根据不同语境而定。

  3、中西方宇宙观与人类观比对表。宇宙观与人类观属于对文明理论进行定性分析的基本依据,有鉴于以上对“世界观”、宇宙观、人类观它们三者的辨析,有必要对中西方文明理论体系的宇宙观与人类观进行一下汇总,以便于大家能有个更清晰的认识。

  表1 中西方宇宙观与人类观比对简表

  学科 宇宙观与人类观 注释(所关联理论体系)
中华 宇宙学 宇宙观:气(能量) 绝对运动+相对运动(需要通过物质运动现象阐释)
人类学 人类观:劳动 绝对运动+相对运动(由经济学与人文科学阐释)
西方 宗教 宇宙观:上帝 上帝主导绝对运动和一切(如其中世纪“黑暗统治”)
人类观:上帝 上帝主导绝对运动,动物“丛林法则”主导相对运动
科学 宇宙观:物质   仅能阐释相对运动。(虽然其宇宙观与神学存在着矛盾,但绝对运动还是将其神学、哲学、科学联系在了一起)
特注   1)通过表格将中西方宇宙观与人类观汇总在一起,它们无神论与有神论文明的本质便可以使人一目了然,异常清晰,由此就将中西方两种理论体系严格区别开来了,也将其哲学“精神与物质”之争的基本轮廓及其历史过渡性烘托出来了。
2)西方宗教神学与唯物论哲学虽然在宇宙观上存在着矛盾,但其基本的思维模式没变,都是依赖“抽象”而存活,都属于“唯心论”,这也属于它们难以克服的通病。
  3)虽然“世界观”与宇宙观、人类观有所区别,但“世界”这个概念仍可以如毛泽东一样继续通俗使用,用以表达(不同)人群及其生存环境。

  通过该表,大家就可以对中西方文明理论体系的本质区分开来,不至于模糊不清了。由此也可以说明,宇宙观与人类观属于宇宙学与人类学两大理论体系顶顶重要的概念,模糊不得,它属于我们进行理论研讨首先需要解决的最根本性问题。

  4、中华本土理论研究需要进行基本的调查研究。按照以上辨析,“世界观”概念既包括人类社会,也包括其生存环境,它是将自然与人类社会混合在一起的一种概念。但大家可不要轻视了这一基本概念的阐释,它对我国学术理论界具有着广泛的影响:1)它既是西方宗教界“上帝创世”与“上帝造人”的笼统阐释,也是其哲学将自然与人类社会混在一起的一种依据;2)由于我们中华文明过于早熟,在古代也没能搞清楚无机与有机的区别,所以对其也没有区分清楚,再加上近现代以来我国普及西方教育,从而进一步助长了一些概念的混乱。

  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宇宙自然与人类社会是存在着严格区别的,我国学术理论界也应该潜下心来对其发展的实际进行一下基本的调查研究,不能继续照本宣科或“之乎者也”,更不能盲从盲信,人云亦云,否则会误国害民。希望大家在我们中华文明现代化过程中,能够将宇宙自然与人类社会区分开来,为重构我们的现代化理论体系理清这一含糊不清的问题。

  而根据调查研究还会发现,中西方科学理论在一般性与具体性问题上存在着一定的互补性:

  (1)、我们本土唯气论一般性有余,具体性不足。我们本土理论的唯气论是从研究宇宙的“从无到有”着手的,而根据事物的“生长化收藏”原理,它不但隐含着物质的从无形到有形,而且也隐含着其从有形到无形的整个运动过程(即包含着西方物理学)。但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它也暴露出,其一般性(笼统性)有余,而具体性(特殊性)不足。

  通过这一梳理充分说明,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非常擅长于理论研究与概括,它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的强项(如《易经》和“唯气论”等),在世界科学近现代突飞猛进的历史条件下,我们更需要根据其提供的大量素材,进一步发挥我们中华系统思维的特长,加强理论研究。

  (2)、西方物理学则是具体性有余,一般性不足。西方科学从研究物体运动开始(如牛顿),再到分子、原子、夸克和量子等,直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原子弹爆炸,其物理学才又深入到核物理。但根据它后来的发展暴露出,其具体性(特殊性)有余,而一般性(笼统性)不足。虽然其一般性这一理论空当一直由神学填充,但随着物质科学的发展,其物理学理论的一般性则与其宗教神学越来越发生着严重冲突。

  而根据西方神学、哲学与科学发展的实际以及它们之间所发生的矛盾冲突,其理论研究缺乏系统思维,尤其缺乏宇宙和整个人类社会层面上那种宏阔的系统思维,这属于它们文明发展中一块明显的短板和硬伤。

  透过这一调查反映出,中西方文明和科学理论正好可以形成互补,并为我们本土理论消化吸收西方科学划出了基本的轮廓。

  在中华文明的发展问题上,虽然学术理论界有些步履蹒跚,但我们高层那些政治家们却是非常清醒的,针对中西方文明的不同,及时地倡导“文化自信”,并提出了“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课题,也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指导意见,以保障其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从而扭转了我国学术理论界那股西化之风,并使我们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更加蓬蓬勃勃地开展了起来。

  中华民族复兴属于全民族共同追求的伟大事业,我们民间自然也参与其中,但由于着手探索的角度和路径不同,所以其所得出的概念也就有所不同,比如我们这里所说的“人类学”,其实质上与“哲学社会科学”是一致的,最终的结果都属于对人类社会一种系统的认知体系。为顺着我们自己的思路继续探讨,在此仍用“人类学”概念予以表达。

  而通过接下来对于人类学的“实地勘察”,西方神学、哲学与科学的一些基本问题将会进一步“水落石出”。

  (二)、对人类学进行“实地勘察”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在前文中虽然有许多篇幅阐释宇宙学问题,其证据也很充分(还有待科学界进一步确证),但它事实上是在根据我们中华经纬学的梳理为人类学研究做铺垫,因为它们两者的理论架构是一致的。

  在前文中也曾多次强调,根据近现代以来宇宙学(自然科学)与人类学(社会科学)发展的现实,以及马克思主义的超前发展和我们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急需,人类学(即“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需资料最为详实可靠,也最容易取得突破,这也属于我们国家所部署的主攻方向。

  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宗教神学,其虽然也都是先谈宇宙,但其关注的核心仍然属于人类社会,通过“上帝创世”控制人类的认知与思维,其所谈宇宙实质上属于其人类学阐释的一种陪衬。从这个角度讲,人类学也应属于理论研讨的重点。

  在网络研讨中,所遇到的一个重大问题依然是宇宙自然与人类社会不分,其基本原因是缺失无机与有机和人类与普通动物关系的一些基础知识,从而导致我们本土理论研讨仍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如:1)由于有神论思维作祟,继续坚持其“宇宙是生命”之论,强调“宇宙就是生命,生命就是宇宙”,并通过人体研究宇宙,其结果不但没能搞懂宇宙学,而且也没能搞懂人类学,继续在捣糨糊之中艰难跋涉;2)坚持人类不属于动物,而是超然于动物的一类存在;3)一些学者研究理论依然是罔顾事实,有些仍旧趴在故纸堆中寻找答案,而有些则根据自己的奇思臆想胡编乱造,从而雨生出许多杂七杂八的“自创理论或学说”,将我国的理论研讨搞得更加乌烟瘴气,也更加乱上加乱,从而使其陷入了一团乱麻之中。

  为理清这团乱麻,不得不继续运用“从0到1”基础研究和中华经纬学思维,为其从本根上扫清障碍。

  1、先从生命起源谈起。关于宇宙的起源,在前文中曾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和大爆炸理论进行过一番考察与分析,其基本结论与我们中华古老理论相一致,即宇宙本原属于“气(能量)”。虽然科学界对此还有些讳莫如深,目前还难以最终确认,但其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我们不必与其僵持于此导致理论研讨“搁浅”,而是应该选择资料详实可靠的生物学(生命科学)继续前行,为人类学研究奠定基础。

  人类观实质上属于对人类的定性分析,但这个问题实质上牵涉甚广,不管是宗教神学,还是马克思主义和我国传统的道儒释理论(注:我国《易经》主谈宇宙学),虽然都将宇宙学放在首位,但其核心问题实质上主要是人类学。同时,通过这一梳理,也可以补充完善我们的中华理论,并促进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一步向前发展,破除那些“本本主义”者们的盲从盲信。

  对于人类学研究,人们一般都是通过书本知识进行学习,这是必须的,然而其牵涉问题甚广,它并不像许多学者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为避免将问题过于简单化而想当然,我们需要先从生命的起源谈起。

  在2.3日的网络讨论中,由于探讨到无机与有机的区别,涉及到了生命起源问题,在此便将其整理如下:

  【地球物质和水产生后,由于其接收了太阳能的长期照射而储备了一些能量,于是便产生了蛋白质、糖类、核糖核酸等物质,这便是(地球)有机物的起源。

  在蛋白质、糖类、核糖核酸等有机物质产生后,它们也慢慢生出了一层膜,对所储备的能量形成了保护作用,由此便产生了单细胞微生物,并由单细胞进化为多细胞,于是便(由简单到复杂)产生了地球生命,这也就是地球生命的化学生成说。

  微生物包括三大类:1)自养微生物:它通过分泌(生物)酶吸收太阳能(地热能也能产生微生物),并将其转化为自身所需的生物能,但其所分泌的生物酶能够离开微生物继续存活,也能够将太阳能继续转化为生物能,由此就为太阳能大规模转化为生物能提供了大力支持;2)异养微生物:它完全依赖生物能支持而存活,与自养微生物形成非常标准的对立统一关系;3)兼性微生物:这种微生物可以在自养与异养之间根据环境变化而自行转化,属于那种墙头草或两栖类微生物。由此,微生物实质上也就是自养与异养两大类。】

  通过对生命起源的考察,它也可以弥补宇宙学理论的含糊之处,比如对基础研究中那个0的问题,其在这里就非常清楚了,即地球生命存在着一个“从0到1”的起源过程,由此而证明我国高层对基础研究的方式方法和思维的这一指导是正确的。

  据微生物学老专家私下告知,人类目前对其的研究实质上才刚刚起步,目前人类所发现的微生物可能还不足其全部的10%,并且对其的认知还很不全面。不过,根据目前所掌握的基本资料,也可以大体看出其基本轮廓。

  表2 无机界与有机界能量运动简表

  能量运动
无机界
能量运动
正能(阳气)
(暗物质与天体辐射能)
能量较热或密度较高者
(由其衍生出生物能)
负能(阴气)
(时空或环境能,即暗能量)
能量较冷或密度较低者
有机界
能量运动
自养微生物
(将太阳能转化为生物能)
  微生物虽然是由太阳能长期照射所衍生,但其诞生后却有力地助推并担纲着有机(生物)界能量的正向与反向运动。
异养微生物
(将生物能转化为环境能)
特注:   实质上,有机(生物)界的能量运动主要是由微生物所主导,由此便确定了生物界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

  通过这个表,基本就能将无机界与有机界的相互联系与区别表达清楚了。大家可别小看了这层关系,它事实上包含着生命与非生命两大领域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据此可避免将无机与有机混为一谈的现象发生。

  2、微生物、植物与动物三者之间的关系。上面由于表格的插叙打断了曾经的讨论,下面继续。

  【目前教科书中对于微生物、植物与动物分类的界限似乎并不够明确,但根据现有资料可以做出一种基本的解读,即:

  (1)、微生物。如上表所示,其主导着无机自然界与有机生物界之间的能量转化,属于生物学或生命科学的基础。

  (2)、植物。它是随着微生物的增多和在其所转化生物能增长的基础上诞生的,其从诞生开始就吸收了自养微生物所分泌的酶,由此而产生了植物叶绿体(教科书介绍是先诞生了植物,然后其才与微生物共生出了叶绿体)。

  (3)、动物。它是在微生物与植物基础上诞生的,并仰赖其繁衍生息。

  (4)、人类。它是在普通动物基础上进化产生的高级动物,这是大家都熟悉的。

  根据这条基本线索,如此解读既符合逻辑,也符合微生物、植物与动物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是比较可信的。由此,它无形中强化了微生物的功能和作用,这对我们人类的营养学与医学很有意义,比如对肠道微生态需要保护,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借用抗生素对其予以全部屠戮。

  所以,无机与有机是存在着根本性区别的,因为无机(自然)能与有机(生物)能存在着区别,它由能量而产生了无机与有机的分类,不能混淆。这既是研究生物界与非生物界的基础,也是研究宇宙学与人类学的基础,否则其研究结果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从而沦落为浮萍。】

  根据这一考察结果可以这样说,整个生物界(有机界)在其从头至尾的整个运动中,它没有消耗过一个原子,也就是说,在物质的整个生物循环过程中,其始终是能量(生物能)在推动其运动。

  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思路,即在物质的生物循环中,可见的物质运动只不过属于运动的载体和形式,而不可见的能量运动才属于推动物质运动的本质和内容。由此,在生物学或生命科学中,“唯物论”只能作为现象学,而不能作为“本质学”,这在生物学中实质上便扭转了“唯物论”独霸天下的局面。

  在理论研究中,这个问题属于根本性的,它不但决定着整个生物学的理论性质,也决定着人类学的理论性质。

  3、再谈人体本质。在学习中我们一直被灌输的思想是,【万物皆由“元素周期表”中列的109种元素组成,人体也不例外。】由此在哲学中便出现了“物质与精神”这种(辩证)论题,如【物质决定意识,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意识不过是客观事物在人脑中的主观反映】等等。然而,人体的本质真的是物质的吗?这样设题符合事实吗?

  前几天曾与一位网友在研讨中又谈起了人的意识问题,自己便又将人体从受精卵到生老病死,直至其化为泥土的整个过程中,它从没有消耗过一个原子的事实,用以证明人体在其整个生命运动中,所吸收和消耗的全部属于能量,由此证实人体的本质实质上属于能量,从而证实人类的意识也产生于这种能量。

  这就更进一步证明,人体的本质属于能量,而不是物质。再结合以上探讨可以看出,在生物界微生物、植物、动物(含人类)的整个生命运动过程中,它们也从没有消耗过一个原子,而推动其生命运动的始终是生物能,是生物能的存亡在决定着地球生命的存亡。由此,它便使得西方“神学、哲学、科学”一些基本问题水落石出,也为那些坚持“宇宙是生命”的学者们提供了一些必要的参考。

  由此也证明,我们古老《易经》主抓“气(能量)运动”,其显然超前实现了理论由现象到本质的那种进化和跨越,也显然较西方物理学更胜一筹,近现代科学越来越证实了我们祖先思维的深邃及其所拥有的超级智慧,为我们后人留下了一笔无比丰厚的文化遗产。

  4、劳动属于一种能量。这个问题牵涉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深层,不得不予以特别强调一下。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其明确将劳动区分为“活劳动与死劳动”,并且死劳动(财富)是由活劳动所创造的,这是非常明确的,它事实上已经明确出活劳动的根本性作用。在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中,其“劳动创造了人本身”显然指的也是活劳动,这也同样非常明确,它为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解读马克思主义原理提供了基本的依据。

  还有,恩格斯在其著述中曾阐释了“人性与兽性”的相互依存并对立统一运动关系,虽然两位伟人这方面的阐述并不多,但它却与我们中华的人文科学产生了交集,并根据其人类起源和进化论可以统合我国的道儒释人类学,也为其进一步补充完善和发展通开了一条新路。如果将恩格斯“人性与兽性”的相互依存并对立统一运动关系与我国的“气一元论”相结合,它定会像我们网络研讨中所形成的某种共识一样:【如果将“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与“人性上升,动物性下降”统一起来,它就会推动整个社会的“练精化气”运动。】

  由此,对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解读,由于中西方理论思维的不同(主要体现于经学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层面),在其本土化的过程中,其有些方面需要强化,从而使我们继承与发扬,而有些(现象学)方面则需要结合我们中华社会和文化的实际,该细化的细化,该弱化的也需要弱化(如一些西方社会特征),不能一味地照本宣科,否则就很容易犯本本主义和教条主义错误,我国在革命和建设的社会实践中曾为此吃过大亏,对此不能无动于衷。

  三、中华文明理论体系需要补充完善

  我国的中医药学,其之所以能够“上医医国,大医治世”,因为它并不仅仅属于医药学,而是贯穿着我们中华文明整个理论体系,既包括基础理论,又包括应用理论,所以其对于我们中华文明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它属于我们中华理论体系较为完备的一种系统论阐释,也属于我们在中华文明复兴中予以特别重视的一个领域。

  然而在网络研讨中,自己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其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而在我们中华文明复兴的热潮中,如果能够保持某种清醒,其也有利无害。由此,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我们中医药学虽然具有独具特色的优长,但也暴露出自己的一些缺欠与不足,在此就根据这些问题尝试着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一)、通过调查研究落实继承与发扬的基本原则

  对待我们的古老文明,根据毛泽东“去芜存菁”的基本原则,主要应继承并发扬其系统理论与思维,而不是拘泥于一些具体细节和章句,否则就会犯“刻舟求剑”或“本本主义”错误。然而在理论研讨中发现,许多学者一直深陷故纸堆中寻章摘句,并根据自己的理解随意阐释,导致古代理论研究一直处于某种病态之中。分析这一原因无非四点:1)我们的古代文明太过早熟,它超前发展的跨度太大,其2000多年来处于某种停顿期并等待后人进一步验证属于一种自然;2)运用0和我们中华经纬学进行考察,我国古代理论阐述中存在着宇宙与太阳系混谈的现象,由此进一步抹杀了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与特殊矛盾(相对运动)的区别,从而自身产生了混乱;3)由于理论自身所存在的混乱和五行八卦出现的偏差,导致我国的(现象)科学一直发展缓慢,对物质运动现象研究不足,以致近现代科技发展出现了落后;4)虽然西方科学近现代取得了长足发展,但由于我们缺乏对中西方理论性质的基本分析,难以使中华能理学与西方物理学相融相通,反而导致它们相互之间产生了对抗。由此,就更需要对理论问题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予以进一步深入分析,并对其予以现代化概括、总结与提高,从而做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力促我们古代理论的进一步升华或进化。

  在中华文明复兴的进程中,坚持我们的文化自信是必须的,因其理论架构基本是完整的,首先确定了宇宙的本质属于“气(能量)”,继而又确定了宇宙的基本矛盾属于“阴气与阳气”的对立统一运动,并以其为基础产生了五行八卦,从而形成了系统完备的理论体系。然而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它也暴露出在这个理论架构中还存在着一定的模糊性理论空间需要细化(即宇宙与太阳系的区别),这也属于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

  我们的中医药学理论如同其它文明理论一样,也是先从阐释宇宙基本概况开始的,根据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基本属性,它严格遵循我们古老的“唯气论”作为立论基础,与西方的“唯神论”继而“唯物论”存在着本质的不同,这已经对中西方科学及其医药学给出了基本的定性分析。

  然而透过中医药学理论的基本阐释,它也暴露出我们传统宇宙学存在着一个模糊性理论空当,正如上面所讲,其视野基本局限于太阳系的能量运动,如“清阳为天,浊阴为地”,由此而形成了对宇宙的阴阳之论。虽然其也将其它星球作为影响地球运动的因素,但主要是以太阳系的能量运动作为基本依据,从其理论阐释中可以非常明确地反映出这一点。由此,在对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继承中,不能墨守陈规,更不能复古,需要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做出新的突破,否则,如果继续误将太阳系当成宇宙,或继续误将宇宙与太阳系混为一谈,其所谈宇宙就会与近现代科学南辕北辙,从而导致“两创”抓瞎并流于形式而成为一句空话。

  当然,这是由于古代只能通过目力所及观察天象所产生的一种结果,对此无可厚非,但根据近现代天文望远镜和其它仪器的观测,宇宙实质上比我们目力所及的范围要大得多,除银河系之外还有河外星系等,并且宇宙还在继续膨胀。虽然我们古代也曾提出“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但由于研究素材的不足,其“阴阳”之论就显得有些单薄了,而根据许多古代阐释,它实质上应属于天体相互之间的特殊矛盾和相对运动,由此在宇宙之阴阳与太阳系之内的阴阳之间便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模糊空间需要弥补,并需要将它们两者区分开来,不能将其混为一谈,否则宇宙的绝对运动与太阳系之内的相对运动便会出现捣糨糊现象,难以说清。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不容置辩。

  阴阳的这种模糊性,在我国(有些)古籍中俯拾皆是,所以,那些一味地钻进故纸堆而罔顾近现代科学发展事实的学者,实质上是在犯着“刻舟求剑”的错误而不自知,尤其是那些通过“垒石结绳”把人们视野和思维拉回古代的那种理论研讨,更不可取,否则就难以实现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与时俱进,更难以达到“两创”的目的。

  所以,在中华文明复兴的热潮中,我们既需要充分的文化自信,也需要保持某种清醒和冷静,正视我们传统理论自身的缺欠与不足,力争使其得以补充完善,从而使其更能够枝繁叶茂,茁壮成长。

  (二)、再探“唯气论”、“唯神论”、“唯物论”的定性分析

  不少学者说我们古代属于农业文明,这是有一定道理的。由于我们古代文明重视农业发展,所以相比较而言,它较其它民族(如“北狄”和“西戎”等)要显得富足一些,由此其从传统上就对外较少侵略性,而较多防御性(抢我们财富的居多),重视自我发展,所以我国在军事上的防御性战略是具有历史渊源的。

  这种农业文明也体现在我们中华文明整个理论体系和医药学之中,它特别重视农作物的培育与生长,由此而重视对植物学的研究,以植物药为主的中药学就在农业文明基础上这样诞生并发展起来了。

  为此,对于中西方理论体系和医药学,我们可以从无神论与有神论的基本矛盾运动和(物质)科学的特殊矛盾运动两个方面进行一下定性分析。也由于“唯神论”与“唯物论”属于西方文明发展的两个阶段,并牵涉到哲学,所以更有必要将我们中华“唯气论”分别与其进行一下对比分析。

  1、“唯气论”与“唯神论”的定性分析。有些学者由于接受了西方哲学教育而丢失了我们传统的系统论思维,不能从整个理论体系着手研究,所以对中西方理论体系的本质一直认识不清,在研讨中虽然洋洋洒洒,侃侃而谈,其动机也非常可嘉,并能大量罗列形容词,但却一直抓不住要害,就如同蜻蜓点水,难以深入,总也说不到点子上。

  由于我们传统文明重视农业和植物学研究,所以对其“生长化收藏”和人体对其的依赖联系在了一起,同时也将人体的“生老病死”以及对万事万物的运动变化产生了系统性研究。因我们中华民族对自然和人体科学的研究是系统性的,也较深入,所以从目前可知的文明源头上就基本扬弃了“上帝创世并造人”那种肤浅认知。

  我们先祖通过对地球植物“生长化收藏”的长期观察和研究,认识到它主要是通过吸收太阳能之“气”而运动变化的,所以便产生了“清阳为天,浊阴为地”之说,虽然其视野局限于太阳系,并且没能区分无机与有机,也带有一定的模糊性,但其“气一元论”理论的诞生则成为我们后人研究植物学、农学和医药学的基础,从而成为研究整个宇宙自然的根本性观点:“唯气论”宇宙观,由此便与西方宗教神学那种“唯神论”产生了本质性区别。

  通过这一分析,就非常明确地将中西方理论体系的本质问题区分清楚了,其非常简单明了,应该对那些中西方理论认知模糊的人们具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2、“唯气论”与“唯物论”的定性分析。根据西方文明的运动发展,其先是受“唯神论”所操控,而随着其文艺复兴的思想解放运动,继而“唯物论”又占了上风,其与“唯神论”产生了深刻的矛盾,这就是西方哲学界“精神与物质”之争的缘由,并误导我国有些学者仍在激烈论争“心物”之辨,在根本上偏离了对宇宙本质的追究,因宇宙的本质既不是精神(或心)的,也不是物质的,而是“气(能量)”的。

  西方的“唯物论”是随着其近现代物质科学发展而强化的一种学说,其主要是以研究物质运动现象为主,本质上属于宇宙的现象学,与我们中华的“唯气论”不属于同一性质的学说,它们根本不处于同一个层面或级别,对此一定要区分清楚,以避免落入西方哲学思维的俗套。

  从理论研讨角度讲,我们也应该正确对待西方的“唯物论”,以打破禁锢自己思维的紧箍咒,否则难以达到构建我们中国“特色、风格、气派”理论体系的目的。

  根据我们中华理论的阐释,“气”是不可见的,它“恍兮惚兮,寂兮寥兮”,虽然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其却是无形的(与暗物质和暗能量一致),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从而也被称为“道器之学”。而物质则是可见的,由此其科学也被称为“实证科学”,它实质只属于我国的“器学”范畴。

  为这个问题,我们在网络研讨中也进行过一些讨论,现在就将其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

  (1)、“虚实”问题。【很明确,它指的是“可见”与“不可见”两种客观存在(这已经由微波背景辐射所证实)。通过我们大家一起研讨“气一元论”,证实“不可见”之“气”也属于一种客观实在,这既否定了“唯物论”理论体系,也否定了以其作为立论基础所谓“哲学辩证法”的存在,其效应是连锁性的,具有重要意义。】

  (2)、“本+标”系统论愈挫愈奋。【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1)西方的“实证科学”属于物理学,它实质上属于宇宙的现象学,正好可以为我国“唯气论”本质学“打下手”,从而产生“本质学+现象学”系统论理论体系;2)西方哲学的“透过现象看本质”,借助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算是帮它解决大问题了,其数千年来所追求的那种“本质”,原来正是我们的“气一元论”。

  本来,我们的“唯气论”与西方的“唯物论”属于父子关系,它们应该互相亲近才是,结果这对父子见面后却互不相认,还对打了起来,最终“唯物论”毕竟根底肤浅,反而被打了个鼻青脸肿,不管其是将我们的“唯气论”当亲老子也罢,还是当干老子也罢,如果按照四川话说,“一旦老子给它摆摆龙门阵”,它就不得不跪下了。】

  由于我们属于民间研讨,难免会有些草根语言夹杂其中,还望大家不要见笑。

  (3)、人体吸收有机物,而不是无机物。去年2月份,因我国最先发现新冠疫情,西方对我国大肆进行恶意造谣中伤,我国网络中涌现出大量文章进行反击,于是也写了篇《试谈中西医药学基础理论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下面属于其中的一节原话,再次粘贴出来供大家参考:

  【稍有些化学基础的人们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人体生命是靠消化吸收有机物而生存的,并不是靠无机物生存。然而,西药却主要运用无机药物为人治病,这是不是有些荒唐?

  除少量的食盐和水等辅助消化吸收的成分之外,人类的食物都属于有机物,有谁见过人是靠吃无机物充饥的?但这个浅显的道理却一直被西医那些专家们搞不懂,每天都让病患者服用大量的无机药物,他们的动物学知识究竟哪里去了?其见过有哪种动物是靠消化吸收无机物生存的?

  由此,无机性质的西药并不符合人体的吸收要求,如果对人体强行输入,人体哪能不生病?哪能不出现越治越病,越病越治的恶性循环?所以这些年来,自己有病也不去找西医,更不吃西药,否则早就将自己给治死了。

  以上这些话虽然说起来有些严厉,但却是事实,可以为网络中那些贬低中医药的人们做些参考。】

  所以,“唯气论”与“唯物论”属于区别中西方科学本质的重大原则问题,由此,坚持我们的“唯气论”,并用以改造西方的“唯物论”,这属于理论研讨的大是大非问题,千万马虎不得。否则,如果继续以“唯物论”扭曲我们的“唯气论”,它会把我们中华文明逼成西方文明,也会把中医药逼成西医药,我们的“文化自信”将沦为泡影,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将会葬送在我们手中。这不是危言耸听,中华文化被严重西化的事实已经给出了答案。

  (三)、中华理论的缺欠与不足。

  由于中医药在非典与新冠疫情中的突出表现以及西医药的束手无策,目前网络中对于它们两者的褒贬进入了一个高潮,就扭转崇洋媚外之风的历史作用来讲,这是必须的一步,它也需要有点矫枉过正,历史就是这样在左右摇摆中向前发展的。这也说明,我们的中华历史已经走到了由向西学学习到对其消化吸收的阶段,这种历史性转折已经发生,一个崭新的“中体西用”历史发展“新阶段”已经开启。

  然而对于中华理论体系和医药学,我们也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它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也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进一步充实完善自己,否则就难以走出中西方文明对抗的误区,更难以实现其相互交融并相融相通的目的。为此,也有必要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检讨一下我们中华文明自己理论体系和医药学的缺欠与不足,以便于推动其补充完善,并进一步向前发展。

  以上属于对我们中华理论和医药学一些概略性分析,下面对几个具体问题继续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1、“阴阳”概念需要与时俱进。这个问题其实在以上概略性探讨中已经谈到了一些,由于其牵涉到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基本特征,所以在此需要继续强调一下。

  “太极”与“阴阳”,这属于我们中华理论中的核心概念,它们是联系在一起的,欲解读我们中华文明,首先需要领悟这一对基本概念。由于上面在“唯气论”中谈过“太极(宇宙观)”,所以在此主谈一下“阴阳”。

  实事求是地讲,我们传统理论阐释中对“阴阳”概念的阐释是模糊的,1)根据太极图的阐释,“阴阳”阐释着宇宙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这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认识论”),通过图示对此阐释得非常清楚;2)《易经》的“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和《道德经》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等,对其产生的先后顺序也阐释得非常清楚;3)但在后人的一些理论阐释中,由于将宇宙与太阳系混为一谈,则并不将“阴阳”作为基本矛盾(绝对运动)来理解,更没能将其与特殊矛盾(相对运动)予以区分,比如在中华人文科学中,这一点体现得最为明显,中医药学理论阐释中也存在着这种情况,诸子百家争鸣的原因同样源出于此;4)尤其在西学东渐后,由于普遍接受了西方哲学教育,许多学者的思维普遍都局限于“长宽高三维”时空之中,将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历史的经向(纵向)运动思维丢得一干二净,普遍转化成了西方(几何学)那种哲学思维,进一步加剧了对“阴阳”领悟的模糊性,更是抹杀了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的存在,为宗教神学留出了一个“深居简出的理想后院”。

  再比如在网络研讨中,虽然都在大谈“中华绝学”,但却始终不谈其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更不明白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与特殊矛盾(相对运动)的经纬交织,甚至在个别学者运用“属性数学”之“三焦框架”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混在一起乱捣糨糊时,居然还博得了不少学者的喝彩,可见中华思维在我们学界退化之严重。

  根据对宇宙与人类社会运动的实际以及近现代科学考察,如果没有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其哪来的特殊矛盾与相对运动?对此,西方的牛顿、爱因斯坦等都已发觉了这一点,而我国学界却通过“哲学思维”都在普遍自觉与不自觉地模糊这一点,将我们的中华文明思维丢得一干二净,跟在西方哲学身后往神学思维上皈依,这是不是属于一种文明的退化?其是不是属于我们中华文明史上的一幕悲剧?

  所以,在中华文明理论的研讨中,除宇宙观和人类观外,首先需要区分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与特殊矛盾(相对运动),这属于我们中华理论研讨的基本功,否则就不能称作中华理论与思维。由于近现代科学发现与中华古代视野还存在着一个模糊空间需要明确,所以一些神学便在这一模糊空间中力求复活,假借我国思想的进一步解放,一些神学便利用“唯物论”无法解释的这一模糊空间死灰复燃,重新活跃了起来,将我国学术理论界再次搞得乌烟瘴气。

  在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只要将我们中华理论中的阴阳这一基本特征明确出来,并将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与特殊矛盾(相对运动)区分开来,我国思想理论界的混乱便能得以拨乱反正,近现代宇宙学与人类学中的一些矛盾也会迎刃而解。

  2、古代宇宙学需要与时俱进。对于这一问题,我们还是摘录一段网络讨论用以说明。

  【我国古代虽然将宇宙阐释为“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但其也存在着古代的认知局限,比如对“天地”的认知主要是依据太阳与地球的相互关系,这也就决定了其所谓的“天地”时空主要指的是太阳系范围内的时空关系及其运动。但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目前人类的视野已延伸到全宇宙,对物质的研究也已经深入到分子、原子、夸克和量子等(我们不能对其无视),其“天地”的范畴已向外大幅度扩展,所以应该对其赋予新的内涵。

  当然,主要以太阳与地球的关系研究“天地”有益于应用性理论的研究,比如历法、农学和医药学等,这是非常相宜的,所以,在整个理论体系还没能现代化之前,我国的中医药学仍会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其仍有保留的需要。

  由此,在对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研讨问题上,需要继承并发扬的是其思想和思维,而不应拘泥于古代的认知局限。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也应该按照我们中华思维和“气一元论”,对五行八卦给予新的解释,从而将物理学作为其主要内容消化吸收进来,并形成一种全新的理论体系,推动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

  所以,自己并不反对吟经颂典,但需要结合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对我国的经典也应该根据毛泽东倡导的继承与扬弃原则进行一下系统性梳理(最起码要把宇宙与太阳系区别开来),不能照本宣科生搬硬套,否则照样会犯食古不化的“本本主义”错误。

  3、中医药学也需要与时俱进。由于我们中医药学在抗击新冠肺炎战役中的突出表现,其在我们全国上下掀起了中医药学全面复兴的热潮,并对西医药学形成了沉重的打击,也将近现代以来欲“消灭中医”的那些公知们批得体无完肤,对此自己是由衷地赞赏。但与此同时,一些学者认为我们的中医药学完美无缺,这就有些不够实事求是了,因为根据古代历史发展的局限,它存在着难以掩饰的理论空当:

  (1)、存在着微生物学理论空当。上面已经有所交代,在生物学或生命科学中,微生物学属于其重要组成部分,生命科学理论缺失对其的阐释与应用,那明显属于理论空当,这是非常明确的。

  (2)、存在着无机界与有机界相互关系理论空当。这一理论空当无需多言,上面已对其进行过基本的分析,这也属于事实,对此也不可视而不见。

  由于理论空当和“五行八卦”的现代化牵涉到整个理论体系的变革,所以就目前来说,这些理论空当的弥补还为时过早,建议对我们的中医药学还是维持现状为好,不要轻易改动,这一方面可以因应医疗事业的急需,也可以为我们古老文明理论留下一些明确的记忆,等将来我们整个理论体系重构工作达到基本完善,并培养出所需人才后,再着手进行我们中医药学的现代化,就条件比较具备了,可以保障其升华之路更加通畅,也可以避免顾此失彼或挂一漏万的状况发生,以免留下历史的遗憾。

  (四)、中华理论研究的主攻方向应该是人类学

  有关人类学,上面已借马克思主义劳动观统合我国道儒释理论等谈到了一些,但由于本文属于“杂谈”,其牵涉内容就会多一些,而我们中华理论研讨的主攻方向属于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为节约篇幅所见,在此就将其作为一小节大体谈点看法。

  1、人类学研究属于世界理论体系中的重头戏。虽然人们都在大谈宇宙学,并且世界科学前沿也越来越向宇宙学一些根本性问题发展,但人类学一直属于理论研究的重头戏,比如:1)我国的儒学等,主要内容就是人类学;2)西方和其它各国的宗教神学,虽然其都扯上宇宙,但其主要内容也是人类学;3)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内容更是人类学,所以,人类学研究一直都属于理论研究的重头戏。

  2、人类学研究属于我国部署的主攻方向。这些年来,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开展得如火如荼,为此,习近平曾专门召集全国主要专家学者举行了座谈会,并发表了《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早已明确出其属于我国理论研究的主攻方向。

  事实上,政治属于人文科学范畴,它排在经济学之上,用以指导经济的运动发展,我国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原则,就是由政治予以统率的,所以,这也决定了人类学研究应该居于首要地位。

  3、人类学实用性最强。虽然人类生存的基础是认知并改造自然,但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把人类学排在首位,比如我们中华的儒学、西方的宗教神学、还有马克思主义,其都是将人类学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内容,非常明确。我国古代也讲,“天道远,人道迩”,直接将人类学排在了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位置,其各种文化也主要反映人类学内容。

  4、人类学研究所需资料最为详实可靠。自古以来,多数学者都是以研究人类学为主,所以其研究所需资料最为齐全。尤其是马恩的人类起源和进化论,为人类学研究解决了理论之根或立论基础的根本性问题,也使其具备了最为详实可靠的素材,在目前科学界对宇宙的本质还难以最终确认的情况下,人类学研究也最为切实可行。由此,“正面攻不破侧面攻”,这也属于研究的方式方法问题,与其天天“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颠来倒去始终研究不出名堂,还不如直接研究人类学来得便当和实际。

  所以,作为民间研讨,目前也应以研究人类学为主,只要在这个方面取得突破,它会带动宇宙学也一同进入现代化研究,从而实现我们中华文明整个理论体系的重构和现代化,并促使“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以带动整个世界理论体系发生一次深刻的革命,为整个人类文明进化开创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